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异世糊口(包子)+番外——75D

文案:

加班过劳死的李宏远穿越到了异世一个叫严秋的小哥儿身上……

而这个小哥儿已经被人买去当了媳妇……

看文提示:

1、本文背景是只有汉子、哥儿,而没有女人的异世界,雷此点的请勿看!

2、本文生子,雷此点的请勿看!

忠犬攻VS人妻受,尽量不跑偏,最多忠犬偶尔会霸道,人妻偶尔会炸毛=.=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布衣生活 乡村爱情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石怀山,严秋 ┃ 配角:石家村一干村众 ┃ 其它:种田、BL

第一章

山间的一条羊肠小路上,一辆驴拉的板车,嘚嘚的跑着。

石怀山坐在车板边上,不时的给正躺在板车上的人掖紧被子。眼下已是秋后了,风凉的很。

这条小路,坑坑洼洼的,很是不平整。随着板车的颠簸,车上的人不时的晃荡一下。

石怀山捂着他的脑袋,怕给颠着,又对前头赶车的老汉喊道:“刘三叔,慢着点吧,太颠了。”

刘三叔回头瞅了石怀山一眼,笑道:“这就知道护上了!可慢不了了,没看日头要落山了?不快着点,后半道可危险了。再晚点可就能听见狼嚎了!”

石怀山也知道晚点山道不安全,也就不说啥了,只是更紧的护着车上的人。

刘三叔又瞅了眼车上躺着的小哥儿,心想,也不怪石怀山护着,这长的是真好看,官家养出来的哥儿,跟这村里的就是不一样,就是不知道养得熟不。

刘三叔暗想,希望这哥儿是个好的,也不枉费石怀山花了50两银子买他回来。

驴板车在日头落下山的时候,赶回了村里。夕阳映着山,红通通的。村口站着不少人,几人一堆的闲捞磕,都是没事干,在这等着看石怀山买回来的小哥儿啥样的。

这下眼瞅着驴车回来了,马上都聚了过来。

先是问了石怀山他们这一道可顺利,这些人里,多数是岁数比较大的老庄户人,一辈子也没去过城里一回,总觉得出村去城里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石怀山从板车上跳下来,因为心里高兴着,别人问啥就答啥。

众人往车上这么一看,都眼睛一亮。立刻一群人围着驴车,七嘴八舌地夸这小哥儿漂亮。当然,这中间也有几个说酸话的。

“怀山哥,这小哥是官家的?长的倒是漂亮,可会不会做活计啊?”石柳在一边酸溜溜地问道。

“不碍事,家里就我们两人,能有多少活计。”石怀山不在意地答道。不外乎是洗衣做饭这些事,实在不行他都干了也成。

石柳更不高兴了,石怀山家里人口简单,进门也不用孝敬老人。石怀山家有三亩地,虽然地少,但他本领高,会打猎。一年到头都不缺肉吃。还能卖不少皮子钱,这要是当了他的齐君,得多享福啊!

“这小哥花了多少银子啊?”石大成他阿爹问道。

“50两。”石怀山道。

“啥?!”这下子一干人都瞪大了眼睛,嗬!这么多银子!这石小子可真没少攒钱!

石柳更是瞪了他阿爹一眼,怪他当初不趁早给他跟石怀山定了亲。他阿爹嫌人家穷,哪成想,这才3年功夫,人家50两都随随便便的拿出来了!

石柳阿爹心里也不是滋味,还真应了那句话,莫欺少年穷。可当初也不能怪他,石家小子跟他阿父断绝关系,村里就给分了三亩地,这一年收成,还要往好了说,去了吃穿用度,连带交了税,真剩不下啥。谁知道他有那一身打猎的好本领,听说一张黑熊皮就能卖10好几两银子,顶庄户人家一年的收成了。

