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神话]正太是世界的瑰宝完本[bl同人]—— BY:观冥

酒撞仙完本[仙侠耽美]——:本书总字数为:826047个 《酒撞仙》作者:焦糖冬瓜文案:好书尽在 舒无隙从小在号称“无欲之巅”的无意境天长大,这里无色、无味、无生、无死没有欲念,他的修为在凡人里登峰造极可是有一天,
1 页, 《正太是世界的瑰宝[综神话]》作者:观冥
好书尽在
简介:
[文案]
道祖鸿钧突然发现自己……喜当爹了!
空降成道祖亲鹅叽的太·叽小萌·玑对此表示一脸无辜。
本着天道是我爹、土豪神二代不需要讲道理的基本原则,
叽太毅然开始了作天作地就是作不死自个儿的洪荒挖坑搞事日常。
重剑抡四海,金砖砸八方,三山四海奇遇?本少爷一铲子一个!
于是,洪荒道友们纷纷……突然喜当爹o_O!
太·专业接生五千年·玑:OvO祝诸位道友早日奉子成婚!我们的目标是——
全门派正太:三年抱俩!五年抱仨!
洪荒幼年期小弟们:搞事搞事搞大事!
陆·全洪荒第一痴汉叽吹·压:搞叽搞叽搞叽叽!
太玑:慢着?我们中混进了个啥o_O?!
[-食用前必看-]
①全门派正太系列,团宠小黄叽。CP:陆压×太玑,副CP花式乱炖。
附录随机掉落《舌尖上的神话食材》,请深夜食用的小可爱们自备夜宵。
②综中国古代神话,非传统意义洪荒,请勿以任何固有印象代入本文。
此世界除综部分洪荒体系外,还包含取自山海经、淮南子、楚辞、列子、世本、庄子、逸周书、史记、神异经等中的神话素材。
文中会作相应备注,请一切以作者扯淡的世界观为准,不要抬杠,不要抬杠,不要抬杠(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③文中所有出现的角色,性格均为私设,轻松之作,请勿过度解读。
④不熟悉背景,当原创看也无压力,神话都是大家从小听大的。
⑤有糖有刀,较真你就输了。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洪荒 仙侠修真 系统
搜索关键字:主角:太玑 ┃ 配角:综神话,洪荒,封神,山海经 ┃ 其它:综神话,洪荒,封神,山海经
总书评数:5919 当前被收藏数:11983 营养液数:7808 文章积分:163,948,640

昔时仗剑西子畔,今宵故人聚复散。
赤心若得旧梦成,抛却逍遥亦无憾。
第1章
“你既是自玉牒中诞生而来,应造化之枢机,命受北斗禄存照临,合为机缘。日后随我修行,便唤做‘太玑’罢。”
宽厚的手掌轻落在小小一团黄色绒球的头顶,小东西绒毛抖动了几下,化作一名丰神如玉、明黄衣衫的少年。
太玑抬头看了看眼前面目庄肃、道人打扮模样的青年,乖巧点了点头。
嗯……他被发配的这个世界,好像没有想象中那么难生存??
他是诞生于虚拟世界中的灵,先前误打误撞闯入了人类的网络空间,在一款叫剑网三的游戏里找到了寄托意念的地方,便在那里安了家。
之后,他顶着“巨根儿小鸡腿”这个角色,装作藏剑玩家和真实世界的人类一起游戏,还在那里找到了许多同类小伙伴,整日与他们嬉笑打闹、快意江湖,好不自在。
然而好景不长,没过几年,这游戏就开了个叫重制版的版本,老服务器中的场景建模NPC等数据尽数封存,替换为全新的虚拟世界,太玑花了好大的力气,才从那个不会再天亮的世界逃出来。
可他能侥幸逃脱,其他修炼不到家的小家伙们却没这么幸运。他们被永远留在了时间静止的封闭世界,从此无生无死,亦不能入轮回。
太玑为救他们出来,倾注心血以剑三游戏为蓝本造出了一个系统,经过多番测试完善,甚至不惜亲身与系统融合,才终于在欧皇花哥的帮助下,挖穿了世界间的壁垒,连上了那个封闭的服务器。
想要已“死”之人重生,等同逆天而行。作为违反世界规则的代价,他在挖穿次元壁的时候得到了惩罚,被发配来这个不知是何地的世界。
他因此失去了穿越时空的能力,好在福祸相依,他也靠这一挖,成功记录下了老服务器的坐标数据,让他能短暂破开那个封闭游戏世界的大门。
这个世界和他的系统融合了一部分,只要他能利用三山四海奇遇之力,找到这个世界中吸收了小伙伴们数据的坐标点,就能把小伙伴们一个一个从封印中挖出来,送去往生。
太玑睁开眼睛时,大致感应了一下这个世界庞大到发指的地图范围,想要准确找到他小伙伴们的沉睡之地,当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但他眼下最不缺的就是时间了。
鸿钧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语气平淡却带着几分温和安定人心的意味,他抚摸着儒风套小黄叽的脑袋,语义含糊不明道:“名字本身具有一定的命理言灵,这个名号……你确实愿意接受么?”
