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的种田生活 完结+番外完本[末世种田]—— BY:青羽墨安

[综神话]正太是世界的瑰宝:本书总字数为:721864个《正太是世界的瑰宝[综神话]》作者:观冥好书尽在 简介:[文案]道祖鸿钧突然发现自己……喜当爹了!空降成道祖亲鹅叽的太·叽小萌·玑对此表示一脸无辜本着天道是我爹
1 页, 好书尽在
《末世的种田生活》作者:青羽墨安
文案:
从末世的十年后回到末世开始之初。
杜青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卖了城里的房子带着全家回老家种田。
第二件事就是收好自己的传家之宝。
第三件事就是和男朋友说分手。
保住了空间,这次,他们一家人一定都能好好活着!
夏立轩:我就出个任务而已,回来发现,要分手也就算了,男朋友还拖家带口地跑了。
食用指南:
1.自然天灾天灾型末世,无丧尸。
2.本文慢热,日更,更新时间不确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随身空间 种田文 末世
搜索关键字:主角:杜青 ┃ 配角:杜家人,夏家人很多很多 ┃ 其它:重生,种田,自然灾害天灾末世
作品简评:
杜青从末世十年后重生回来的,凭借着记忆,开启了自己的传承空间,收集物资。和男友分手,带着家人会老家安家落户,不料失踪回来的男友追了过来,不仅有了异能,还双智减半。面对男友的赤子之心,他应该怎么抉择?随之而来的还有干旱,变异植物的威胁,雪灾,又该如何应对……
本文作者文笔简练动人,通过对角色的心理描写,生动展现了末世的情景,无论是环境还是人物,都详细生动,引人入胜。
第1章
接到男朋友的电话,说他又要去做任务后,吹着空调的杜青硬是出了一身冷汗。
和他梦中的记忆一模一样。
那个真实又糟糕的梦境。
仿佛他亲身经历过一样。
梦境中看到的事情,无一例外都发生了,包括今天他男朋友要去出任务,说的话都和梦中一模一样。
所以,他看见的是未来还是梦境?
但无论梦境还是未来,他都不想拥有这样悲惨的回忆。
听着男朋友说着让他等他,保证自己一定会完好无缺地回来的话,杜青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
“阿青?你怎么不说话?”
“我们分手吧!”杜青咬着下唇,放在身侧的手紧紧握起来,一字一顿道。
爱人和亲人,他的选择是亲人。
“你说什么?!”对面传来一声巨大的声响,手机里传来男朋友暴怒的声音。
“我们分手。”杜青捂住心脏,强忍着疼痛清楚地将自己的意思表达给对方。
他不知道男人是死在了这一次的任务里,还是发生了别的什么事情,他只知道他在末世里等了十年,等到他死也没等到他爱的这个人。
“我不同意,我决不同意!”另一边的男声嘶哑着说道,“为什么?”
“我不想等了。”杜青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平静地说。
是他不愿意等了,还是梦境中的他不愿意等了,连他自己都分不清楚。
即使他活得那么辛苦,他也咬牙坚持着,等着男人来找他,可是最后他还是死了,饿死在他家的房子里面。
“阿青,再等等我好不好?”
杜青抹去脸上的泪水,声音毫无异样地回答:“不好。”
他不过是一家小公司的文员,工资不高不低,在他们这个三线城市,包吃不包住,三四千块钱的工资已经是不错的了。
靠着父母存下来的钱,家里在市里买了一套房子,面积还挺大的,经过十多年的升值,原本五十多万的房子,现在已经价值两三百万。
他们家就他一个儿子,房产证上面写的是他的名字。
两个老人现在不在家,所以杜青才有胆子在家里接男朋友的电话。
他和男朋友交往了三年,却一直不敢和家里坦白,一方面是他的恋人太过优秀,让他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另一方面就是他的男朋友太忙了,每次他下定决心要带着男朋友和家里摊牌时,他的男朋友总是没空。
就是这样一直一直拖着,要不是因为他的那个梦镜,他们或许会在不久的将来会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吧。
“夏大哥,我们好聚好散吧!我和你不一样,我不需要轰轰烈烈的爱情,我要的是我的爱人可以经常陪在我的身边,晚上抱着他一起入睡,想他了打一个电话就能见面,我们平淡地过着日子,家里养只狗,等我们老一点,就领养一个孩子,两个人一起慢慢变老。”杜青难受地蹲下来。
“我不想我的爱人,一年和他见面的次数一只手就能数得过来,我不想打他的电话永远都是无法接通……”
末世快要来了。
他们没有对方也没关系的,他们明明是世界上最亲密的人,却总是离多聚少。
没关系的,杜青擦去眼角的泪水,却怎么也擦不干净,他按断通话,看着屏幕上显示着的号码,狠心将其拉进黑名单,无力地躺倒在床上。
过了一会儿,手机又响起来,杜青看着屏幕上无端端从黑名单出来的号码,直接将电池扣掉,把手机扔在一边。
捂住胸口的位置,他蜷缩在床上。
不知道外面过去多长时间,杜青站在镜子前,确认自己眼睛只是微微变红,看不出来哭过的样子,以免父母看到担心。
他只是一个自私自利的小人物,他所能保护的,就只有他的父母而已。
他转身走进父母的房间,找到家里的房产证拿在手里,眼里满是挣扎。
万一是假的呢?
