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撞仙完本[仙侠耽美]—— BY:焦糖冬瓜

娱乐圈吉祥龟完本[灵异耽美:本书总字数为:525975个好书尽在 《娱乐圈吉祥龟》作者:白豆泡醋文案:娱乐圈的人都知道:得罪谁都可以,就是千万不能得罪玄冥大师!因为玄冥大师出口成真,还有点小心眼可是我们的影帝大大偏不
1 页, 《酒撞仙》作者:焦糖冬瓜
文案:好书尽在
舒无隙从小在号称“无欲之巅”的无意境天长大,这里无色、无味、无生、无死。没有欲念,他的修为在凡人里登峰造极。
可是有一天,来了个小坏蛋,把外面的花花世界带来了不说,还天天唧唧歪歪什么是“醉生梦死”。
舒无隙就这样着了小坏蛋的道儿,不小心就欲壑难平!
小坏蛋扔下一句:亲娘啊!你这欲海滔天,老子赶紧上岸!
众人怒:不是他欲海滔天,无边你也渡吗!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路小蝉,舒无隙 ┃ 配角:莫千秋,昆吾,江无潮,凌念梧 ┃ 其它:
作品简评:眼盲的小乞丐路小蝉看似乐天知命,内心却盼望着一个在乎自己的人。直到某一日,舒无隙出现,带他前去太凌阁医治眼睛。千余年前被封印的邪神混沌一直在觊觎路小蝉的丹元,幸得舒无隙的保护,路小蝉才平安抵达太凌阁。原来,路小蝉曾经是太凌阁的弟子离澈君,为了保护即将冲破大势境界的舒无隙,路小蝉牺牲了自己。而舒无隙亦用了千余年的时间来寻找路小蝉。这一世,路小蝉决定提升修为,保护舒无隙,绝不让他再重复千年孤独。
文章人物形象鲜明,路小蝉的天然撩,以及通透豁达的人生态度惹人怜爱;舒无隙的“无谓天下苍生,只为一个路小蝉”让人动容。各种剑阵以及与天地共感的设定新奇有趣。每一个因邪灵入侵的故事都充满悬念,诡谲气氛的渲染恰到好处。文章过去与今生的相互交错,悬念重重,主角之间的互动既甜蜜又温暖,令人心跳不已,回味无穷。
第1章 仙君腹中坐,酒肉穿肠过01
日头有些毒辣,来往的商旅和客人们一边吃着茶,一边看着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正哭丧着脸,抱着茶棚的柱子不肯松手。
两个坐在旁边歇脚的女客也于心不忍,因为那少年生的皮肤白皙、俊秀可爱,刚才还笑嘻嘻地管她们要糖丸吃,说话的时候两颗小虎牙若隐若现,眼睛里神采飞扬,“姐姐”、“姐姐”的哄得她们一整袋子糖丸都给了他。
可现在,他眼泪就挂在睫毛上,一副风萧萧兮不复返的可怜模样。
“哎哟喂呀!我的小师弟啊!剑宗泱苍就要破势历劫了,这万一走火入魔?万一邪灵趁机侵体呢?你就替我上去看着他!”
一个中年男人头戴斗笠看不见脸,正要扒开少年抱柱的胳膊。
“我不去!我不去!那个鬼地方寸草不生!广寒料峭!没有蛐蛐儿!没有鸟叫!闷都能把我闷死!”
“那不是正好清心净修?”男人正哄着他。
“我不修!现在就挺好的!”
“哎呀,你就替我去个三日!三日之后我就来接你下来!”
“一个时辰我也不去!”
“师弟,乖!人人都想上那里的剑意阁参习,你就不想去看看?”
“不想!你不是说那个鬼地方的剑宗都禁情割欲吗?他都没离开过无意境天,那就不知道什么好吃!什么好玩!什么好看!喜怒哀乐都没有!欲望也没有!哪里有邪灵能侵体!别瞎担心了!”
“你不是喜欢看美人吗?剑宗泱苍两千多年修为,灵气非比寻常,容貌必然也是世间不可见的极品。”
“极品又如何?我能摸他吗?我能亲他吗?抬头看他都是大不敬!不去!”
少年摇头晃脑,就是不肯去。
谁知道,那个哄他的人露出了真面目,一不做二不休,唤出了灵兽氿鳐,把整个茶棚都拱上了天。
三日之后,少年站在无意剑海前撕心裂肺地喊着:“师兄!你快来接我回家!不是说好的三日吗?这里什么都没有!吃的、喝的都没有!我快死啦!”
又是三日后,他站在原处破口大骂:“有本事你这辈子都别来见我!不然我必烧了你的草庐!推了你的丹炉!灭了你的烤炉!”
三日之后又三日,他茫然地看着云霭缭绕实则剑气翻滚的剑海,可怜巴巴地说:“师兄……你再不来带我回家,我就跳下去……到时候神形俱灭……看你日后如何向祖师爷交代!”
