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儿子来种田(包子)上——青青子襟

文案:

五年前,苏钧离开之后,他才发现陆庭川送了他一个礼物。

四年过去了,为了儿子苏钧离开了城市,回到了家乡,收购山货,开淘宝,养蜜蜂,靠着大山赚了个盆满盆满。

却不想儿子他另一个爹居然强势的找上门来了,貌似执念很深呐!

“你要儿子,多得是人帮你生。”

“我要你们两个人。”

苏钧戒备的搂着儿子,又不是超市搞特卖买一送一,面对着这个有雷霆手段的男人,他简直是躲无可躲。

内容标签: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钧 ┃ 配角:达达,小川 ┃ 其它:生子,种田,HE

1、

苏钧早就知道自己不会和陆庭川一辈子在一起。

一辈子,这三个字太美好,所以不适合他,不适合他们。但是尽管是这样,他还是想去试一试,如今试过了,方知究竟是执念。他的心不是铁打的,也会痛也会难过。

五年,弹指一瞬间。两个人在一起难会有些摩擦,但不管怎么样,苏钧总能在关键的时候糊涂一把,两个人也能安然得过下去。

陆庭川的个性强,他不介意自己让一步,说不上迁就,两个人在一起本来就应该互相体谅,虽然这么说起来大多是他体谅陆庭川。

爱情中,谁陷得深谁就要付出得多,这句话真是一点儿不差,何况是他一厢情愿的爱情。

桥上的行人匆匆而过,夜幕低垂,像是泼了浓重的墨,城市灯火阑珊,如同坠落在夜色中跳曜星光。天气炎热,连着耳边拂过的风都是温氲的。

苏钧麻木的随着人群没有目的往前面走着。千丝万缕的思绪在脑子里混成一团,让他觉得头重脚轻。

他试图找出一个理由,或者是记忆中温情的碎片来安抚自己,或许这么些年不光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这是个伪命论题,很快被推翻了。他想了许久无果,那些记忆中的枝节细末仿佛经不起一点的推敲。

陆庭川不爱他,他一直是知道的,他很清醒,想做到‘当局者迷’都不能。

陆庭川和他做的时候,没有一次是不带套的,按道理说。内射对下面的那个人不好,他应该欣慰陆庭川体贴他才对。但是有天晚上,家里的套子用完了,苏钧当时已经情动,只说无所谓,反正两个男人又不会怀孕,不过是清理的时候麻烦点。

当时陆庭川却生硬的推开他,让他下楼去买套子。

话语间竟然十分冷静,让他前一秒钟还翻腾的情谷欠在片刻间消失,他努力的去看陆庭川,越看越陌生。

那个人眉眼冷淡,恍若千山暮雪,只让他觉得心底生冷,寸寸结冰。

一个晚上苏钧都是懵的,他不能劝服自己不多想。

陆庭川嫌他脏?显然不是,陆庭川是他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男人。

苏钧心里比谁都清楚原因。他知道陆庭川是不想和自己跨过那层关系。陆庭川给他的那张银行卡,就时刻的提醒着他不要逾越。有时候苏钧想,为什么自己就不能糊涂一点儿,也许不看得那么透,也就会好过许多。

他和陆庭川,两个人从始至终只是一场交易,钱色交易。而到了现在,他一个人独角戏也到了谢幕的时候。

一场繁华寂寥梦,也该醒了。

苏钧突然顿下了脚步,他扶着冰凉的护栏,仰起头,目不转睛的看着公园前面的巨幅的电子屏幕。

屏幕上的男人十分俊美,似笑非笑,穿着一袭的白衬衫,天然去雕饰的美,搭在小提琴的手莹润纤长。

‘唇红齿白’这词儿不适合用在男人身上,但是聂子佩就是这样的,身上有着恬然的贵气,中性的美,恰如其分,让人移不开眼睛。

这个星期以来,小提琴家聂子佩全国巡回演奏会的广告,占据了这个城市的许多繁华地段的电子屏幕,经常会让路过的女学生,或者是上班的白领在广告前驻足,露出痴迷或者惊艳的表情来。

