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story越界之文武双全完本[bl同人]—— BY:雲端明哲

[陆花]美人香坊 完结+番外:本书总字数为:346908个《(陆小凤同人)[陆花]美人香坊》作者:祁艾更多精彩好书尽在 文案陆小凤的伤已经大好了,此时正在院子里勤勤恳恳地挖坑花满楼在一旁修剪着一会儿要被栽下去的梅花树
1 页, 《(History越界同人)History越界之文武双全》作者:雲端明哲

文案
他们的故事从一次打捞开始!
十三岁和十四岁
“这个人是我罩着的。”
“我会让你喜欢上我的。”
“你会永远做我的好哥哥吗?”
十五岁和十六岁
“我们都是男孩子,这样的反应很正常的”
“你要是不喜欢可以和我说啊”
十六岁和十七岁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在想什么?
我只是不希望你知道有人喜欢你
二十岁和二十一岁
也许,我们先分开会好一点。
我绝对不会放手的。
二十五岁和二十六岁
……
别担心,绝对HE哦!
History越界文武同人,填补电视剧文武CP的空白。满足自己的腐女幻想!
每天晚十一点更新,也可能有点晚,但我是写完就更的。
顺利的话,双更哦!
每次写完自己都会看上几遍,可能在细节上做修改,如果不嫌烦,可以多看几遍,说不定会有不一样的感受。
更新不够看的耽美粉们,可以看看我的另外两个耽美故事《索悠然》古耽,《你的游戏,我做主角》加《重生之一身两命》,一起的,结尾处有反转。
内容标签: 花季雨季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王振文;王振武(张力勤)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天上掉下来的哥哥
扔了不知道多少块石头,湖水的涟漪一圈圈的扩散开,就像他此刻愤怒的情绪,在不断扩大,扩大到他想把看到的东西都毁掉算了。
爸爸说他会有一个新妈妈来照顾他,他不稀罕!他对妈妈的样子已经开始模糊,只能在他偶尔在独处的时候看看妈妈的照片,回想起为数不多的关于妈妈的记忆。他已经习惯了没有妈妈的日子,何况别的女人,怎么能做他的妈妈。最让他难以接受的是还有个男孩跟着一起来。
凭什么,他的家里要住进外人?他的爸爸要和被人分享?他和爸爸相处的时间本来就少的可怜,现在见面的时间还要分一半给别人。
爸爸说这样就有个哥哥了,就不会寂寞了。才怪,他才不寂寞,他拥有有自己的房间,所有游戏都归自己,所有的好吃的都是他的,所有的佣人都只听他的使唤,他不知道有多开心,他根本不需要一个哥哥。
扔石头扔到手酸,王振文看准了在湖边一个憋了的破皮球,想也没想,走过去就是一脚。
王振文的身体在脚踢出去的瞬间失去了平衡,他的双手在空中挥舞,想要抓住什么,却只能徒劳地抓住空气。跌倒的他整个人朝着湖里滑下去,只来得及惊叫一声,就开始往湖里沉下去。
完了,他完了,这里是他家自己的度假别墅,周围连个人都没有,他死定了。
不甘心的挣扎着,突然好像抓到了什么,顾不得许多,他死死地抓住那个粗粗的硬硬的东西不肯放手。
本来剩下不多的体力很快用光了,他的意识渐渐远去,最后留在脑海里的是要是有个哥哥也挺好。
一阵剧烈的咳嗽让空气再次回到他的肺里,王振文感受到寒冷、潮湿、胸口的刺痛。可这些却让他很兴奋,他还活着,不管此刻多么难受,但至少他还活着。
“喂,你怎么样了?能动吗?”一个正在变声的男孩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王振文睁开眼睛,眼前的水汽慢慢散去,一个同样湿淋淋的男孩跪在自己身旁,双手按在他的胸口,正焦急地看着他。
剧烈的咳嗽终于停了下来,王振文抬起自己的手臂推了推还放在自己胸口的手,压得他喘不上气来了。还好,他还能动,就是感觉身上沉甸甸的。
男孩忙把手拿开,从身后把他扶起来:“你家在哪儿?你还能走吗?我手机掉水里了,没办法打电话,要不,你先到我家吧。”
“谢谢,我感觉没有力气走路了。”王振文自嘲地想着,就算不是这么折腾,他也总是没有力气。从小身体就单薄,又不爱运动,他的身材比同龄的孩子要矮,力气也小。如果不是他家里有钱,估计会是那个容易被人盯上欺负的孩子。
“那我背你吧。”男孩站起身来,把王振文拽起来,拖到自己的背上。
他真高啊,在他的背上,感觉自己突然长高了。这个人的后背很宽,他搭在前面的手能感受到胸口的肉硬邦邦的。
王振文脑子开始昏昏沉沉的,他所幸闭上眼睛。他被水沾湿的衣服在吹上偏北风,很冷!一阵颤抖后他搂着男孩脖子的手搂的更紧了。男孩走的很慢,但很平稳,他的力气好大,是不是经常运动呢?王振文脑子里胡思乱想着,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发觉他走的这条路好熟悉!
