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帝妻(包子)上——祈幽

文案:

我对我所做的从不后悔

只后悔没有独占你到死,重活一世,我助你翱翔九霄,你成我妻。

我唯一能够抓住的就是帝位

为此朕愿意付出所有,你助我皇图霸业,我为你妻。

……

陛下,微臣岁数渐长,当娶妻了!

本文主攻

楼沂南生性狂狷不羁、霸道强势,遇到冷情冷性的祁承乾是他一辈子的劫数

这冷漠的男人当上皇帝后竟然要娶妻纳妃,绝对不允许。纵使扣上犯上作乱的罪名,楼沂南也要禁锢祁承乾一生

这就是一个占有欲极强的小气男人霸占皇帝的故事

☆本文架空,不接受考据,作者笔力有限,且一本正经(←_←),尽力写好一个故事。

☆本文有皇位争夺、有后宫争斗、有朝野相争,有爱情、有亲情、有友情、有基情,有温馨亦有小虐,但作者表示不虐主角。

☆强强HE,有生子,但没有天下大同。

☆攻强势、受冷漠,由单方面的掠夺到惺惺相惜到互相扶持,他们都在成长。

内容标签:强强 生子 宫廷侯爵

搜索关键字:主角:楼沂南、祁承乾 ┃ 配角:有一个是一个 ┃ 其它:控制欲、帝王受

第一章

大齐国文昌二十五年,本就体弱的皇帝身体更加不适,逐渐颓弱下来,皇子们已然成长壮大,又有旁人暗地里窥伺皇位,一场关于帝位的争夺悄然的拉开了序幕。

京城烟花巷,白日的倚红院悄然无声,京城有名的寻欢之地只有晚上才热闹非凡,不是营业时间的现在大多数人还在睡梦之中。

楼上的雅风阁,楼沂南是在头疼欲裂中醒过来的,脑袋里好像架着一面鼓,砰、砰、砰沉闷的敲着,按压着太阳穴,他勉力睁开酸涩的眼睛,入眼的是一片艳俗的颜色,红的、粉的、绿的、蓝的扑面而来,空气中氵壬、靡的味道夹杂着脂粉之气几欲让人呕吐。

他身中数箭而未死,手下的人竟然安排他在这种地方疗伤,简直是岂有此理。心中埋怨的同时亦有些恍惚,觉得眼前之景异常的熟悉,好像午夜梦回总是会梦到的地方,难受的摇摇头,也不知祁承乾现下如何,身上的伤可有大碍?

他与祁承乾纠纠缠缠数年,最后在战场上兵戎相见,怎知偏居一隅、毫无反抗之力的伪帝与萧国勾连,引狼入室,派兵围杀他们二人,想要渔翁得利。战乱之中,他见到祁承乾被人砍伤,心中巨痛,不顾属下阻拦毅然上前搭救,恰在此时数箭射来,他以血肉之躯为祁承乾挡住乱箭,但箭入肉身之痛也没有心来的痛。

他与祁承乾相识于一场露水姻缘,那时的祁承乾虽照样的冷漠淡然,但面上无疲惫风霜之色,之后又几次相遇,让楼沂南怦然心动。楼沂南是什么人,大将军楼振山的独子,皇后的侄子,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个性张狂肆意,绝不迁就于人,可祁承乾对他冷漠异常、从不迎合,为了引起祁承干的注意,楼沂南做了很多事,却都弄巧成拙,致使二人的关系越来越僵,也伤害到了内心敏感的祁承乾。

其实,楼沂南本心是要好好待祁承干的,想和他携手一生,可祁承乾面对何事都淡然若水的摸样让楼沂南压制不住火气,伤害之言便脱口而出,午夜辗转,他何尝不后悔,要是自己态度再和婉一些、脾气不要那么暴躁,两个人是不是就走不到兵戎相见的地步。但世上没有后悔药,他肆意任性的后果就是让祁承乾遍体鳞伤。

大战之前,楼沂南乘夜色摸进了祁承干的大营,只为了见他一面,但听到了让他痛彻心扉的话,原来祁承乾体质特殊,是姜氏遗族的后人,能够以男子之身孕育子嗣,而他们两个曾经有过三个孩子,但都没有活下来,其中原因有很多,但最大的主谋可不就是他自己,是他不断的伤害,才让祁承乾痛失孩儿,才使祁承乾身体亏损,年纪轻轻便汤药不断,寿命不长。

