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觉醒来发现老婆不爱我了(穿越)+番外——傅君寒

文案:

魏凛不过是睡了一觉就莫名其妙重回大学时代,这意味着他的房子、车子、票子都要重新奋斗了!

这特么还不算什么头疼的事,真正让他觉得头疼的是:

他发现他老婆不爱他了!不仅不爱他!还对他讨厌到远远见了就绕着走的地步!

穿越大神你出来一下我们来讨论一下人生怎么样!

重要观文指南:

1、本文并非主攻文,作者属性废hold不住攻视角。

2、攻自带精分、痴汉属性。

3、本文1V1,两人会一路鸡飞狗跳到HE的。

4、本文只有一个宗旨,那就是攻就是用来折腾的。

5、先出来的是受。

6、偶尔文艺疼痛蛇精病体出没。

7、重要提示:第四章到第十六章为回忆插叙部分。

8、补充重要提示:前三章看的有点云里雾里的童鞋,泥萌看到十七章就会GET了。

内容标签:前世今生 青梅竹马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成骅,魏凛 ┃ 配角: ┃ 其它:平行空间

第一章

“嘶……”牙刷再一次不小心碰到了嘴角的伤口,把成骅疼得呲牙咧嘴,但刷牙的动作依旧没停,反而愈来愈快。成骅看着镜子里眉头紧蹙的自己,愤愤的想今天他一定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不光丢了初吻,丢的方式还特么是被一个男人强吻了,而且那个男人还是早就跟他闹掰的魏凛!这简直颠覆了成骅的三观!他左思右想还是特别以及非常不能理解!

今天魏凛先是莫名其妙地跑到校广播台的办公室找他,在众目睽睽之下不由分说把他拽出来,手劲之大他居然挣脱不能,麻痹的胳膊上有小肌肉就了不起了吗!然后两人就一路拉拉扯扯到了楼后面的小树林里,期间魏凛还一直用狗见了肉骨头的眼神看着他,直看得成骅汗毛倒竖,他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他又哪里招惹到这只瘟神了,这学期两人统共就见了一次,说话都没超过三句,而且每次远远看到魏凛及其一竿子狐朋狗友,成骅绝逼选择绕着走的,井水不犯河水就是他对魏凛的一贯行动指南。

结果呢!不知道这位瘟神今天抽了什么疯还是出门忘记吃药了!把他拽到小树林以后说了一通乱七八糟的话,成骅愣是一句没听懂,就在成骅愣神的期间,魏凛把他强吻了!这都是什么和什么!一定是他今天起床的姿势不对吧!而且那只瘟神还把他的舌头伸到了他嘴里,这已经不能简单用恶心来形容了!

想到这成骅脸色一僵,又往牙刷上挤了一大坨牙膏,开始他今晚的第五次刷牙。

******

“呦,老小今天在卫生间呆的时间可够久的啊,可不是便秘吧?所以我才一直跟你们说一天八杯水,便秘远离我。”周涛听见成骅从卫生间出来的声音,停下电脑上正在厮杀的斗地主事业,转过头对成骅说。周涛此人自封为宿舍老大,因为他年龄最大,但说话做事总是不着调,因此他们宿舍也没人真正把他当老大看。

“屁,你才便秘呢!”成骅在卫生间刷了十次牙,依旧觉得没把嘴巴里那种反胃的感觉洗掉,心情十分不好。

“哇!老小你今天很暴躁啊,我听妙妙说今天魏凛凶神恶煞的冲到广播台把你像抓小鸡仔一样拎出去了,后续怎么样,能求个现场回顾不?”

“什么叫‘抓小鸡仔啊!’你居然这么形容我,分分钟把你扔宿舍楼下去!”

“老二~你快来管一下,今天我们老小要以下犯上无视长幼秩序了啊!”周涛唯恐天下不乱的冲着在一旁看书的严子安喊道。

严子安慢悠悠把脑袋抬起来,扶了扶眼镜:“首先,不要叫我老二,再让我听到一次,我一定和成骅合力把你从宿舍阳台扔下去。其次,明天我有个演讲比赛,正在准备中,这种小事你自己解决吧。最后……”严子安把目光转向成骅,还别有深意的最终落在他嘴角的伤口上,“我有一个疑问,你嘴角怎么破了?”