“哼!可别跟你那阿爹一样,是个不干净的!”这话一说完,石怀山脸色立马变了。周围的人都听着了,齐齐往说话的人那里看去。

一时间各种眼神都有,石康全被盯的不舒服,又冷哼一声,转头走了。

石怀山的脸阴沉着,边上的人也都不尴不尬的不知道说啥好。

石康全他们家的事,整个石家村都知道。当年石康全也是从人牙子那买的哥儿,本来是很满意,可能是没仔细看,也没注意,那哥儿被糟蹋过了。等人拉回家才发现,这钱也花了,再想退就难了。石康全没办法,只得忍了下来,这口气自然就出在那哥儿身上,天天不是打就是骂的。好在没多久,那哥儿就怀上了,却偏偏7个月早产。石康全就觉得这孩子不是他的,哪怕接生的都说了,这是早产。再加上村里就有人乐意传谣言,越发让石康全觉得丢脸,连名字都不给孩子起,还是村长给取了个名。往后的日子,可想而知,爹俩一天好日子也没过过。石怀山他阿爹是个可怜的,本也是官家小哥儿,家遭劫难,被发卖给人牙子。结果被人牙子给糟蹋了,又转手给卖掉。

一直到石怀山的阿爹又怀了第二个孩子,情况才好些。不管咋说,石康全知道,这肯定是他的种,脾气多少收敛了一些。

可能是石怀山他阿爹这些年受了太多罪,思虑又重,胎保的不好,生的时候,难产就撒手走了,还好孩子保住了。

石康全对这两小子,完全是两态度,可真是一个亲生的,一个不当亲生的。

等石怀山12岁了,已经有个大小子样了,终于懂得反抗。又被石康全打的时候,他奋力推了石康全一把,直把没准备的石康全推了个跟头,然后头也不回的跑了。

村长组织人在村子周围找了半天,也没瞧见影,大家都以为这孩子怕是被狼叨去了。有些人就觉得这石康全心太狠,有些人则怪自己,当初不应该跟着传谣言。村里人都这样,谁家长谁家短的,哪家没跟着传过谣言?哪家没被说道过?这些人都觉得反正就是随嘴说说,能怎么地?也没想过谣言能给别人带来多大的伤害。

不管少了谁,日子总得过。何况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半大孩子。大家叹几句可怜可惜的,这日子还是照样过。

可谁知道,过了5年,这小子又回来了!

这大小子5年时间已经长成了汉子样,高大强壮。深秋里穿着一身毛皮衣服,混身带着股戾气。胆小的人都不敢靠过去,甚至感觉自己都闻到血味了。

石怀山一回来就先去给他阿爹的坟磕了头,然后就找村长要跟他阿父石康全断绝关系,这自古只有阿父跟孩子断绝关系,可没有孩子主动跟阿父断关系的。这下让石康全又丢了个大脸。本来村长是不同意的,这样有违孝道,可石康全怒气冲冲的囔道:“断!断了关系!我可没这个福,当不了他阿父!断了赶紧滚,别指望我给你一文钱!”

石怀山冷冷道:“你的东西,我啥也不要!村长给立证,以后就是他饿死了,我也不用给他粮吃。这话今天就摆明说出来,可别到那一天,村里再有人编排我不孝顺。”

“饿死也是你这个小野种先饿死!我看没我养着你,你怎么活!”石康全的充满怒气的大嗓门,半个村的人都听得见。

石怀山却似乎懒得跟他多说什么,只等着村长立字据。

石家村的村长是由村民推举,再由衙门指定的。山里的村子,离县城太远,平日里一般事情都由村长做主了,定期报给衙门就行,这穷不拉叽的小村子,官府收了税后,凡事都不怎么管的。

虽然石怀山跟石康全断了关系,可还是石家村的人。村长按族里的辈份也是他的叔伯辈的长辈,自然不能真看着石怀山饿死。于是便将族里一处废弃的屋子给他住了,还做主让石怀山开了三亩荒地。开荒地是要跟衙门申请报备的,可不是自己想开荒就开荒,这是要登记以后算税的。多开了不行,三亩、两亩的,村长还是说得上话的。

不过,石家村在山里,本就地少,剩下的荒地不多,而且都是在位置不好的地方,地也薄的很。但也比没有强,三亩地,养他一个汉子,也算够了。

刚开始在这村里,都没什么人敢跟石怀山说话。这3年下来,石怀山的冷性子慢慢缓和了不少,跟邻里的关系还不错,大家这才敢跟他说话。

第二章

石柳趁机道:“快看看是不是有贞印的。”

石怀山皱着眉瞅了他一眼,冷冷的,把石柳看的一哆嗦。

“我看这小哥儿差不了。”石大成的阿爹边说着边用手拨了下严秋的耳朵,看见他耳后的一颗红痣,鲜红鲜红的,便笑道:“这可真是好!”石大成的阿爹一直没少照顾石怀山,两家人本就是邻居。当初村长给安排的那间屋子,也是石大成家帮着给翻新的,要不都没法住人。

边上也有人跟着看见了,都道:“好红的贞印!”

