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攻略手记 中——零林梓

第五十二章: 存在的意义

“要不,跟姜俊英再亲一次?”那个游戏推荐者笑吟吟地说。

我怒视他,小哥你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不要,那样便宜他了。”那个拍视频的女生嫌弃地拒绝了提议,我刚想抱抱她作为我的感谢,她马上又说:“要亲就亲他左边那个。”

妹,我看错你了,你也不是好人。

“男人有什么好亲的,给我个妹纸啦。”王梓没有我那么慌张,还是一如既往地油嘴滑舌。

他这么一说,大家好像慢慢走出了我跟姜俊英创造的阴影,竟然最后只让我青蛙跳一圈就放过我了。

王梓,你果然是我的贵人!

联谊在我的精神走远不久后就结束了,在互换电话号码的环节中,没有妹来问我拿号码,我就坐在原地被围着王梓和姜俊英的人挤来挤去。

全场最受欢迎的就数王梓、姜俊英和韩庚长。他们个就像坐在平民堆里的高富帅,瞎都能感受到他们散发的光芒。

散场之后,我们人行打算再待一会儿才回去,主要是避免跟大队继续接触。那个拍了我们舌吻的女生留了下来找姜俊英要手机号码,不过姜俊英没有轻易把号码给她,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有把号码给任何一个女生,都只是给了qq号码。但是这个女生底气明显不同,她不是求,她是要。

“我有一个条件,如果你答应我,我就把手机号码给你。只给你一个人。”姜俊英开始跟那女生谈判,他的声音好像有注意调整过,低沉而性感。

看来又有一只小绵羊被大灰狼吞了。

“关于那个视频?”那女生也不蠢,一语道破姜俊英的想法。

“嗯。”姜俊英点点头。

“你想我删了它?”那女生拿出手机,放在桌面上。

对对对!删了删了!

我跟王梓在一边激动地看着他们两个人的谈判,看来如果姜俊英肯给号码,她一定会删了!姜俊英果然厉害!姜俊英大神!

“嗯。”姜俊英又点点头。

耶!我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激动,猛地跳起来朝姜俊英展示海狗式的拍掌。

姜俊英淡淡地看了我一眼,又继续跟女生说:“你把它,发一份给我,然后你删了,就可以。”

啊?你留一份干嘛?作纪念吗?

我马上停下手,屏息等着他们谈判的最后结果。

“成交!”

蓝牙发送视频,删除视频,交换号码,女生离开。

门关上的瞬间,我像哈巴狗一样爬到姜俊英身边,“快快删了!”

“删什么?”

“那个视频啊!你不是拿回来删的吗?”

“为什么要删?”

“为什么不删!”

“我做个纪念,”

“哎?有什么好纪念的!”

“你管我?”

最后我眼睁睁地看着姜俊英宝贝地将手机放进衬衫内的口袋,还在我面前拍了拍口袋示威。

我哀怨地回到王梓身边,然后被他抓着衣领带了回宿舍。

回到宿舍之后,我又哀怨地在姜俊英的监视下重写了军训心得。我这个高考作拿满分的天才写手居然还要受一个靠关系上大的人指指点点,伤我自尊心了!

诶?对啊,为什么我要这样被姜俊英使唤?

入夜后,我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我隔壁的床空荡荡的,曹圭贤还没回来。

对面的床倒是很热闹,两个光源在黑暗里一直亮着,两个人都举着手机在玩。

“喂,你们在玩什么?”我撩开蚊帐朝对面喊,我的手机里一个游戏也没有,寂寞了。

“养成。”王梓随便应付我一句又继续投入手机里去。

“我在看视频。”姜俊英坐了起来,也撩开蚊帐,还把手机举给我看。

距离有点远,屏幕也不大,我定睛看了好一会儿,好不容易看清楚了结果吓得我差点把手边的手机当凶器扔了出去。

我擦!居然是我们舌吻的视频!

“你变态啊还看!”还好关了灯,他应该看不出我脸红了。

“我这是吸取经验,今天我有什么做的不够好的吗?”姜俊英收回手机,继续津津有味地看着。

“完了完了,我们整个宿舍都是不正常的。”我无力地瘫回床,这种环境下,我估计很难制造些什么机会跟曹圭贤复合了。

“请你搬出去。”王梓忽然丢了一句鄙视我的话出来,然后又沉默了。

宿舍又沉寂下来,可是我还不困,随便找点话题吧。

“喂姜俊英,你干嘛老是叫我帮你做事啊?”

“因为这是你存在的意义。”

“你妹。”

“我就是为了让你来帮我做这些事才把你转来这个地方,我也不用你感谢我,认真做好你的职责就行。我再说白点,怕你蠢不懂,就是照顾我的饮食起居,帮我做作业,考试助攻,兼任抵挡花痴的挡箭牌。”

“你,都是你说的,凭什么我要相信你啊!”