成骅只觉得自己脸上温度持续上升,被气得:“我……我……我就是上火便秘了怎么样!从明天开始每天八杯水!谁再问我今晚上的事我跟谁急,就这样,我睡了,晚安!”说完,成骅立刻踩了梯子爬上床,严子安一脸我什么都知道的表情简直让人烦躁,他知道个什么 啊。成骅决定摈除一切杂念,专心睡觉才是王道,明天醒来他就自动失去了今天的记忆也不一定呢。

******

贴名:求助!一觉醒来发现老婆不爱我了!肿么破!

ID:叫我大钢炮

时间:4—11 23:45

1楼:楼主睡了一觉起来发现一个令人震惊的事实!那就是楼主老婆不爱楼主了!!!简直是晴天霹雳的感觉你们造吗!楼主确定以及肯定之前没做错任何事!特别是对不起他的事!楼主就特么睡了一觉起来物是人非了!楼主不希望以后和老婆“从此萧郎是路人啊”!各位英雄好汉请各显神通好吗?急,在线等。

……

53楼:大家回复楼主都看了,在此做几个统一解释和说明:首先你们没看错,楼主用的就是“他”,楼主老婆就是个男人怎么了,楼主行得端做得正,就是恰好爱的人是同性,才不怕某些人喷【同性恋去死去死】呢;其次,有人质疑楼主ID,但你要楼主怎么证明给你看呢,楼主的钢炮必须属于楼主老婆一个人,你们是永远没机会看到的,楼主只能说自由心证;最后,楼主觉得需要补充一点细节,因为某些不可抗力,楼主老婆算是丢失了和楼主全部的恋爱经历,就算他失忆了吧,而且楼主老婆目前处于见到楼主就烦就讨厌的阶段,请各位英雄好汉提供一些靠谱的建议,什么【压着做几次就有爱了】、【脱光了把自己作为礼物献给老婆】之类的建议就不要提了,这种事现阶段楼主根本做不到。因为今天楼主已经干了冲到老婆面前,把老婆拉出来强吻的蠢事了,结果只GET了老婆猛烈的一肘子,还捣在胸口上,现在还疼着,要不是楼主身手敏捷,连大钢炮都要遭殃好吗。所以,请看帖的各位豪杰,建议还是靠谱点吧。

******

小剧场:

地点:小树林

任务:成骅、魏凛

时间:强吻发生后

魏凛:老婆老婆,你看你脸都红了,还说你不爱我~~~~~~

成骅:我是被气得啊气得啊!

魏凛:作者你出来我们谈谈人生啊!

第二章

成骅并没有睡好,确切的说他做了一晚上被狼狗追赶的噩梦,所以早上闹铃声响起来的时候,成骅觉得自己的人生充满了绝望,尤其是严子安还在旁边雪上加霜的开启嘲讽模式。

“哟,昨晚上做了什么美梦啊,一脸纵欲过度的样子。”

听听听!这是什么话!什么叫做!纵!欲!过!度!啊!他只是没有睡好!

成骅拖着死狗一样的身躯洗脸刷牙,然后捡起桌上的德语听力课本,跟在周涛身后慢吞吞地出门。等他走到楼下以后,特别惊悚的事情发生了,他看到魏凛左手拿着一杯豆浆,右手拎着一带包子站在宿舍楼门口,请不要告诉他这是在等他,那是给他的早饭。

“你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成骅碎碎念着,准备从快速从瘟神身边逃走,然后瘟神大跨一步,挡住他,脸上还带着讨好的笑容。

“骅骅!我知道你早上有课,特地来给你送早餐。”

成骅摸了摸自己额头,他没有发烧,也就是说,这不是他的幻觉,魏凛真的在给他送早餐。骅骅又是个什么鬼称呼!继昨天之后,这位瘟神大人的病还没好吗?!

