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狐吟(包子)——欲晓

文案:

渣攻&小狐狸萌受

小受半狐妖,攻较渣,兄弟双性生子

属性分类:古代/宫廷江湖/年上攻/未定……

第一卷:

第1章:让他自己生!

“孩子不是我的吧?!”男人说着,紫红的肉帮进出在已经被插得艳红的小穴,撞击得身下的人一阵痉挛。

“啊……不是!啊……轻点……我的肚子……不要了!啊!”

身下的人匍匐在床上,与之妖媚的脸不协调的是高高隆起的肚子,一张精致到不辨雄雌的脸,却在声音上听得出那是一个少年的声音。银白的长发被汗水浸透的有些湿濡,贴在那张绝美的脸上愈发的妖娆。少年身上是没有褪去的薄纱青衣,挂在肩头只露出雪白的香肩,而下面刚还是遮在臀部,男人抽插的利器若隐若现,亵衣太薄,贴在少年姣好的身材上面,竟比全裸还要诱人三分。

听到他的回答,男人更加发狠,“说!你怀的孩子究竟是你和哪个狗奴才的!!我杀了他!”

“不啊!不……你停下……哥哥……啊!”少年想用手护住肚子,却无奈双手被红绳绑住,根本动弹不得。

男人一巴掌打在那人漂亮的脸上,“别叫我哥哥!我才不是你哥!”

“啊恩啊……啊!……不……”少年摇着头,努力将腿曲起,尽量使男人的冲撞不伤害到宝宝。

“你不说是吧!那就别怪我了!”其实少年身上的男人也没有多大,年仅20岁,却已经是雄霸一方的璟轩庄的庄主。

将身下的人的臀拉得更高,尉迟轩更加用力的往他那一点冲刺。

“啊啊!不……啊!会死的!啊!”想用力挣开,却无奈被男人紧紧的禁锢住,后面也传来一阵阵的快感,让他无所适从,理智渐渐消失,眼角也被情欲逼出了泪。

男人不加理会,只是更用力的冲刺。

突然身下的男人又一阵痉挛,只觉得肚子一阵猛烈的抽搐,然后是一阵阵抽痛。

“啊不要再动了!啊要生了……啊……”男子叫着,想要唤回身上的人的理智,让他停下。

“要生了?被插着也能生?”男人突然笑道,力道丝毫没有减少,“一个妖怪生出来的孩子肯定也是个妖怪吧!”

“啊!尉迟轩你停下!真的要生了!啊哈!疼……”

男人此时什么尊严也不顾了,泪水顺着苍白的脸颊流了下来。肚子一阵阵抽痛,其实从前几天就有这种症状了,但是没想到今天尉迟轩会过来,还直接将他压在了床上,这让他措手不及,差点就忘记了自己可能随时会临盆的事情!

男人不理会他,反而将他雪白的翘臀掰的更开,肉帮狠狠的又一次刺入,直到顶到某个地方。

“你说我干脆把你的子宫戳破好不好?妖精。”尉迟轩笑得邪魅,一张英俊的脸却让他觉得恐惧。

“不!啊啊!真的……疼……啊不要顶那里!我真的会死的!啊!”千夜被尉迟轩的话吓到了,拼命的往前缩企图逃离男人炙热的利器,却一次次被按回去。

突然一阵剧烈收缩,尉迟轩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流了出来,大部分被自己粗大的分身堵在了小穴里,有些随着他的抽插带出体外,发出扑哧扑哧的水声。

“啊!羊水破了!出去啊!真的要生了!”千夜哭喊着,泪水不断的涌出,身体的剧痛越来越明显,可他却不知道男人何时才肯放过他。

尉迟轩自顾自的又抽插了几十下,直到经验射出,才将自己的利器拔了出来,看着混着黄黄的羊水流出的白色经验,和痛的已经快昏过去的少年,尉迟轩勾起一抹冷笑。

“来人。”