这一夜,是楼沂南自有生命以来最痛苦的一夜,自己的无知、自己的任性害了最爱的人,伤害了至亲血脉,要不是今夜偷听到,他一辈子都不会知道,而所有的痛苦只有祁承乾一人承受。

中箭之时,看着祁承乾震惊的脸,楼沂南就想着,如果此次命大得活,他一定会好好待祁承乾,爱他、护他、宠他,给他世上一切最好的东西。

身边突然传来一声低浅的嘤咛之声,一下子把楼沂南从混沌之中拉了出来,他连忙侧身回头。

身侧躺着一个人,薄薄的锦被半搭在他的身上,露出大片光洁的背部,此刻光滑紧实的肌肤上,几个红痕异常的显眼,泼墨的长发披散开来,半遮着他的脸,姣好的面容若隐若现。

楼沂南紧张的咽着口水,因为紧张心脏急剧的跳动,脑中轰鸣作响,此情此景那样的熟悉,他与祁承干的第一次可不就是如此景象。

还未等楼沂南弄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床上之人突然睁开了眼睛,眼中何来半点儿惺忪之意,乘楼沂南不备之际,猛然出拳,楼沂南就这么晕倒了。

楼沂南并没有昏睡多长时间,祁承乾那一拳并不重,要是以往根本就打不晕甚至打不到他,只因他过于紧张激动,血气上涌,脑袋一受到重击,就这么晕倒了。

从昏迷中苏醒,楼沂南按着脑袋慌忙的找寻祁承干的身影,床上没有人,难道走了,不,不行,怎么可以走。

连忙下床找人,就看到穿戴整齐的祁承乾准备开门走。

“别走。”三步并作两步,楼沂南抓住祁承干的手,坚决不让祁承乾离开。

楼沂南生得高大挺拔,又有先前在军中磨练的经历,更是壮实英武,钳制住祁承乾不让祁承乾离开搓搓有余。祁承乾长相肖似已故元后,面貌精致,本该顾盼生辉的丹凤眼却静若止水,只有经历过磨难与波折,才会练就出的平淡,他生来就性子淡薄,又因为生长环境的苛刻,更是变得冷情冷性,当初也就是因为祁承乾这种万事都冷淡的摸样,才会让楼沂南心中冒火。

但此刻楼沂南幡然醒悟,冷漠寡淡其实是祁承乾保护自己的手段,他不是没有情、不是不动心,但过往的经历让他不敢动心、不敢生情,最是无情帝王家,一个失了母亲、不得父亲喜爱的孩子,在深宫大院子内,连只小猫小狗都不如,能够平安长大、建立军功,祁承乾其心智、其手段、其能力,都是上佳的,只有这样的人才配当帝王。

“放开。”祁承乾看着楼沂南,平静的说道。

楼沂南心中一痛,骂他、打他都比这样的平静来得好,他的祁承乾应该是肆意张扬的,而不是隐忍内敛的,“别走,我们好好谈谈,我再也不乱发脾气了,我心里面一直有你,除了你,我身边从来没有过人,我只是受不了你冷淡平静、不在乎我的摸样,才会对你凶的。我们好好谈谈好不好,给彼此一个机会。”楼沂南说到激动处,已经语无伦次,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以前发生的事情历历在目,他不愿意祁承乾变得更加的冷硬无情。

祁承干的眼中闪过一抹带着疑惑的痛苦,说话声倒是一贯的平淡,“楼公子弄错对象了吧,我可不是你的那些小情儿,要述说衷肠,还要选对人才行。”

“我身边没有什么小情儿,我只爱你。”楼沂南急忙表态,拐弯抹角的表达爱意根本就打动不了祁承干的心,要是说得不好,还会让两个人之间产生隔阂和间隙,现在他选择直面自己的感情,也让祁承乾明明白白的知晓,他楼沂南是真的爱祁承干的。

祁承乾心中苦笑,“楼公子还是不要开玩笑了,我只当昨夜是梦一场,白天了,梦也醒了,日后再无瓜葛,要是楼公子执意纠缠,休怪某不客气。”身上难以言明的地方产生的变化,让祁承乾向来平静的脸都为之一黑,湿乎乎的东西顺着大腿往下流,让他有打杀了楼沂南的情。心中长叹,就当是欠他的,要是昨日不擅自跟来,也不会有今日种种,罢了罢了。

