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向暗恋你 完结+番外完本[耽美]—— BY:柔然宝贝

今天开始撩男神[系统]完本:本书总字数为:431711个好书尽在 《今天开始撩男神[系统]》作者:渭洄文案:这是一个关于暗恋的故事鼓起勇气表白的林穆误装坑爹攻略系统,没想到这系统还有重生功能?看重活一次的闷骚小绵羊如
1 页, 好书尽在
《单向暗恋你》作者:柔然宝贝

初中,我暗恋你。
高中,我暗恋你。
大学,我暗恋你。
最终,暗恋无果。
五年后,长成糟糕大人的齐安先是酒吧巧遇由度,后是成为由度的手下职员兼贴身助手,吃一堑长一智的齐安本对由度秉持避而远之的态度,却不想某一天曾经暗恋十几年无果的他却对自己说“嘿,我喜欢你。”
标签:温馨 | 搞笑 | 现实向 | 喜剧
第一章
夜深了,但是这时候大部分年轻人的生活却才刚刚开始。
酒吧里的灯光五光十色的照射着舞池里面疯狂放纵着的人们,耳边不是清脆的酒杯相碰声就是震耳欲聋的摇滚音乐,这么多形形色色的男人女人们在聚在一起,他们来自不同的行业,也许是大公司的领头人和写字楼里面的高级白领又或者只是一个打工仔,为着几千块的薪水而忙忙碌碌着,但是不管怎么样,他们出现在了这里,就是一群寂寞的人。
大家都在放肆的笑着,这时候,一个男人坐在后台里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啊,那是自己吗?
齐安看着化妆镜里陌生而又熟悉的自己笑了。
瞧瞧,这嫣红的嘴唇和涂抹均匀的眼线,中长的头发扎起了一个小辫子,有一丝女子的妖媚又有一分男子的英气,其实他的五官并不精致,可是身上却揉合了男人与女人的味道,看起来是那么特殊,引人注目。
没错,这是齐安。
那个曾经唯唯诺诺的平凡的大学生,那个暗恋一人多年都说不出一句喜欢的胆小鬼。
“一右,到你上场了。”后台门口传来一道声音。
而镜子中的齐安神色也变了,从嘲讽的笑到一脸妖娆的表情只是一瞬间。
齐安起身走向前台,这时候听到酒吧台上的一位酒保拿着话筒喊道:“接下来由我们凌乱的王牌——一右,给我们高歌一曲!”
酒保话落,台下就发出一阵响咧的呼喊声,背景音乐摇滚的越发震耳欲聋。
凌乱酒吧里的情绪全部被一右这个人的名字给带动了起来,其中一个男人拿着高脚酒杯饶有兴趣的也往台上看去,想知道这个一右是何方神圣。
这个拿着高脚酒杯的男人身穿黑色西服系着灰色领带,一脸阳刚之气,本是很温暖的五官可是眉间充斥着的戾气看起来有丝阴沉,让人不敢随意靠近。
在强烈的背景音乐和欢呼声下,齐安缓缓走上舞台,在齐安走向舞台的一瞬间,台下的人们欢呼声更热烈了,而由度只是用手轻轻晃动着酒杯,若有所思的看着台上的人。
齐安身穿黑色的时装,上衣和裤子都有大大小小的破洞,是时下最流行的乞丐装,只见齐安坐到了唱椅上,拿过话筒试了试音,然后手微微抬起握成了一个拳头。
下一秒,震耳欲聋的摇滚乐停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比较安静的乐曲声,彩光全灭只留下一盏白色的灯束打在齐安身上,台下也不似刚才的疯狂,大家就像约定好了一般闭住了嘴巴,仅仅一分钟时间,酒吧全然没有了一开始放纵的模样。
而坐在台下的由度眉毛挑了一挑,由度看着台上的那个人,他眼睛紧闭看不到眼里的神色,两条眉毛又细又长,淡淡的,鼻子不是很挺却也不塌,嫣红的嘴巴抿了起来,薄薄的一层,五官平凡的不能再平凡,这样的五官放在人群堆里认都认不出来,即使气质是有那么一丝有趣,但是他由度什么样子的人没遇到过,由度心里略感失望,由度抬手将手中高脚酒杯剩余的红酒一饮而尽,然后抓起身边的外套起身就准备离去。
在由度转身离开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道歌声。
“儿时凿壁偷了谁家的光,
宿昔不梳一苦十年寒窗,
如今灯下闲读红袖添香,
半生浮名只是虚妄,
……”
听到这歌声,由度往外走的脚步停住了,由度回头看向台上的那个人,还是刚刚的那个他,但是由度却突然改变了主意,重新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台上的那个人。
歌声还在持续着,“庐州月光洒在心上,
月下的你不复当年模样,
太多的伤难诉衷肠,
叹一句当时只道是寻常
……”
