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使君人化鬼灵——指上霞焉

文案:

原名《恐怖漫画》,现分为上下两部。上部是《痴情如此为君生》,下部是《纵使君人化鬼灵》。

秦左如果知道因为自己画恐怖漫画,而面临现在的遭遇,他情愿从来没有过要成为恐怖漫画家的梦想。

想要和你在一起,即使你已经化身为鬼。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左,刘桐┃配角:李凉,周华,方琳,高义,魏寒等┃其它:爱情,灵异,he

第一章

十月七日晚上,秦左拿出未画完的漫画,看了看,构思情节。然后开始执笔画。

【画面的内容是:高义将F给的资料装进包里,然后乘坐火车来到A大。他知道魏寒的班级,所以,很容易找到了魏寒,魏寒看到这个陌生人很惊讶,但听说是关于方琳的事情,他便跟着高义去了教学楼后面。

高义从包里取出资料说:“你是不是很爱现在的女朋友?她很漂亮是吧?你看看这些。这是她整容之前的照片。”

魏寒拿到高义递过来的资料,看了之后,脸色变得惨白,他怎么也不相信林秀和那些男人有关系?可是他想起了华源集团的老板石传。难道是真的?如果画面中清纯的女子是林秀,她现在的脸虽然比以前漂亮了一些,可还是能看得出来照片中的人就是林秀。

高义看着魏寒的神色,心里有报复的快感,面上却说:“你可能不相信?我是他高中三年的男朋友,可是,他一面和我交往,一面和那些男人交往。你说这样的女人,你还爱着她,好吗?”

魏寒当然不能在陌生的高义面前表现出什么,所以,他缓了缓心情,对高义说:“这些资料我拿着。还是你要拿回去?”

高义已经达到了他的目的,当然很高兴的说:“你拿着吧。”

魏寒等高义走后,终于还是掩饰不住悲痛的眼神。上大学期间他最喜欢的人就是林秀。本来想固定下来结婚的,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看着手里的资料,然后下定决心要去问林秀,魏寒心里想:只要林秀说不是,他还会像以前爱她的。】

画完之后,秦左静不下心来。只要不画画,他就会想起有关刘桐的事情。暗恋刘桐也算久了。可是两人相恋的时间只有几天。要说爱情还真是短暂。现在他只是不知道如何是好。要以怎么样的心态去面对刘桐。

刘桐爱着的是那个和自己七分相像的女人,想起那个女人的脸,突然一种惊涑的感觉由心底而生。为什么那个女人和自己如此相像?为什么刘桐说他看到他的第一眼就知道他赎罪的机会来了?难道他知道他所不知道的事情?

可是,就算现在有疑惑,他还是不能向刘桐开口。从昨天到今天,他总是躲避着刘桐的眼神。刘桐也没有说什么“对不起”之类的话。

有时候,秦左会觉得自己的恋情就像过家家一样,变得没有任何意义。可是想起两人的约定,他也会觉得甜蜜。刘桐曾经说过要在秋天的时候一起赏红叶,刘桐曾经说过要去自己的家乡,刘桐曾经说过要在夏天的时候教他游泳。可是已经知道了刘桐的秘密?这些所谓的约定恐怕不能实现了吧!

他合上速写本。躺在床上变得难以入睡。一想到刘桐,他就觉得难过。

一夜未眠,早上起来,完全不想去上课。怕看到刘桐的身影。只好呆在被子里爬在床上画画。画的是刘桐深爱的那个人。那样精致的美人,真的很惹人怜爱。刘桐喜欢那样的人也是应该的。

宿舍其他人已经出门了。刚才李凉还很惊讶他没去上课。秦左说:“突然头很晕。”

李凉从自己柜子里拿出头疼的药递给秦左。秦左说了声“谢谢。”

李凉让他多注意身体,便离开了。

无聊的躺在床上,什么都不想干。只是看着画中的女人发呆。怎么会有和自己如此相像的人呢?难道是与自己有什么关系?他想起了他的父母。他家是县城里的人,家庭条件一般。父亲是公务员,母亲开了一家服装店。他以前常常被人说与父母不像,不仅不像,而且差很多。母亲皮肤很白,却不是他那种水透般的感觉。他整个脸面也小巧,而父亲是国子脸,母亲是瓜子脸,一点都不像。他心中有了一个假设,如果他不是父母的孩子的话?

这么多年从来不会想这件事情的他,在见到那个女人的木偶之后,居然有这种猜想。想到这里,他抑制不住想要确定,他拿出手机拨通了父亲的电话。

他等待电话的时候都会心跳加速,如果他真的不是父母的孩子该怎么办?

电话通了之后,“爸爸。”

“小左啊!最近在学校好吗?”那是一个中气十足的中年男人的声音,接电话明显心情很好。

“最近很好。爸爸呢?”

“还行,最近不太忙。你呢?最近学业重不重?”

