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柏拉图献花——徐徐图之

文案:

别被文艺书名骗了,真·书名《性功能障碍临床治疗报告》

柏图和前任谈了三个月,和前前任谈了三年,到今天他还是个处男。

不是前任和前前任不行。是他不行。

娱乐圈,受君性功能障碍,攻君深井冰晚期,身体真有病VS脑袋真有病,毒舌傲娇VS痴汉忠犬。

很狗血,傻甜白。

内容标签:娱乐圈

搜索关键字:主角:柏图,梁玺┃ 配角:周念森 ┃ 其它:主受,攻控

第一章

范小雨觉得很不安。

右眼皮从早上起来就一直跳个不停,似乎今天要发生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此刻果然应验了。

整个咖啡厅里诡异的安静,隐约奏响了一场撕逼大战的前奏曲。

她整个人都悄悄缩到了最小,开始考虑要不要再努力一点索性缩成团,就能把自己包在地毯里滚出去。小时候什么特长都没练的人真是白瞎,早知今日还不如练个缩骨功。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现在不到上午十一点,咖啡厅里除了他们这桌之外,还没有其他客人。

不然下午各个娱乐网站的头条肯定就是——

当红艺人柏图为男人争风吃醋,还欺负孕妇……

给柏图做助理足足一年,范小雨以为该见识的都见识过了,自己的心脏足够坚强,什么问题都不能让她轻易眨一下眼皮,没想到还是图样图森破。

在她的价值观里,小三过街就该人人喊打,可现在这局面,她真心搞不懂柏图和这孕妇到底哪个是小三。

据她所知,柏图和那位罗先生确立恋爱关系也三个多月,感情一直挺稳定。但是这位女士打从进门一落座就撂下一句“我有了罗敬的孩子”。

柏图很冷静,范小雨却有点抓狂,浩瀚无边奇葩无数的天涯里都没人说过插足男男恋的女小三到底能不能叫小三。如果打起来她到底是帮柏图啊,还是帮柏图啊,还是帮柏图啊?

接下来的二十分钟里,两个当事人谁都不说话,面对面坐着互相瞪眼。

这特么叫什么事儿?

门口有些响动,有人火烧屁股似的推开咖啡厅的门,却又慢吞吞的朝这边挪步过来。

范小雨本来对他脚踩两条船的事还有那么丁点的怀疑,现在一看他这扭捏的模样也全烟消云散了。她悄悄看柏图,他的脸色却比刚才还要更加平静几分。

没等劈腿男挪过来,柏图对着孕妇一笑,说:“你怀孕多久了?”

坐在他对面的女人愣了几秒,立刻昂首挺胸的答:“医生说四十多天。”

柏图歪了歪脑袋,微笑着说:“以后别化这么浓的妆,和香水说再见吧,为了你的孩子好。”

他的语气诚意十足,不但女人一脸状况外,终于挪过来的劈腿男也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范小雨的右眼皮却跳的更厉害。

“做妈妈需要注意的细节有很多,”柏图的态度越发真挚,颇为遗憾的说,“尤其是做单亲妈妈。”

女人的脸色一变:“你以为他还会选你?”说完眼角一横,凌厉的眼神直射向站在一旁的男人,意外发现男人直勾勾盯着柏图看,全然一副压根没把她放在眼里的模样,一时悲愤交加,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柏图慢条斯理的端起咖啡杯,说道:“都说怀了孕的女人脑子不怎么够用,应该是真的,你说一个死人,他还能选什么?”

女人立刻转头瞪他:“你说什么……啊!你干什么!”

本来端在柏图手里的咖啡杯不偏不倚的砸在劈腿男的额头上,咖啡泼了满头满脸不说,厚厚的咖啡杯砸的他眼前直冒金星,还没反应过来领口就被一只手紧紧揪住,啪啪啪啪挨了四个耳光,两边脸各得两个,十分公平。

他还在发蒙的空当,柏图停下手回头对女人说:“你说我在干什么?你愿意和这种人混是你的事,你问过你没出生的孩子愿不愿意要这种爸吗?”

