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成小土豪(包子)上——雪耶

文案:

张小宝,人如其名,生下来就被家中当做宝贝一样的疼,因为他上面有四个姐姐……

当被宠的以自我为中心,好高骛远,以至三十岁还一事无成的张小宝重生回小时候,八十年代,遍地黄金,张小宝不想再稀里糊涂的度过一生。

PS:以八十年代为背景,但是属于现代架空,所以很多东西不需要考究,也考究不了!

金手指爽文,不喜勿看!

小白文,娱乐之作,不喜勿拍!

本文生子,主受,不喜勿看!

内容标签: 重生 生子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小宝 ┃ 配角: ┃ 其它:

1、重生

炎热的夏天,知了在树上吱吱叫着,让人莫名的烦躁。

张家村的一户农户家中,此时却是忙的热火朝天,其中几位女孩的心却如坠入冰窖般彻骨之冷。

“我让你看着弟弟,你就是这么看着的?看我不打死你。”一个中年妇女举着一根拇指粗的藤条,不断往一个八九岁小女孩背上腿上抽。

这时,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太太拄着拐杖朝小院走来,边走边哭喊:“我的乖孙啊!这是要我的老命呦!”

好吵!张小宝想要出声喝止,可是不管怎么用力,都张不开嘴,然后更发现连眼睛都睁不开,身体好像不断的往下沉,彷佛要坠入万丈深渊。

万丈深渊?张小宝脑中一阵刺痛,他好像被人从楼顶推下去,十几层,确实如万丈深渊,那他是不是死了?

不,他还没活够,还不要死,他不要死……

“这是怎么了?我的乖孙怎么了?”老太太见着床上身体不断颤抖,头不住摇晃的张小宝,扔了拐杖,扑到床边哭喊。

“不要死!”张小宝猛地坐起身,小胸膛一起一伏,喘着粗气。

“不死,不死,谁敢让我家乖孙孙死,老婆子我和他拼命。”被突然坐起来的张小宝吓了一跳,随即老人又立马抱住张小宝说道。

张小宝先是一愣,然后马上发觉不对,他不是被姓白的骗到楼顶推下去了么?怎么会一点事都没有。

涣散的眼神重新凝聚,移到搂住他不断说话的老人身上,张小宝差点尖叫出声,不过也差不多了,“奶奶……”

开什么玩笑,他奶奶都死了多少年了,怎么可能抱着他?

“小宝没事吧?”还在山上干活的张大山被人告知儿子从树上掉下来,赶紧扔了锄头跑回来,他四十多岁的人,可就这一个儿子。

“都是四丫那野丫头,要不是她没顾好小宝,小宝怎么可能从树上掉下来。”老人,也就是张大山的妈妈,张小宝的奶奶恨声道,摸摸还在发愣的张小宝,“瞧瞧我的乖孙,被吓得都脸都发白,满头大汗的,可得抱到医院看看,别摔出什么毛病。”

张大山被张奶奶说的面色涨红,撸起袖子就要出门,“看我不打死那野丫头。”

“爸,爸,别打了,四丫不是故意的。”一个十二三岁年纪的女孩将名叫四丫的人往后拉。

“爸,我知道错了,都是我的错,别打了……”四丫抱着头,呼喊道。

外面的嘈杂的声音惊醒了张小宝,没有多想,挣开奶奶就往外跑,抱住张大山,说道:“爸,别打了。”

屋子里一下子静寂下来,大丫二丫还有三丫都看着张小宝不说话,四丫则是快速的躲到大丫身后,追上来的张奶奶可不管这些,只拉住张小宝。

“身体还没好呢,怎么就跑下来了,她看不住你,让你摔了,就该打。”张奶奶瞪着四丫说道。

张小宝摇头,皱着脸,“我没什么事,就是你们这么吵,弄得我头晕眼花,耳朵也痛。”

听他这话,张奶奶瞪一眼四丫,不再说话,张爸爸也赶紧收了手,见张小宝确实能跑能跳,还能好好说话,就回山上干活去了。

不过张妈妈显然还很生气,张小宝看了眼年轻了的妈妈,道:“妈,我饿了。”

