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训养你的人类(穿越 异世)上——素长天

文案:

祈阳很幸运,天劫没把他劈死,祈阳又很不幸,他被劈进了一个奇怪的世界。

这里的魔法师和机甲战士常年吵架,政客和神职人员整天耍赖卖萌,偶尔还有龙族领着自家骑士出门遛弯。

感受到了巨大的文化差异呢~仙长!

在这个连时空都靠不住的混乱世界,重点是没有灵气,还怎么继续修炼啊?什么?跟着捡到他的机甲大师学机甲算了,鸡甲?鸡身上只有毛,

祈阳表示,我是修真者,我不要当鸡毛战士!

【这是一个双方都以为自己在养人类的美丽误会】

这一回贫道押上全部节操发誓,真的走轻松无虐全篇撒糖的路线!日常生活是甜到牙酸的、战斗场面是鸡飞狗跳的,努力做到坏人都是蠢萌型的坏!希望可以用“甜甜”(读音逗比)的文字温暖每个人!

关于修真与异世界的各种设定,请务必不要较真!

魔法和科技并存是挺逗比的,但想想现代社会的传统与科学的交锋呢?

有道友说贫道慢热,贫道表示不服!

最后请相信作者,这真的不是一篇穿越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祈阳;修特拉┃配角:主角分不清他们谁不是人┃其它:作者真的没病,你信吗

第1章:飞升目的地不太对

修特拉不只是一个普通的机械师,他是业内公认的水平极高、甚至可以说是顶尖的机械师,专精机甲铸造——哪怕他的对手也必须不情不愿地承认这一点。

虽然,顶尖还是普通对修特拉来说没什么区别……可能顶尖会更糟,毕竟作为一个顶尖大师混到住十几平米的小公寓,说出去似乎比一个普通机械师去挤公寓听起来更惨。

大多数人都不太理解修特拉的选择,他的每一件作品都能拿到拍卖场卖出一个令人咋舌的价格,他的每一个专利都能获得无数制造商的追捧,他的任何一个理论都可以写成教材送进课堂,按理说他应该很有钱——如果他没有无偿把那些成果赠送的话。

“修特拉大人是个品德高尚的人,他是我人生的导师,是我的男神!”感恩晚会上女学生一边擦眼泪一边这样说。

是的,大机械师修特拉,机甲铸造师修特拉,著名科学家修特拉,或者更有一些心怀不轨者嘲讽地称之为“穷得只剩善心的”修特拉。他经常把自己的一些绝世佳品送给买不起机甲的穷学生,总是用卖机甲挣到的钱资助他们上最好的机甲学院,或者去机械设计学校。这的确给修特拉带来了人人称赞的美名,不过美名显然不能当钱花。

所以修特拉有些遗憾的看着新完成的机甲,如果他有钱,就可以给这个机甲喷涂他更喜欢的蓝色,而不是勉强用白色。

而且最重要也最让人无语的一点,修特拉本人……貌似很喜欢钱,而且有个诡异的小癖好:他喜欢把存款换成金币堆在床上数着玩。为此,他的学徒们经常试图给自己老师联系一个心理医生,检查一下是不是有人格分裂症。

他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快要到时间了。修特拉虽然买不起独栋住宅,但是作为一名机械师和机甲铸造师,他有一个巨大的仓库,(在城郊,因为这里地皮很便宜),毕竟他需要一个场地来进行创作和研究,所以修特拉在他还有最后一点钱的时候买了这个仓库,里面随意堆放了许多理论成果、完成的或未完成的机甲,还有——

“我的魔能追踪仪!哦,你真是漂亮极了!”修特拉像赞美一位女士一样,注视着眼前的半成品仪器,“再等一等,我们等那位魔法师来了之后,他就会消除你的小瑕疵,你会变得完美绝伦的!”

