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教主!先生今天又旷课了完本[bl同人]—— BY:温水煮书

[综]今天的我穿到了哪里 完:本书总字数为:906917个好书尽在 《[综]今天的我穿到了哪里》作者:仟韶文案:今天的凌欢又穿越了沢田纲吉:“你好啊凌欢( ^_^)/”凌欢推开门黑子哲也:“凌君,今天的香草奶昔能请客
1 页, 好书尽在
《教主!先生今天又旷课了[综武侠]》作者:温水煮书
文案:
作者八号考驾照,这两天在疯狂练车,如果过了我第二天就会回来,如果没过我颓废几天再回来qwq
期间接受各种番外订单,除了开车,嘤嘤嘤。
江云楼,是黑木崖上莫名其妙多出来的教书先生一枚。
只是这位教书先生,却常常不来教书。
东方教主:“盈盈,今天怎么不去上学?”
任盈盈道:“我们先生又请病假了。”
教主一挑眉,“又?”
“先生昨日一口血咳在那张古琴上,我真怕他快要撑不住了……东方叔叔,能不能叫神医为先生瞧一瞧?”
教主一拍桌子:“速传神医!”
病弱教书先生攻X东方教主受
1.想写一个正常一点的东方教主,本文时间线为修炼葵花宝典两三年后,主线剧情七八年前。
2.综武侠,架空世界,背景有改动,人物故事有删减。
3.主攻,攻是个,病弱有,软萌有,雷者误入。注意受宠攻,受宠攻,受宠攻,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4.文笔是真的差,故事是真的烂,对音乐没有任何常识,嘤嘤嘤qaq
内容标签: 武侠 强强 年下 江湖恩怨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云楼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伊始
一轮圆月,如一盏明灯,高高挂在天幕之上,夜空星星点点,缀满繁星。
山间的夜风很冷,一身着青色织锦披风的男子抱着琴,牵着匹白马,沿着河流徐徐走着,时不时抬头望一望夜空,又低头轻轻咳嗽一声。
山间很静,静的只有夜风抚过树叶时的沙沙声,他已在这样的宁静中走了近两个时辰。
忽听林中传来一道稚嫩的童音,一声接着一声,急迫而绝望:“表妹,表妹——”
江云楼在这林间走了许久,忽然听到这样一声呼喊,不由顿住了脚步。
他身边的白马也跟着停下来,轻轻甩了下尾巴,用脑袋拱了拱江云楼的背。
“表妹,表妹!”
那呼喊又近了,林中忽有一道杏黄色的人影挟着一个小孩飞掠而过,转瞬之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过了一会儿,一个瘦小的孩童跌跌撞撞的追了出来,她站到河边,被河流挡住了去路,茫然四顾,却根本不见自己表妹的身影,只能怔怔地看着河水。
半晌,她又大喊一声:“表妹——!”
原来这小小女童,正是方才急迫的喊着表妹的人。
江云楼牵着马走过去,隔着十步远时,便出声问道:“你找表妹?”
那女童大大吓了一跳,她年纪小,武功更是几乎没有,在黑夜里看不大清人儿,听见江云楼的声音,怯怯的道:“我找我表妹……”
江云楼温声道:“我方才瞧见两个身影,一大一小,大的那位着杏黄色衣衫,怀里抱着一个孩子,那可就是你要寻的表妹?”
女童一愣,道:“是。坏人、坏人她掳走了我的表妹,我要把表妹找回来。”
河对岸却有一个声音冷冷讽道:“凭你小小一个人儿,怎么把你表妹抢回去?”
江云楼扭过头,就见河对岸立着一个杏黄色的身影,仔细一看,竟是个身着杏黄色道袍的年轻女子,那女子臂弯里挽着拂尘,显然是个出了家的道姑,怀里却没了孩子的踪影,只单独一个人站在他们对岸。
江云楼不由轻轻皱眉,他侧身挡住小小的女童,出声道:“你掳走她表妹做什么?”
那道姑闻言哈哈大笑。
“我不仅掳走她的表妹,还杀了她全家,她一家七口今日注定都要死在我的手上!”
江云楼蹙眉道:“即使有仇,你去找大人报仇就是,何必对一个无辜孩子狠下杀手?”
那美貌道姑脸色一冷:“小子,你休要多管闲事,今日管闲事的人已经够多了,你若要救她,我必然让你小子毙命于此!”
江云楼听到这话,便知死在这道姑手上的不仅有女童的一家七口,甚至连伸出援手的仗义之士亦是身陨,又听她口口声声称自己为‘小子’,于是猜测这道姑的年纪或许并没有看上去的年轻。
手一翻,一张古朴的琴便横于身前。
道姑仰天大笑。
“好好好,今日我李莫愁,当真要大开杀戒了!”