“谢谢,我不吃早餐。”成骅冷着脸,想快点把人打发走,“还有,我们不怎么熟,请不要用‘骅骅’这种称谓来叫我,很恶心。”

“骅骅,不吃早餐不行的,对胃不好。再说,我们从小一起长到大,你不跟我熟还跟谁熟啊,不要害羞嘛,骅骅。”

屁的害羞啊!谁特么在这里害羞啊!成骅内心咆哮着,一万头草泥马就此奔跑在玛丽隔壁上。

“看样子你一时半会也解决不了这位‘熟人先生’,那我们就先走了,会帮你占座的。”严子安从后面轻飘飘地拍了拍成骅的肩膀,然后一路不回头地扯着一路总想回头看看的周涛走了。

喂!见死不救算英雄好汉吗!成骅看着两人的背影觉得人生更加绝望了,能来个什么人跟他解释一下魏凛的行为吗?

“你有完没完啊,昨天抽疯到今天,是还没被我打够吗?我要上课了,赶时间,再见。”成骅觉得自己出离愤怒了。

这句话的结果当然是他被魏凛扯住了手腕子,走不了。

“好好好,你把早餐拿着,别生气,等你下课了我再找你行吗?昨天的事是我不对,你今天能抽个时间听我好好解释一下吗?只要你答应,我立刻放手。”魏凛调动全身力量,用最真挚的眼神盯着成骅,就差剖心挖肺了。

又出现了!这种狗看着肉骨头的眼神!成骅觉得自己不光汗毛立了起来,连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心里一颤,手上就把早餐接过来了,拜托你赶快消失好吗。

“好,我拿着了,这下可以先让我走了吗?”

魏凛见状乖乖松手,成骅立刻大步往前跑了几步,像魏凛周围密密麻麻布满了细菌似得。

“那我们就说好了!你下课再约哦!”

一直到成骅走到教室,耳边还回响着魏凛最后那句话,什么“再约哦”,约你大爷的!

******

“来说说看,你和魏凛究竟怎么回事?T大优秀学生代表先是昨天火急火燎地到广播台找你,然后今天跑到我们楼下送爱心早餐,要不是从大一开始你和魏凛就没什么交集,而且以前他看到你也跟看到路边一只阿猫阿狗一样的表情,我都要怀疑他正在追你了。”严子安一边收拾课本一边问成骅。

“追什么!子安你能不能稍微正常点,还有这件事你不要问我,我也想知道啊,从昨天开始我就一直莫名其妙不明情况好吗。”成骅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那就聊点你知道的。什么叫‘你们从小一起长大’?嗯?从没听你说过啊。”严子安笑了笑。

“有什么好说的,就我跟他从小是邻居,他一直是我妈口中‘别人家的孩子’,一路压迫我到初中毕业。然后他们家发达了,搬走,他转学。我终于摆脱‘别人家的孩子’的阴影,结果等我拼命考到T大来,居然发现他依旧阴魂不散,还好人家是学霸进的是T大最好的专业,再和他同班同学我可受不住。”成骅看了一眼严子安,觉得他笑得真是不怀好意,让人有一种想往他脸上呼巴掌的冲动,“简单来说,就是这样,你还有什么想知道的。”

“暂时没有了,我期待后续,骅骅你要加油,不要让我失望啊。我要去和灵妙对今晚演讲稿了,先闪。”

成骅看着严子安施施然走出教室的背影,觉得自己额头上的青筋一跳一跳的,他的室友为什么没有一个正常的!于是他决定去S大找于涵吐槽,反正他一会也没有课,顺便催顺便催一下于涵帮答应帮他写的推荐信。至于魏凛那句“你下课再约哦”,那是什么?又不能吃。

******

贴名:求助!一觉醒来发现老婆不爱我了!肿么破!