“是。庄主有何吩咐。”进来的小婢女站在一旁不敢抬头,关于尉迟轩和尉迟千夜的事,这庄里知道的人并不多,平时也只有自己一个人在这个冷清的晚夜阁伺候二少爷,也因为自己“懂事”,所以也没出过什么乱子。

“去打一盆热水来。”

“是。”小丫头听见,立马走了下去。

尉迟千夜被翻了过来,仰躺在床上,手也被解开了,腹部一阵阵的剧痛让他紧紧的皱着眉,嘴间不自觉的泻出一些痛苦的呻吟。

“啊……恩啊……”

“狐狸精,你再这样叫,可别怪我再上你一次。”男人笑到,脸上却没有丝毫笑意。

听见尉迟轩的话,尉迟千夜脸都吓白了,死死咬住了下唇。

“不……不要……”

这时打水的小婢女也进来了,走到床前,一看到千夜这个样子,被吓得不轻……“庄……庄主……二少爷他……快生了……”

“我知道。”

“我……我现在就去找产婆。”小婢女说着就要往外走,却被尉迟轩叫住了。

“不用了。打盆热水给他就够了,让他自己生。”说着尉迟轩站起身来,就要离开,看也没看千夜一眼,“要是被我知道你敢偷偷去找产婆,小心你那条贱命。我倒要看看,一个妖怪能生出个什么妖怪来。”说着尉迟子轩走出了晚夜阁。

“是……”小婢女颤颤巍巍的答道。

她一直知道他们两兄弟的关系非常不好,却想不到庄主会狠心到这种程度。

第2章:深处的记忆

“啊……恩啊……”尉迟千夜的双手被绑住,小丫头见了,急忙跑过去帮尉迟千夜解了开来。失去束缚的双手一解开,尉迟千夜立马护住了肚子,里面传来一阵阵的坠痛,让他难受的将好看的眉毛都绞到了一起。

小婢女想帮忙,却又不知道要怎么帮,她根本就不懂这些,而且当他看到尉迟千夜的下体,更是羞红了脸。

“啊……疼……啊……”羊水已经破了,如果在它流尽之前孩子没有生出来,尉迟千夜不难想象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所以就算拼了命,他也要把这个孩子生出来。

“啊……恩啊……”

“二少爷……”小婢女站在一旁也急得团团转,看着尉迟千夜痛苦的样子她担心害怕的不得了。

“再用力点啊,二少爷。”她不知道到底是怎么生孩子的,只知道要用力,所以她只能喊出这些话。其实他在这里服侍了二少爷10几年,感情早已不是一言两语的了,看见尉迟千夜这个痛苦的样子,小婢女的眼泪也掉了下来。

“没事……我……啊……”

“二少爷,不要说话,用力。”

两个人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该用力什么时候不该用力,只是混乱的叫着和用力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除了腹部越来越剧烈的鼓动和钝痛,根本没有丝毫快生下来的预兆。尉迟千夜经过刚刚的一场性爱,体力本来就已经消耗的够多了,刚刚又乱七八糟的用力,现在汗已经湿透了整件薄衣,贴在身上,头发也被额上的汗水浸湿,尉迟千夜虚弱的喘息着,他已经更快没有力气了,肚子依旧在疼痛。

“啊……宝宝……别……啊……听话好不好……啊哈……啊!……”

“二少爷!”

******

迷迷糊糊的,尉迟千夜想起了小时候,真的很小,按凡人的年纪,大概是7,8岁吧。

娘亲抱着他,浑身是血,外面还飘着很大很大的雪,娘亲每走一步血就染红一片白雪,但她还是固执的抱着自己,一路的走,他已经吓得不敢说话了。直到一座壮丽的山庄前,母亲才停下,尉迟千夜永远都记得那个男人出来的时候看到娘亲时的表情。只是尉迟千夜那时候分辨不出那是一种属于什么样的一种表情。

“这是我儿子,尉迟景峰,求求你帮我照顾他,好不好。”娘亲将他从怀里推出来,声音很虚弱,身子也快撑不住了,但还是跪在了那个男人面前,小小的千夜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娘亲要把自己送人?为什么娘亲不回洞里疗伤?为什么要到这里来?

