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系貂缘——三叶草的天空

文案:

他,是云城的一流除妖师,周游四海除妖卫道;

他,是妖界之主的儿子,性格顽劣却不喜伤人;

原本应该是死敌的这样两个人,却在某座山里相遇了,还是在妖界少主光荣负伤的时候。

“喂,你、你别过来!一身除妖师的死味道,离本少爷远点!别往前走了!再过来咬你了!”

“喂,把你的脏手拿开,不许碰本少爷!”

“喂,不要随便动我的尾巴!”

……

最终原型为小白貂的妖界少主晃了晃被包扎好的伤腿:“喂,你叫什么名字?”

“叶清远。”那人也不多话,休息了一会儿就离开了,却没有注意到身后小白貂露出的狡黠笑容:

“叶清远是吧?我落临记住你了。”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奇幻魔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清远,落临 ┃ 配角:朝阳,新月,晨星 ┃ 其它:

第 1 章

如果有人问云城的百姓,云城最厉害的除妖师是谁,那么十个人中至少会有九个回答的是同一个名字——叶清远。

而剩下的一位,多半是不混江湖的。

说到叶清远其人,可谓是云城的一个传奇人物。此人拥有天授灵力,又出生在除妖世家的叶家,加上从小就被父亲叶寒特殊培养的关系,虽然看起来文文弱弱的一副书生样子,灵力却比普通的除妖师高出许多。

但有一得必有一失,或许是由于从小就受到有色眼光对待,与人接触不多,叶清远的性格也是清冷孤傲。不过因为这两年云游四海,救过许多人,口碑倒也极好。

作为云城的除妖大家,叶家在朝廷里也是举足轻重。为防止邪祟入侵,云城周围都由叶家的结界严密保护。而叶寒的两个儿子,叶清宁和叶清远,就要肩负起固守守护结界的责任。每年三月初一和七月十五,由两人轮流加强结界的灵力。

而今年的七月十五,刚好轮到了叶清远加固结界。

眼见距七月十五还有不到三天时间,在外漂泊的叶清远也匆匆忙忙地赶回云城。可巧不巧地,偏偏在连雾山里遇到了暴雨。

在大雨的山里行走,危险系数大大增加。就算是再怎么一流的除妖师,遇上这种恶劣天气也束手无策。好在叶清远的运气还不错,不远处刚好有一个被树藤遮起来的山洞,可以暂时避雨。

可当叶清远全身湿透的走进山洞的时候,才发现早有人捷足先登。说是“人”其实还不太恰当,准确来说是一只毛茸茸的白色小貂。

那小貂原本趴在干草堆上小心翼翼地舔着后腿上的伤口,一注意到有人进来立刻警惕的抬起了头。看见叶清远的一刹那,更是紧张的全身的毛几乎都要立起来。

原因没有其他,这只看似可爱的白色小貂实际上是一只妖,还是妖界之主的独子,名字叫做落临,生平最怕的就是除妖师。虽然说它自诩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但身为妖的天性如此,见到除妖师就逃那是条件反射。

可现在的落临却逃不了,他刚跟想要吞占他们地盘的狼妖打过一架,后腿的伤还隐隐流着血。好不容易找到个山洞恢复一下,偏又好死不死地撞上个除妖师。

早知道就不把自己那两个二货手下派出去找草药了,当炮灰也能挡一下……难道天要亡我?

落临一边想着一边不自觉地往身后的石壁蹭过去:“喂,你、你别过来!一身除妖师的死味道,离本少爷远点!别往前走了!再过来咬你了!”