说罢,手中拂尘一甩,人已腾空而起,朝这岸杀来,江云楼伸手抚过琴弦,面容沉静,“铮——”的一声响,琴音裹挟着无形的内劲,正正击在道姑手中的拂尘之上。
那拂尘看似只是个小小拂尘,却又快又准,重重打在人身上,可以当场将人的骨头折断,此时却与那无形的琴音相互抵消,道姑猝不及防之下被冲的后退数步,一双美目蓦地睁大。
“功夫不错!”
她揉身再上,左掌护胸,拂尘上内劲灌注,直刺出去,女童啊的一声惊叫,想起方才在山洞口这道姑一人对战数人还稳占上风的一幕,不由抬手捂住了眼睛,不敢去看,却听铮铮几响,一股劲风将她冲的倒退两步,却毫发未伤。她睁眼一看,那青衣男子仍稳稳地挡在她身前,李莫愁连番两次居然都没能近了他的身!
李莫愁又惊又怒:“好小子!”
说罢,袖中飞出数枚银针,每一针都喂了剧毒,直直冲男子身上的几处大穴射过去。
江云楼并不躲闪,只是专心抚琴,曲子自他指尖流泄而出,琴音清澈,如一轮皓月,又如徐徐清风,那几枚银针直直射来,却仿佛遇上一道无形的墙壁,所有银针被尽数挡下,琴音又冲着道姑席卷而去!
女童只觉得这琴音好听极了,是她毕生听过的最美妙的琴音,那道姑却被逼的连连后退,面上浮现一丝惊怒之色,挥起拂尘抵挡琴音,面色却越来越白,她扶住胸口,噗的一声,张嘴吐出一口鲜红的血来。
李莫愁立时就明白这是遇上了大敌,狠狠地瞪了青衣男子一眼,便再不留恋,转身就走。
几个跳跃,杏黄色的身影逃进了树林深处。
——不逞一时之勇,可见她人虽疯了些,头脑却还是清醒的。
待到道姑的窈窕身影彻底消失在林间,琴声才慢慢停下了。
江云楼微微弯下腰,低低咳了几声,一直静默在一旁的白马忽而上前几步,用脑袋去拱他的身体,江云楼却越咳越厉害,女童只瞧见青衣男子的背影抖得越来越厉害了,心中正觉诧异,就见男人蹲了下来,猛地咳出一口鲜血,几乎抱不住怀中的琴。
白马嘶鸣一声,急的跺了跺脚。
女童赶紧上前扶了江云楼一把:“大哥哥,你怎么样了,你是不是受了伤?”
她又急又怕,眼泪都要下来了,两个至亲长辈不久前才死在李莫愁手中,来不及痛哭,表妹又被李莫愁掳走,眼下连救她的大哥哥都身受重伤,她小小年纪,又哪里承受的了这些?
江云楼听她语气里带了几分哭腔,伸手拍拍她瘦小的背,宽慰道:“老毛病了,不关你的事。”
说着又是一阵咳嗽,他咳的十分厉害,女童手足无措的拍着他的背,想替他顺气,江云楼却轻轻拂开她的手,一把抓住她的肩膀,将她提起,安放到马背上,自己随即也骑上了马背。
他忍着咳嗽道:“她不知还会不会杀回来,咱们先走。”
女童道:“她说她要杀光我家七口人,一个也不会放过,她、她或许真的会回来。”
江云楼点点头,苍白的脸上带着几分歉疚与不忍,他低低道:“对不住,没法救你表妹了。”
女童听见这话,眼眶一红,咬着唇点了点头。她心里实在是难过,可她也不能去求这位大哥哥去救她表妹,大哥哥与她素不相识,好心救了她已是天大的恩情,她又怎么能为一己私欲,让他再去找李莫愁,岂不是害了大哥哥。
她死死攥着姨父最后给她的半张帕子,心中不知对表妹道了多少句对不起,脸上已是泪流满面。
江云楼带着她,一拉缰绳,那骏马便在林中疾弛起来。
他呼吸紊乱,经脉中内力翻腾,显然是旧病又复发了,只得抱紧了怀中的孩子暗自苦笑。
白马似是清楚主人情况不妙,脚下发足了劲儿狂奔,一直奔了许久许久,才奔出树林,跑到了一条大道上。
此时天光微亮,女童呆呆地瞧着晨曦,知道这极凶险、极可怕的一夜终于是过去了。
白马渐渐放缓了速度。
女童只觉得揽在自己身上的手臂忽然一松,身后的男人便无力的跌下了马,她回头一看,裹着青色披风的男人已经昏迷过去,侧身躺在冰冷的道上,那张琴也跟着摔在地上,砰的一声,扬起一阵尘土。
她大叫一声:“大哥哥!”
青衣男子毫无反应。
她趴在马背上,不敢轻易往下跳,那白马显然急了,不停的在主人身边来回踱步,女童颤声道:“好马儿,你别动了,我下去……下去瞧瞧大哥哥!”