这个房子可是他父母一辈子的血汗钱!
他记得梦境中,今天晚上隔壁B市会出现流星,他决定再等一天,如果真的发生了,他就将家里的房子卖了,回老家种田去。
将房产证放回去,杜青脸色如常地回到房间,将脑海里面多出来记忆挑挑拣拣地记在笔记本上,以防自己忘记。
又想到如果真的是末世来了,他拿出另外一个崭新的本子,最重要的是粮食,水和衣物。
写了这几个字上去,杜青烦躁起来,心里不安的预感一直挥之不去,浑身上下都透露出‘我好暴躁,别烦我’的气息,在房间里面转来转去,转到他头都晕了,还没有想出一个头绪。
爸妈去外面跳广场舞还没有回来,没有事情干,杜青打开电脑,刷刷自己平时经常去逛的论坛。
他一边无聊地刷着,一边面无表情地想,早知道他就不请假那么多天了,还有三天假才到上班的时间。
玩着玩着电脑,睡意突然涌上来,杜青半睁着眼睛,踉跄地走到床边,爬上床,没多久就进入梦乡。
这一次他倒没有做什么奇奇怪怪的梦,一觉无梦,他醒来时,只觉得神清气爽的,精力充沛。
客厅里传来香喷喷的味道,杜青动了动鼻子,今天晚上吃的是他最爱的香菇排骨。
“起来了?洗手准备吃饭。”杜爸爸合起报纸,去厨房里面帮忙将菜端出来。
“嗯嗯。”杜青洗完手,直接盛好三碗饭,和杜爸爸一起坐在桌子旁,等杜妈妈炒完最后一个青菜,就可以吃饭了。
吃完饭,杜青小肚子鼓鼓的,像条咸鱼一样摊在沙发上,吃撑了。
失恋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他们不在一起,地球也在转。
杜妈妈边收拾碗筷边说,“小杜,你这两天有没有什么事情?”
“没有。”杜青看着喜羊羊与灰太狼说,“有什么事要我去做?”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陈阿姨家的女儿回来了,说是在这里玩几天,我想你们的年纪不是差不多的,让你去带她到处走走。”
这不用想都知道,肯定是他老妈给他弄的相亲,问题是他喜欢男人,去祸害人家女孩子是几个意思啊?只是这理由他也不能跟家里说,他的婚姻大事,他不着急,家里也替他着急。
他都拒绝两三次了,再拒绝,他爸妈都要怀疑他是不是不行了……
杜青打算垂死挣扎一下:“妈——我能不能不去啊?”
杜妈妈温柔一笑:“不能。”
“好吧,我明天就去。”明天去见面时,和陈阿姨的女儿说清楚就行,他有喜欢的人了。
虽然他们已经分手了,但那也是他喜欢的人。
等B市的流星出现,他就和父母说明他的性取向,然后带他们回老家。
这陈家阿姨的女儿,他还有点印象,因为记忆中他那个时候也去相亲了,但他还没说自己有喜欢的人,对方已经开口:“我对男人不感兴趣,而且我有喜欢的人了。”
这个相亲最后当然是不了了之。
第二天,杜青换了一身休闲一些的衣服:“妈——我手机坏了,先带你的手机出门。”
“拿去吧,记得带你的手机出去修一下。”杜妈妈在后阳台说道。
她晾完衣服就也出去了,和街道的那群老太太聊聊八卦,喝喝茶,逛逛街,一天就过去了,基本都不用带手机。
杜青带上他给老妈买的手机、钱包,就往约好的地方赶去,他去到的时候,看了看时间,刚好提前五分钟,他刚坐下没多久,对方也来了。
“杜青?”
“陈毅?”