太者,甚也;玑者,圆润不足。
此子名号一旦定下,怕命中注定是个要被打磨的性子。
简而言之,爱闯祸。
珠玉固是良才,但毕竟是他看着出生的生灵,鸿钧还是希望自家的少年命途能顺风顺水些。
他自得道后,胸中第一道本源剑意同造化玉牒意外融合,化生出了这团不知来历的生灵,喜得子的鸿钧本人其实……也是有点懵逼。
然冥冥之中自有天数,太玑是他剑意所化,造化玉牒又是他的法宝,这小少年打一出生就身负造化之力,日后应当便是天道意志的继承者。
鸿钧身合天道已记不清多少年了,掌控世界的法则,听上去是一件厉害的事,实则却是要将个人的情感无限淡化、深藏。他不能明目张胆为自家小少年开后门,这不合天道的规矩,只有拐弯抹角,能为他化解一些麻烦,就化解一些。
“这名字有什么不好吗?”太玑生来就叫太玑,也从未觉得自己名字怎样。尤其是玩了藏剑以后,他觉得自己的名字不要更合适了。
鸿钧于是也没有多言,只道:“玑者,北斗第三之星辰,名为禄存,主理财富,亦有消灾度厄之力。你命中有此星照拂,倒是……无大忧。”他淡淡看了太玑一眼,忧喜参半。
嗯……起码知道小家伙命中不缺法宝用度,在这个神魔满地走的世界,总该不会被人欺负了去。
太玑懵懂点了点头,这位收他做弟子的大佬话倒是中肯,他们黄叽山庄出来的就是不缺钱,可不是命中有禄存星照拂么!
鸿钧见他乖巧懂事,心中满意,却不能表现的更加宠爱,加之将他留在身边反而容易引得天道瞩目,遂唤来身边的小童,欲将他托付给信得过的人照看。
道祖是绝不会承认,自己其实不会奶孩子这件事的。
鸿钧稍加思索,就心安理得地把太玑的去处安排得明明白白:“紫霄宫难蔽天机,对你修行无益,好在你前头还有三位师兄,一会儿便跟着昊天去你大师兄的八景宫罢,他会代我照顾你。”
太玑微微一怔,雾草,他这是有爹生没爹养的可怜小白菜啊,怎么着他是哪句话惹了师父不高兴了么?怎么刚收了徒弟就要把自己往外赶?
那脸孔板正得跟鸿钧如出一辙、看上去比自己稍年长些的少年走来对他行了个礼,站在他身边为他引路,太玑不由多瞧了他几眼,总觉这人眉目间似乎有些说不上的熟悉。
临走前,鸿钧又唤住了太玑,将一道灵光打入他体内,太玑顿时感到脑子里有什么东西亮了起来,眨巴着眼睛看向鸿钧。
“你是我剑意同造化玉牒融汇所化,我虽不能将造化玉牒直接交付给你,但你带着它,对你心中所求或有帮助。”
太玑这回就是真的开始懵了。
造化玉牒?这名字有点耳熟……
这么说他算是师父自攻自受生的?他师父知道他来这个世界是来挖人?
那道融入体内的灵光,隐隐有些玄妙的指引,太玑一时半刻辨不出它的具体用法,但他明白这东西对他确有帮助。
他突然有了很多问题想问,可他回过神来时,紫霄宫的大门不知何时已无声关上了。太玑无端生出一种时空错愕感。
身旁的昊天却是一出紫霄宫就换了个人似的,没了那副一本正经的模样,神色也活络起来:“老君很好相处的,你不必担心。”
太玑对这同龄人有几分亲近,便犹豫着试探道:“我初生不久,还不太能消化这世界的信息,我……大师兄唤做什么名号来着?”
昊天十分理解,答道:“师兄身负造化,自然比旁人生来获悉的法则多些,一时不能自如运用也是常理。我哪有福缘做道祖的弟子,不过是道祖身边的小童罢了,称不得他师父。我们要去见的那位,唤做太清太上老君,道场在兜率八景宫。”
太玑心中铺满了卧槽,整只叽都呆住了。
造化玉牒,兜率宫,太上老君。
妈耶。
他颤巍巍问道:“等等、我师父他老人家……难不成叫鸿钧?”
昊天古怪看了他一眼,微微皱眉:“道祖神通直达天听,师兄还是少直呼他的名号为好。”
卧槽。
难怪师父一上来就把他往外送,他师父……就是这个世界的天道本道啊!
夭寿了,鸿钧道祖居然是他爹?!
