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想做一个安静的美男蛟(好想做一个安静的美兽人 包子)下——温芪

第五十一章:团聚……

貊吉是被憋醒的,好像有什么东西压在胸口,倒也不重,可就是那么一动不动的在那儿让他喘不过气来。然后,一睁

眼,就对上了两只乌溜溜的大眼睛,嗯,很眼熟……

“阿爸!”大眼睛眯缝成了小月牙。

“阿戬……”貊吉这才发现压着自己的居然是亲儿砸。

坐起身,貊吉伸出手抱着儿子,打量四周,看看这装潢就知道还是在阿塔部落,噢噢对了,伤口——貊吉动动腿脚,

还是疼,不过凑近看了看,伤口估计已经被处理好了,上边儿裹着一层细棉布,也不知道里面的情况。貊吉看看儿子

,估计是自家存货。

“宝宝,你爹呢?”不再看伤口,拍拍儿子的小屁股,貊吉开口问。

“爹……”无奈儿子词汇量过于匮乏,外加双手搂着阿爸死活不放开,连肢体语言也没法表达,半天也没说清楚。

好在貊吉没有纠结太久,温憬就出现了。温憬挨着伴侣坐下,揉揉好像小膏药一样的儿子脑袋,告诉貊吉自己是怎么

找来的。

温憬跟着那两个“绑匪”回阿塔部落的时候,正好看到蓝翅给貊吉缝伤口,就看见一排小蚂蚁脑袋跟拉链似的锁住了

自家伴侣腿上那估摸着有三十厘米的伤口,没工夫感叹阿塔部落高超的外科手术水准,温憬和貊戬一大一小只顾着查

看貊吉了。

“那个布条……是你让人出去挂的?”

“嗯,你找来好快。”

“也算是凑巧了,正好碰到阿塔部落的兽人。”温憬忽然正色起来,“阿吉,对不起,之前都是我自大了。”

“我也有错。”貊吉反应了一下就知道温憬说的是什么,这件事他们都大意了。

“爹!!!”貊戬小喷油完全没有在意爹爸的温情脉脉,十分煞风景的出声。

相处了这么久,温憬已经能够轻易地从儿子那匮乏的词汇中听出各种意思,小家伙饿了,而且这回大概是找回来他爸

,指使自己的语调格外嚣张,个混蛋小玩意儿,长大之后肯定是那种把爹爸赶去睡地下室的不孝子!!!

翻了个特别没气质的白眼儿,温憬认命的去准备吃的。

阿塔部落是地下建筑,虽然有完善的空气流通系统,但是实在不适合生火做饭,事实上,他们主要的食物是自家培育

的菌类,那可观的地下农田让温憬也大吃一惊,真不愧是兽形为切叶蚁的为大种族!

还是热心的大钳给温憬找到一个通风口的位置,让他可以给自家儿子和孩儿他爸准备热乎乎的晚饭,他可舍不得自家

伴侣在生病的时候还吃冷东西。

铜锅里面咕嘟咕嘟熬着稠稠的米糊糊,考虑到清淡饮食,温憬也没敢往里面加肉末,只是撒了少少的石蜜粉怕貊吉嘴

里没味道,没错,出村的时候他带了不少石蜜粉当调料。

加了石蜜粉的米糊糊呈现出一种淡淡的红褐色,随着熬煮散发出好闻的香气,等到煮好了的时候,温憬发现不知道何

时,附近通道口已经挤了一圈崽崽了……话说阿塔部落幼崽的眼睛可真大啊。

发现温憬注意到他们,幼崽们有些害羞的往石壁后边藏了藏,然后露了个大脑袋紧紧盯着温憬……的锅子。如果换做

貊吉,或许还会纠结一下,不过温憬本来对于陌生的幼崽就毫无耐心,加上这是寄人篱下,万一自己的东西把人家幼

崽吃出个好歹,那才麻烦了。

于是温神兽面不改色的灭了火堆,端着锅子走了,徒留身后无数失望的大眼睛……

专门借住给温憬一家的客房里,貊戬正一脸担忧的看着阿爸起身收拾床铺,不过大概被罚站了,贴着墙壁一动不敢动

“怎么了?”温憬端着锅子看到儿子那诡异的姿势问。

“爹……”委屈。

“行了行了,过来吃饭吧。”貊吉话音刚落,小家伙就冲过来抱住了他,死活不松开。

温憬大概也知道被罚站的原因了,小膏药……

貊吉累了两天,甜甜暖暖的米糊糊一入口,整个人都活过来了好吗?连喝了两碗,这才注意到伴侣只是看着自己和儿

子,没有动口。

“行了,这是你和儿子的,我吃这个可不饱,包里有肉呢。”