“你!你是不是有病!”女人想冲过来,被范小雨眼疾手快的拉住直戳要害的劝:“大姐,他疯起来你可招架不住,没了孩子可就什么都没了!”女人立刻没了主意,站在旁边干着急也不敢再过来。

劈腿的罗敬缓过神来,肿着的脸流满了咖啡,偏还想做深情款款:“柏图,你给我一个机会,这次是我一时糊涂……”

他想去碰柏图的手,被柏图一巴掌挥开,讪讪的站在那继续深情凝望悔不当初。

柏图扫了一眼他的手腕,问:“这块表是我送你的?”

罗敬没明白:“是……”

柏图冷笑出声,说道:“就当是烧给你的丧葬费好了。”说完随手从旁边桌上抓过一个插着一支波斯菊的装饰花瓶拍在罗敬的脑袋上,咔嚓一声,花瓶碎成了渣。

花瓶里的水混着罗敬的血滴答了下来,他的脑袋在遭遇了咖啡杯甩耳光拍花瓶这三连击之后,终于迟钝的反应过来,柏图不是在欲擒故纵,不是在耍哄一哄就好的小脾气,是真的翻脸了。

和柏图在一起三个月,对方一直都是软糯糯的可爱性格,他根本想不到柏图翻起脸来会是这种节奏。

于是罗先生更傻了。

孕妇歇斯底里的嚷起来:“柏图!你是公众人物!怎么能打人!我要报警!”

柏图拿了块餐巾擦手,漫不经心的说:“离这儿最近的派出所大概有七百米,你说这七百米的距离,够不够我在他们没赶来之前让你做个准单亲妈妈?”他没斜着眼看人,偏偏让人觉得他就是连眼角都懒得看你。

女人被噎了一下,目光四处扫了扫,此时看来,咖啡厅里一多半的摆设都能变成凶器。

娱乐杂志一早报道过柏图有点神经质,还一度传出过虐待助理的传闻……她立刻转头看一直拉着她胳膊的范小雨,范小雨一脸无辜的睁着一双大眼睛,看起来有几分可怜兮兮。

孕妇的气焰有点蔫,她想起今天的目的,现在也算是变相的达到了,起码这两个男人分了手,而且看起来也不可能再复合,不如就这么收场算了?

“柏图,”劈腿男声若蚊鸣的说,“真的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我对你是真心的……”

孕妇气的一抖,脸都发青了。

柏图把餐巾一丢,抓住罗敬的衣领,简单粗暴的挥出拳头。

被揍了十几拳之后,罗敬的双眼有点翻白,范小雨觉得不太好,道:“柏图,十二点还约了森哥见面,我们该走了!”

柏图挥出的右拳顿在半空,有点疑惑的问:“约他见面?干什么?”

范小雨胡诌道:“不知道,是森哥约你的,我写在行程表上了,你没看到吗?”

柏图松开手,罗敬软瘫在地下,孕妇迟疑了片刻,迈着小步跑过去扶他。

出了咖啡厅的门,柏图就戴上了宽大的墨镜,低着头大步朝保姆车走过去。

范小雨匆匆跟上去,悄悄侧目看他。柏图的爷爷是西班牙人,四分之一的欧洲血统在他的脸上有着并不太明显却恰到好处的异域痕迹,高挺的鼻梁,微削的下巴,肤白发浅,被墨镜遮住的眼睛在光线恰当的时刻会有极浅的蓝色瞳影。

柏图停在车前,范小雨训练有素的拉开车门,柏图弯腰钻了进去坐好,冷不丁道:“你一直看我干什么?”

范小雨扶着车门干笑:“呵呵呵呵呵没事儿啊。”

柏图摘掉墨镜,郑重道:“范小雨,你再和那个大头女主持发出一样的笑声,我就炒了你。”

范小雨默默关好门,绕到驾驶位爬上车,心里奔跑着一万头神兽。

第二章

“约了在哪儿见?”柏图问,“已经十一点半了。”

范小雨这才想起刚才胡扯出来的约会,假惺惺的从包里翻出行程表看了一眼,恍然道:“啊!是明天不是今天,我记错了!”