小哥儿们身上有两个痣,一是天生长在额头双眉之间的红痣,用来区分汉子和哥儿的。另一个是耳后的红痣,叫做贞印,越红越好生养。结了亲,这贞印便会消失。贞印对小哥儿来说非常重要,要是有没成亲的小哥儿被发现失了贞印,在一些特别守旧的地方,是要绑上石头澿死在河里沉塘的。当年石怀山的阿爹就是没有这贞印,才受了那么多的苦。

石怀山压根就没注意贞不贞印的问题,他不在乎这个,哪怕这小哥儿跟他阿爹一样遭过罪的,他也不会介意嫌弃。他看见严秋第一眼就喜欢上了,他的眼晴特别像记忆里的阿爹。

“这小哥儿咋还不醒?”石大成的阿爹有些担心的问。

没等石怀山说,刘三叔就道:“人牙子给喂了药,得过一晚上才醒呢,怕他记得道,偷跑了。”

众人都了解的点点头,被买来到这穷山沟里给人当齐君,多半是没人乐意的,防着点也是应该的。

这年头,买个小哥儿当齐君,不是什么新鲜事,村村都有。

这三风山里,他们石家村还算是好的,离县城虽然30多里路,可比山里面另外几个村子也强多了。那几个村离县城更远,路更不好走,也就更穷。

不过,这也导致了石家村人结亲不上不下的问题。你说吧,这要跟县城里的结亲,人家看不上你这村里的。这要跟山里另几个村子里的人结亲,石家村的又看不上他们,哪能找个比自己还穷的?就只能村里内部消化,或者从人牙子那买人了。

刘三叔看着大家围着半天,还没散的意思,就又道:“行了,看完了就赶紧散了吧。我要回去喂驴了,颠颠的跑了一天。”牲口金贵,驴虽不比牛马,但他也心疼着呢。

众人一听刘三叔发话了,互相寒暄几句,也就散了。石柳还想跟石怀山说话,被他阿爹扯着走了。

石家村,大部分人都姓石,也有几户外姓人家。刘三叔家是其中的一户,但是在村里地位还是挺高的。刘三叔家里有驴,来回跑县城,买卖东西都得靠人家。

刘三叔把驴车赶到石怀山家门口停稳,石怀山把严秋从板车上抱下来,一路抱回屋里安置好。赶忙出来给刘三叔塞了车钱,“今天真麻烦刘三叔了。”本来早上只是去县城卖皮子的,偶然见着人牙子领着严秋和一群人穿街而过,他一眼就瞧上了,二话不说就要去买人。结果人牙子张口50银不二价。出门在外的,石怀山身上也没揣那么多银子,这就又拜托刘三叔拉着他回村拿钱。揣上钱又赶着驴车跑回县城,这才弄到太阳要下山了才回村。

车钱给的不少,刘三叔挺满意,也不多废话,只是笑道:“行了,反正我也收了你钱。有啥事再喊我,我回去了。”说完就跳上驴车,甩两下鞭子就走了。

回屋里石怀山看了下严秋,给他擦了擦脸,见他一点也没有要醒的迹象,便又简单的收拾下屋里,拿上人牙子给的契据,又带上昨天打的一只狍子,往村长家去了。

石怀山这是要托村长给他办严秋的户籍,严秋入了他的户,拜了堂,就是他的齐君了。

“行,明个我就把这事给办妥。”看了下人牙子给的契据,村长痛快的答道。村长本来人就不错,石怀山礼又送的很到位,办事自然是很痛快。

石怀山又道:“还有另一件事要麻烦村长,我家里没个长辈,也不懂得定结亲日子的规矩。还得村长给做个主。”