ID:叫我大钢炮

时间:4-12 9:45

97楼:没想到大家盖楼的速度还挺快,一晚上的功夫就快100楼了,今天采纳了【秃头小猛男】同学的建议,楼主去给老婆送早餐了,老婆虽然脸色十分不好,但是还是接受了爱心早餐,而且答应和楼主好好谈谈了,在这里郑重感谢【秃头小猛男】同学。还有那些质疑楼主是写手的同学,楼主发誓这绝不是一篇小说!要是楼主有一句虚言就诅咒楼主永远不能上老婆的床!至于对楼主老婆为什么会失忆感到特别好奇的同学,楼主都告诉你们是不可抗力了,你们也别不相信,失忆这种情节虽然狗血到失真,但在现实生活中还是切实存在的!但楼主老婆会失忆,绝不是因为什么车祸、脑袋里长瘤子这种原因,请不要诅咒楼主老婆好吗。楼主觉得再纠结于这个话题,就要歪楼了,那么接下来接着征求各路大神追妻意见,人生大事第一位,永远不动摇!

皮埃斯:楼主等下等老婆下课了要去见他,你们觉得楼主穿什么衣服好?急,在线等。

******

小剧场:

总被成骅形容成狗看着肉骨头的魏凛牌真挚的眼神君:喂喂喂!!!为什么我都这么真挚了还是不能正确把中心思想传递给小骅骅啊!

某寒:这个么,大概么,是你看着成骅的姿势不对吧。

眼神君:那什么是正确姿势啊!我都发挥出剖心挖肺的力量了!

某寒:╮(╯▽╰)╭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眼神君:我觉得我们应该好好谈谈人生。

第三章

“总之,情况就是这样。”成骅无奈地看着已经笑倒在餐馆座位上的于涵,“你能不能别笑了,我已经很倒霉了好吗?这种事情发生在我身上就像鬼片一样惊悚啊!你就设想一下那谁,哦对,岳鹏把你强吻了第二天还来跟你道歉送早餐的场景就能明白我的心了!太操蛋了!”

于涵擦掉眼角笑出的泪花,正色道:“好了不笑你了就是,你可别扯岳鹏,那就不是鬼片是灾难片了。”

“那你说接下来我该怎么办吧?”

“两个选择,第一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能躲就躲,能不见就不见。第二,按他说的,出来见一面,听听他的解释。”于涵一手撑着脑袋一边说。

“这是什么鬼建议,说了跟没说有什么区别。”成骅十分不满意这个答案,他内心比较倾向于世界上从来不存在一个叫魏凛的人。

“我个人呢,是觉得你把他叫出来好好谈谈比较好,毕竟这么反常总是有原因的,你总要听他解释说明一下才知道接下来怎么做啊,啊对,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他最近醍醐灌醒,发现自己是喜欢你的,于是要开始追你的节奏。”

“什么‘醍醐灌醒’?难道还能有人睡了一觉就变弯了?这种玩笑不好笑,就不要开了。”

“别这么武断好不好,按照你俩那么长的竹马岁月来看,真的有可能啊,只是某人最近才开窍而已,你们以前是要多亲密就有多亲密好不?这种可能性挺大的……”于涵看着成骅越来越不好的脸色只好止住了后面的话,忙哄到,“你看看你,每回我这么一说你就变脸,我不说了还不行吗,真是怕了你了。你自己跟我说早就不喜欢他了,但回回碰上他的事就炸毛,你要是真不喜欢他了,就当昨天晚上被狗咬了,难道你还要咬回去吗?”

成骅听到于涵这么说,脸色才转好一点:“哼,他就是一头蠢狗,我不和狗计较。”

哎,就知道我这么说你心里才舒坦,既然早不喜欢了,这几年也不知道为谁守身如玉呢,这倒好,初吻还不是给了姓“魏”名“凛”的“狗”,真是少男的心思你别猜啊。于涵在心里说,幸好成骅听不到,不然又要把脸吊得老长。

成骅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口水,“好了不说瘟神的事了,我来找你还有别的事呢,快点把答应帮我写的推荐信交出来啊!我还要找老师签字,所有材料就差这个了。”

“速度够快啊,成绩单公证那些都弄好了?”

“那是当然,也不看看小爷是谁。所以推荐信你这两天给我写出来啊,我实在是写不动了,光翻译成绩单、在读证明什么的就够够的,我现在看到德文就头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