后面的柏图没声音。

范小雨忐忑着张望后视镜,恰和柏图对上视线,匆忙掩饰的转开,暗恨自己满嘴跑火车,说和谁约了不行?为什么非说最不该说的人!

柏图重新戴上了墨镜,听不出什么情绪的说道:“没约会,就回家吧。”

范小雨松了口气,忙发动车子。最终也没好再问什么。

上个星期柏图参演的电影刚刚杀青,下一档工作还没敲定时间,至少能休息半个多月。本来他和姓罗的约好一起去澳洲,签证还是范小雨陪着一起去办的。她其实想问问接下来怎么安排,还想问问要不要帮他申请延长休息。

但柏图现在明显不太想跟她聊这些,不对,是什么也不想聊。

他就算表现的再无动于衷,说到底也是一次惨烈的失恋,总有点心事或是不爽要跟人说一下的吧?

范小雨也觉得自己不是那个合适的人。可要是她把这事告诉那个最合适的人,柏图大概会更生气。

真纠结啊。

吃过午饭后,回到公司配给的公寓楼下,范小雨小心翼翼的问:“你自己回去?”

柏图“嗯”了一声,说道:“你想上去看球球?”

范小雨心里狂呐喊:我是想上去看着你啊!!!嘴上却说:“对啊对啊,我有点想它。”

球球是只两岁大的奶油色松狮犬,性别男,爱好吃,胖的像只球。

范小雨一进门,它就立刻飞扑过来蠢蠢的撒了几秒欢,发现这女的是空手来的,转身就无情的走开了。

范小雨嘟囔道:“你也太现实啦!”

球球充耳不闻的绕着柏图蹭了蹭,不走心的摇了两下尾巴,柏图拿了两块骨头饼干给它,它咬着跑到客厅一侧自己的床上,拿出十二分的认真吃起来。

柏图扔了罐汽水给范小雨,也不跟她说话,自顾自靠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机。

范小雨越看越觉得不好,平时柏图虽然算不上话唠,可也不至于高冷到懒得理人。

电视里正在演一档最近很火的真人秀综艺节目《奔跑吧星星》,不设传统综艺里的主持人角色,几个艺人分成三组,分别协同完成一些五花八门从不重样的任务,收视率奇高,第一季已经接近尾声,几个固定嘉宾都托这节目的福成了当红炸子鸡。

柏图看的目不转睛,看到搞笑处还适时露出捧场的笑容。

范小雨的脑筋里又开始东转西转,平静冰山下潜藏的暗礁,一个不小心就能把泰坦尼克撞个大窟窿,柏图这是真没事儿,还是装没事儿?《奔跑吧星星》虽然很搞笑,但是有这么治愈吗?失恋还不到两个小时的人这么平静果然大丈夫?

节目播到最后,辛苦摘得了本期胜利旗帜的艺人小组正在欢呼庆祝,另一组的艺人客串临时记者采访起获胜组的组长,节目后期为了时长和综艺效果,把这段采访修成了两人手舞足蹈叽里咕噜了一通,字幕打着“此处省略一千零一个字”。

等音效调回来,临时记者问的这个问题果然很有综艺效果:“梁组长,第一季马上就要结束,下一季的话,你的组员里你最想换掉谁?”

被问的人连一丝犹豫都没有:“非要换一个的话,必须是贾文章。”他身后被点名的组员立刻夸张的哭诉道“为什么是我”之类的,换来其他组员一阵哄笑。

临时记者又问:“那要是邀请新嘉宾的权利就把握在梁组长的手里,你会邀请哪位艺人?”

“我来发通告的话,会请谁?”这位组长故意卖了个关子,想了几秒,微微笑起来道,“我的首选是柏图。”

柏图少年出道,至今近十年,除了访谈类节目几乎没有出演过综艺。更何况这是一档真人秀节目,出演的嘉宾除去综艺咖、笑星之外,也都是尽可能的选择有综艺感的艺人来出演。

因此这个答案一出口,不仅电视屏幕里的旁观众人十分意外,就连屏幕外的柏图本人都感到十分惊讶。

“为什么是柏图?”