“你怎么受伤了?”男人的表情像是很着急,小千夜歪着脑袋,这个人原来真的和娘亲认识么?娘亲怎么会认识凡人?

“你不要问了,帮我照顾他好吗?”

“娘,为什么要把我送人?你不要小夜了是吗?”千夜拉着娘亲雪白的衣袖。

“乖孩子,娘没有不要你,将来娘一定会带你回去的。听娘的话好吗?”

千夜摇着头,他不要在别人家,他想和娘在一起。就算这座房子很豪华,他也只喜欢和娘住在山里。

“我会帮你照顾儿子的。”男人有些奇怪的看了千夜一眼,似乎不相信女人什么时候有了一个这么大的儿子,而且看到千夜头上两个异于常人的小小的狐狸耳朵的时候,表情更加怪异,他知道,千夜真的是眼前的女人的儿子,心里有些堵,但还是比较关心女人的伤,走到了她面前想扶她,“你别跪着,你的伤很重,进去让大夫给你看看。”

男人的话才刚说话,就传来另一个女人的声音,“景峰,谁在外面啊!”这时那个女人也出来了,长得很美,但是在跪在地上的那个女子面前,再美的女人也会逊色三分。

果然,当尉迟景峰的夫人一看到千夜的娘亲时,脸色就变了,“尉迟景峰,你给我说清楚!这个狐狸精为什么会在这里!”

“她受伤了,你先别问这些,快去叫大夫。”

“叫大夫?!你叫我去替这个狐狸精叫大夫?!”女人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男人,“我就知道你还惦记着这只狐狸精!果然是妖精么!你这个不要脸的,你跑来我们家做什么!深怕别人不知道你是个妖怪吗!还是专门勾引别人男人的妖怪!”

千夜已经被那个女人吓到了,缩在娘亲后面动也不敢动。可是当他听到女人骂自己娘亲的时候,他突然狠狠的瞪了一眼那个女人。

察觉到旁边有一个孩子在瞪自己,在看看他小小年纪就长着那样一张脸,头上还有两个不属于人类的东西,顿时叫得更大声了,“原来还有一个小妖精!你们来这里到底有何居心!”

“你闹够了没有!”尉迟景峰斥责一声,“你不去叫大夫我自己去叫!”

看见男人吼自己,女人脸色都气青了,“你!你竟然吼我!你今天要是敢把这个女人带进家里,我就带着儿子回娘家!再也不回来了!”

女人叫喊着,引起了不少路人的围观,一时间乱作一团。

第3章:他是你哥哥

女人尽管虚弱,但还是慢慢的开了口,“你不用帮我叫大夫了,我现在就走,小夜就拜托你了。”说着女人狠心将怀里的小孩狠心的一推,然后奋力转身跑走了,雪依旧在下,却无法立即埋没那一路蔓延的血色,女人的身影很快消失在漫天风雪中。

“雪!”

“娘!”千夜想追过去,结果跌倒在雪地里。尉迟景峰连忙跑过去把他扶起来。

“那只狐狸精走了还敢留只小狐狸在这里!”尽管对方已经走了,后面的女人还是很生气,不忘加上几句,“该不会想把这只妖精留在我们家吧?我们可没有地方给这只小妖精!”

千夜坐在雪地里,眼泪慢慢掉了下来,不是因为女人的话,而是他的娘亲丢下他走了。看着那些血迹,他哭的越来越凶,他很害怕娘亲会出事,可是他却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他想在娘亲身边,可是娘亲不要他了。

尉迟景峰最不会哄小孩子了,看见他哭了,更是不知所措,把他从雪地里抱起来。小小的身子顿时让他感到心疼。

“小妖怪,要哭丧不要在我们尉迟家门前哭,去你那个娘的坟前哭!”