小提琴王子,人比琴美。

一直到脖子有些酸涩,苏钧才又低下头。

看,情敌太优秀,所以,他竟然也不觉得多失落。

苏钧穆然的想起来昨天看到的娱乐版新闻的头条,‘聂子佩夜会同性密友,两人牵手低语’。

大红色的标题十分的暧昧,旁边配着一张模糊的照片,让人浮想联翩,噱头十足。

那张照片只拍了一个侧面,看到那只挽着镊子佩的手,苏钧当时心就往下一沉,那只手上的表他认识。

IWC Grande Complication 的表,每年只限量生产五十只售卖,比一辆跑车的价钱还高,苏钧很难说服自己照片上那个带手表的男人不是陆庭川。

苏钧想起了三天前的早上,他帮陆庭川系好了领带之后抬头随意问道:“晚上回来吃饭吗?”

陆庭川轻点下巴,“嗯,想喝你顿的汤。”

那天下午,苏钧提前把工作处理好,买了食材匆匆赶回家。做好了晚餐之后,他就坐在沙发上等,秒针分针滴滴答答转动。到了晚上十二点,陆庭川也没有回来。

也许客厅的冷气开得太大,所以让他觉得手脚冰冷,那种寒意仿佛一直蔓延到了心里。电视里的夜间娱乐新闻,重播着下午聂子佩接机的画面,聂子佩旁边站着的那个男人苏钧认识,陆庭川的私人助理,陈昂。

后来,苏钧默默起身,他把一直温着的汤端到餐桌上。那罐汤他炖了六个小时,温了六个小时,浪费不是可惜,他一碗接着一碗,汤全部喝掉之后,就再也吃不下任何东西了,胃里撑得十分不舒服。

等了六七个小时,明明自己已经很饿了,却觉得汤索然无味,在嘴里就像是喝白开水一样。像极了自己。何苦弄到现在的地步,连着自己都看不过。

他自己从来就不是那种委屈求全的人,怎么会由着自己落到这步田地。而现在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又有什么放不下,到底还在奢望什么?

是不是伤得还不够深,不足以令自己绝望?

那天晚上,苏钧彻夜未眠。而此后,陆庭川连续三天都没有回来,他也只从电视报纸上关于聂子佩的报道中的只字片语中,推知陆庭川在哪里。

脚下的水流,在河两岸彩色灯带的映照下波光盈盈。

‘噗通’,不知道谁投了一颗石子,波纹层层的荡开,像是一个又一个光怪淋漓的圈,水里自己的倒影也破碎开来。

苏钧以前也设想过今天,想着自己也许会不甘心,会很失望?但是现在都没有,他只觉得心累。从来没有这么疲倦过,不想说任何一句话。

从前,他一直以为陆庭川是永远是冰冷而理智,后来他发现不是,不过是陆庭川的心不在他这儿,所以才格外的理智。

刚刚在陆庭川的办公室,聂子佩看到他的时候,脸色都没有变一下,始终带着得体的笑,仿佛他从来就不是对手,是无关紧要的人。

存在不照成任何威胁,所以不足以正视。

当时聂子佩唇角带着笑,不急不缓的说,“你是和庭川住在一起的人?我希望你早点处理好你们的关系,这样对你比较好。”

当时苏钧还想硬撑,扯出一个笑,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而随后陆庭川推门进来,“子佩,你什么时候来的?”话语一顿,看了又看站在一边的苏钧,“苏钧,你怎么来了?”

两个人,不同的语气,态度分明。

当时苏钧推脱自己只是路过上来看看,然后落荒而逃,他害怕在陆庭川嘴里听到自己不想听到的话,而且是在聂子佩的前面,他承受不起。

他觉得就变成了舞台上的小丑,那些八点档的烂剧情都往他身上套,他是恶俗的配角,是那种阻挡主角在一起的反派。

这么想着,苏钧就觉得有些很好笑,张了张嘴,他却笑不出来。

这一天他已经等了很久,但是真的来的时候,还是会觉得难受,原来,他并没有自己想得洒脱,但是又能怎么办呢?始终还是要离开,就算再舍不得。

陆庭川是他的初恋,也是他唯一的恋,两个人在一起五年了,一千多天。

有句励志的话这么说:五年专注一件事,你都能成为半个专家了。

如此可见五年是多么长的时间。

五年前,两个人开始的相遇就是一场钱色交易。陆庭川包养了他,而现在,两个人也走到了分叉的路口。

新欢只是欢,旧爱才是爱。更何况,他连着旧爱都不是。

苏钧是家里的老大,下面还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他考上大学的时候,小他一岁的弟弟在读高二,另外的两个龙凤胎读初一,家里的经济压力太大,当时父亲和继母是不愿意他去上大学的,想让他去工作,补贴家用,供弟弟明年上学。