太玑默默咽下口水,摸了摸自己的小胸脯。
融入身体的那道造化玉牒的玄机,自动和他的系统合成在了一起,他手掌一托,就浮现出一块泛着金光的八卦寻宝罗盘,中央的圆圈明明灭灭闪烁着,凝出一道箭头指向某个方位。
昊天“咦”了一声,淡笑道:“师兄这法宝倒是玄妙,八景宫正在那处。”
太玑挠了挠后脑干笑两声,收起了寻宝罗盘,心中大呼刺激。
他可能是这世上寻宝家当最牛逼的藏剑了。
造化玉牒是他的寻宝罗盘,这要是放到剑三里,简直能吹一辈子。
他心头跃跃欲试,有鸿钧这贵人助力在,寻找小伙伴的旅程也许并不会太难。
昊天模样虽不大,可毕竟跟了鸿钧这么些年,修为十分深厚。他知道太玑刚出生,还不能熟练运用天生的法力,便体贴地以腾云之术带他同行,不消片刻就到了八景宫。
老君确如昊天所说,是个极好相处的性子,他名字听上去老气横秋,其实是名眉目温善、外表亲和的青年人。
昊天将鸿钧的吩咐同他嘱托交代了,又跟太玑打了个招呼,便回紫霄宫去了,留下太玑和八景宫里的老牛、两个看炉的豆丁、老君和他现下宫中唯一的弟子玄都大眼瞪小眼。
“八景宫人丁凋敝,让师弟见笑了。”
太玑连忙摆手,客气道:“师兄说哪里话,是我日后要给师兄添麻烦才是。”
他那便宜大师兄笑呵呵道:“不麻烦不麻烦,师父老来得子,我们师兄弟们高兴还来不及呢。”
“??”太玑抬头看了老君一眼,问道:“师兄你方才说了什么吗?”
老君面不改色,和和气气反问道:“嗯?我说了什么?”
皮!
太玑心中微妙,顿觉他这位大师兄,可能和自己固有印象中的那种得道高人……有些不同。
他露出小虎牙,乖巧道:“师兄,师父似乎并未传我修炼的法门,我日后要如何修行呀?”
老君这回侧头瞧了他一眼,“师弟生来竟不通修炼之法?”
太玑隐觉自己话似乎说得不大妥当,便顿住了没有接茬。
老君却没追问,而是道:“师弟本体特殊,许是传承出了岔子……西海岸边有座招摇山,师弟若好奇,可去寻些白耳的野兽捕来食之,便可通晓传承。”
太玑下意识接道:“噫?好吃么?”
老君挑眉瞧了瞧周遭,假咳一声,俯耳低语道:“尚可,运火得当,十分鲜美。”
第2章
太玑瞅了瞅周遭,金角和银角两个小豆丁转头装作什么也没听到,老牛阖目假寐,皆是见怪不怪模样,对自家大师兄的性子更是摸透了几分。
过去常听人说,太上老君是炼丹的一把好手,要是他师父知道大师兄操控炼丹火候的门道都用在了吃上……不知会是个什么表情。
但他师父是无所不知的天道,也许……他师门的画风并没想象中那么严肃?
说起来,八景宫里他唯一的师侄玄都怎么不见了?
老君很快又转言道:“不过,以师弟的出身,便是不修炼也无妨。一切缘法自有命数,再者,有我和另外两位师弟在,三界之中……呵呵。”
……他师兄刚才是呵呵了吧?
太玑看着大师兄笑颜慈祥的模样,秒懂了他的意思。
这是要活脱脱把他养成一只不学无术叽的节奏啊!
可这明目张胆护短又放纵的风格……居然意外对他的胃口。
面子上,大师兄的套话还是说的十分漂亮:“无为便无所不为,师父其实应也不忍师弟修炼太过辛劳,才将你送来我这里。”
太玑和自家师兄一拍即合,不错不错,他的首要目的只是挖小伙伴们出来而已,至于修炼……95满级的太玑并没有浪费精力去修炼的意愿。
“多谢师兄理解!我其实……只对这世间的天材地宝多有好奇,师兄可知附近天地灵气汇聚的宝地吗?”
老君想了想道:“师弟喜好天地矿藏,倒也算缘分。方才说的那招摇山,除了那白耳野兽外,也是个矿藏丰富的去处……”
太玑迫不及待道:“招摇山离这里远吗?”
老君为他的急切哭笑不得:“不远,往西南直行便能瞧见了。”他这师弟刚出生不久,不太适合凶险的地方,招摇山生灵大多未开灵智,还算安全,应是无碍的。
太玑十分欣喜,匆匆跟师兄招呼了一声,就扛着挖宝铲往西南去了。
老君笑呵呵目送他离开,却对他自如使用大轻功飞行的事只字未问。
门口的青牛睁开了一只假寐的眼,平静道:“玄都真是为你操碎了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