叶清远站在洞口没动。凭借多年的经验,他当然能感到面前的是一只妖,不过落临身上完全没有一般的妖应该有的煞气,似乎从没伤过人。

他叶清远自诩是有原则的人,对于不伤人的妖,他不会赶尽杀绝。何况面前这位还是瘸了一条腿的?乘人之危那种卑鄙的事情他也不屑去做。

而落临却完全没心思去揣摩他的想法,看见叶清远朝自己走过来心里恐惧更甚,继续向后蹭,但最终还是被叶清远给抱了起来。

“喂,把你的脏手拿开,不许碰本少爷!”落临开始在他的怀里拼命挣扎起来,对着叶清远白皙的手就要张口咬下去。

“别动。”叶清远抬手在它头上轻轻敲了一记,小白貂立刻老实了,同时开始在脑海里构想着自己的各种死法。但意料之中的疼痛并没有出现,反而发现叶清远竟抱着自己在草堆上坐了下来,并在随身的布袋里翻出几块白布和一瓶药粉。

“给你治腿,再乱动就不管你了。”叶清远在它的头上又敲了一记,然后开始洒药包扎。

落临对这个答案倒是很意外,还从来没听说过除妖师会救妖怪。但很快思绪就被腿上的疼痛覆盖了。虽然叶清远下手很轻,但鲜少受伤的妖界少主还是疼的龇牙:“喂,不要随便动我的尾巴!”

“你废话真多。”叶清远手上力道故意加重了些。

小白貂不敢再废话了,只好窝在叶清远怀里任他摆弄。出乎意料的,原本很讨厌的除妖师的气息,闻习惯了似乎就没那么反感了。

反而……闻起来还挺舒服。

就在落临正怀疑自己的脑子是不是坏掉了的时候,忽然听得叶清远开口:“好了。”

“咦?”小白貂动了动后腿,虽然缠着东西很不适应,但已经不怎么疼了,没想到这个人类除妖师包扎的还挺有一套:“喂,你叫什么名字?”

“叶清远。”除妖师显然是好事做多了,完全没想过跟小白貂要报酬的事。看见外面的雨淅淅沥沥的停了,拧了拧潮湿的衣角,拿起行李就出了山洞。也因此没看见小白貂脸上狡黠的笑容:“叶清远是吧?我落临记住你了。”

天上的乌云逐渐散开,阳光重新洒下来。落临正在闭目养神,就听见动口又传来吵杂的声音:“老大!可找到你了。”

懒懒的抬起眼皮一看,正是自己派出去找草药的两个手下,朝阳和新月:“让你们两个找药你们给我死到哪里去了?怎么才回来?”

朝阳抓抓头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嘿嘿,那不是山太大,又下着雨,不小心迷路了嘛。”

新月鄙视的看了他一眼,自己刚才就不应该听这个路痴的话还跟着走,白在这么大的雨里转了好几圈。刚拿出怀中的草药,却发现自家主子的腿已经被包扎好了,不由得有些惊奇:“老大,你的伤怎么……”

“刚才碰上个人,帮我包好了。”落临在干草上滚了一圈,恢复了人形。耀眼的金色长发随意的披在身上,晃得两个属下都有点眼花,“对了,你们两个回去帮我跟老头子说一声,我要再留在这里一段时间。”

“那不成啊,少主,”朝阳听得连连摇头。他从小就被落临收在身边当随从,对这小主子的性格了解得很。要是再被他跑了,再想找到绝对难如登天,“主人都说过了,这次必须把你带回去。”

“朝阳说得对,何况你都答应主人会回山了,出来玩了这么久也该够了。”新月附和着点头,难得和朝阳意见统一一次。

“可是我还想再去见一个人,”落临歪着头想了想,“你们知道叶清远吗?”

“那个除妖师?”新月吃惊不小,不明白自家主子为什么会和除妖师有联系,“少主你找他做什么?”

“我的伤就是他处理的,妖界的少主总不能不知感恩,我想报答他一下。”落临回答得理直气壮。

对落临了解颇深的朝阳和新月同时一头黑线,脑海里的想法再次出奇的一致——你确定是报答而不是报复?

“怎么,不相信?”落临一看他们的眼神就大概明白了这两只的心思,难不成自己在他们心里就是坏到头顶冒烟的人?“总之少废话,到底知不知道那人在哪儿啊?”