吃完洗漱干净,貊吉带着儿子安心的躺在床上练习说话,十分大爷的指望温憬收拾碗筷,温神兽任劳任怨甘之如饴。

抱着锅子正往存水的地方走,却迎面遇见了蓝翅。温憬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祭司都是高智商,不过这个笑眯眯地蓝翅

实在是和班知一样都是老狐狸。

蓝翅来找温憬自然是为了米糊糊,温憬也没舍不得,拿了存货的三分之二还有所有的石蜜粉给了他。寄人篱下,就算

蓝翅和班知有交情,还是该一码归一码的算清比较好,不过比起米粉子显然石蜜更让蓝翅感兴趣。

“这是什么?你们村里的新东西?”蓝翅的口气似乎对纶邑村颇为熟悉。

“不是,这个是交换日上换来的。”正好,借着石蜜,温憬把这次出行的目的也给说了,不管怎样同是东大陆的兽人

,关键是还和纶邑村有交情,貌似交情还不浅,通个气对温憬来说都是百利而无一害的。

蓝翅听完温憬的叙述,收起了笑脸,西大陆的事情是个重要的消息,事实上,比起纶邑村那种杂居的部落,这消息对

阿塔这种倚重兽形讲究血统的部落来说更为重要。

“这么多年不见,看来下个交换日,阿塔部落也可以出去一次了。”

温憬有些疑惑,阿塔部落距离交换日聚集地满打满算也只有一两个月的脚程,而且阿塔兽人们脚程还格外快,没道理

在交换日从没见过他们。

蓝翅倒也没有隐瞒,阿塔部落在二十年前遭受过一次天灾,这些年都忙着重建部落自然没空参加交换日。而熟悉纶邑

村也不是没道理,事实上,蓝翅当初也算是班椐的弟子,要不是因为他是蚁形兽人必须回归部落,如今纶邑村的祭司

是哪个还不一定呢。

温憬点点头,鉴于这个部落惊人的地下工程他不难理解为什么需要几十年来建设部落,不过,这个部落既然兽形是蚂

蚁,不会还有什么蚁后之类的吧……

当然这个话可不能问蓝翅,还是回去之后问问自己那个科普小能手的伴侣吧。

回到房间的时候,自家儿子已经能够准确的说出“你”“我”“吃”“好的”“谢谢”等好些词汇了,温憬一边儿感

叹自家儿子真聪明啊,一边儿深深怀疑当初那四十二遍“阿爹”自己是不是被占便宜了……

想了想,还是没有计较自家儿子的孝心问题,温憬更想知道蚁形兽人的格局。

“蚁后?当然不可能啦,蚁形兽人虽然兽形是蚂蚁,但不是真正的蚂蚁啦。”不愧是科普小能手,貊吉果然博闻强识

,“不过蚁形兽人的部落的确很严谨,我也不是很了解,只是听爷爷说过,他们会根据体型和能力各有分工,而且虽

然会接纳外族的雌性,不过族内雌性要是与本族兽形不同的兽人结为伴侣,必须要离开。”