张妈妈一听张小宝饿了,立马扔了藤条,“妈这就给做去。”

张奶奶听张小宝喊饿,比自己还饿,挥手让张妈妈赶紧去给他准备吃的,“小宝头上都摔了个大包,可得好好补补,你把那几个蛋都弄了给小宝吃。”

“诶!好,妈我这就去弄。”

“哭什么,没听小宝说吵。”张奶奶一声大吼,让小声抽泣的四丫忙捂住嘴,就怕又惹来没走远的张大山一顿打。

张小宝皱了下眉,到底没说什么,跟着奶奶进到里屋,乖乖的躺回床上,然后闭上眼睛装睡。

从醒来到现在,他一直都混混沌沌的,明明死了的奶奶好端端的坐在这,已经满头白发,背也驼了的父亲如今正值壮年,还有妈妈,那个为了他吃尽苦头,最后劳累致死的女人,此时还是那么年轻。

根据刚才的种种,张小宝觉得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他和小说中的主角一样,重生了!

张小宝仔细回忆了一下,他小时候特调皮,确实有一次从树上摔下来,不过并没什么事,休息了两天就好了。

至于为什么记忆会那么清晰,那是因为他的摔倒,让四姐被爸妈打,尤其张大山的一巴掌,直接让四丫的左耳失聪,导致她日后的听声音都要侧着脸。

想到那个最后被老公嫌弃,年纪轻轻就病死的四姐,张小宝的鼻子一酸,这是他后来穷困潦倒之时,回想起来的其中一件后悔事。

那时候因为被长辈养的小霸王性格,觉得四姐该打,就在一旁故意呼痛,才会让张大山最后下狠手,乡下人干活手劲本来就大,四姐那时候才十岁,巴掌刚好呼到耳门,生生被打聋了。

想想刚刚发生的事,他应该是重生到这一天,不过,不会是在做梦吧?

张小宝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偷偷捏了一把自己的大腿,‘嘶!’好痛,是真的。

“怎么了,哪里痛了?”张奶奶一听到张小宝的吸气声,立马问道。

“没事,就是想尿尿,嘿嘿……”张小宝随便找了个借口,结果看过最老的土房子中,在床尾有一个圆圆的木头马桶。

侧头看看奶奶,一点要走的意思都没,现在的张小宝可不是真正的小孩,只得说自己又不想上了。

回来的第一天,就能挽回他其中一件后悔的事,张小宝很开心,真的很开心。

不过,以后他会挽回更多的错误,还要赚钱养家,让父母享福,让姐姐们嫁个好人家。

说到赚钱,张小宝的目光亮了亮,他是75年生的,他现在应该是九岁,所以现在84年,八十年代啊!多少人错过了这个黄金年代而后悔一生,他一定要想法子赚钱改变这个家。

2、现状

第二天一早,张小宝一睁开眼,就看到床边怯怯的四丫,也就是他的四姐。

他上头一共四个姐姐,大丫,二丫,三丫,四丫,当然,这都是小名,大名大姐是张盼弟,二姐张招弟,三姐张想弟,四姐张来弟,光从四个姐姐的名字就能看出,张家到底有多想要儿子。

其实这也是有原因的,张奶奶一共生了三子三女,孩子数量在那个年代不上不下,但是头胎就生出儿子的她,在张家说话很有底气。

三个女儿就不说了,早早被张奶奶给嫁出去了,三个儿子老大张大海,老二张大山,老三张大有,张小宝的父亲就是老二。

可惜的是,张大伯到目前只有三个女儿,他之前是有个儿子的,可惜没站住,没满周岁就没了,张小宝的大妈在生第三个女儿的时候,难产坏了身子以后怕是不能生了,张小叔目前两个女儿,三个儿子中只有张大山年过三十好几得了一个张小宝。