这位姓梁的组长狡黠一笑:“他演了十年电影,演技也到了瓶颈期,是时候该转型了,嗯,而且我觉得他还挺有综艺细胞的,如果他也看我们节目的话,希望他能接受我的建议,第二季,等你来噢。”他冲着镜头做了一个扣动扳机的动作,字幕哒哒哒的配上“柏图,等你来噢!”一行字,主题曲响起,这期节目结束。

范小雨傻眼了。

柏图失恋也许还真的能保持平静,但被人说“演技到了瓶颈期”,他绝!对!不!可!能!平!静!

柏图十七岁时在中学校报上的优秀学生照被猎头看到,幸运参演著名导演的校园电影,扮演了男主角的少年时期,那部电影到现在还是国内校园剧的巅峰之作,十七岁的柏图用白衬衣承载了那一代人的回忆。自此踏入娱乐圈,之后十年出演电影数十部,不说部部经典,但也鲜有烂片记录,新生代演员里能做到这样的,屈指可数。

在这个圈子里,柏图是少见的,很爱惜羽毛的人。

那位梁组长叫梁玺,除了是综艺节目的常客,偶尔客串一些影视剧,还出过两张唱片,办过摄影展。像这样看似“艺术全才”的人,圈子里的人都心知肚明,没有背景玩不了这么轻松自在。

但人人都知道梁玺有背景,偏偏从没人挖出过他的背景到底是什么,或者是有人挖到了却不敢爆出来。

也就是这样的人,才敢在节目里随便说话,节目组也敢挺直腰杆不剪掉,正好留下来做宣传噱头。

范小雨眼巴巴的看着柏图,柏图也看着她。

球球吃完了饼干,晃着肥胖的身躯笨呼呼的走过来,看着他俩。

范小雨道:“别听他胡说,你才没有瓶颈期。”

柏图“哦”了一声站起来,道:“我去下洗手间。”

卫生间的门刚关上,范小雨迅速的摸出手机来翻电话簿,球球却蹭过来不住的闻手机,闻着闻着还想舔,范小雨快急哭了,这样怎么拨号啊亲!不过是早上吃过生煎包之后没洗手还玩了手机而已啊,你是狗鼻子吗!

球球吐着舌头欢乐的卖蠢求舔手机。

范小雨:“……”是啊你就是狗鼻子有什么好得意的!

幸好柏图过了很久才出来,一出来就看到范小雨匆忙的挂断电话,随口问:“有工作安排?”

范小雨支支吾吾的说:“没啊,没啊,没啊。”

柏图道:“后面三个月都没有吗?”

范小雨惊恐道:“怎么可能!?”那岂不是要丢了饭碗?

柏图道:“那你重复三遍干什么?”

范小雨忽然发现他的脸有点不对劲,噌的跳了起来,正在她脚上蹭背的球球吓的打了滚利索的爬起来,肥胖的身躯完全没有障碍,和脑袋相比显得过小的耳朵也竖了起来。

“你哭啦?不会吧?你别吓我啊!”范小雨一惊一乍的凑过来,“柏图!你不要这样!就是两个贱男人而已啊!”

柏图的眼角微红,仔细看睫毛还有点潮润,看起来十足十受了委屈躲起来偷偷哭过一场的模样。

他皱了皱眉道:“胡说,我就是洗了把脸。”

范小雨垂丧着脸道:“别骗自己,也别骗我。”

柏图道:“好吧,前天告诉你涨片酬的事儿是假的。”

范小雨:“……啊?”

柏图道:“我的片酬没有涨,你的薪水也不会涨。”

范小雨一口气提了上来,整张脸都皱起来了。

柏图哼了一声道:“骗你的。”

范小雨刚提起来的气顿时垮了下去,道:“你逗我玩啊?”

柏图道:“只是想看看我的演技有没有到瓶颈期,看来是没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