“嗯。大学课不太多。”

“你一个人在那边要好好照顾自己。”

“嗯。我知道。”

“快天冷了。多穿一些衣服。”

“好。爸爸也一样……”秦左有点犹豫,父母对自己那么好。如果自己问出来的话,必定会伤害与父母之间的感情。还是不要问好了。

“小左,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听到电话对面长时间沉默,秦左父亲问道。

“……最近……我一直在想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我听到有人说一个女人和我很像。”

“……”秦左父亲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语气变得严肃起来,“小左是想问自己的身世吧?其实爸爸本来在你上大学前就应该告诉你的。可是又怕你伤心。”

“……”

“你已经是成人了,应该了解自己的身世?当初收养你的时候,就没有打算隐瞒你。”

“……”

“其实你的母亲叫黎秋。她家离咱们家很近。她是怀着身孕从外面回来的。她父母知道他有孩子之后,对她又打又骂。无论如何她也不说那个使她怀孕的男人是谁。她父亲本身身体不好。等黎秋生下孩子之后,就去世了。母亲和黎秋照顾着孩子很辛苦。那时候不像现在这样好赚钱。她们家很穷,又没有经济来源,那时候黎秋才十六岁。你妈人善良,所以,我和你妈经常去看她们,给她们送一些钱。等你到三岁的时候,黎秋的母亲因为生病去世了。黎秋将你带过来说要让我和你妈照顾你。她说她要去Y市,本来以为她很快回来,没想到一直没有回来。”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被刘桐撞下楼的女人会是自己的母亲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刘桐不就成了杀害母亲的人了?也许那个女人并不是自己的母亲也说不定。

“那爸爸知道我亲生父亲吗?”

“这个我不知道。”

“哦。”

“你不是说有人说你和一个女人很像吗?你如果能在Y市找到你母亲的话,一定要联系我。你不要想太多。无论找不找到你母亲,你都是我和你妈的孩子。”

“我知道。爸爸。”听到秦左爸爸的话,秦左都想哭。

“好了。快到上班时间了。有时间再打电话给你。”

“我知道爸爸。工作不要太累!”

“好。”

等秦左爸爸扣掉电话之后,秦左抱着被子蒙住头,他的脑子有点混乱。

有时候知道越多越不好,至少现在的他真的不知如何是好?要不要去问刘桐关于那个女人的事情呢?可是他现在不想见刘桐,见到他的脸就会痛苦。

就算是虚幻的恋爱,也算是恋爱了吧!

可是,这样无言的结果……

想着想着就忍不住悲伤……

在秦左沉浸在悲伤的时候,一只宽大的手揭开了他的被子。他顺着那只手看过去,是刘桐。

刘桐安静的看着他,说:“我给你带了早点。”

秦左没有回答,有点骄傲的转过身,背对着刘桐。

“秦左,不要生气了……我知道欺骗你,是我不对。”

“……”

“我想了一天一夜。”

“……”

“然后发现,和你接触之后,要的不再是赎罪,而是想要真的让你获得幸福。”

“……”

“你可以给我一次机会吗?”

那时刘桐给了他了解他的机会,他是不是也应该给刘桐一个让他获得幸福的机会呢?他不愿低头,又觉得让刘桐这样的人低头已经是最大的宽限了。

秦左转过身看着刘桐的眼睛说:“想要我给你机会也可以,马上和你现在的女朋友说分手。还要和你所有交过的女朋友说你已经有对象了,而且是非常非常相爱的对象。”

刘桐听到秦左这样说,露出了秦左从来没见过的兴奋的表情,然后掏出电话打给女朋友说:“徐云,我已经有非常相爱的对象了。我们分手吧!”

然后又对一个叫小莉和一个叫黄雪的女生说了同样的话。

秦左瞪大眼睛看着刘桐一点也不害羞的样子,刘桐居然背着他同时交三个女朋友。

刘桐有点调皮的对秦左说:“只有三个。”

他居然说只有三个。秦左现在才知道刘桐是多么无节、操。

秦左生气的说:“还有以前的女朋友。”

刘桐说“好”,然后一个半小时他都在打电话,然后秦左在一旁几数,居然有六十多个……不要以为六十多个很少,在现实中这么多已经是很大的数了。

打完电话,刘桐整个人好像很轻松一样,“我打完了。”

“哦。”秦左更加不高兴了。

刘桐看着秦左生气的样子,将早餐放在秦左面前说:“这么久了,不饿吗?吃饭吧!”

秦左拽过早餐吃起来,不理刘桐。

刘桐看着秦左吃东西露出了微笑。

两人的关系算是缓和了。

等秦左吃完早点,刘桐爬上了秦左的床。

因为刚才的事情,秦左还有点生气,瞪着刘桐说:“谁让你上来的?”

刘桐进入他被子里面搂着他说:“不是都道歉了?还生气?”

“居然不知道你是如此糟糕的人?”

“那你现在还喜欢我吗?”

