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想做一个安静的美男蛟(好想做一个安静的美兽人 包子)上——温芪

文案:

温家老三活了二十多年都不知道自己居然是个妖精,好吧,是不知道自己有神兽血统。据说还自带种族传承技能呢!

但是!他只是想安静的伪装兽人,所以,传承这种事可不可以干脆一点点?好想知道自己是个啥!种族生猛可以理解

,让同性别的男孩纸怀孕啥的……这种附赠属性可以退货吗?小崽子啥的可烦人!

于是这是一个拥有神兽血统可变身的根正苗红(并不是)好青年掉到兽人世界的烂俗故事,非但没有大杀四方,统治

世界还要千方百计的融入社会伪装兽人,十分心酸……

扫雷:有生崽崽,剧情一如既往的狗血等!

内容标签:生子 异世大陆

搜索关键字:主角:温憬 ┃ 配角:村民们 ┃ 其它:

第一章:报告大哥!我们捡着了一只矮个儿!!!

开春之后,说起来是万物复苏,不过村里的日子并不好过,毕竟这世上还有个词儿叫“青黄不接”。

村里人当然不知道青黄不接这个词,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对这一时段的感受。

经过一个冬季,各家各户的储粮都没剩下多少了,这时候新粮还没上来,村里的食物来源主要就靠雄性们打猎,所以

,每一支出猎的队伍,身上的担子都不轻。

春耕的农时是要紧事,不过地里的活儿多数还是靠着手巧细致的雌性,雄性们大部分也就是出点儿蛮力,用村长伴侣

骆阿爸的说法就是,要不是还需要靠雄性生孩子,自个儿养头独角牛也能有滋有味活一辈子——这当然是气话,可是

不得不说,于农事上,身强体壮的雄性也就这点儿价值了。

熊炎今年二十六岁,是村长家的老大,兽形和他老爹熊烈一样,是头黑熊,人形的时候就膀大腰圆的,兽形更是能有

他阿爸一个半高,在村里年轻一辈里头向来是说一不二的人物,今儿本来轮不到他出门狩猎的,实在是被他阿爸念叨

的头疼,就带着三个平常玩儿在一块儿的弟兄进林子了。

说起来,骆阿爸也不是多唠叨的人,实在是自个儿家这个老大让人头疼,二十多了也没个定性,像他这么大的雄性,

就算没成家也有个追其目标了。可这玩意儿死活不肯定下来,骆阿爸一见到他就忍不住说两句。

这时候并不是打猎的好时候,饿了一个冬天的猛兽不好惹,刚刚迁徙回来的食草类也未必好拿捏。熊炎虽然长得糙了

一些,也不是不知道轻重的莽汉,带着几个差不多大的年轻雄性,他们虽然身强力壮,只不过到底比不上三十上下的

哥哥们有经验,也没往林子深了去,只在常去的几块儿绕了绕。

“砰——哗啦”

一声巨响。

这是得多大东西,才能把西边儿那片儿砸出这么大动静?几个年轻胆儿大的居然被唬得一个激灵。

熊炎略等了等,终究还是年少气盛,按捺不住心里的好奇,摸索着往西边儿过去。

村子三面环山,南面临水。西边儿他们很少来,这里有一个深潭,倒是没多大,只是深得很,又背阴,蛇虫鼠蚁之类

多的防不慎防,所以打从小家里就耳提面命的让他们少来这里。

熊炎几人不敢冒进,磨磨蹭蹭到了潭边的时候,水面动静已经没那么大了,只是一圈圈的涟漪以及潭边伏倒在地露出

根须的树木,显示了刚刚这里发生过些不寻常事情。

“大哥?咱们回去吧,要是被骆阿爸知道咱们到这儿来”猴多觉得这里阴森森的让人很不舒服,而且骆阿爸实在不好

惹啊。

“我不过去,就看看。”熊炎收回迈出去的左脚,听到兄弟提起他阿爸,心里也有些发憷。

一行人就这么又等了半晌,直到墨绿色的潭水渐渐恢复了平静,也没有啥奇怪的东西出现,熊炎看了看天色,这才有

些不甘心的提出回村,其余几人自然一百二十个愿意。

熊炎边走心里还边嘀咕,明天一定记着再过来看看。

离着村口还有百来步,熊炎的好眼力就让他看见了他家阿爸的身影,不由得头皮一紧。虽然心里发憷,可脚下的动作

非但没敢停,还加快了几分。

“阿爸”