“我这里,就这般不好吗?”
似要将这片剑海都冰冻的声音响起。
少年惊得倒抽一口气,连转身都不敢,还打了个嗝,脚下一个踉跄,就要栽下去,后衣领瞬间被拽住,下一刻便被人勒进了怀里。
一抬眼,对上了一双眼。
布满霜寒的墨色琉璃海中,染着欲。
他低下头来看向他,明明没有任何表情的容颜却带着蛊惑的意味,强硬至极。
少年顿觉大限将至,莫名其妙后腰疼得要死人!
就在这时候,路小蝉全身猛地一颤,一觉梦醒,睁开眼发现四周没有一丝光亮,他随便一阵乱抓,摸到了大把的稻草。
这已经不是路小蝉第一次做这样的梦,梦里自己变成了一个小少年,被送到了什么地方,见到了一位不好招惹的人物,估计就是玄门剑宗之中的仙圣。
这位仙圣的灵光流溢,虽然路小蝉总记不得他的样子,却始终确定那必是让山河日月都相形失色的容颜。
娘啊,梦里被那位高人在腰上这么一勒,跟真的似的,路小蝉想要摸一摸腰,
“亲娘哦!睡糊涂了!我这是在仙君泥像的肚子里呢!”
路小蝉抹了一把脸,这医君庙的香火味还是那么冲!连梦都能给熏没了!
只是梦中那个少年的所思所想,路小蝉觉着就像是自己曾经的经历。
不过好像也不是美梦,醒了反倒是好事!
“做个梦也是没头没尾,这要是一整个故事,我还能到茶馆里说个书,挣点儿小钱!”
路小蝉遗憾地叹了口气。
八月初五,鹿蜀的医君庙就会香火鼎盛,前来祈愿者络绎不绝。
这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的传统,各地的医君庙大多是乡亲或者善人为了积福而修建的,既不像佛门正宗有得道高僧坐镇,也不似那些道家鹤鸣幽谷弟子无数,更加比不得除邪灵正罡风的玄门剑宗,可无论到哪里都能见到这医君庙。
其中据说最灵验的,就是这座。
来上香的多为平头百姓,上的也是一文钱九支的便宜香。
这种香味道呛鼻,能把人鼻涕眼泪都熏出来,根本不像是来拜神的,反而像是哭灵。
在庙里待上片刻,就是用上好的香料沐浴,都盖不住那身香火味儿。
而医君的神像也是泥塑的,中间是空心儿的,里面垫满了稻草。
照理说,泥塑的神像不是过个河都自身难保吗?
而且还是空心的,空心即无心。
磕了无数个头,撒上无数香火钱,无心的医君又能听得进谁的祈愿?
所以路小蝉对这医君神像没有丝毫敬畏之情,从八月初一开始,就窝在泥像的空心里面。
医君像的脚部其实已经裂开了,藏在里面的路小蝉只要把碎瓦挪开,伸手出去,就能把供桌上的供品拿走了。
因为供桌比上香的人略高一点儿,当他们跪下祭拜,就看不见路小蝉动的手脚。
他从小就是个瞎子,所以听觉敏锐,台下的信众们一磕头,他就听得清清楚楚,赶紧出手,在供台上随手抓了一把。
路小蝉收回了手,手里抓到的不知是什么点心,外皮松脆,内里柔软,闻着香得很。
他一口咬下去,里面细腻柔软的红豆沙溢了满嘴。
甜!真甜!
路小蝉双手合十,仰面真心诚意地拜了拜医君。
“多谢离澈仙君,让我有口饱饭吃!”
只是离澈仙君的供桌上虽然满满当当的,但有个大缺点——没有荤腥!
虽然能填饱肚子,却没有油水,真是可惜!
路小蝉嗅了嗅,在呛人刺鼻的味道里,闻到了一丝清幽的紫叶檀香味。
看来是有钱人家来上香了!
供品肯定也是一等一的好!就算没有肉吃,说不定也有什么素鸡、素鸭之类!
路小蝉两腮发酸,馋的不行,一直吞口水。
他竖起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
来人派头不小,竟然把庙里的平头老百姓们都给赶走了!
“我们也是来给医君上香的,为什么你家主子拜得,我们就拜不得!”
路小蝉吸了吸鼻子:你们还真别拜了!就你们那些香火味儿,医君压根不敢显灵!还不腾云驾雾,躲得远远的!
“我家夫人是什么身份?岂能和你们混为一谈!”
隐隐还听见了拔剑的声音。
哎哟,哎哟,估计是哪个修仙的剑门,跋扈得很嘛!
不过这鹿蜀山附近,应该没什么了不得的门派。
多半是从外地慕名而来的。
“这里是离澈仙君庙!你们敢在仙君面前动武!”
胆子大的老百姓还是不肯走。
“对!小心仙君降疫病于你!让你们受病痛折磨!”
这诅咒厉害呢!