也就是说,现在整个张家张小宝这一辈,只有他这么一个男丁,无怪乎家中都将他当成宝贝疙瘩,被宠的天老大,他老二的德行。

四丫只比张小宝大一岁,张妈妈在出月子没多久就怀上了张小宝,他们那时去算过命,得出肚里这胎是儿子,就给四丫断了奶,就怕肚里的儿子不够吃。

所以四丫从小就瘦瘦小小的,如果没记错的话,自己现在是九岁,所以四姐是十岁,但是看起来,四姐比他要小的多,个子还没后世那些孩子七岁高。

“小宝要起来没,我给你穿衣服。”见张小宝盯着自己,四丫很是紧张,就怕弟弟故意哭闹,引来爸妈,到时候不管如何,都免不了一顿骂,可能还会被打。

张小宝愣了愣,“我自己穿衣服。”一边穿衣服,一边想着,他的四个姐姐,大姐在厂里打工,二姐要帮着种地,三姐要洗衣做饭,所以四姐就被分配了看弟弟的活。

其实按照前世来看,照顾他还不如去种地洗衣来的轻松,张小宝叹口气,上辈子最对不起的就是四姐,这辈子他绝不会再欺负四姐,以后一定让她过上好日子。

在四丫惊讶的目光中,快速的穿好衣服,张小宝顶着九岁的小身体跑出房间,正好见到已经早出干活回来的张大山。

“爸。”

昨天没仔细看,今天才发现,自己的父亲,此时也算不上年轻了。

“恩,才摔了头,别蹦蹦跳跳的,四丫,好好看着你弟弟。”张大山放下锄头,边交待着。

四丫赶紧点头。

早饭很简单,就是一锅清粥,几个红薯,当然,张小宝额外有一个蒸蛋糕。

看看自己眼前的蒸蛋糕再看看父母和几个姐姐,张小宝一时间也没什么胃口,挖起一勺蛋糕倒到张大山碗里,“爸干活累了,也吃。”又挖一勺给张妈妈,“妈也吃。”说着又要舀给几个姐姐,可惜被张妈妈给拦住了。

“诶呦,我们小宝就是孝顺,妈不爱吃这个,小宝吃。”将碗里的蛋糕又倒回张小宝那小碗,张大山虽然没说话,但是光从表情就能看出他此时的心情有多好,也将蛋糕倒回小宝碗里。

然后,蛋糕又成了张小宝一人的,心下叹口气,他知道就算给爸妈,他们也不会吃的,从小到大都是如此,永远将最好的留给他,而现在,他们家最好的就是鸡蛋了。

吃过早饭,三姐开始收桌子,一家人坐那闲聊,不是不想换地方,家中就这一张八仙桌,还有四把长凳,能坐哪去。

“过些天就开学了,二丫就留在家中帮忙。”张大山叼着烟斗,吧嗒吧嗒的抽着,面色平静的说道。

二丫拿着抹布的手顿了顿,低低的回应:“诶,我知道。”

张小宝这才想起来,好像二姐今年初中毕业,成绩还不错,可是因为家里没多少钱,就辍学了。

有心想要让二姐继续去读书,但是张小宝知道家中现在的情况,这年代又没有九年义务教育,小学也是要学费的,他们家根本付不起三个孩子的学费,何况高中的学费可不是一般的高。

他侧头看了看三姐,如果二姐继续求学,那么父母肯定就会让三姐辍学。

相较其他几位姐姐,他最不喜欢三姐,她是家中心思最多的人,要不是她的诱导,他后来怎么会成为一个真正的混子,从而辍学,伤透了父母们的心。

现在想想,当初三姐会引诱他出去玩游戏打架,为的就是他不去读书,好让父母有钱给她上大学吧。

事实上,他这个三姐也确实考上大学,以后也找了一份好工作,更找了一个有钱的老公,可惜,却是个冷心冷肺的人。

对他也就算了,他前世确实不是人,但是对父母也冷眼旁观,甚至在父亲生重病快要去世的时候,也没回去看过一眼,张小宝就觉得这不再是他的亲人。

得想个办法,说通爸妈让二姐继续上学才行。

晚上,张小宝小心的爬出床,回头看看四姐还在睡,小声的呼口气,朝爸妈那屋走去。

刚出了屋,就见二丫躲在门后边,小宝干脆也找了地方躲起来。

听到门内父母的声音传来,“他爸,不如让二丫继续念吧,上回他叔不是说过么,去二中可以不要学费,带上自家的米和菜,每月就给一块钱买点纸笔,咱们咬咬牙也就能成了。”