“怎么?长大了,阿爸说你两句都不行了?”骆阿爸瞪了眼儿子,转头朝着熊炎身后一个皮肤黝黑的青年道,“去哪

儿了?阿猛你说。”

被点到名的青年愣了一下,结果磕磕巴巴的就把去了西边儿水潭的事儿给说了。

熊炎捂脸。

要说这帮兄弟里面,最可靠的,那绝对是犀猛,可是,最老实不会说谎话的也一定是他。

果然,听了犀猛的话,骆阿爸脸色就变了,随手抄起一根棍子就追着儿子满村子打。

其实那水潭也没啥危险,毕竟都是一帮二十来岁的大人了,又不必担心会落水啥的。可是那地方没什么猎物,还阴森

的很,骆阿爸是个雌性,自然就觉得自己儿子不该去,加上熊炎这两天不耐烦的样子也着实惹火了他阿爸,骆阿爸这

才怒了。

虽说挨了一顿打,还在村里丢了一回人,熊炎的好奇心是一点儿没减少,用他的话来说,罪都受了,要是再不去弄个

明白,自个儿不是更亏?

只是他也不是每天都有闲工夫瞎窜,熊炎还得轮值出去打猎和护卫村子,等到他再叫上小伙伴一起去潭边的时候,已

经是三天后了。

只是这一回,还没走到潭边,熊炎一行就不得不打道回府了——他们捡到了一个人。

准确来说,是一个昏迷的雄性。

人是眼力好的豹牙最先发现的,当时这人就这么躺在林子里不省人事,一开始远远看着白腻腻的一身皮肉,豹牙还当

是捡着了雌性,结果没上前两步,就被那股子浓郁的雄性味道给熏回来了。

“大哥,这里有个昏过去的矮个儿!咱们要带回去么?”豹牙有些兴致缺缺。

“矮个儿?我看看。”熊炎上前。

其实说是矮个儿也不准确,这人身量不但不矮还挺高,只是身上肌肉匀称不同于村里的雄性都是一副肌肉虬结的样子

,这才给了豹牙错觉。身上也不是豹牙之前以为的白嫩嫩,虽然比他们是要白细上一点点,但那身皮肉一看就嫩不到

哪儿去。身上没有兽皮,衣裳好像雌性的麻衣,却又怪怪的。

“带回去让我爹看看。”

众人点头,还是村长可靠些。

第二章:从前,有个大村子

熊烈可不是那群光长岁数不长脑子的倒霉孩子,看着眼前这个被自家儿子背回来的“矮个儿”皱皱眉。

兽人们多是聚居,也不是没有流浪的独兽,不过罕见的很,而且也不会健壮到哪里去,这个“矮个儿”虽然不壮,但

多年历练的眼力让熊烈看出这人可不是软脚虾。

“带回咱们家,让你阿爸先照顾,等班知大叔回来看看。”班知是村子里的祭司。

温憬只觉得一阵头痛,意识渐渐回笼。努力睁眼的这会儿功夫,也想起来自己好像是掉水里了?哦,对,还有他二哥

……

千斤重的眼皮子总算睁开了,全身上下一点儿力气都没有,温憬甚至没办法转动一下脑袋,所以,这也意味着他视线

所及只有一片褐色的屋顶。

大概是某种草类?干掉之后也许因为韧性足够不易腐烂,所以有幸被选中做了屋顶的材料,虽然不够精美,倒也古拙

的顺眼。房梁是圆木,不过手艺不行啊,好像是原生态没处理过的?

处理你妹啊!!!谁想管这破屋顶长啥样怎么搭的啊?话说自己一觉醒来貌似到了某个土着棚屋啥的,这是被水冲啊

冲的冲到哪个部落了么?普南还是科罗威啊??这一点都不科学!