修特拉是奥术科学会的一员,与很多硬派科学家不一样,奥术科学会里的科学家们相信,魔法和科学可以结合,并使双方更加完美。而大多数世俗科学家(学会里的家伙都是这么鄙夷地称呼的)则坚决站在了魔法的对立面,认为这两种东西一个代表跟不上发展的旧传统,一个代表势必赢得胜利的未来。

“目光短浅的人啊。在这片大陆上,魔法存在的年岁可比科学长久太多了!”修特拉遗憾地摇摇头,然后眼神又变得狂热起来,“那位施法者会赶过来,使用他的魔法技能帮助你调整一下内部魔法阵的构造,原谅我,你的主人并不擅长魔法,所以给你留下了一点点瑕疵,不过不要急,很快就没事了!”

啪滋……啪滋……

“不会又是那个老机械清洁工漏电了吧,我明明刚修好。”修特拉疑惑地站起身,把视线转向发出奇怪声音的角落。

不,那不是漏电!

修特拉立刻警觉了起来,非常迅速地将他的作品塞进了小型防御魔法阵,两个机械警卫也随着他的指令开机待命。那个角落里能量值正在增高,修特拉有些惊愕地看着仪器的显示,那种能量很奇妙,既不属于施法者的魔法元素能量,也不是机械产生的能量,而是有点像……

“打雷?”修特拉皱眉,严重怀疑能量侦测仪器坏了,在他的机械仓库里,怎么会出现高空打雷时的能量波动?难道是哪个无聊的德鲁伊发明了新的传送法术?

来不及犹豫,那雷光的能量一瞬间突破了临界值,远远超过了自然打雷所能产生的最大能量,并且还在持续攀升!

“糟糕!”修特拉来不及反应,他所有的机械制品都被四下流窜的紫色雷光劈得焦黑,电流在整个仓库里嚣张地窜来窜去,修特拉没时间抢救他的作品们,只来得及抬起手,张嘴念出两个古奥的音节,一个魔法防护罩张开在身边,使他避免成为一根焦黑的碳棒被女学生哀悼,然后他站在防护罩里眼睁睁看着他的作品们和这个世界说再见。

雷光的中心,已经是璀璨耀眼的白色,而外围流窜着浓郁的深紫色电流,看上去瑰丽而致命,但修特拉更加惊愕地发现——

雷光中心出现了一个人影!

轰——所有的电器都爆起了火光,雷团也猛烈爆发了一下,然后倏然消失,仿佛根本不曾存在过,如果不是满眼都是焦黑的机械残骸和火苗,修特拉会以为自己刚才打盹做梦了。

那个人也完全显出了身形。

“你是什么人!?”

“你是什么人!?”

两个人同时发声,又同时愣住了。如果他们能听懂彼此的语言,就会发现刚刚他们极其默契地问了相同一句话。

——可显然他们都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

“你……是施法者?传送法术发生了错误吗?”修特拉没有放松警惕,但他尝试着往前走了一步,“你是那个跟我约好的学会魔法师?”

修特拉只是象征性地问一问,因为他可以肯定这个人并不属于学会,就算有可能是学会的变态法师发明了新的传送方法,但毕竟学会里没有人对衣服的品位如此……独特。

不过不可否认,这是一个很好看的人,虽然衣服比较奇怪——他穿着的外衣看上去有点像神殿壁画里古老的宽袖圣袍,却是青色的,好像还很复杂,一层又一层,身上还挂着类似史书上记载的精灵族才喜欢的长纱织飘带,他的脸很年轻,长长的、柔软的白色长发规规矩矩用绸带编好,垂落在脸颊边,整个人清冷漂亮,就是有点瘦,而且那宽大的袍子让他看起来更纤细了。

之所以修特拉认为这是个施法者,一是因为身材气质,二是因为这个青年手里拿着一根细细长长的“短法杖”指着他,那法杖散发着青光,非常好看……当然如果不是指着自己的心口,修特拉会更有心情欣赏一下。

他忽然间明白了什么,松了口气笑了笑说:“你是从哪来的?我没有恶意,你能收起你漂亮的法杖了吗?明明是你突然出现在我家仓库里。还弄坏了……算了,现在搞得好像我才是入室抢劫的坏蛋一样,哦,你不会通用语吗?那其实你听不懂我在说什么,对吧?”

