厉鬼谢礼完本[灵异耽美]—— BY:枫香

重生之盛世男妃完本[古耽]:本书总字数为:552371个更多精彩好书尽在 《重生之盛世男妃》作者:祎庭沫瞳文案:喜怒不定的律王封钦毁了江翊一生江翊曾倾心于他,却被他喂下毒-药,成了他的棋子江翊死后,封钦才发现自己的
1 页,
《厉鬼谢礼》作者:枫香
文案:
谢礼短短十八年的一生,几乎就是脸黑的代名词,最后还是死于脸黑。结果他死了也不安生,因为种种原因变成了厉鬼。
幸好有老祖宗的功德宝箱庇佑,保持住了最后的神智,并且能够借由积攒功德重返人间。
厉鬼谢礼表示:让我一个厉鬼去做善事,开什么玩笑?
薛华:告白的时候,对象变成了厉鬼肿么破?在线等,急!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礼 ┃ 配角:薛华 ┃ 其它:
第一章 倒霉
六月下午四点的阳光,依旧亮得有些刺眼。谢礼走出地铁站,胸前的耽美文库率先被阳光炙烤过一遍。自从上次把耽美文库背在身后被偷了之后,他出门就一直把包放在前面。
他的脑子有点浑浑噩噩,说不清是因为太阳太晒,还是因为睡眠不足,又或者是从充满冷气的地铁站内到外面的温差过大。这几天他一直在家里忙碌,操持他爷爷的葬礼,就算不忙的时候,也没能睡好。他们乡下习惯做七,逢七要做一次礼,前前后后一共要做七个七,不像城里请个白事的一条龙服务几天就能搞定。
他们谢家人少,爷爷总共就两个儿子,现在村子里也没有多少人在,青壮年都出来打工了,烧饭师傅都是从镇上请的。他跟前跟后的忙碌,昨天晚上没怎么睡好。
明天是他爷爷第二个七的时间,也是能够查询高考分数的第一天。在估分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自己能够进入自己的第一志愿,然而他心里面却一点高兴的感觉都没有。在高考结束的当天,爷爷去世,任谁遇到这样的情况,都不会高兴得起来。
“啪!”
任谁在神思恍惚的时候,被一个摔炮丢到脚边都要吓一跳。谢礼想得太认真了,反应慢了半拍,倒是没跳起来,但是一张本就白皙的脸,看上去更加苍白了。
“哈哈哈!”小孩儿的笑声从一旁传来。
青年道歉的声音毫无诚意地跟着传来:“不好意思啊,孩子不懂事。”
谢礼原本微微低着的头抬起来,略长的刘海顺着燥热的风飘起,露出一双半眯着的阴郁的眼睛。眼睛下的鼻梁高挺,嘴唇偏薄,面无表情的时候,很容易给人一种野生动物的凶悍印象。他顺着声音看过去,是一位年轻的父亲带着一个看着大概六七岁的小男孩。
小男孩手上拿着一个打火机,看到谢礼看过来,一点都不怕,冲着他扮了个鬼脸,大声嘲笑:“胆小鬼略略略!”接着他立刻从口袋里掏了一枚小鞭炮,点燃了朝他脚边扔了过来。那速度快得不要一秒钟,显然熟练度已经满点。
“啪”地一声爆响,毫无意外地在谢礼身边炸开。
谢礼下意识让了半步,脸色更加难看,朝着这一对父子走了过去。高中生的体型还略微显得有些单薄,但是接近一米八的身高,在这个南方城市里,已经能够给人一种压迫感了。
那本来就个头偏矮的年轻父亲见势不妙,赶紧把儿子拽到一边,脸上露出油滑的笑容,依旧是毫无诚意地斥责:“怎么回事?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可以这样!再这样我就要打你了!”