苏钧不肯答应,他应承大学不拿家里一分钱,态度强硬,不管家里如何打骂都不松口,父母无可奈何,这才不情愿的点头,愤怒的表示四年大学不会给他一分钱。

当时十七岁的苏钧走投无路,所以才被人引荐去了酒吧,也就是那天他遇见了陆庭川。

苏钧想了下,其实陆庭川对他不错,两个人在一起的前两年,陆庭川每个月给他一万块钱,一个星期让他陪两天。那么大笔钱,对当时的他来说是个天文数字,惴惴不安。而现在,苏钧想自己当时价码,怎么也得算高级公关了,值了。

再说,陆庭川没有亏待过他,算一个很好的金主了。在床上没什么怪癖,只是体力和耐力太好,初始反复几个体位的折腾也让苏钧受不住。

而到了现在,几年下来,两个人在床上也越来越和谐,有种老夫老妻的错觉。

每次陆庭川在他身上用力,额头上的薄薄汗像是渡了一层冷光,有时候汗水顺着形状完美的下巴低落,长长的睫毛长而密,挡住了深邃的眼睛,都让苏钧看得有些痴迷。

苏钧在到了大三的时候,学校的课渐渐少了,而且集中在周一周二,一周有五天不用在学校,不记得是两个人中谁先提出来的,他搬去和陆庭川住在了一起,算不得同居,这一住就是三年。

苏钧和陆庭川住在一起之后,闲着也是闲着,就着手帮陆庭川料理生活琐事,第二个月便辞退了钟点工。

陆庭川偶尔也会回来吃饭。苏钧厨艺很好,而且有耐心,学的快肯下功夫,比着酒店的菜色不妨多让,而且多了温情的感觉,所以陆庭川有几分喜欢。

一直到苏钧大学毕业,两个人依然住在一起,陆庭川不再让助理给苏钧每个月转钱,他给了苏钧一张卡,有二十万的额度。

陆庭川不愿意苏钧工作太忙,苏钧便找了一个离家近且清闲的工作,两个男人在一起,总不能都强势,为了陆庭川,苏钧愿意做出让步。

苏钧喜欢陆庭川,他从来不否认和隐藏,五年前他第一次去酒吧,两个人第一次见面,陆庭川站在走廊抽烟,一半的脸隐没在阴影处,烟雾缭绕缓缓抬过头,恍惚是电影中的慢镜头,长而密的睫毛在暖橘色的壁灯下看起来像是两片羽毛,在下眼睑投下一片的阴影,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苏钧一愣,呆呆的立在了那里,看着陆庭川指尖明灭的灯火,以至于现在,他都不知道自己对陆庭川算不算是一见钟情,应了那四个字,美色误人。

他从没见过那么好看的人,他当时想这个人是不是混血儿,不然五官怎么会生的那么好看。

直到有人把他往包厢里引,苏钧才回过神。

而他万万没想到陆庭川会走进他在的那个包厢,再到后来,事情变得自然而然,两个人当晚便在附近酒店开了房。

苏钧抱着陆庭川的肩膀,看着那张脸,竟然觉得身体里的撞击也不是那么难以忍受。

这些年来,苏钧会这么将就陆庭川,在经济可以完全独立之后没离开,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陆庭川给了他归属感,给了他家的感觉,虽然是一种飘渺的假象。这么说可能会让人觉得矫情。但是苏钧和别人不同,那些是他一直追求却得不到的东西,所以格外的珍惜,在某种意义上,陆庭川是他看到的第一束的光,以至于后来他看到了再多的光,也舍不得放弃最初的那一束,他愿意付出,就算明明知道两个人没有未来,也拖一天是一天。

