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株水仙花成精了完本[灵异甜文]—— BY:丘山月

头条偏偏宠爱我一人完本[耽:本书总字数为:685569个好书尽在 《头条偏偏宠爱我一人》作者:栩萍文案:明明是一只颜值爆表,随便叹气都有人怜爱的狐狸精,偏偏出师不利,丢了妖丹他只能靠近影帝,想方设法取回妖丹,可是……
1 页, 好书尽在
《那株水仙花成精了》作者:丘山月
文案:
“男朋友”花店里有株水仙花,指导手册上是这样写的:
干净的水源1000ml、充足的光照8小时/天、温柔的爱♂抚24小时/天,来年春天,你会收获一个——小男朋友。
然而,这男朋友一个月大萌萌萌,半年以后闹翻天
俞岳:老板,这个男朋友还给你,我倒贴钱。
排雷:有小包子,包子是攻自体繁殖的产物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恋爱合约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水仙(于天),俞岳 ┃ 配角:多肉,仙人掌,朝天椒,彩椒 ┃ 其它:我是娇花我怕谁
第1章 “男朋友”花店
南京路701号。
一辆哐啷作响的二手桑塔纳挤了过来,车门推开,两条长腿迈了出来,俞岳挠了挠鸡窝般凌乱的杂毛,一边关车门一边啐了口:“我呸!”
就在十分钟之前,他刚刚相了个离异带娃的男人,男人语重心长地对他说,小俞啊,我的心可以给你,但是我的身体是属于大家的,你不能那么自私。
言下之意,他俞岳要跟不知道会从哪里冒出来的甲乙丙丁一起分享他那根镶了施华洛世奇水钻的JB。
俞岳当场炸毛,端起咖啡就往他能数得清头毛的脑门倒了下去,男人大怒,指着他的鼻子骂道:“像你这种老古板,活该屁/眼没人艹!”
俞岳面红耳赤,碍于面子,不得不压低声音:“就是生锈了也轮不到你个死秃子!”
秃子冷笑:“我看你也就配去买个男朋友自我安慰,老子给你指条明路,出门左拐直走,有家店叫‘男朋友’,想买几个买几个,保证对你忠贞不二。”
一气之下,俞岳果真开着他那辆突突作响的二手车冲了过来。
“男朋友”三个大字就吊在头顶上,灰色的木头雕刻而成,有种复古的破败感。
走到门前,俞岳胸口那股恶心慢慢消散,澎湃的勇气漏了个底朝天,他又变成了那个有些平庸、有些胆小的小怂钙。
从门外看进去,这家店还挺有情调的,入眼全是鲜花和绿植,大约是白天的缘故,里头竟也没有喧哗声,一点也不像是做那种生意的地方。
俞岳摸了摸口袋里的银/行卡,不知道从这里买个男朋友要多少钱。
咬了咬牙,要是真能买到一个对他嘘寒问暖,为他暖脚焐被窝,还能与他交流人生哲♂学的好男人,就算多花点钱,那也值了。
俞岳推门而入,在他右脚踏入这家店的一瞬间,屋内的鲜花与植物忽然摇晃起来,仿佛是在欢迎他的到来。定睛一看,却又丝毫没有动静,刚才那一刹那,似乎是他出现了幻觉。
俞岳心底发毛,不知所措地站在入口处,左看右看,也没人来招呼他,只看到窗台边坐着个年轻人,头发染成彩虹色,做了个鸡冠子的造型,手里正握着手机,跟人通电话。
这家店实在太小,一眼扫去就能看清五脏六腑,连根毛都没有,更别说男朋友了。
正对着店门的位置放着一块白板,上面用记号笔写着大字:本店出售男朋友,款式多样,谢绝还价,一经售出,概不退货。
看来地方没错。
俞岳吃了颗定心丸,轻咳一声:“你好,请问……”
“九百九十九一盆,”鸡冠子对着听筒说,“不包邮,不退货,没售后,养不养得活看运气,要不要?”
俞岳嘴角抽搐,这人……是老板?
鸡冠子安静地听着电话对面的回答,没有搭理俞岳。
花架上病怏怏的水仙晃了晃叶子,鸡冠子仿佛有所察觉,这才回头看了眼,目光在俞岳身上逡巡一周,话却是对着听筒里说的:“说完了吗?”
电话那头不知道说了什么,他冷冰冰道:“傻逼。”随即挂断。
俞岳:“……”
鸡冠子抖了抖,朝俞岳走来,随手指了指花架上的水仙:“这个?”
俞岳呆了片刻,扭头看了眼花架,顿时噎住了——这是……大蒜头?