温憬努力观察这屋顶试图通过转移注意力的方式让自己放松下来,但显然效果不是很好。

内心疯狂腹诽的温憬依旧一张死人脸,他从小就这么个冷清性子,家里面除了他家那个人妻属性的二哥温憧之外,都

知道温老三那个死个性。

冷静下来之后,温憬自然也注意到更多的异常,气温不对,明明他落水的时候是夏末初秋,热的要死,可这里分明阴

凉的很,大概是秋末或者初春的样子。

‘阿爸!矮个儿醒了!!!’

屋里忽然响起说话声,虽然温憬听不懂,但显然这是人类的声音他还是知道的。

其实这人说话之前,温憬就察觉到他的靠近,自己也被这种突然发达的五感吓了一跳这种事,温老三才不会承认。

很快,随着这一声吆喝,屋里又涌入几人。温憬没法儿转动脖子,看不到几人的样子,只能听声音,偏偏叽叽呱呱说

的还是听不懂的火星语温老三皱眉——好吧这动作也挺费劲。

‘能听到我说话么?你是谁?’

听声音大概是个中年男人的声音,不过温和的语气让温憬觉得很舒服,有些像他家二哥。

紧接着,一张略显黝黑的男人脸就映入温憬眼帘,长得意外的好看?

骆阿爸看着床上睁着眼睛的少年雄性,心里有些担忧,也不知道这孩子遇上什么事儿了,居然一动不能动。

昨天自家儿子和几个玩伴带着一个昏迷的雄性回来,整个村子都惊动了,村里好几十年没进来过外人,都觉得挺稀奇

村长熊烈接回家里让自家伴侣照顾着,看长相这孩子的家应该也是离这里不远的部落,他们村虽然少有外人进来,但

往年也有离家的雄性远游,对外界的事情也是知道的,比如离这里遥远的西北边,兽人的长相和村里的大相径庭,再

往南去的地方,兽人们则是普遍比较矮等等。

如今少年总算睁眼了,不过看样子还是不能动?看来还是得等祭司从山上回来给看看,骆阿爸有些忧心。

骆阿爸试着和少年说话,看样子应该能听见的,只是看着少年眼里的疑惑,骆阿爸一愣,这是听不明白?

骆阿爸又试着说了些话,少年果然依旧只是盯着自己看,一副完全不明白的样子。

骆阿爸眉头皱了皱,眼里露出一丝不忍,看看自家儿子的体格,再比比眼前这孩子的“瘦弱”,果然,这分明还是只

幼崽啊……

熊炎后颈毛都竖起来了,自家阿爸的眼神好诡异。

村子里的祭司其实就是个瘦巴巴的老头子——至少在温憬眼里是这样的。为人倒是十分和气,再加上一股子大概是职

业所带来的仙风道骨的味道,开始的时候,温憬还真挺怵得慌,不过这种感觉也就维持了不到一天,就被老祭司从村

里孩子手里骗果子吃的举动彻底毁了,连渣渣都没剩。

祭司大人把温憬从头到脚摸了一遍之后就让他养着了,温老三也知道估计在这么个地方也不会有什么完备的医疗条件

,甚至没有担心过自己会不会就这么瘫着。

事实上,自从醒来后,温憬就对自己的身体有种莫名的自信,他不知道这自信是哪里来的,就是笃定自己没什么大伤

果然,只消三天,温憬虽然活动还不能说是自如,但已经能够下地行走了。

三天时间,纵使温憬天赋异禀也不可能突然学会这里的语言,不过好在身体能动之后,肢体语言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

,温憬自认为已经大概摸清了如今的处境,不过做人向来谨慎的温老三还是没有彻底放松自己的神经,挥之不去的违

和感一直让他有些心惊肉跳,而事实证明了,他的预感没错。

走出房门的那一刻,温老三捏爆了手里的竹筒杯子,耳边滚动播放的只有一句话——卧槽啊新世界的大门打开了!!