直到现在终于有人亲手将他的期望扼杀。

他读书比一般人早,家里为了节省开支没让他读学前班,直接上了一年级,所以上大学的那年,苏钧才十七岁。

想想自己十七岁跟了陆庭川,到现在已经二十二岁了,却依稀就在昨天。

苏钧站在铁门前面,从外面看,房子里面依然是一片黑暗,也就是说陆庭川没有回来。

开了门,冰冷的灯光下,蓝灰色的装修色调有些不近人情,苏钧有些恍惚。

小川从茶几下面爬了出来,慢慢的爬到了苏钧的脚下,苏钧回过神,从冰箱里拿出瘦肉,一点点的喂给小川。

小川是一只乌龟,是去年陆庭川买给苏钧的,陆庭川的工作很忙,经常到处飞,偌大房子庭院通常只剩下苏钧一个人,一个人上楼仿佛都能听见回应,也说不上寂寞,只是觉得这房子少了人气。

人毕竟是群居动物。

有天苏钧偶然在网上看到了一只小狗求人领养,他特意第二天坐了两个小时的公交去看了那只狗,是一条半岁大的金毛,聪明伶俐,他实在是喜欢,当时就想牵回家。不过不敢擅作决定,就想着问了陆庭川再把狗抱回来也不迟。

陆庭川否决了,他讨厌一切带毛的动物。第二天,他就让助理扔了一只乌龟给苏钧。

那只乌龟,苏钧取名叫小川,因为背上有‘川’字的花纹,也因为和陆庭川的名字同了字,苏钧叫起来会有一种隐秘亲密感。

第一次陆庭川听着苏钧在他背后叫乌龟这个名字的时候,停下了脚步,皱了皱眉没有说话,到了夜里,在床上把苏钧折腾到了半夜,直到苏钧主动讨饶才收手。

小川吃饱了之后,又慢悠悠的掉过头,朝着沙发下面爬去。一直到它消失在视线里,苏钧才站了起来。

等着苏钧从卫生间洗完手出来,门响了一声,苏钧回过头,陆庭川回来了。

他愣了愣,心里并没有预想中的大起或是大落,竟然是异常的平静。

苏钧的性格,柔软却也坚韧,如果是自己认定的东西,绝对不轻易的放手,但是若是做了什么决定,也不会泥带水,更不会摇摆不定。

他知道自己一直要的什么,尽全力的去争取。而现在,他累了,也不想再耗下去,他觉得是时候离开了,至少现在自己主动走,还能体面点。

有缘则聚无缘则散。有的东西,即使你再喜欢也不会属于你,有的人你再留恋也注定无缘。没必要弄得自己难堪不是,至少现在走,还能彼此保持一个较好的印象,不会让以后在对方无意间想到自己的时候皱眉。

想到陆庭川轻轻皱眉的样子,苏钧心里一痛。

2、

陆庭川穿着高级定制的修身西装,浓郁的黑色像是化不开的墨汁,剑眉星目,壁灯下,英俊的有些不近人情。

他站在玄关处换鞋子,微微低头,脸笼罩在一片阴影里。

苏钧怔了怔,他记得陆庭川的眼珠并不是纯正的黑色,而是那种深邃的琥珀色,琉璃一般,什么都照不进去,能折射所有的光线,对视的时候,恍惚一不小心就会被那双眼睛摄住灵魂。

陆庭川脱下西装,习惯性的递给了苏钧,令一只手边松开了衬衫领口上的领带。伸出的手在空中停了四秒没有得到回应,陆庭川这才抬起头。

苏钧没有接过他手中的西装,陆庭川也没说话,脸上甚至没有多的表情,他随手把西装搭在一边的沙发靠背上,转身走进了浴室,没有半点停留。

所以,他没看到身后苏钧着他背影的复杂眼神。

苏钧到了现在才真切的感觉到,两个人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相处下去,浮生若梦,他对陆庭川的爱就像是杯子里的水,失望一次,水就泼出去一点,到了刚从,就空剩一个杯子了。

他想笑,张开嘴却发不出声音,心里发涩。他想一定是中央空调开得太低,不然吸入胸腔的空气怎么那么凉,一直冷到心底。

陆庭川从浴室出来的时候,苏钧已经不在客厅了。他皱了皱眉,往二楼的卧房径直走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