大蒜头泡在一个透明的圆形水缸里,蒜头外包着一层深色的外皮,看起来有点像洋葱。也不知道泡了多长时间,顶部已经抽出了绿色的叶子,只是营养不良,绿中带灰,难看死了。
“你是老板?”俞岳一阵无语,他又不是厨子:“我不是来买蒜的,我是想请问,你们这里卖不卖‘那个’?”他冲鸡冠子挤眉弄眼。
“我是管理员。”鸡冠子偏头看了眼花架,“这是水仙。”
架子上的水仙仿佛受到了极大的侮辱,两片抽出来的叶子陡然站立起来,笔直地冲天而起,朝俞岳的方向刺过来。可惜它的叶子实在太短,在俞岳眼里,也就是晃了下而已。
俞岳奇怪地抓了抓头发,店里没风啊。
管理员打量的目光让水仙如临大敌,紧张地抱紧了自己圆圆的身体,警告似的盯着他的眼睛,意思很明显——我不要卖给他。
管理员没有理会他的意思,直接将水缸拿下来塞进俞岳怀里,顺带着塞了个小册子给他:“九百九十九,不可刀。”
什么玩意儿?
俞岳盯着小册子封面上的介绍,嘴角狠狠抽动两下。介绍上说,把水仙带回家养一年,来年春天就能长出个男朋友。
俞岳:“……”
这年头骗子干活都这么不上心了?
俞岳低头看了眼怀里的大蒜头,那两片叶子正晃个不停,仰头又看了看面前的管理员,深刻怀疑自己是不是脑抽了,为什么被那个秃子一刺激,就冲到了这个鬼地方来?
这分明是神经病该来的地方!
“呵呵,我……我不买了……”俞岳将水缸往管理员怀里一塞,扭头就要走,却被人一把抓住袖子。
“哎你干什么?”俞岳着急了,“我不买了还不行么?”
“不行。”管理员冷着脸。
卧槽,强买强卖啊!
俞岳脸一横,手指指着管理员的鼻尖:“哎哎哎你给我老实点啊,你知道我是什么人么你?告诉你,我可是咱们街道办事处的……”
话音未落,店外突然闯进来两个人,一个中年妇女带着个小姑娘,中年妇女怀里抱着个花盆,盆里是一棵枯黄的草,看不出来什么品种。
一看到管理员,中年妇女将花盆朝他一扔,握紧拳头就招呼上去,嘴里骂道:“年纪轻轻的你不学好,你骗小姑娘钱,找死是不是?一千块钱卖我女儿一盆狗尾巴草,还骗她说能长出来男朋友,你当她傻是不是?”
俞岳:“……”
管理员被打了也不说话,两手抱着水缸和花盆往后躲。
俞岳虽然想跑,但也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面前发生人命案,赶紧上前拉架,几个人撕扯成一团,突然,管理员怀里的花盆和水缸同时砸在地上,“砰砰”两声响,水缸碎了,水仙的身体碰撞到坚硬的地面,顿时眉头一拧,“哎呦”一声叫了出来。
声音软糯,带着鼻音,听起来像个孩子。
店内霎时安静。
俞岳茫然地看了眼旁边的人:“谁叫的?”
中年妇女摇头,管理员也摇头,旁边的小姑娘更是一脸茫然。
声音好像是从下面传出来的。
俞岳低头,除了那颗大蒜头躺在地上,没看到别人。
俞岳头皮发麻,眼珠子乱转,该不会有鬼吧?
水仙趁着众人不注意,左边叶子撑地,右边叶子扶腰,费劲地爬了起来。他年纪还小,管理员又总是虐待他,长到现在叶子只有人类的拇指大小,一旦离开水,那更是要了他的命。
水仙饥渴地朝水池的方位蹦了蹦,突然一头撞在管理员的裤腿上,他仰头望着管理员,着急地快要哭出来。管理员黑着脸盯着他,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
管理员怪异的举动引起了俞岳的注意,顺着他的目光朝地板望去,顿生疑惑,那颗大蒜头本来在自己脚底下的,什么时候跑到管理员脚边去了?
这地方诡异着啊。
俞岳速战速决,赶忙给两人调解,最后管理员赔了五百块钱,才将人打发走。
俞岳随手将水仙捡起来,叶子上湿漉漉的水珠沾在他手上,他用力甩了甩,水珠从叶片上滚落下去,水仙顿时惨白着一张脸,叶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白了下去,几乎到了干枯的边缘。
将水仙扔回管理员怀里,俞岳语重心长道:“你说你年轻轻轻的,干点什么不好,弄这玩意儿想骗谁?还长出一个男朋友,傻子都不信这一套。下回再被我逮到你骗人,我可就报警了啊。”
胡乱将手里的小册子塞给管理员,俞岳扭头就走。
俞岳一出店门,方才安静的店内突然响起了各种尖叫声、口哨声,以及对水仙毫不留情的嘲笑声。
花架上的鲜花与植物群魔乱舞,安宁祥和的“男朋友”花店顿时变成了喧闹的菜市场。
管理员重新找了个水缸,将水仙放进去,灌满水,水仙吃饱喝足,两片枯黄的叶子舒展开来,伸着懒腰,虚弱地呻/吟一声:“疼死我了。”
如此矫情的声音,立刻让花架上的植物抖了三抖,继而哈哈大笑。
“看啊,他又没卖出去。”
“这个月第七回了吧?”