见祁承乾还是不明白,楼沂南急得团团转,急切的想要表达自己,但一向都是别人讨好他,他还这没有去讨好过别人,要怎么开口,委实想不出来。

祁承乾挣脱开楼沂南的桎梏,就要开门,急切的楼沂南岂能让他离开,连忙阻挡,祁承乾见楼沂南说不通,心中烦躁,率先动起了手,楼沂南见招拆招,他可是不敢伤了祁承干的,躲闪之间好不狼狈。

看准了时机,祁承乾奋力一踢,门便被踹开,一个闪身,不顾腰间的酸疼,有些不适的站在了门外,站稳后抬步便走。

“小心身上有伤,别乱动。”看祁承干的动作,楼沂南的心都要跳出来了,战场上他可是看得分明,祁承乾身中数刀,几可见骨,触目惊心。

祁承乾被楼沂南说得羞窘,身后微疼、腰上酸痛,的确有伤,“不必了,楼公子还是顾好自己,光着出来可不好看。”

楼沂南低头一看,青天白日的遛鸟,就算是有一颗强悍的心脏照样承受不住,他就慌了那么一下子,再抬头,何来祁承干的身影,连忙进屋找了件衣服披上,连鞋子都来不及穿就往外走。

“少爷,少爷。”

“松开。”楼沂南被人拖住,心头火气,扭头一看,愣住了,松烟不是替他挡住刺客死了吗?

松烟硬着头皮的拖住自家少爷的手臂,要是让少爷胡乱的披了个袍子走了出去,再被人看到传将开来,他会被老爷活剐了的。松烟说得小心翼翼,“少爷,小的伺候您穿衣,等梳洗妥当了再出去。”

从睁眼开始,楼沂南就隐约察觉出了不对,但残留在脑海中对于祁承干的执念让他忽视了周身的怪异,此刻见到“死而复生”的松烟,楼沂南遍体生寒,愣愣的看着四周,他想起来了。

弱冠那年,他与一群狐朋狗友厮混,听闻倚红院花魁甄选入幕之宾,就过来凑了个热闹,酒宴之上被人算计,中了乱情之药,而为他解药毒、与他共度春宵的便是祁承乾。

只是年轻气盛的自己还以为祁承乾是使计之人派来的,醒来之后便口出恶言、污秽不堪,在军中和老油条们混过,什么脏话不会说,看着祁承乾褪去血色变得苍白的脸,他那时好像还觉得痛快。

此后数年,每当回忆起来,他就恨不得抽自己几鞭子,怎么就这么嘴贱,在祁承乾敏感的心上撒盐。

“松烟。”

“是的,少爷。”松烟连忙应道。

“你之前去哪儿了?怎么不帮我把人拦住?”

松烟委屈,“少爷您让我滚远点儿,我就远远的待着了,刚刚听到了声响才连忙赶过来的。”

“哦。”事情过去良久,楼沂南也不确定是否真有此事,但松烟不敢骗他,这话自己一定说过。

究竟发生了什么?百思不得其解,越是想反而越加的混乱,酒后乱、性的大脑内是一团浆糊,各种纷杂的记忆纷至沓来,一时间楼沂南竟然呆呆的不知道怎么办。

明明前一刻还身在战场被乱箭穿心,下一刻时间倒流,他回到了两个人初识的地点,那哪一个才是真实?前世是南柯一梦幻境一场,还是这一世才是镜花水月虚幻一生。

松烟并没有察觉到自家主子的不对劲,踌躇了一会儿,小声的说道:“少爷,您在外面待了一宿,身上有脂粉的味道,待会儿去湢室洗浴一下吧,要是让老爷知道您在倚红院待了一夜,那就……”

也不知道松烟说的那句话触动了楼沂南的神经,让他眼前蓦然一亮,一夜啊,很美好的一夜,虽然前世今生对这一夜的印象都不多,但这一夜让陌生之人有了交集,至此纠缠半生,他会好好珍惜得来不易的机会,知悉了上一世的过错,只会让这一世活得更好,让祁承乾过得更好。纵使是虚幻泡影,他也愿长醉不复醒。

第二章

想通了的楼沂南双眼明亮,也不再机械的让松烟穿衣服,抢过了腰带自己系上,松烟只好松手,待楼沂南腰带系好了给他他挂上腰佩,穿戴整齐、洗漱净面,二十岁的男儿郎端得是丰神俊逸、英姿飒爽。

但,楼沂南心中仍有疑惑,为什么祁承乾可以如此平静的面对情一事,如果换做是他,有人对他行了这等事情,他肯定活劈了对方,然后剁碎了喂狗。可是祁承乾是平静的接受了,仿佛这一夜真就是个梦,梦醒就散,也许是祁承乾生性冷淡,并未发怒,或者是因为对象是他?