谢礼扯了扯嘴角,视线在这对明显是故意的父子身上扫过,然后从他们身边擦身而过,转身走进前面不远处知礼新苑。
那年轻的父亲抬头看了一眼贴着大理石的小区外墙,只能透过围栏看到重重叠叠的茂盛植物,抬高头才能看到临近小区门口的五六栋高层建筑。据说这里面有许多豪华的别墅,从小区门口这里,是怎么都看不到的。
他咂了咂嘴,发出“啧”的一声,满嘴葡萄酸的不屑嘀咕:“有钱人。”
他儿子也跟着发出“啧”的一声,然后拿着一枚小鞭炮继续寻找目标。
知礼新苑是十年前造的,在这一片新城区里,算得上是“老牌”的富人区了。小区出门拐个弯就是地铁口,对门就是全省城最好的私立中学振德中学。
单纯这两点,就足够知礼新苑这个“老小区”身价飞涨,更别提周围的诸多便利的配套设施。
走进小区的谢礼,却并不是小区的住户,在门口规规矩矩地做来客登记。高考完那天,他走得急,寝室里的东西都拜托了他的好兄弟薛华收拾了。
薛华家就在这里。
三年前,薛华跟着他一起考上振德中学之后,一起从A市搬来的。
门卫在监控里看到外面那对父子的行为,等谢礼登记完后,就出去试图制止那对父子的行为。哪怕摔炮和小鞭炮这种东西,确实能够称之为玩具,也是具有一定危险性的玩具。
谢礼从门卫室出来,天气说变就变的暗了下来。他下意识抬头看了看,天空中立刻响起一道闷雷。层层叠叠的乌云聚集,一下子从烈日当空变得宛如黄昏。
小区的路灯很快就亮了起来。
他拿着手机,迷糊了一下,才想起来今天来之前,都没给薛华打过招呼,赶紧打了个电话过去。
电话几乎在一瞬间就被接通,那头男生急吼吼的声音直接就冲了出来:“阿礼,你还好吧?现在家里怎么样了?”谢礼爷爷过世,这事情薛华也是知道的。谢礼爷爷明明连七十岁都还没到……
“还好,家里就那样。”顿了顿,他问道,“小花儿,在省城吗?”查分并不用特意来省城,只是他需要去一次学校,另外把自己三年来放在宿舍里的东西带回去。今天还是薛华的生日,他想着干脆把礼物先送了。
礼物是他早就已经准备好的。
十八岁的生日对薛华来说很重要,没人比谢礼更清楚薛华对此的重视,甚至还为此做过抗争。但是在薛爸爸和薛麻麻的计划中,儿子的十八岁生日可以和小伙伴一起过,但是第二天就要查分数,绝对不能出去旅游。
根据薛麻麻的了解,自家儿子很可能这么一放飞,就直接飞出去一个月都有可能。毕竟自家儿子的性子,可远没有人家谢礼稳重。明明脑子也不算笨,怎么偏偏就这么……油!
这怎么可以?
根据估分,儿子这一次考试成绩可好可好了,他们的谢师宴都订好了。接下来肯定还得回家,和亲戚朋友们好好聚一聚,毕竟儿子的第一志愿远在京城,接下来可能好几年都不能经常在长辈面前刷脸,最后炫耀一波厉害的。
儿子想要出去玩耍,当然可以;但必须在这一切结束之后,没得商量!
薛华纠结了好一阵子之后,只能无奈接受这样的安排。
只是原本高高兴兴的计划赶不上变化,谢礼本来也很期待出去旅游,为此还提前攒了一笔旅游经费,然而……
他低头看了看手上的小礼盒,叹了一口气,他现在是真的没有一点出去玩的心思。
“在。”薛华有些疑惑,“你在省城?火车站吗?要不我来接你?”
谢礼心情再怎么沉重,也被薛华这紧张兮兮的语气给逗笑了一下:“我在你家这边呢。我在火车站,你就来接我?等你到火车站,我早就坐地铁到学校了。”
薛华不好意思地跟着傻笑了两声:“马上就要下雨了,你赶紧去家里。冰箱里有西瓜……算了,西瓜太凉了,你等会儿再吃。对了,里面有蛋糕呢,你先吃蛋……哎,干嘛打我?!”他对着自己亲爸怒目而视。
薛爸爸放下金刚如来神掌,简直要被儿子气笑:“蛋糕晚上一起吃的,忘记了?”他把手机从儿子手里拿过来,语气和蔼地对着谢礼说道,“阿礼,我是叔叔啊。你别去管冰箱里的东西,太冰了,吃了闹肚子。茶几上好多零食水果呢。周阿姨也在,你让周阿姨先给你做点吃的垫垫肚子,别吃太多,晚上咱们一起吃大餐。”
“哎?爸,你别啰嗦了,手机给我!我和阿礼说话呢。”薛华对他爸的行为深深谴责,然后立刻因为出言不逊,又挨了他爸一记金刚如来神掌,在商场里他也不敢叫疼,呲着牙对着手机说道,“阿礼阿礼,你先在家里待一会儿,我们马上就回来了。你要吃什么,我给你带。”
他等了一会儿,没听到谢礼的声音,有些奇怪,“阿礼?”
谢礼正木着一张脸,把飞过来的一块血红色的布从身上扒拉下来,听到薛华的声音,才勉强回了一句:“没事。”
从地铁站到这里总共就那么一点路,这叫什么事儿!他都快进楼了。
“哎,别乱动!”红布的主人显然注意到了这情况,穿着一身合身的小旗袍,身姿袅娜地慢悠悠走过来,轻声细语地责怪,“让你别乱扯,很容易留印子的!我定做的红丝绒的窗帘,很贵的!”
很贵你为什么要晒在外面?
谢礼木着一张脸,实在是提不起精神和这个没诚意道歉的阿姨争论,只想着赶紧把窗帘布弄下来,对薛华说了一下这边的情况,一边和窗帘布上那些细密的流苏做斗争,偏偏流苏还缠上了耽美文库的拉链,烦得他只想抄剪子。
那阿姨愈发心疼:“动作轻一点呀。你这个小孩子怎么这样?”