男孩走走停停,不停的调整他在背上的位置,显然自己的体重对他来说还是不轻松的。
走了十几分钟,王振文终于意识到一件事,这条路,是通向他家的路。
“喂,你家在哪里?”
“我吗?你问我以前的家还是现在的家?”
“什么以前现在的,家不就一个吗?”
“我以前和我妈住在城西的平房里,不过从今天起,我就要住在这里了。”
王振文心跳突然加快,搞什么,这个男孩,救了他的男孩,要住在他家。也就是说,他就是那个“哥哥”?
“放我下来。”王振文突然挣扎着,要从男孩背上跳下来。男孩被他突然的举动吓得措手不及,手在他的挣扎下松开了,身体摇晃了一下才站稳,回头看着他,一脸迷茫。
“怎么了?”
血液涌上大脑,他的大脑短路了,只是有些嗡嗡的声音在耳边作响。
眼前愣愣的看着自己的男孩高高的,虽然瘦但露在外面的手臂很结实,宽宽的额头上长了几颗痘痘,细长的眼睛,挺直的鼻子,不薄不厚的嘴唇,身上穿着的衣服看上去很破旧。
这个人就是那个女人的儿子,看上去真寒酸。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张力勤。你怎么了?我背着很不舒服吗?”
“这不是重点,我问你,你爸叫什么?”
“我爸,你问我爸做什么?”张力勤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我没问你以前的爸爸,我问你现在的爸爸叫什么。”
“我还没问我妈,我只知道他姓王。”
完了,全中,刚刚还在心里一遍一遍咒骂这对母子,现在人家已经上门了,自己还被儿子救,这样以后还怎么给他们脸色看?
“你怎么了?你怕我是坏人吗?放心,我真的是住在这里,要不,我扶着你走?”
“我不用你扶,自己会走。”王振文撑着还有些无力的身体,往家走去。张力勤跟在后面,一脸莫名其妙。
走了没两步,王振文猛地停下来回头瞪着张力勤:“你听好了,不许说我落水的事,不然我给你好看。”张力勤也跟着停下来,看着他愤怒的小脸,更是满头雾水,他却没有再问,而是若有所思地有跟在王振文后面。
回到家,果然客厅里坐着的除了他的爸爸还有一个女人。
“振文,你怎么了怎么身上全湿了?”爸爸看着王振文一身狼狈,忙站起来询问。王振文身上除了全湿了还全是泥巴。
“力勤,你怎么也这样?你们发生什么事了?”那女人看着两个男孩一身泥泞,
“你又去那个湖边了是不是?我说过多少回,不许去那里,你怎么不听?是不是掉水里了?”王旬阳用高八度的声音斥责着,眼中却满是的担忧。
王振文觉得自己脑残了,一定灌了湖水了,这幅样子谁看了都知道落水了。他只好硬着头皮狡辩一下吧,身后张力勤的声音已经先他一步:“不是,叔叔,是我在湖边玩,差点掉进去,幸亏这个弟弟拉了我一把,我才没事的。”
王振文回头看着张力勤,这个人怎么那么镇定,说谎脸都不红的。张力勤看了他一眼,笑了笑,眼神竟是温柔的。
王振文忙把视线收了回来,没来由的脸红心跳起来,这人有病,没事儿笑什么!
王旬阳看到张力勤脸上表情马上不一样了:“你们两个真的是有缘分,还没见面就已经知道互相照顾了。力勤,这就是我跟你说起的你的新弟弟,叫振文。你现在是哥哥了,要多照顾着弟弟听见了吗?”
王振文觉得好噎得慌,看着爸爸拍了拍傻大个
“这小子,也幸亏你今天去湖边了,要不然就少了一个哥哥。看力勤稳稳当当的,将来一定错不了。他的学习也很好,你要和他好好学知道吗?”
“这些以后再说,快让两个孩子上去洗个热水澡,我去煮点姜汤,别冻感冒了。”
“振文,哥哥的房间就在你的对面,你带他上去。”
两个人你一言我语的安排着,王振文没等爸爸说完已经转身上楼去了,张力勤仍旧紧跟在他的身后。
洗完澡,换完衣服,王振文越想越觉得憋屈,怎么他去湖边就是大罪过,那个张力勤去湖边就没人指责呢?还有那个笑,为什么笑?是笑话他?
必须弄明白,这么憋着今天没法睡觉了。
王振文来到对面房门前面,刚要敲门,门已经打开了。
“你找我?”张力勤已经换了一身衣服,一看就是他爸爸给买的,一身的牌子。他穿着这身衣服和刚才判若两人,整个人给人一种扎眼的感觉。王振文定格三秒钟,才想起自己来的目的。
“进去说。”他用力推着张力勤进了房间,回手把门关上还锁了一扣,他可不想在门口被老爸逮着。
“没想到我们是兄弟!”张力勤退回房间,靠在桌子边上,看着这个干净清爽的弟弟,打心里高兴。
“少废话,我问你,你刚才笑什么?”