温憬和貊戬两个都受教的点点头,看着一大一小同样的表情,貊吉心情好的不得了。

“不过他们的族长确实是雌性哦。”貊吉笑眯眯地补充。

果然还是蚂蚁啊……

第五十二章:到达……

温憬一家三口借住在阿塔部落,安全得以保障,这已经是看在纶邑村和班知的面子上欠了大人情,所以,食物自然是

自给自足的。无奈,现在一伤一幼,担子全压在了顶梁柱温憬身上,他基本上是白天出门狩猎,晚上彻夜修炼。

看起来是忙得脚不沾地连睡觉的功夫也无,事实上,比起蒙头睡上三五天,温憬觉得倒不如修炼一晚上来得解乏。顺

带的,儿子有样学样,晚上也不睡了,现在喜欢窝在阿爸身边跟着阿爹一起修炼。

相处时间越久,貊吉对这个天上掉下来的儿子越喜欢,貊戬不仅懂事聪明,性子上还有同龄幼崽所没有的坚韧。就连

一向嫌弃幼崽麻烦的温憬都难得的挺喜欢这小家伙。

阿塔部落没有类似纶邑村的狩猎队,他们有专门的护卫兽人,兽形庞大凶猛,温憬头一回看见他们整装出猎的样子就

被震撼到了,仿佛看到了后世的正规军队。这些兽人的任务主要是守卫部落,护送出去采集的雌性以及狩猎。

“蚁多咬死象”这话温憬也听过,足以见得蚂蚁的可怕,当这个蚂蚁不仅有数量还有体型的时候,那威慑力足以让任

何人望而却步。难怪阿塔部落有胆子放任未成年在部落外瞎跑,还随便捡人回家,实在是没人敢招惹他们。

见识了阿塔部落的武力,温憬越发觉得自己的渺小,自己实在是运气好,当初一到这个世界就被村里捡回去。同样也

是因为运气好过头,日子过的太舒坦,对这世界的弱肉强食没有直观认识,结果害得自己差点丢了貊吉。

阿塔部落食物来源主要是依靠自己的地下菌田,对于肉类的需求并没有其他兽形的兽人大,所以,护卫兽人出门多是

为了保护采集菌田材料的雌性,狩猎只是偶尔为之。这也方便了温憬,他没想过搭护卫兽人的顺风车,自然更不希望

引起阿塔兽人们的反感,目的不同那是再好不过。

阿塔部落附近的食草动物很多,大概是因为部落兽人会驱逐有威胁的猛兽,又偏偏对肉食需求不大的缘故。比起在村

里的时候,温憬每天的收获要多得多,最重要的是,能够当天出门当天回来。

还是在当初熬米糊糊的通风口,温憬准备着当天的晚饭,貊戬跟在旁边打下手,也不知道是修炼的缘故,还是因为这

段时间吃东西规律,貊戬面色好看很多,连小胳膊小腿都结实不少,估计再过段时间就能看出长个儿了。

“阿爹,吃肉。”貊吉打算不再吃米糊糊,他要开始学着吃肉。

“知道了,再吃一顿米糊糊,你阿爸不放心你。”温憬盯着锅子,头也不抬的和儿子搭话。

“给阿爸。”这句话貊戬倒是说得顺溜。

“行了,让你吃你就吃,我心里有数。”

虽然米糊糊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在貊戬心里,这东西是他最美好的记忆。而且在他有限的记忆里,还真没有比米糊

糊更好的了,所以,他希望把好东西留给受伤的阿爸,他已经长大了。

温憬当然知道貊戬的小心思,也没多解释,只是摸摸儿子的脑袋。回头告诉貊吉,让这小崽子跟他阿爸说去吧。

晚饭很快好了,温憬收拾东西,除了头一回熬米糊糊的时候,他再没看见过阿塔部落里那些大眼睛的小崽子,估计是

被管住了,温憬松了口气,要知道不管什么部落,幼崽是最不能招惹的。

貊吉百无聊赖的待在屋里,其实他的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前天就把伤口上那些个蚂蚁脑袋捋干净了,不过温憬坚持

要多休息两天,蓝翅也没赶他们,他也就赖着了。抬头看见伴侣和儿子端着食物进来,貊吉起身上前。

“今天又去蓝翅祭司那里了?”