他们两个人的名字要是可以交换一下就好了,陈毅的名字虽然男性化,但人看起来却是小鸟依人型的。
“坐吧,我就是杜青,你吃点什么?”杜青见过她一次,倒不是那么尴尬。
“我要一份慕斯蛋糕。”陈毅点了一份蛋糕,又要一杯热奶茶。
杜青也是喜欢吃甜点的人,他直接就点了两份,这家店的蛋糕他吃过,味道很好。
“杜先生,我对男人不感兴趣。而且我有喜欢的人了。”陈毅开门见山道。
要不是家里发现她和学姐之间的事情,她也不会被连夜押回国,她不辞而别,不知道学姐会有多生气。
但她一直被关在家里,通讯工具也全部上缴,联系不到外界,这一次还是她答应来相亲,才出得来。
“好巧,我也是个gay。”
杜青恶趣味地说道,不出意外地看见她惊讶的表情。
“这个世界真是小。”陈毅惊讶过后就是兴奋。
这人和之前相亲的人不一样,应该能借到手机来联系学姐的。
“有没有带手机来?”
“联系你女朋友?”
“对啊,谢了!我突然消失,她可能要急疯了。”
“你随意。”杜青把手机递给她。
“咔嚓——”
杜青看向四周,刚才好像听到什么声音?
第2章
“好不容易能出来一趟,我们明天再出来见一面吧?”陈毅恳求道,“等我女朋友来找我之后,我们就可以不见面了。要是你不愿意的话,那就算了!”
反正她能联系上学姐,就已经是赚到了的。
杜青犹豫了片刻,道:“那好,我们明天再见一面,去B市玩吧!明天晚上那里好像有流星雨,我们去看看吧!”
反正他一个人去也是去,和陈毅一起去也是去,好歹也可以让父母安心点。
“真的吗?”陈毅闪着大眼睛,高兴地说道,“要是我喜欢男生,我肯定会喜欢上你的。”
看上去不起眼,但是周身温和的气息,在他身边待着也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
“这个是我家的电话,到时候你打电话来找我就可以了。”陈毅从收银台那里借了一支笔,在便利贴上面写下自家的号码,放到嘴上亲了一口,笑道,“记得打电话来给我哦!”
然后看了一眼暗中跟着她的保镖,真是烦人,去到哪里就跟到哪里。
陈毅不适地眯起眼睛,看向杜青,突然靠近他,从背后看上去就像在拥抱,“别动,这里有一根头发。”
维持这个动作几秒钟,陈毅才拍拍手:“好了,头发拿掉了,那我先回去了,记得给我电话号。”
晚上,杜家饭桌上。
“你陈阿姨家的女儿怎么样?你和她处不处得来?”杜妈边给自家儿子夹菜,边关心地问道。
看着自家老妈隐藏在关心下面的忐忑,杜青含糊不清地说:“嗯嗯,还不错,我们打算去B市看流星雨。”
“好样的!真不愧是我儿子,有我当年的风范。想当初,我追你妈的时候……啊!”杜爸兴致勃勃地要给儿子支招。
“吃你的饭去,那么多菜都堵不住你的嘴巴?”杜妈脚下一个用力,杜爸一个字也不敢说,对着儿子拼命使眼色。
杜青默默地吃饭,心里羡慕并且向往像他父母一样的爱情,吵吵闹闹一辈子。
而且当初追杜妈的事情,杜爸已经讲过无数遍,从小听到大的杜青,都能倒背如流了!
把杜爸治老实了,杜妈继续关心起儿子来:“带人家女孩子出去,吃的喝的玩的,都要主动付账知不知道。”
有这样的叮嘱,纯属杜青自己作死,之前相亲的时候,他发现这个法子很好用,只要提出相亲宴AA制,女方基本上都不会有下一次见面的。
杜青心虚地点点头。
吃完饭,把碗洗了,杜青就借口回房间,躺在自己的大床上,没过多久,他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他又做起那个末世的梦,之前吃完饭时才六点钟,天色还早,现在一觉睡醒,外面已经是天黑。
他刚才做了那个梦,梦里的那种饥饿感仿佛还残留在身体里面,他开灯起身,拿起白天出门时买的新手机新卡,开机,设置好时间,发现已经是晚上的九点钟,他睡了三个小时那么多。
走出房间,看见杜爸爸和杜妈妈正看着电视剧,那种家庭伦理剧,看到起劲时,杜妈妈还一抽一抽地哭,杜爸爸则在一边负责递纸巾还有安慰人。
这是他们两个的情趣,杜青的嘴角抽了抽,拿着衣服洗澡去。
照镜子的时候,杜青才发现,自己的眼睛红通通的,一副曾经哭得很凄惨的样子。
杜青:???
他的眼睛怎么回事?在梦里哭的吗?
他只记得他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他努力地去回忆,想了几遍,才注意到他的梦是不完整的,应该说是他忘记了一部分梦的内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