一个混乱揣测的答案,让楼沂南高兴莫名,只觉得祁承乾是早早的心中就有了自己,所以并不在意,天知道这个牵强附会的答案是怎么想出来的。

“松烟,昨日究竟发生了什么,少爷我头疼的很,想不起来了。”

松烟胆颤心惊,观少爷神色变化莫测,真怕少爷又想出什么幺蛾子折腾人,他真的会被老爷给打死的。“少爷,您昨日和几家公子游乐,不让小的们跟在身边,后来小的见您被秦少爷架了出来,喝的人事不知,小的要搀扶您的时候,您突然发火不让小的跟着,让小的远远的滚出去,小的无法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你被秦少爷给带走了,但小的留了个心眼,远远的缀在身后,看您被带到了现在这个房间,秦少爷出来了,然后又进来一位相貌出众的公子……”

“说下去。”

“是,是。那公子看起来不像是楼里面的,进了房间后就没有出来,小的担心您,就靠近了房间,想要将您带出来回府的时候,正好听到……”松烟支支吾吾的不说话。

“说。”楼沂南皱眉,松烟其他都好,就是胆子小,面皮薄,但也是这么胆小的松烟在前世为他挡住刺客,活他一命,罢了罢了,胆小面薄也不是什么坏处。

松烟一个哆嗦,不知为何,他觉得一夜过去,少爷变得更加的威严,只是一眼、一句普通的话,也压得人喘不够气来,“小的听到了喘息之声,就没有进来打扰,只是远远的站在一边,等了一夜。”

说完了,松烟长吁一口气,他知道的确实不多,一帮公子哥儿胡混都把各自的小厮随从赶了出去,而且他家少爷素来我行我素惯了,要是违背了他就一脚踹过来,得要疼上半个月。松烟在外面熬了一夜,眼睛盯着门口都没有敢闭上,就怕出现个意外。

楼沂南头疼的按着额角,他从小肆意惯了,是家中一霸,没有人不让着他,后来父亲看不惯,将年仅十二岁的他给扔进了军营,这一待便是八年,直到今年年初二十岁生日过了之后才准许他回京,回京后他也没有干什么正经事,整日与一群纨绔子弟厮混,半年不到便混了个京中一霸的诨号。

松烟口中的秦少爷是姨娘秦氏的侄子,看起来是个正经货色,其实内里一肚子的坏水,他在京中觉得无聊,没少跟秦书怀鬼混,他中乱情之药与秦书怀肯定脱不了干系。

说来也好笑,他虽然混,却不犯浑,洁身自好的很,从来不眠花宿柳、醉卧美人膝,二十岁了也没有近过女子的身。上一世睁开眼睛一看,第一次竟然和个“青楼小、倌”搅和没了,那个气啊,除了将气撒在祁承干的身上,说了那么多混话,还把松烟打了一顿,一个月没有下得了床,后来又因家中出事,那个秦少爷不知所踪,事后就算是想起来调查是谁下药,也无从查找。

这一世他绝对不会任由此事不了了之,胆敢算计他,简直就是找死。

站在楼沂南身边的松烟只觉得背脊一寒,偷眼望去,公子脸色阴沉、目露寒光,扑面而来的都是肃杀血腥之气,顿生“我命休矣”之感。

楼沂南心中一跳,突然忆起今日会发生一件要事,急忙问道:“松烟,什么时辰了?”

“回公子,过了巳时了。”

“来不及了,我们走。”楼沂南推开挡在一侧的松烟,急急忙忙的往外走,如果错过了,让那小人得逞,他就杀了那小子,让他不得好死。

戾气深重的楼沂南如同一个煞神,也就是眼神不好的倚红院老鸨敢上前掳虎须,“楼公子别急着走嘛,如烟伺候得如何,他可是倚红院响当当的红人,比之花魁还要让人垂涎,要不是楼公子您哪,奴还舍不得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