马儿听了,果然不再焦躁的走动。
女童狠一狠心,闭着眼睛往下跳,又不敢往青衣男子身上扑,一下子摔了个跟头,胳膊和膝盖立时磕破了一大片,鲜血直流。
她来不及管磕破的伤处,只扑在青衣男子身边,一叠声唤道:“大哥哥,大哥哥!你醒一醒!”
男子也不知有什么毛病,身上明明并无伤处,一张脸却是病态的苍白,额上更是布满细细密密的冷汗,此时紧紧闭着眼睛,连呼吸都有些微弱了。
她急的不行,又知道此时哭泣根本没有任何用处,正焦急间,马儿忽然转身朝东边奔去,她不由大喊:“马儿,你去哪儿?”
那马儿头也不回,很快就消失在了她的视野里。
过了一会儿,女童听见一阵阵马蹄声,她定睛一看,那白马竟是领着一队人马过来了。
领头的是个中年妇人,英姿飒爽,眉目间既有女人的风情,又有男儿的几分豪爽,她骑着马,远远便见到晕厥在道上的青衣男子和稚龄丫头。
她笑道:“我道这白马有些古怪,原来是叫我救你的一双主人!”
她眉目一转,却是道:“江湖人都道我神教作恶多端,可从来不做救人的好事!”
白马一跺脚,冲她喷了喷鼻息,似是在怒气冲冲的反驳于她,那妇人看了好笑,正待说什么,那女童立刻站起来,走到那中年妇人的马蹄下,哀求道:“婶婶,请你救救大哥哥吧!”
中年妇人见她玉雪可爱,问道:“好漂亮的丫头,你叫什么名字?你们又是什么人?”
女童仰着头答道:“我叫程英,我不知道他叫什么,但是他救了我的命,打跑了坏人,他现在晕过去了,我、不知道他怎么了。”
中年妇人闻言道:“原来是个助人为乐的正道君子,不救,不救!”
女童哀求道:“婶婶,求你。”
说着就跪下来,端端正正磕了三个头。她心里其实既惶恐又害怕,只因眼前之人是个女子,才敢大着胆子一求再求。她道:“我姨父姨母被杀,表妹也被李莫愁那个大坏蛋掳走,大哥哥好心救了我,我给你当牛做马,只求你救救大哥哥。”
“李莫愁?”中年妇人道:“赤练仙子李莫愁?”
程英点头。
“她是叫李莫愁。”
中年妇人又一指昏厥过去的男子,问:“他可是伤在李莫愁手下?”
程英摇头道:“他没被伤到,他将李莫愁打跑了。”
中年妇人一拉缰绳,走的近了些,见青衣男子面容苍白毫无血色,一张脸却长的眉清目秀,十分俊美,心里道了一声好小子。
程英再道:“婶婶,求您!”
中年妇人笑道:“你一口一个婶婶,认定了我这个妇人必定会同情怜悯你们,也罢,我就救他一次!”
她转头吩咐道:“把这小子和小丫头带上,咱们继续赶路。”
“桑长老,这——”
桑三娘一摆手,“不必说了,快做吧,不要耽误时间!若是教主责罚,你们谁能负责?”
说话的人面色一肃,立刻道:“是!”
第2章 黑木崖
江云楼醒来时,人已到了黑木崖下的一处城镇。
他这几日昏昏沉沉,隐约知道自己在马车上颠簸,却始终不能真正清醒过来,迷迷糊糊间,偶尔能听到自家马儿的嘶鸣声,便也安心睡着了。
黑木崖,正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魔教日月神教的所在之地,而黑木崖下的城镇,自然也有很多魔教弟子在此处定居,桑三娘便在这里拥有好几家产业。
桑三娘乃是日月神教的十大长老之一,也是十大长老中唯一一个女流之辈,她领着一队人马浩浩荡荡的进了城,便给江云楼与程英安排了一座院子养病,自己则是率领着人马上黑木崖复命去了。
他们夜晚进了城,而江云楼是隔天上午才清醒过来的。
二人的落脚之处只是个普通的小院子,邻里邻居都是不会武功的普通百姓,连过来给江云楼开药方的大夫亦是不通武艺的老郎中,与江湖不沾半点关系。
桑三娘救人只是临时起意,可等到了目的地时,她看向程英的眼神里却有了几分真心的怜爱,因此安排住所时也上了几分心。
——大抵女子都是这样容易心软的。
亲自送走了前来诊脉的老大夫,江云楼带着程英回了屋子,程英小心翼翼的扶着他的手,像是生怕他再一次晕过去一般。
江云楼对她笑了一笑,在椅子上坐下,道:“我没事,你不用这样紧张,醒了就不要紧了。”
他久病成医,自己的身体自己明白。
程英点了点头,见他果然比上午有精神了许多,不再是刚醒来时那副恹恹的模样,才小声道:“桑婶婶说,神教有很多事情要忙,我们有什么事,就去跟福来客栈里的掌柜说一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