音乐回响在耳边,由度的思绪却飘到了很远,由度的眼睛在看着台上的那个人,可是又不是看着那个人。
由度的脑海里浮现出一个戴着笨重黑色大镜框的一个人,长长的刘海遮住了大半张脸,穿着打扮总是一成不变,黑色的外套加上蓝色肥大的牛仔裤,其实他很干净,衣服上上总散发着淡淡的肥皂味,很好闻。
但也许是因为头发太过凌乱,整个人看起来很邋遢,别人给他的评价是:像个不修边幅的乞丐。
再仔细想想,由度好像记不起他的五官的模样,不,应该是压根没有看清过他的脸,他的脸从来都是被凌乱的头发和厚重的眼镜框给遮挡住的。
由度突发奇想的把台上那个人的五官想象成他的脸,觉得意外的和谐。
不过,怎么可能呢,他总是都是一副沉默寡言的模样,再者他也不会来这种地方,也不会是那么随便的人。
明明是两个极端的人,只是唱歌的声音有点像罢了,都是脆脆的,有丝空灵的声音。
由度回了回神,又点了一杯鸡尾酒,一边品着酒一边抬起头看向台上的那个人。
一曲终,台下发出了热烈的掌声,大家都强烈的要求着一右再唱一首,但是话筒已经重新回到了酒保的手中。
看一右不再唱了,大家的兴致顿时低了不少,但是这个时候酒保接下来的话让大家又打起了精神。
“今天,我们凌乱王牌一右拍卖第一夜,起价十五万!”
第二章 偏偏就是你
酒保撂下的话就像一颗小石子扔进了大海里却翻起了惊涛骇浪,台上的一右敛下了眼睛沉默不语,台下的众人交头接耳,互相讨论着酒保说出的劲爆消息,而由度的眉毛也挑了挑,事情,似乎变得有趣了。
酒保说出来的话,露骨却又隐晦,既能让人明白他的目的,又能让人觉得没那么肮脏,如果没理解错的话,台上的那个王牌一右今天要被拍卖了,第一夜。
身边的人开始有些躁动,目光里透出一种跃跃欲试的模样。
由度笑了笑,酒保也是个老狡猾,人家只说了在凌乱的第一夜,并没有说就是他的第一夜,由度可不信,在这种地方卖唱的人能保持纯洁身。
焉的,由度的喉咙里泛起了恶心之感,刚被一右撩起的点点兴趣被即将开始的拍卖压制的无影无踪。
过了有几分钟,终于有人按耐不住爆出了价,“十六万。”报价的人是个年轻的小姑娘,看起来还是个大学生,朝气蓬勃,十六万,也够她呛。
有了第一个人的出场,第二个人也随之而来,“二十万。”这次是个打扮妖艳的女白领。
“二十五万。”
“四十万!”
“四十三万!”
随着台下人一次又一次的开口报价,价格已经被抬到了不可思议的高度,已经不是平常人可以负担的起的了,酒保的脸上已经激动的爆红,身边都是欢声笑语,当事人齐安却坐在台子上的椅子缄默不语。
随着更加激烈的报价,齐安耻辱的握紧了拳头,但是随后又松开了。
齐安自嘲的笑了笑,啊迟早也是的,前两天这里的总经理就和自己提过了这个事情,当时自己的回答是什么,让我想想,对齐安并没有拒绝,因为他真的很需要钱。
现在,只不过在自己的意料之外罢了,反正以自己现在的状况,答应这个提议能也是迟早的事情。
齐安沉寂在自己的心事之中,而拍卖会也到了一个白热化的阶段,目前拍价最高的人是一位中年老男人,大约有40多岁的样子,整一个暴发户的模样,脖子上带了一根手指粗的金项链,两只手都带满了金银珠宝。
男子报下一百万有一会儿了,迟迟再无人出声竞争,站在台上的酒保再一次出声说道,“一百万一次,还有比一百万更高报价的老板吗?”
“真的没有了吗?”
台下的人面面相嘘,有些人一脸纠结,想报价却迟迟没有报价,而那个暴发户男子则是一脸势在必得的模样。
半响过后,依然无人开口报出更高的价格的,酒保开口说道,“一百万第二次。”
“一百万,第三……”就差一个字,齐安就要被拍卖出去了,这时候台下又传来了一道声音,声音不大却足够让所有人都听清楚,“两百万。”说话的人是由度。
有更高的价格报出来了,作为最大的受益人酒保笑的合不拢嘴,“这位先生开出了更高的价格,请问刚刚的先生是否要继续跟价呢?”酒保笑眯眯的看着由度,话转却又绕到刚刚那位暴发户男子身上。
暴发户男子有些生气的看了一眼由度,然后咬了咬牙又开口说道,“二百五十万。”
暴发户男子话刚落下,还不等酒保出声说话,由度抿了一口酒,不痛不痒的说了一句,“五百万。”
由度看起来漫不经心,可是一开口就是一百万两百万的往上加,看样子是一定要拍卖到手了,虽然他还能往上加,可是为了一个酒吧卖唱的男子花费这么多钱,委实有些不值了,暴发户男子愤愤的瞪了由度一眼,然后起身走了,并将自己坐着的凳子踢翻了。
酒保看到暴发户男子粗鲁的举动也不恼,甚至都不放在眼里,酒保又一脸笑眯眯的模样问大家,“还有要加价的吗?”