“你说够了没有!”尉迟景峰终于无法忍受女人的口不择言,一巴掌打了过去,“要回娘家把儿子留下你尽管走别在这里把我们尉迟家的脸都丢尽了!”

“你竟然敢打我!不但吼我你还打我!”女人睁大眼睛,不顾一切的咆哮起来,眼泪立马落了下来,梨花带雨的模样似乎是真的受了非常大的委屈。

“我就是要带儿子走!你个天杀的!”

尉迟景峰完全不理会他,只是抱着千夜走进了宅门。而被他抱在怀里的千夜,早因为刚刚男人的举动吓的不哭了。只是呆呆的看着那个咆哮的女人。

“你真的把这只妖精养在家里!你!你!”女人气的发抖,几个丫鬟连忙跑出来劝她消气,也有不少胆大的仆人看着这边上演的好戏,尤其是看到千夜头上那对小小的狐狸耳朵时,顿时一片议论,有些胆小的丫头甚至已经吓到了。

“你叫什么?”

尉迟景峰问怀里这个漂亮的孩子。

“千夜。”

“那以后你就叫尉迟千夜,这里的二少爷,没人敢欺负你。”为了保护他,尉迟景峰还故意在他名前加了尉迟家的姓,以免那些杂人对他不敬。下人们一听到这是将来的二少爷,马上识趣的停止了议论,而刚进门的女人在听到这句话简直是气疯了,那个妖精究竟是施了什么魔法!让她走了自己的丈夫还为了这个小妖精和自己反目。

而千夜并不知道多个姓少个姓有什么区别,既然娘亲把自己丢在这里,便任由他们怎么样。

就在这时,一个9岁左右孩子闻声从里面走了出来。

“爹爹,娘,你们在干什么?”尉迟轩一出来,便看到爹爹怀里抱了一个白白嫩嫩的长的特别漂亮的小孩,而且长长的头发上还有一对小小的绒绒的耳朵,在看到自己之后扑扇了两下,特别的可爱。在看娘亲,哪还有平时大家闺秀的样子,脸上是未干的泪水,一脸怨恨的看着尉迟景峰。从小就跟母亲感情好的尉迟子轩立马对爹爹怀里的那个孩子产生了警惕。

“爹爹,他是谁?”

“小轩过来,这是你弟弟,以后要好好和弟弟相处哦。”

弟弟?自己什么时候有了个弟弟?娘怎么没告诉他?

而尉迟千夜在看到男孩之后也愣了,他长得好好看哦,不是自己的这一种好看,明明应该是个自己差不多大,身上却有一种不一样的气质,让千夜顿时就被这个男孩吸引了,尽管当时他们只有8,9岁。

“小夜,以后小轩就是你哥哥。”

“哥哥。”小千夜轻轻的喊道。

“谁是你哥哥。”虽然眼前的人很漂亮,但是听到他以后是自己的弟弟了,以后会跟自己抢爹爹和娘亲,尉迟轩就开始不满。

“小轩!怎么可以这么跟弟弟说话!”听到自己儿子的话,尉迟景峰脸色有些难看,而一旁的女人却开心了,走过去搂住自己的儿子。

“小轩,娘跟你说,他才不是你弟弟,他是一只狐狸精的儿子,你没看到他的耳朵吗?他是一只妖怪。”

听见对方是妖怪,尉迟子轩心里对千夜的厌恶更深了。妖怪为什么会在自己家?

“你怎么可以这样教孩子!千夜和小轩年纪都还小,你不让他们好好相处还教他这些!你心怎么能这么黑。”尉迟景峰怒气越来越盛了,这个女人,仗着有自己老娘给她撑腰,现在在尉迟家简直越来越猖狂。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