“……”

“我知道你的感情。”

“说的你好像很懂一样。”

“我就是很懂。”

“……”

“秦左,我刚才听见你打电话了。”

秦左想起了有关那个女人的事情,便问:“那你知道有关我亲生母亲的事情?”

“嗯。其实在见到你的时候,我就有猜测,然后,我找人去调查了。”

“这么说……”

“是我故意撞到了你母亲。所以,你就让我永远和你在一起,好吗?”

虽然是自己亲生的母亲,毕竟没什么感情,可是听到他这样说还是有点难过。像刘桐这么坏的人,他怎么可以爱上?无情花心又故意伤过人,还是他的母亲。

即使这样,当时那个一生只爱刘桐的念头还是没有消失。

有时候,中毒这种事情真的没有办法。

因为中毒太深,所以只能这样放任不管了。

“秦左,你愿意和这样糟糕的我在一起吗?”

秦左看着刘桐,有手抚摸着他的眼睛,他的嘴唇,他的鼻子,就像当初第一次迷恋他时一样无声的说:“好。”

“谢谢你,秦左。”

“真的谢谢你。秦左。”

两人沉浸在自己世界的时候,不知道宿舍门已经打开了。站在门口的是上课回来的李凉,看到两人躺在一起,顿时很生气。是莫名的生气感。

可是李凉又不能做什么。只能走出宿舍关上了门。

秦左拉着刘桐的手问:“你知道我亲生母亲的事情,是不是也知道我亲生父亲的事情。”

刘桐看着秦左突然变得哀伤又痛苦起来,没有刚才那么平静,说:“我知道你的亲生父亲是谁?但是我不会说出来。”

秦左好像已经知道他的亲生父亲是谁一样,低下了头。默默的流着泪。他觉得和刘桐在一起之后,变得很爱哭。简直就像女孩子一样。他讨厌这样的自己。可是,泪水就是这么忍不住。

第二章

下午上课两人坐在一起,秦左时不时注意着刘桐,刘桐认真听老师讲课,秦左则看着刘桐,这让刘桐忍不住笑道:“我很好看?”

秦左想都不想说:“好看。”

说完之后,才后知后觉到自己说了这么令人害羞的话,然后连忙辩解到:“没有什么好看的。”

“没有什么好看的,你还看?”

“看你一下都不行?”

“当然可以。不过你的眼神那么明显,让别人看见了,怎么办?”

“哦……那我不看你了。”秦左掩饰的看着手里的课本。

刘桐无奈的笑了笑。

刘桐晚上打球没在宿舍,秦左继续画漫画。

【画画的内容是:魏寒约林秀在XX旅馆见面,林秀很高兴去了。魏寒将照片递给林秀问:“这些是真的吗?”

林秀看到照片的瞬间脸色变得苍白起来。她睁大眼睛看着魏寒,叫道:“谁给你的?是谁?”

魏寒看着刘秀惊慌失措,情绪不稳的样子便已经确定了照片内容的真实性,但是,他还是想问林秀,“照片中的人是你吗?”

林秀好像遇到什么惊恐的事情一样后退,然后撞到身后的柜子,花瓶从柜子上掉了下来。

魏寒靠近林秀再次问道:“照片中的人是你吗?”

刘秀摇了摇头抓起地上的花瓶一下砸在魏寒的头上,瞬间鲜血从魏寒头上流下来。魏寒摸了摸头上的鲜血,不敢相信的看着拿着花瓶的林秀。

林秀见魏寒这样看着她,她再次将花瓶砸在魏寒头上。

魏寒倒在地上。鲜血流了一地。

林秀颤抖着手给石传打电话,说:“我杀了魏寒……怎么办……”

石传赶到旅店时,看着地上已经停止呼吸的魏寒,皱着眉将魏寒的尸体装进了黑色的袋子里。放在很大的行李箱中。石传将地上的血清理干净。拉着林秀洗澡换衣服。两人托着行李箱出了旅馆。

石传开着车绕道学校的后山处。学校后山处都是树,一般情况下不会有人来这里。他托着行李箱上了山,在一处隐蔽的草丛打开行李箱将魏寒的尸体扔在草丛里。

石传从山上下来,看着在车里瑟瑟发抖的刘秀安慰道:“没事了。”

林秀还是不停的颤抖。10.8】

秦左很开心,马上就可以画恐怖的部分了,越恐怖自己越爱。漫画进行的很顺利,没有出现瓶颈的状况,刘桐和他的关系也很好。他觉得自己今天太顺心了。

等他将速写本扔进柜子里,躺在床上准备休息时,李凉从外面回来了。

“秦左。”

听见李凉叫他,他从床上坐起来看着李凉问:“怎么了?”

李凉好像很难开口的样子让秦左很疑惑,再次问道:“怎么了?”

“我今天早上回来的时候看见你和刘桐躺在一起。”

听见李凉这样说,他都不知道如何回答。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