新月果断摇头,却听身旁朝阳嘲笑的口气:“新月你这都不知道,今天就是七月十五嘛,叶家小子肯定是在云城外面修补结界啦……”

话音未落,面前的落临已经跑出了山洞。

“你少说两句会死啊!”瞪了朝阳一眼,新月无奈扶额。自从摊上这样的搭档以来,他的头疼次数似乎一直在呈几何倍数增长,“少主一个人去见除妖师说不定会有危险,我们也跟上。”

第 2 章

当叶清远赶回云城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暖色的夕阳下,浩大的淡青色流光结界正笼罩在城池上空。

自从七岁那年开始了游方的生活以来,除了每年修补结界的特殊日子,他几乎都没有回过这里。不过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景色,却并不怎么怀念。

云城的太守昏庸无能,不仅小肚鸡肠处处跟叶家作对,还整日花天酒地,甚至将城里的军队兵马布置得一团糟。再这样下去,恐怕不用等到妖魔入侵的那天,叶家苦苦守护十几年的云城就会先一步毁在他手里。

没想到自己做了这么多事,到头来终究是比不过官府的一纸文书。哪怕明知道那是错的,却也无力更改。

念及至此,站在城门前的叶清远忽然有些茫然。

可他还没来得及多想,思绪就被一声吆喝打断了:“呦,这不是叶家的二公子吗,回来的还真是及时。”

“南渡?你怎么会在这里?”叶清远侧过头去,看着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一身痞气的人。

南渡本是云城里出了名的混混,后来曾经学过一些杂七杂八的道术,总是以除妖师自居。不过尽管动机不纯,他也帮过周围的百姓一点小忙,叶清远也不好直接无视他:“这个时间你不去林郊帮忙捉妖,跑到这里做什么?”

“当然是等你了,”南渡一边不怀好意的笑着,一边向叶清远身边凑过去,“难得叶公子远游回来,想必你还不清楚城中发生的事吧。”

“什么事?”叶清远一向讨厌与人接近,见对方就要触到自己,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几步。

但南渡接下来的话无疑是晴天霹雳在他耳边炸开:“叶寒死了,你知道吗?”

“你说什么?”

南渡脸上的笑容越发恶毒,低声重复道:“我说叶寒死了!叶家这次彻底垮了!这次听清楚了?说来这事也奇怪,前些天叶寒前往朝中进贡,原本准备好的书画却不知怎么就变成了斩妖剑,还不小心伤了皇帝。叶家满门抄斩,除了你兄长叶清宁不知所踪,其余无一人活口,大概是被人秘密送出去了吧。说起来还真是凄惨哦……”

“你胡说!”叶清远死死的盯着他,仿佛要在那张幸灾乐祸的脸上找出玩笑的痕迹。

可惜他却完全没有得到希望的结果:“我那里胡说了?这件事全城百姓都知道,大概就只有你叶二公子不知道吧?”

叶清远不想再跟他说下去,转身就要冲进城内。却又被南渡一把拉住:“叶清远,你现在完全就是流落江湖的一条狗,还傲气什么?”

话还没说完,剩下的几个音已经被对方冷冷的眼神逼回了肚子里:“滚。”南渡一个怔愣,竟真的松开了手。

那种充满杀意的眼神,他还从没在向来淡泊的叶清远身上见过。

叶清远也不跟他废话,径直冲回了叶家。可当气喘吁吁地停在了大门前的时候,迎接他的只剩下焚烧过后的一片白地。

“父亲!哥!”叶清远疯了一样地冲进毫无温度的院子里,前所未有的失控大喊着。可除了一片安静,什么都没有。

叶清远将屋里屋外都找了一边,确认了再没有半个人,终于灰心丧气地走出屋子。眼泪一直在眼眶里打转,却终于还是被生生地逼着倒了回去。

父亲从小就教育自古男儿有泪不轻弹,身为除妖师的叶家子弟更必须要做到这一点。

可才走出不远,就看到了邻院住着的王大娘。老人家颤颤巍巍的走过来,看到叶清远的时候满脸的不敢相信:“清远,你回来了?”