“这事好说,明个我一起给你弄妥了。你在家等我信就行。”村里人结亲,没那么多穷讲究。就挑个吉日、摆几桌酒席就行了,这都不算事。

石怀山道了谢,就赶紧往家走。心里惦记着严秋,总是不踏实。

村长家的齐君拎着狍子道:“这怀山小子可真有本事。”仔细看这狍子,就脖子上有个箭伤,整个身上的皮子都没伤着,只要剥皮的时候仔细点,就是块整张好皮。这么大块皮子,做个帽子、腿套啥都成。

庄户人家,不过年不过节的,基本吃不上肉,这礼不轻。村长想了想道:“过几日,怀山小子结亲,你跟着去忙和忙和吧,教教他家里的小哥儿。”新入门的哥儿,总得有人指点指点要怎么做活。

“那行。”村长的齐君答应一声又道:“石康全还就真不认这儿子了?”

村长哼了一声:“这人呐,可不能自己作!你就看吧,石康全享不着福。”这么有本事的儿子都往外推,混人哪来的福享!

要说石怀山这打猎的本事,村里人都挺纳闷的,咋个半大小子出去5年回来就这么有本事了?有人好奇,就去问了。石怀山也没觉得有啥可隐瞒的,就直话直说。说他在山里遇到个厉害的师傅,教的他。村里人啧啧几声,觉得石怀山这可真是走运,旁人进山不被狼叨去就不错了,轮到他这,竟然遇到高人了。

打猎这活,略懂行的都知道,那可不是拉下弓箭就行的事。

深山老林里,通常日头都看不着,得先学怎么分辨方向。还得学认动物脚印、粪便,学怎么设陷阱,再就是要练身体、练准头了。这可不是谁都能学好的。

与此同时,另一个平行世界里,作为新毕业的菜鸟、新进公司的小苦逼,李宏远正在玩命加班。

第三章

软件公司闲的时候是真闲,但要忙起来,那能累成狗!

李宏远来的不巧,正赶上忙的时候。没等他熟悉几天项目情况,就被安排了活。他是学编程的,但没经验,自然是不会一上来就让他干核心开发的事情。李宏远的英语不错,大三就考了6级,实习的时候就是做的翻译项目书的活。公司领导物尽其用,也让他去翻译项目书,中译英!500多页A4纸!关键只给他一周时间,这是会搞死人的!领导也觉得难,但是没办法,客户那边空降了个外国佬,非要看英文版的项目书。做为苦逼的乙方,只能照办。

领导许诺提前给李宏远转正,等项目完了还要发奖金。

现在找工作难,尤其是刚出校门的,这公司环境不错,工资也不低,李宏远咬着牙想,那就熬天!

另一头,石怀山送走了大夫,看着床上躺着的严秋,一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自从严秋清醒了,就没对他有过好脸。他知道严秋这是看不上他,嫌家里穷。石怀山自小没过过正常家庭的和乐日子,只有阿爹对他好,12岁又跟着师傅在深山里学打猎,几乎算是与世隔绝。

他师傅的性格古怪,不爱说话,以至于石怀山17岁下山回村的时候,都不太会与人相处。后来在村里过了3年,再加上他时常要往城里跑,见多了行行色色的人,这才有慢慢懂了如何为人处事。

但是如何对待自己的齐君,他还是有些无措的。他一直以为严秋会跟他阿爹一样,有一双温柔眼睛,对人也一定温柔。两人可以互相扶持着,和和乐乐过一辈子,可事实却不是这样。

“怀山啊,你俩是不是没圆房呐?”大成他阿爹帮着给严秋脑袋上的伤擦药时,看着严秋耳朵后头的贞印还在,赶紧问了一句。

石怀山点下头,又沉默了会才道:“他不乐意。”严秋说想等两人熟悉一下再圆房,他听得出来这是在推脱。但他不想强迫自己的齐君,又想着反正要过一辈子,有的是时间慢慢相处,就随了他了。哪成想,严秋居然起了逃跑的心思,趁着他上山打猎的时候就跑了。只是这山里要出去,不认得路哪是那么容易的。石怀山回家一看没有严秋的影子,心就咯噔一下,赶紧出去找。好在天黑前找着了,只是人早就晕了过去,从山坡上滚下来的,碰坏了脑袋。幸亏他发现的早,再晚点真说不好能出啥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