“谁叫他腰不好,就算买回去,也中看不中用啊。”
“哈哈哈哈——”
水仙照了照镜子,望着自己圆滚滚的身体和饱满的叶子,目光中流露出自恋的光芒,愚蠢的人类怎么能配得上他的美貌呢?他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哼!”才不理这些蠢货。
十二点的钟声敲响,管理员的身体突然发出剧烈的颤抖,随即摇晃着脑袋转过身来,手掌在鸡冠子上用力撸了两把,脸上挂着亲切的笑容:“孩儿们,老子回来啦!”
其他花朵立刻欢呼雀跃,唯独水仙的脸色黑了下去。
管理员一眼就看到了他,手指戳了戳他的叶子:“水仙啊,怎么还没卖出去?”
水仙摊手:“哼!╭(╯^╰)╮”
“再卖不出去,你可就不值钱了啊。”管理员拿起笔,在白板上刷刷写下几个字,往水仙身前一放:今日特价,九块九。
水仙:“!”
第2章 1
绿园小区202室住着一条单身狗,生于1994年12月1日,母胎单身,单身年龄24。
22岁那年,俞岳终于找到了自己单身的原因——性取向不对。
就在他身体觉醒的同时,他妈妈也知道了此事。锅碗瓢勺挨个在脑门上唱了一通交响曲之后,俞岳彻底跟家里闹翻了,被他妈发配到这套老房子里。
浑浑噩噩的日子便从那个时候开始的,每日里吃了睡睡了吃,在这座墙面斑驳的老式公寓里,俞岳捱到了大学毕业,也完美地错过了各类招聘。原本大概是要在这里烂成一坨腐肉的,好在他那个发小还算有良心,跑过来对着他一顿胖揍,把人揍醒了。
真实原因是,他攒了那么多年的压岁钱花完了。
今年年初,俞岳终于找到了工作,成了他们常林街道的一名……小城管。工资不高,福利一般,有五险没一金,还是个临时工——就这还是他拼死拼活考上的。
不过这些俞岳都忍了,只要饿不死,就比什么都强。
唯一不能忍的是,夜半三更,他寂~寞~啊~
放眼整个屋子,除了他和床底的小强,再也没有第三个活物。
老小区里头没有规划停车位,那辆破桑塔纳就直接扔在楼下的绿化带旁。
俞岳上楼,拿钥匙,开门,落锁,换鞋,一气呵成。
客厅里的电视打开,随便找了个电视台,任由它叽里呱啦地响着,人已经自觉地翻出一桶泡面,倒上开水,拿他的《行政职业能力测验》一盖,身体便倒进软绵绵的沙发里。
三分钟后,开动。
俞岳打了个老坛酸菜牛肉味的嗝,将泡面盒扔进垃圾桶里,缩在沙发里抱着手机,眼睛在小屏幕和大屏幕间来回切换。
这就是他一天的生活。
至于那本测验书,唉,考试还早,明天再看吧。
俞岳上床,盖被子,关灯,闭眼,然后失眠。
脑子里浮现出今天在咖啡店见过的那个男人,漫无边际地琢磨着,做1的人,难道下面真的镶了钻?不然怎么拽的二五八万似的。
其实大四那年有个帅哥勾搭过俞岳,俞岳有点小心动,可人家也是个0。
俞岳难受地嗷嗷直叫,抱紧被子在床上滚来滚去,“砰”一声摔在地上,清醒了——为什么他是0呢,哪怕是个0.5也凑活啊!
夜生活枯燥又无聊,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俞岳重新摸出手机,黑暗中他也不开灯,直接开机,摸到了熟悉的在线视频网站,在一片嗯嗯啊啊声中,将略带薄茧的手掌塞进了裤子里,一阵激动的颤抖过后,直接进入贤者模式,有一搭没一搭地想,还是买个“男朋友”吧,哪怕是盆花也好啊,至少是活的。
“男朋友”花店。
水仙睁开眼睛时已经到了下午,昨天在地上摔了一跤,他从头到脚疼得很,一觉竟然睡了这么久。
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带着湿气的叶子揉了揉圆滚滚的身体,正要欣赏一番自己的身材,突然发现摆在前方的大落地镜没了。
“啊——”
一声惊恐的叫声在花店内响起,顿时惊起无数午睡的植物,也将管理员从藤椅上吓得摔了下来。
管理员一骨碌爬起来,着急忙慌地跑过来,将水仙抱在怀里:“你小子又咋呼什么?”
“管理员,”透亮光泽的水珠从叶片上滚落下来,水仙伸长两片叶子,紧紧缠绕住管理员的手指,委屈道,“我的镜子没有了。”
管理员薅了一把鸡冠子:“……家里放镜子多不吉利,我给扔了,你老盯着那玩意儿干啥?”
爆了完本[耽美甜文]—— B:本书总字数为:837664个 《爆了》作者:楚寒衣青文案:Q:今天薄虞爆了吗?A:醒醒,拉郎梦里的爆Q:今天薄虞爆了吗?A:爆了爆了***当红流量小生虞生微诚邀影帝薄以渐一起炒cp炒着炒着,原以为自己是套路王的薄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