到底是从她肚里掉出来的一块肉,二丫平时又是个懂事的,所以张妈妈眼见着她最近消沉的样子,还是有些心疼。

“可这样,家里就存不了多少钱了,眼看大丫大了要嫁人,到时家里少一份收入,三丫四丫都还小,这……诶!”张大山心里也苦。

“也是,小宝是一定要上大学的,既然这样,那三丫初中毕业后也别去上高中好了,到时候二丫三丫赚了钱,存上几年,正好可以给小宝上高中和大学。”张妈妈一想,还真是,就算疼女儿,只要一涉及到儿子,那就都靠边站了。

月光正好透过窗户照射进屋内,躲在柜子后的张小宝清楚地看到三姐的脸色变得惨白,目露泪光。

他总算知道前世三姐为什么会这样算计他了,原来是因为今晚父母的这番话吗?

见三姐跑回房间,张小宝过去敲了父母的门。

“小宝这么晚还不睡?你四姐呢?”说着,张妈妈就要出门的架势。

张小宝拦住妈妈,说道:“我自己想尿尿就醒了,妈,我刚听到你和爸说的话了,让二姐继续去读书吧,我以后肯定也好好读书考上重点高中,这样就不用学费了。”

“爸,让二姐去上高中吧,高中毕业出来找的工作,工资可比初中毕业的高多了,可能还能端上铁饭碗。”目光转到爸爸那里。

见他们还是不说话,张小宝多少知道他们一些小心思,无非是怕二姐书读出来嫁人后,就不帮着家里,或者是不帮他了。

“爸妈,二姐就算以后嫁了人,也是你们的女儿,我的姐姐,不会不顾我们,再说她书读的多,嫁的老公也好,还能帮衬我不是,要是嫁个庄稼汉,对我以后一点帮助都没。”

后面那几句话,明显让张大山面色一变,可不是,他怎么没想到这个,二丫嫁的好了,还敢不帮兄弟一把不成,小宝可是她娘家的依靠。

咬咬牙,张大山道:“成,那就让二丫上高中。”

张小宝点头,转身咧嘴笑着,二姐再也不会去那个厂里打工,就不会遇到那个人渣,嫁给那个人渣而一辈子痛苦了。

3、李老师

二丫一觉醒来,被妈妈告知可以上高中时很是惊讶,紧接着是喜极而泣,她真的没想到还能去上高中。

“要不是小宝说,我和你爸是不会同意你去上高中的。”到底还是偏心儿子,所以张妈妈明里暗里告诉二丫,读书后不能忘了弟弟。

“妈,你放心,等我出息了,一定帮衬弟弟。”二丫虽然心里有些讶异,但是也知道这事怕真是她弟弟帮的忙。

按照爸妈的性子,没有小宝劝说,是一定不会让她去读书的,只是不知道小宝说了什么,能说动爸妈。

不管怎么说,能去上高中就是好的,下边的三丫和四丫都高兴,因为二丫能去上高中,说明她们以后也有机会,这个年代,这个地方,想要出人头地,读书是唯一的路。

吃饭的时候,三丫看向小宝的眼神明显柔和许多,她现在也知道二丫能去上高中,是小宝的功劳。

这时正是农忙的时候,在没开学前,家中的几个姐姐全都要去山上帮忙,就连四丫也去了,唯一闲的就是张小宝。

倒不是他不想去帮忙,只是家中的几个女人都不让他去,被赶了几次,他就不再去山上了。

其实他前世就没种过田地,去了也是帮倒忙,只是家中就他一个闲着,有些不好意思,最后干脆包了家中喂猪喂鸡的活。

最后干脆连饭也包了,第一次吃他做出来的饭的时候,爸妈别提都高兴,就是几个姐姐,也很是开心。

前世妈妈死后,家中就他和爸爸两个大男人,他也没做过饭,都是爸爸做给他吃的,后来爱上那个人,因为听人说抓住一个人的胃就是抓住一个人的心,所以才花心思学做饭,可是他自己的父母,却一次都没吃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