“上q,我发个图给你,收了之后好好闭嘴,我没叫你说话的时候不要让我听见你的声音。”

好吧,我承认我被姜俊英那么霸气的话吓倒了,真的闭嘴一声不吭地登陆qq等着接收他的图片。

很快他灰色的头像跳动起来,我马上接收他传来的照片。

那是一张红头件的照片,顶头是写着中央政府通知,正内容是,我李晟敏因见义勇伟大事迹为获得高考加五十分,除北大清华外,即使不够分数的所有校也必须无条件接受我的志愿投档。

我看着这张图片愣了好久,我要怀疑它的真实性吗?有必要怀疑它的真实性吗?以姜俊英的身份,有必要为了我做这种伪造件的违法行为吗?我真实的分数有可能录取到这个专业吗?

其实说来,不管我是正常发挥还是超常发挥,我都不认为我的能力能够触及这个顶尖的专业,能够和曹圭贤那样的天才同一个班。

就算姜俊英不说他的背景,光是这个人,只要勾勾手指,什么人没有?他选我应该只是觉得我不是那种会到处乱说话的人,而且看起来还比较好欺负,就算怎么相处也不会产生感情,不用担心身边会有个不定时炸弹随时会爆炸。

那我要不要真的听他说的,照顾他饮食起居,当枪手,还要帮他挡烂桃花,做个零薪水的全职保姆?虽然说得那么严重,但是按今天来说,我只是帮他做个作业,其他什么饮食起居的根本用不着我,他也应该不会放心将食物交给我吧,我也没那个位帮他搭配衣服啦。

胡思乱想一通后,脑袋超负荷运作,还没得出答案的我很快就入睡了。

不过好像睡了不是很久,只是整场睡梦中我好像被倒过来挂着一样,头重脚轻呼吸困难,张大嘴巴想要呼救却喊不出声音来。

圭贤……曹圭贤……救我……圭贤……我爱你……

头脑发胀又浑身僵硬,手背上刺痛刺痛最后逼使我迷迷糊糊醒来,微弱的光线刺进眼睛,第一个映入眼帘的事物是一双乌溜溜的眼珠,那双眼在看到我睁眼后顿了顿,没有感情变化地往后退了一点,然后整张熟悉到刻在心上的脸完美无缺地全部收入我的视线范围内。

“曹圭贤!啊——”

第五十三章: 好久不见

“曹圭贤!啊——”我被眼前的人吓得扯破了喉咙狂吼,结果只发出微弱的声音。

哎?我的声音怎么那么沙哑的?

“真服了你,睡个觉都能发烧。”曹圭贤坐回椅上,扭过头看着旁边的布帘,连多看我一眼不肯。他脸色很憔悴,重重的黑眼圈,可是侧脸还是很帅。

不顾曹圭贤会不会发现,我花痴地细细欣赏了他完美的侧脸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打量周围环境,雪白的墙壁,雪白的布帘围着隔壁的床,雪白的被单,床边还有个吊瓶架,我手上还插着针头。这里是医院啊……

哎?我怎么就进了医院了呢?

我挣扎着要起来,结果上身刚倾斜移动了不到十,头好像灌了铅般沉重,如生锈的机器完全运作不起来,全身麻痹一样,昏昏沉沉的坠感马上将我逼得直挺挺地倒回床上。

“圭贤啊……我为什么会进医院的……”我躺在床上怎么都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进医院的。

曹圭贤好像很不喜欢我喊他名字,听见我的话之后眉头皱得更厉害了。

“你半夜发高烧乱说话,我刚好回来发现了。宿舍那两个混蛋不肯送你来医院,就扔给我做。”

“你就那么乖地听他们话送我来了?”

“要怪就怪剪刀输给拳头。”

曹圭贤很不耐烦地看了看头顶的吊瓶,我也顺着他的视线看上去。

天啊,还有瓶未开封的大吊瓶!我这是患了绝症还是快要死了?有这么严重吗?!

“要不,你就先回去吧,我等下自己回去就行了。”看着曹圭贤那张臭脸我就舍不得让他陪我受苦,按照现在的速,我估计还要好几个小时才能离开这里。

不对呀,这不是个好机会让他留在这里陪我吗!还能趁机促进下感情!这种两人世界的时间可不是常有的!我这个笨蛋!

我暗暗骂了自己几句,又担心地偷看曹圭贤的反应,他肯定是求之不得赶紧要走了。

“让病人自己进出医院这种没人性的事我做不出来,愿赌服输,我去给你带个粥吧,光打针也不能饱肚。”曹圭贤弯着腰靠近我的脸颊,熟悉的茉莉花香再一次冲进我的鼻腔里,我的心脏猛地狂跳,他靠的那么近,会不会听见我的心跳声。

“如果我不在的时候有什么事,喊一声外面就有医生。这里空调比较厉害,手臂要注意保暖,不然血液不畅通点滴会更慢。”他将我身上的被单往上拉了拉,盖住我胸口和手臂。

两眼桃花地目送曹圭贤出门之后,我才觉得这里真的很冷,没有了曹圭贤在身边,好像什么都不值得跳动心脏了。

“哗啦”隔壁床的布帘忽然被人拉开,我随意地看了过去,另一边病床坐在一个穿着黑色紧身t恤的人,骨架挺大但是看起来并不强壮,一看上去,终于看到那张微笑着的脸,竟然是金英云!正洙哥的男朋友金英云!