“嗯,还是聊了这几年交换日的事情,还有纶邑村的变化。”

“明天就离开了,等等吃完了饭,我们再去拜访一下蓝翅祭司。”

貊吉点头,他也知道自家伴侣非要死皮赖脸在这儿挨着不走,主要还是因为接下来的旅程不知道会遇见什么,他希望

自己能够好好休整一下。其实貊吉之前有些犹豫,他希望把儿子留在这里,拜托蓝翅送回纶邑村,不过被温憬阻止了

好像自从上次莫多兽人的事情之后,温憬就变得格外谨慎,送儿子回村的提议如果放在之前,他或许会犹豫,不过现

在,他是绝对不会再让自己的家人离开保护范围的。不要说是班知的旧友了,哪怕交给同村人,温憬也不会放心。

次日清晨,告别了阿塔部落众人,温憬就带着家人离开了,特别感谢了蓝翅和大钳,承诺以后阿塔部落需要,温憬必

然会出手帮忙。

蓝翅依旧还是笑眯眯一副深不可测的模样,倒是大钳这孩子,分别之际居然舍不得带来麦芽糖的貊吉,惹得貊戬看他

分外不顺眼。

继续往西北方向走,比起之前那一个月肆意使用威压,温憬这回要收敛很多,不再释放威压,而是让自己的五感尽量

伸远,时不时的还会用两只猛兽练练手。

继续走了两个月,倒也相安无事,此时的景色已经完全不同于纶邑村,茂密的灌木丛和高大的乔木越来越少,更多的

是人高的茂密草丛以及零零星星的矮小植株。此时的温憬一家从纶邑村带出来的存粮早已吃完,身上的行李只剩下棉

被、皮子、几件衣裳、一口铜锅和三个竹杯子。

三个人虽然风尘仆仆,脸色却不难看,主要是因为温憬这一路狩猎越发顺手,不愁吃喝,外加修炼不辍,非但没有萎

靡下去,反倒是壮实不少。就连貊吉也因为有了保障,休息的好,也没有受罪。

至于貊戬,两个月下来几乎算是脱胎换骨,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灵气温养的缘故,个头已经接近了正常的六岁幼崽,

更让貊吉诧异的是,儿子居然越长越像伴侣,要不是兽形不同,他真有些怀疑阿戬是不是和温憬有血缘关系。

就在他们走出森林,在草原里走了三天之后,终于远远见到了第一个人类聚居地,貊吉没办法形容这聚集地的怪异,

与他观念中的部落完全不同。温憬倒是毫不意外,在他看来,这分明就是一个简陋版的城池,还是那种经常出现在欧

洲童话里,有护城河与吊桥的那种。

拦住伴侣和儿子,温憬让他们变为人形。

“我们恐怕已经到达了西大陆,这个应该就是所谓的城了。”

温憬一说,貊吉也反应过来,西大陆人有不少都不能完全兽化,而且似乎生活中也不常使用兽形,他们要是就这么走

进去,那才叫扎眼。

第五十三章:潘城……

潘城是距离神殿最远的的城市,并且规模也不大,但是因为坐落在森林最近的地方,加上潘城人一向勇猛善猎,所以

这还算得上是一个分量十足的城市。当然潘城最著名的不仅是他的畜牧业,事实上最让潘城人自豪的是,这是仅有的

三座被第一代圣女亲口命名的城市之一。

阿戈是潘城的守门人之一,年轻的兽人刚刚上任一个礼拜,激动地心情尚未平复,每天都是天还没亮就守着城门。

守门人是非常让人羡慕的职业,虽然比不上城市护卫队,但也勉强算是公职人员,不仅不需要再为贵族们继续做廉价

苦力,还可以领取一份薪资,另外闲下来的家人也可以为自己张罗些吃食。

阿戈很珍惜这份工作,他的出身不大好,是被现在的阿爸捡回来的,但是却幸运的可以完全兽化,要知道如今能完全

兽化的兽人还真不多了。阿戈的同事还没来,那是个年长的半兽化兽人,据说家里很有些关系,对阿戈也从来都是指

手画脚,不过阿戈倒不在意,他阿爸说了,好不容易找到个工作,不希望自己出城冒险狩猎了。

太阳冒头的时候就可以打开城门,阿戈活动活动手脚,推开吊桥旁的木门。吊桥常年放下,据说战争的时候可以立起

来防御敌人,不过阿戈从来没见过,他也不知道“战争”到底是什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