这一次是真的没有了。
“五百万一次,五百万两次,五百万三次。”
“恭喜这位先生将凌乱王牌一右收入囊中。”
就这样,齐安被由度买下来了。
第三章 竟然真是你
齐安默不作声的坐在车后座,车平稳的向前行驶,不断掠过旁边的建筑物。
齐安眼里一片空洞,啊,就这样把自己卖了。
到了全盛酒店以后,司机递来一张门卡,说先生晚点会到。
齐安接过那张金灿灿的门卡,然后点了点头说知道了,司机鞠了鞠躬,然后转身离去了。
齐安拿着门卡,走到了最顶楼的总统套房,然后开门进去。
齐安坐在柔软的沙发上,心木木的,整个人都不知道要做什么了,好想逃,不想就这么把自己出卖了。
可是这种想法只是出现在脑海中一瞬间就被泯灭了,不能逃,因为自己真的很需要这笔钱。
齐安坐在沙发上好一会儿,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以后选择去洗澡。
而另一边的由度,由度支付给凌乱五百万后就去赴宴了,虽然不是一笔很大的生意,可是由度非常感兴趣,如果拿下来了度公司将会更上一层。
一直到凌晨四点钟,由度才谈好这笔生意,本应该回家了,可是由度突然想起来了今晚自己在凌乱花了五百万拍下的那位气质妖娆男子,由度不知出于什么心态把车往全盛开去。
而在全盛顶层总统套房的齐安已经躺在柔软的大床上睡着了,本来齐安洗好了澡过后就坐在沙发上等着那位先生的到来,可是等来等去,一直等到凌晨两点多那位先生都没有来。
一夜也就这么长时间,齐安想,也许那个人已经忘了还有自己这么一个人呢,于是乎齐安就上床睡觉了,临睡前心里还暗自窃喜了一番。
由度走下电梯,一步一步走向总统套房的门前,然后刷卡打开门。
由度的眉毛皱在了一起,因为门内漆黑一片,没有一丝光亮,由度走了进去,伸手摸到了灯的打开,一下子就把灯给摁亮了。
在床上睡的正熟的齐安感觉到了亮光也皱了皱眉头,可是他并没有睁开眼睛,反而是手一伸把被子一掀,把整个人都蒙在了被子里面。
由度看到齐安的反应有点想笑,鬼神使差的由度把明亮的白色灯光调成了暗暗的橙黄色风光。然后由度一步一步的走近了床掀开了被子露出了齐安的脸。
也许是因为刚刚已经接触到亮光适应了,齐安并没有醒,反而睡的非常安稳,传出微微的鼾声。
由度仔细看了看齐安,他脸上的妆已经全部卸掉了,依旧是那么平凡的五官,可是看起来却没有那么张扬了,睡着中的他看起来更是一脸乖巧,由度不知道怎么的,总是对这个酒吧唱男有一丝好感。
昏暗的暖色灯光下,由度的头因为应酬时喝了太多酒而有些眩晕,而床上的他又抿了抿嘴唇,粉红的嘴唇上泛上了水色,好想咬咬看。
由度上一秒这么想了,下一秒就这么做了,却不料熟睡中的齐安竟然醒了。
齐安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问,“你是谁?”
由度看齐安醒了,也就不掩饰什么了,翻身直接压到了他的身上,看着他的眼睛说道,“买你的人。”
而齐安在看清由度的脸时瞪大了眼睛,竟然是他……
第四章 真的就是你
第二天,由度率先醒来,然后掀开了被子,翻身下床走进了浴室。
由度起床的动静太大,他一起身,齐安也就醒了。
齐安觉得头疼欲裂,不,是浑身上下都很疼,尤其是那个地方,但是顾不得那么多了,齐安连忙起身从柜子里拿出了自己的衣服就往身上套,齐安扣着纽扣的双手不停的抖,半天都扣不上一个纽扣,不止手在抖,嘴唇也在抖,全身上下冰凉一片。
如果没看错的话,那个洗手间的男人,应该是由度,是自己的大学同学兼室友,更是自己暗恋十几年的男生。
都怪自己昨晚拍卖的时候在发呆,如果知道拍下自己的是由度,怎么样都会拒绝的,这都是他在由度面前最后的尊严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