薛华听得一边心疼一边好笑,只是谢礼已经这么倒霉了,他也不好意思再吐槽:“那你赶紧弄好,马上就要下雨了。”
“嗯。”谢礼低低地应了一声,继续低头解流苏,还没来得及结束通话,就突然感觉眼前一黑。
他视线中最后看到的,就是嘀嘀咕咕不停抱怨的阿姨,跌倒在地上歇斯底里的尖叫。远远的似乎还有一些别的声音,只是听不太真切。
和谢礼刚才几乎站在一起的阿姨,眼睁睁看着一个不知道从哪里飞过来的窨井盖,直接砸在了少年的头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几秒种后,大量的血直接漫延开来……
作者有话要说:
阿礼≧︿≦:听说我主角来的。
小花儿 ̄△ ̄:嗯。
阿礼≧︿≦:我死了。
小花儿 ̄△ ̄:嗯。
厉鬼阿礼⊙▽⊙:突然想要大开杀戒。
(完)
咦嘻嘻嘻,新文~
嗨呀,把主角给弄死辣~
第二章 五行缺德
一道闪电划过,随即就是一道雷鸣。
酝酿许久的暴雨,瞬间倾盆而下。
还拿着手机的薛华,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听到了一声短促的尖叫。他站在商场的玻璃幕墙内侧,抬头看着漆黑的天空,脸色也跟着沉了下来:“阿礼?”
“阿礼?”
“谢礼!”
他慢慢拿开手,低头看到手机上已经没有了通话中的标识。
他努力控制着不让自己往糟糕的方向去想,血色却从脸上褪去,拔腿就要回去,被一直注意着儿子的薛爸爸拉住。
成年人考虑起来到底周到一些,想想谢礼那小孩儿从小的倒霉劲儿,干脆打了个电话给家里,一边安慰儿子:“别急,周阿姨在家呢,让她去看看。说不定就是阿礼的手机摔坏了。”又说道,“你这么急匆匆地回去,还能比在家里的周阿姨快?你先手机叫个车,咱们马上回去。”
说话间,电话接通,他立刻对电话那头的周阿姨说道,“哎,小周啊,你去楼下看看。阿礼来了,你赶紧带把伞过去。”在薛爸爸打这个电话的时候,他心里面就是这么想的。
谢礼是很倒霉,最起码从他认识这小孩儿开始,就一直小灾不断。这些小灾小祸的次数多了,有时候他都忍不住同情谢礼。
像是这一回谢礼的爷爷去世,谢礼去火车站的时候,皮夹和手机都被偷了,等他赶回来再拿了钱去买好车票回家的时候,刚巧没赶上他爷爷咽气。
哪怕薛爸爸作为一个成熟的大人,想到这个事情,都还忍不住杀了那小偷的心都有。这也太缺德了!
他心里面想着谢礼这一次手机遭殃,恐怕还是新买的手机……嗯,小孩儿辛辛苦苦带着自家活猴念书,他这个做叔叔的,干脆就给买个新手机好了。
他这个当爸爸的,还能不知道自己儿子吗?要不是人家谢礼,他们家薛华恐怕连个好一点的高中都考不上,更别说这次高考能发挥这么好了。
这个时候,薛爸爸的心情还算轻松,直到他听到电话那头周阿姨哆哆嗦嗦的声音:“薛先生,阿礼……阿礼他出事了……啊——”
“出了什么事?”薛爸爸先是愣了愣,随即差点被穿透耳膜的尖叫吓掉手机,“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两个人已经走出商场。市中心停车位不好找,车还是很好叫的。他们很快坐到了车,
周阿姨的手机已经丢在了一边,完全顾不上大雨将手机泡湿,只看见刚才还裹着谢礼怎么都解不开的红色窗帘,“唰”一下迎风抖开。
暖白的灯光下,掺了少许金线的暗红的绣花,伴随着风雨匹练一样展开,开成一片血色的花田。浓重的血腥味弥漫开来,透过灯光落下的雨点都像是染上了一层红雾。
没了窗帘遮挡的少年,露出一副惨不忍睹的死相,根本没有人敢多看一眼,也就没有人发现,浓稠的血液在雨水的冲刷下,并没有被冲淡,而是慢慢汇集起来,宛如倒灌一样,重新覆盖在尸体的身上,将尸体一遍一遍染红……
早就有小区里的人注意到事故赶了过来。在窗帘飞起来之后,他们下意识就跟着窗帘追了出去,就见窗帘像是被一阵狂风吹飞过雨幕,在即将飞过马路的时候来了个急转弯,犹如一只巨手将在大门口的一对父子紧紧缠住。
周阿姨年纪不算太大,但也是快五十岁的人了,自诩什么牛鬼蛇神都见过,一直都是一个亲切和蔼的样子,从来没有这么失态过,但是看了眼前这个场面,腿都软了,嘴里嘀咕着:“一定是这两个人,一定是他们,这是冤魂来讨债了。”
这么灵异的一幕,让所有人都不能做他想,也很快得到了证实。
穿越之嫁个穷散修完本[修真:本书总字数为:1049963个 《穿越之嫁个穷散修》作者:沐阳潇潇文案:更多精彩好书尽在 南嘉木胎穿成修真界小世家的嫡系大少爷,本以为自己拿到的是人生赢家副本,谁知拿到的是复仇虐主剧本他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