“是。”叶清远迅速收拾好情绪,又恢复成了那个想法绝不外露的自己,“大娘,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请把您知道的都告诉我。”

“唉,你爹那么好的除妖师……可惜了,真是作孽呦。我听太守府巡夜的孙大伯说,都是那个太守搞得鬼,是他派人连夜把上供朝廷的字画给换掉了。”

“此话当真?”叶清远表面平静,心里却已经是波涛骇浪。

“可不是呗。好像除了你孙大伯,还有其他人看到了,不过大家都不敢说……”王大娘碎碎念了半天,才注意到叶清远已经走远了。眼见着人就要消失在巷子口里,不由得着急大喊:“喂,叶家小子,你干嘛去?太守府那些人吃人不吐骨头,你可别犯傻!”

可叶清远就那么走了,一直都没有回头。

话分两头,此时落临也带着朝阳和新月到了云城外。可惜苦于主仆三人的精怪身份,有结界挡着,根本进不去。

想了半个时辰也没有破界而入的方法,朝阳不由得抱怨起来:“老大,我看实在不行就算了。除妖师遍地都是,那个叶清远也是两只眼睛一个鼻子,有什么好见的?”

新月刚想附和着点头,就见坐在草地上的落临忽然站了起来,不死心的再次拔出缠在腰间的双股软剑:“不行,我要再试一次。”

不知怎么的,他内心隐隐的有种预感,今天如果见不到叶清远,自己很有可能以后都见不到他了。

对此朝阳和新月很是无语,但知道阻拦没用,也就随落临去了。尽管那双股剑是妖族的神器,但也未必就能破的开叶家的结界。但这次只听“呲呲”的细碎响声过后,守护结界居然裂开了一个缝隙。

落临眼疾手快,立刻掐准时机冲了进去。而等新月和朝阳反应过来的时候,结界已经自动恢复成了原状。

朝阳目瞪口呆:“不是吧?这叶家的道行是出了名的厉害,老大怎么闯进去的?”

新月也心存疑惑:“这个时间不应该是叶家加固结界的时候吗?怎么结界的力量反而变弱了?”

落临倒没想那么多,朝着外面的二位一挥手:“你们先回吧,我找到人后就出来。”语毕,也不等外面两位的反应就冲进了城门。

“相信你我们就是白痴,”新月有些无奈的看着朝阳,“这下可怎么办?凭你我二人根本不可能进的去。”

“还能怎么办?等着吧,”朝阳一摆手,淡定的坐回了草地上,“别瞎担心了,老大又不是三岁小孩,知道分寸。”

新月无语,但也只好跟着一起坐下。二人心里都清楚,落临虽然看起来不怎么靠谱,但论起妖力绝对比他们两个加起来都强。虽然如此,不过担心还是难免的:“少主可千万别出事,不然咱们两个又该被主人罚了……”

第 3 章

由于有着守护结界的庇护,还从来没有精怪之流进入过云城。就算是身为妖界少主的落临误打误撞的闯进来也是第一次。

早就听闻云城除妖师众多,落临也不敢太过招摇。在城门外变化了发色和瞳色后才敢出现在街道上,开始自己的寻人大计。可眼见已经月上中梢,也没能找到叶清远。

不是他不去打听,实在是不知为什么,每每提到叶家,不管是街上的摊主还是过路的行人都讳莫如深,最多就是丢下一句“公子你可别问了,再说下去我们就要倒霉了”然后转身就逃,生怕对方刑讯逼供似的。

就这么折腾了半天,到头来想问问叶家的宅子在哪都没机会。落临无法,只得自己一点点的摸索,费了很长时间,才终于来到叶家主宅所在的小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