“刚才听见你的声音就认出你了,不过怕打扰你们就没打招呼。好久不见了啊,晟敏。”金英云靠坐在床上,精神虽然不是很好,但似乎还没我这么糟糕。

“好久不见,英云哥,你怎么会在这里的?我回校听说你辞了高中校医的工作……”我躺在床上还是没有力气起来,只能侧着身跟金英云说话。

“是啊,今天过来打点葡萄糖。我现在在这里念博士,心理博士。”

“哇,好厉害啊!原来你还那么有化的啊?”

“谢谢。”

金英云身体好像瘦了不少,连带精神也瘦了,没有了以前对谁都恶狠狠的冷漠,甚至我挪揄他也没有回嘴,换了个人似的。

不是,他也有例外,只有对正洙哥就是千依顺的。

正洙哥?对了,他一定知道正洙哥的下落!

“那个,正洙哥现在在哪里?我离开那所高中之后就一直找不到他了。”我有点着急地说,这些年我试过很多方式去找正洙哥,最后都竹篮打水一场空。

金英云愣了愣,原本不明显的笑容更是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们分手之后我也没了他的消息。”

“什么?你们分手了!?为什么?哎呀……”我被金英云的话惊得手下意识拍了下床,结果震到了手背皮下的针头,撕裂的刺痛感把到嘴边的剩下的问题硬生生磨灭了。

“对不起,我不想再说了。”

“啊,抱歉。”

空旷的病房又恢复它原来的安静。

好不容易熬完两瓶吊瓶,换上最后一瓶之后,金英云说还有课就先走了他前脚刚走曹圭贤后脚就回来了,还真提着一碗白粥。

曹圭贤将白粥放在桌上,转身看了看眼前的吊瓶,这一瓶才刚开始。

“你刚才看见金英云了吗?”我幽幽地说,原本还因为曹圭贤的关心、与旧时的重逢而有点高涨的心情被金英云冷淡的反应浇了盆冷水,现在已经没有力气再去挑逗曹圭贤了。

“金英云是谁?”曹圭贤盯着吊瓶,没在意我说什么。

“没没事……”我慌张地结束了话题。

现在这个曹圭贤可不是当初和我经历过的曹圭贤,当然不认识金英云。

“喂。”我想了又想还是跟曹圭贤开口了。

“干嘛。”曹圭贤瞥了我一眼,没好气地说。

“我,我想上卫生间……”我憋红了脸,刚刚两大瓶点滴进了身体,现在多余的水分急需要排出啊……

本来不想麻烦任何人,刚才也不好意思跟金英云开口,还以为可以忍到点滴结束,但是现在我满脑都是膀胱传递上来的“我要爆炸”的信息。

“麻烦!”曹圭贤扔下这么一句就走出去了。

哎,早知道尿床也不跟他说了,至少还能再见几面。

我狠狠地敲了自己脑袋一下。

很不巧,曹圭贤马上就转身回来,清楚见证了我这个自虐的行为。

“能自己起来吗?”曹圭贤手上变戏法一样多了一支可移动的吊瓶架,一边问一边将我的吊瓶移到他手上去。

我试着撑起身,本来无力的手脚在病情和内急的双重折磨下更加无力。

我只能坦白地朝曹圭贤摇摇头。

他长长叹了口气,又狠狠斜了我一眼,“不要想多了!”

说完,弯下腰将我身上的被掀开,一手伸进我的后背,一手伸进我的膝盖下,一用力我就飘飘然地被抱起。

一下离开了依靠的病床,腾空的我下意识伸手环住他的脖。

“别抓那么紧,右手放下去,血液会倒流的。”曹圭贤动动脖,让我松开手。

他的脸庞就近在我眼前,就算之前发生过我不愿回想的可怕,我还是对这张脸,放不下。

明明刚才还无力的身体,现在居然还能挤出那丁点力气去抓住曹圭贤,人体的潜能果然是无限的。我松开扎了针头的右手,但是左手还是抱着他。

这也许是我们关系的转折点,我不能再搞砸了!

曹圭贤倒也没再说什么,抱着我推着吊瓶架就往卫生间走。

如果时间能够停在这一刻该多好,这样的愿望许多了,也没见实现过,是不是因为没有朝天空扔个硬币再许愿呢?

曹圭贤的肩头还是瘦骨嶙峋的,穿在身上的t恤应该是之前的,现在已经宽松了很多,v字领口垂到胸口的位置,是因为沈昌珉的死给他带来重的打击吗?

曹圭贤的味道,好好闻。

我埋头在曹圭贤的胸前,收紧了环着他脖的手。

可惜去洗手间的短,我还没享受够这样的温柔,曹圭贤就推开洗手间的门。

“你能自己站着吗?”曹圭贤抱着我看了看隔间。

“好像……不行……”我撒娇般摇摇头,不肯离开他的怀抱。

“那怎么办,这里都是蹲厕,早知道就问下护士有没有尿盆。”

“你叫我一个十九岁的人用尿盆说得过去吗!”

“那现在怎么办?”

“额,不然你架着我过去那边?”我指指旁边的尿兜。

“我可没兴趣看你小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