其实真不怪温老三这么激动,任哪个地球人一推开门就见着一个胖娃娃骑着豹子都接受不了。

得亏温老三一张瘫脸,关键时刻方能处变不惊。这会儿他也意识到不对劲了,豹子旁边还站着个男人,一脸慈爱,附

近的人也没谁大惊小怪来着,这是怎么着?驯养?

‘呀,矮个儿你已经能出门了?’

温憬听到声音,终于将目光从眼前那诡异的两人一豹身上移开,转头看见那个一直照顾自己的中年男人。虽然听不懂

对方的话,不过看表情也知道自己在询问自己身体状况,温憬点点头,表示恢复不错,想了想试着开口。

“骆……阿……爸?”这个词这两天出现频率很高,温憬也大概推断出这应该是眼前男人的名字。

“对对,说得真好,矮个儿你真厉害。”骆阿爸很是惊喜,拉着身后的孩子,一字一句道,“这是我小儿子,貊吉,

貊——吉——”

“貊,吉?”温憬看了看那个乖巧的小正太,试着重复了一遍。这孩子他见过,就是之前被老祭司坑走果子的那个。

“对对。”

温憬这会儿也听出来了,“矮个儿”应该是他们称呼自己的,不管是个啥,温老三可没打算改名换姓,于是指了指自

己,一字一顿强调。

“温——憬——”

骆阿爸念了两遍,发音还算标准,那个貊吉小正太倒是意外的字正腔圆。

骆阿爸是来给温憬送饭的,温憬借住在村长家里,一日三餐都是骆阿爸负责。

温憬端过竹碗,粥微微有些烫,味道香香暖暖跟小米粥似的。之所以说相似,实在是温憬不大相信这么个原始的部落

能够驯育出粟米这东西。

旁边的小正太眼巴巴的望着,温憬有点下不了口。小貊吉是个漂亮的娃娃,圆嘟嘟的小脸,俩圆溜溜黑亮亮的大眼盯

着暖黄色的粥,小嘴巴上那一抹亮晶晶的……口水?

温憬把粥碗往貊吉那儿推推,貊吉愣了愣,赶紧摇头,白嫩嫩的小脸一下子变得粉红。

“温憬你自己吃吧,粟米是好东西,你要赶紧好起来。”骆阿爸揉揉貊吉的脑袋。

看着小正太拒绝的很彻底,温憬也不坚持,端着碗将粥喝了个干净。

送走了骆阿爸和貊吉,温憬看着门口几块碎竹片皱了眉头,那东西不久前还是一个完整地竹杯子。

自己的力气什么时候这么大了?温憬想想,又从附近找了块儿石子儿放在手里,用力握紧,摊开手掌,果然,石头上

几条裂缝十分醒目。

温憬实在是不知道自己这种技能算不算是穿越的福利,不过自己琢磨也琢磨不出个啥,索性也不去想了,当务之急,

还是多了解这个地方才是。

第三章:晴天一个大霹雳,这个村子叫纶邑……

等到床头用来计算天数的“正”字满了四个,温憬终于被祭司大人允许在村子里四处走动了,这么长时间,成天在屋

子里无所事事,又有化身话唠的骆阿爸在旁,温憬总算能和别人简单交流了。

二十天的时间,自然不只是让温憬养伤用的,更是一个部落对新来者的初步考察,目前看来,温憬暂且顺利通过。

虽说是住在村长家里,不过这二十天里温憬见到熊烈的机会不多,加上语言不通,他一直以为照顾自己的骆阿爸是村

长的弟弟之类的。

尽管也好奇过为什么没看见女人,但这二十来天他毕竟没出过门,见的人少,只当是这个家里的女人不在或者某些不

可言说的原因,这种事又不好直接问。

但是,现实给温老三上了严肃的一课,能够在村里自由走动之后,他发现,继新世界的大门打开之后,他的三观简直

一步一碎……

大清早,温憬收拾好自己,就出门去找貊吉,对于这个本土小正太,温憬实在觉得有趣,这个小家伙据说已经十二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