“什么笑什么?什么时候?”张力勤笑容变成了困惑,不明所以地看着王振文。
“还装,就是你说谎的时候,你是不是笑话我被我爸训?”
“我为什么笑话你?”
“我在问你呢。”王振文咄咄逼人地靠近张力勤身前,顿时觉察自己身高的劣势。忙又掩饰着转身坐在到桌子上。
“我没笑话你,我只是很高兴,我救的人是我弟弟。”
“谁是你弟弟?我可不承认你是我哥哥,我们又不是同一个爸妈。”
“没有血缘关系,也可以做兄弟啊。我一直想有个弟弟或者妹妹,可以一起说话,一起玩。你不觉得自己一个人很没意思吗?”
“谁说我没意思了。老子有都是朋友。”
“那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了。”
“朋友有不能住在一起,我们是要住在一起的。我妈早就告诉我会有个弟弟,我都兴奋了好几天了。你虽然嘴上这么说,其实心里也想又个兄弟的,对吧。”
王振文无语了,这个人怎么听不懂他的话,就算听不懂口气也听得出来吧。他至始至终都没有一点好态度,这个傻大个竟然还没意识到自己不受欢迎吗?
“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反正我很高兴有你这个弟弟。对了,咱们下去吧,我妈煮了姜汤,喝了驱寒,不会感冒,特别好用。”
“我不喝,我话还没说完呢。以后在我爸面前,我们可以装装,背后,我是我你是你,别弟弟的叫。”
“好,听你的,不过,现在你爸爸在家,我们是不是要扮演兄弟了?”说着,张力勤伸手搂住王振文的肩膀,就在这一刹那,王振文像是触电一样,电流从接触的皮肤直窜到心里,一阵痒痒的感觉。
他吓得忙推开张力勤,忘了自己还坐在桌子上,身体倾斜眼见就摔下去了,下一秒却又回到了张力勤的怀里。
“你小心啊,怎么那么容易摔跤啊。”
“要你管,你少碰我,离我远点。”吼完,王振文觉得自己的脸上脖子上都热热的,这个人让他有缺氧的感觉,不能再呆了。
刚好门口响起敲门声,门外爸爸已经叫他们下楼去了。王振文逃也似的跳下桌子,开门冲了出去,正好撞见爸爸。
“你也在啊,你们兄弟俩聊什么呢?”
“没什么,闲聊。”王振文尴尬地笑了笑。
“你们兄弟多联络联络感情也好,以后在学校也互相照顾着,省的我担心。”
“什么学校?他不会是要去我的学校吧。”
“他们都搬来了,学校当然也要转过来啊,怎么样?高兴吧?”
“高兴。”说这话的是在王振文身后不知道站了多久的张力勤。王振文心里骂了无数遍,高兴个屁,这样他就要一直跟这个傻大个纠缠不清了。
“那就好。下来吧,你妈准备了姜汤。”
爸爸笑呵呵的转身下楼,虽然不是很情愿,王振文还是和张力勤一前一后下了楼。
一碗姜汤喝完,就是晚饭,满桌子的菜都是王振文喜欢的,闻起来格外的香。早就饥肠辘辘的王振文已经忍不住大快朵颐起来。
吃了五分饱,王旬阳那边开口了:“怎么样,饭菜味道不错吧?”
王振文点点头:“咱们换阿姨了吗?这个阿姨做饭好吃。”
“什么阿姨,这是你陈阿姨做的。我们爷俩有口福了。”
王振文正夹着肉的筷子停在半空中,靠,这饭是那女人做的,这口是吃还是不吃?
不管了,反正都已经吃了那么多,也吐不出来,再说,没必要和肚子过不去。想到这儿,王振文把这口肉塞进嘴里,用力咀嚼。
“我还怕不和他的口味,这下我就放心了。”陈瑾看着王振文狼吞虎咽的吃着,笑得格外开心。
这母子两个确实有病,笑病,动不动就笑,而且还笑的让人心痒痒。
王振文扫了一眼张力勤,那傻大个果然也在笑,笑屁啊,有什么好笑的。哦,对了,他们从此以后就能舒舒服服享受有钱人的生活了,当然会开心。我怎么没想到呢?给他们的笑编排了很合理的理由,可王振文却突然感觉闷闷的,很不开心。
[汉武快穿]不敢与君绝 完结:本书总字数为:618877个好书尽在 《不敢与君绝[汉武快穿]》作者:北徙君文案:巫蛊之祸后,卫青重生回到了建元元年,本想阻止姐姐嫁给刘彻,没想到刘彻提早来平阳侯府捞人,那只能先假扮做姐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