“你们……”
果然方才拔剑的人都忽然安静了下来。
女人温和的声音响了起来。
“各位乡亲,在下远道而来,实在有几句私心话想说与仙君,还请各位乡亲们行个方便。”
也不知怎么了,方才还不肯离去的乡亲们都退到了庙外。
路小蝉侧耳倾听,估摸着是这位夫人有的是钱,让手下人“散财”了。
得了好处,这些老百姓们自然要给这位夫人点面子。
路小蝉不屑地勾起嘴角,一点点钱财就能把你们给收买了,什么诚意都掉进钱眼子里了,我要是离澈仙君,我也不帮你们治病去痛!
“阿彩!阿香!你们还愣在那里做什么?赶紧把这供台清扫清扫,把夫人准备的供品给医君奉上!”
这习惯了使唤人,又带着几分奴性的声音,多半是个管家。
路小蝉舔了舔嘴唇,靠着医君像架着二郎腿,脚尖转了半圈,心道:来来来,赶紧给本仙君奉上!
他听见了下人们打开食盒的声音,鼻子吸了吸——太好了!有肉!
谁知那位夫人带着怒气斥责起身边的仆从。
“这……这可是桂花鲜酿鸡!你们怎么能把它带进医君庙!你们不知道医圣离澈是慈悲为怀的仙君,见不得死物!”
什么?果然有肉!
桂花鲜酿鸡,一听就好吃!
离澈仙君要是真见不得死物,那是他暴殄天物!
不把这桂花鲜酿鸡给吃了,那只鸡如何死得其所?
怎么入六道轮回!
还不得怨念丛生,化成邪灵?
嘻嘻!
“还不赶紧拿出去!”
“夫人莫急,莫急!掌门也是好心,让厨房给夫人备了桂花鲜酿鸡,好路上解馋!谁知道被这不懂事的丫头给带进仙君庙了?”
刚才还温文有礼的夫人,忽然变了一个人。
饶是路小蝉眼瞎,都能听出她的妒恨。
“好心?我看这不是掌门的意思,而是那只狐狸精!她就是巴不得我得罪离澈仙君,七年无所出,好让夫君修了我!让她坐上这掌门夫人的位置!”
“哎哟!夫人!话可不能乱说!掌门若是听见了,又该生气了!”
路小蝉乐了起来。
用臭脚丫想,他也知道这夫人所求是什么了。
八成就是嫁入了某个玄门世家,结果生不出孩子,夫君又娶了妾室,小妾撼动了正妻的地位,于是跑来医君庙,想要医君显灵治好她的不育之症。
那你也该去拜拜月老庙或者送子观音啊!
拜这一团无心的泥巴有个屁用!
就在这个时候,阿彩惊叫了起来:“哎呀!我刚放上去的桂花鲜酿鸡不见了!”
“什么?怎么会不见了!”
“真的不见了!”
“赶紧找找!怎么回事!”
路小蝉咧着嘴,一边啃着鸡腿,一边剔着骨头。
还能是怎么回事?你们供奉的桂花鲜酿鸡,在下替离澈仙君享用了!
总算吃到肉了!
就是让我此刻身死,也了无遗憾了!
哈哈哈!
翻找的声音响起,供桌上的坛子也被打翻了不少。
路小蝉三下五除二,就把那只鸡送进了腹中,双手在衣服上擦了两下。
就你们在仙君庙里翻来覆去的,这是来祈愿上香的?更像是来抄家打劫的吧?
也不知道是不是今天吃太饱,乐极生悲了,随同这位夫人前来的一位弟子,发现了一道油腻的痕迹,从供桌蔓延到了泥像的脚下。
他直接用剑柄推开了那块松动的泥砖。
“夫人——这神像是空的!里面有人!”
路小蝉心中一紧,糟糕!
他还没来得及多想,那个弟子就已经转到了泥像的后面,一把抓住了路小蝉的肩膀,将他拽了出来。
扣着路小蝉的那只手力气极大,他的脚尖都没碰到地,就被腾空扔了出去。
落地的时候,是趴在地上的。
双手双脚都快摔断了,刚才吃下去的桂花鸡也差点没吐出来。
“神像腹中的稻草堆里还有他吃剩下的鸡骨头!”
倒霉!真是倒霉!
每年的八月,他都会躲在这神像腹中好吃好喝,这都吃了四五年了,没想到今日竟然穿帮了!
路小蝉还没爬起来,就有一只脚狠狠地踩在了他的背上,将他压了下去,下巴颏在地上撞了一下,舌头被自己的牙给咬了一下,路小蝉的眼泪差点没飙出来。
“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躲在医君的神像里,偷鸡摸狗!”阿彩的声音扬起。
鸡我是偷了,狗我还真没摸过啊!
“我没偷鸡摸狗啊!”路小蝉委屈地说,“只是天气太过炎热,我才在医君像里面避暑而已。”
“什么?你一个又脏又臭的乞丐,竟敢在医君像里面避暑!这就是对医君的大不敬!”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