年轻的闯入者站在那里,安静地侧头看着修特拉,似乎没有从这位机甲大师身上感觉到威胁,于是缓缓将那根发光的法杖收到了不知道什么地方。他将双手拢在了宽大的袖子里,静静地看着修特拉,说了一句话。

“什么?抱歉我听不懂,不过你的声音真好听,看来你真不会通用语。”修特拉苦笑了一下,“你不介意我打扫一下屋子吧,你看毕竟——”

年轻人随着他的手转过头,看到墙角的木质书架上还有几处火苗在欢腾地跳舞,而那里本该是机械图睡大觉的地方。

他似乎意识到自己造成了某种严重损伤,再转过来的目光也就没有那么充满戒备,而是带了一丝歉意。

“没关系,这恐怕是一场意外。”修特拉耸肩,自说自话道,“不过如你所见,我现在没法邀请你坐下来喝杯茶了,如果你不介意可以等我收拾好仓库跟我去我的公寓,虽然小,但起码没有烧焦。”

说完他开始清理一片狼藉的废墟,一转头急忙制止,“不不,不必了,这会弄脏你的衣服的,我自己来就好。”

那青年疑惑地转头看他,显然听不懂,但明白了修特拉的意思,他还没来得及表示什么,忽然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这个时候才来……”修特拉忍不住嘀咕了一声,叹了口气走过去开门,果然看到一位戴眼镜、年轻的小法师正激动地站在门口。

“阁、阁下!对不起,城里在堵车,我迟到了我……”这个魔法师激动极了,说话有点结巴。

“路不是只有一条,而且你难道没有学过飞行术?”修特拉叹气,“或者你根本没考下来飞行许可证?”年轻魔法师露出了惭愧的表情,修特拉无力地摆摆手,“谢谢你能来,不过我今天有更重要的事需要先处理,所以抱歉就不能招待你了。”

“可、可是您的仪……”虽然修特拉研究的东西他根本理解不了,但一听就好像很高端的样子。

修特拉露出一个微笑:“那个啊,已经不需要了,谢谢。”

好不容易送走了马上就要哭出来的魔法师,修特拉整理好姿势,重新走回屋里,却惊呼一声冲过去,把昏倒在一堆灰烬里的青年抱了起来。

……他的体重轻得也很像传说中的精灵。

******

祈阳是一个修真者,准确来说,是一位剑修,以武入道的剑修,几百年的修行里,祈阳没什么特别出格的地方,但也一直没有什么差池。毕竟作为修仙者,求超脱凡俗上窥天道,本来就是一场逆天搏命的赌局,还是平稳一些好。

赌局,他的师尊就是这么跟他讲的,成仙要渡天劫,这谁都知道,而天劫这种东西比较坑人,因为它的目的不是要让你变强,或者考核一下你的修炼水平,它是要劈死你,让你万劫不复。

生老病死,枯荣轮回,这是天道秩序,修真者意图逆天而为,必然要付出代价。

祈阳很幸运,九九八十一道紫霄神雷一道不差,全部劈完了,可他忽然意识到,自己一直平稳的修仙之路可能出了点什么岔子——因为他没有感觉到灵气,反而感觉到一种诡异的吸引力,有点像谁抓着他的衣领把他扔了出去。

天劫渡完,如果还没被那丧心病狂的雷劫劈成亲妈都认不出来的渣,那就表示天道默许了你的存在,顺着天雷落下的灵气,会暂时撕裂凡间与上位仙界之间的时空,形成一个通道,渡劫者只需要顺着磅礴的灵气指引,就能到达仙界。

以往祈阳从没听说过,天劫渡完了,破界通道却打不开的奇葩案例。

不过大千世界,总有力所不及之处,有些事一时解释不通,祈阳也不会耿耿于怀,但真正让他有些麻烦的,是天劫留下的伤。渡劫耗尽了灵力,经脉全是伤痕,按理说上界流出的磅礴灵力会让渡劫者短时间内得到恢复并提升,不过祈阳没有感应到上界灵力,所以他的内伤……呃,不提也罢。

但祈阳这时候还没意识到,这只是一切的开始。

当雷光散尽从吸引力中挣脱出来时,一睁眼看见一个奇怪的地方和一个奇怪的人,这人似乎没有恶意,祈阳百分百肯定这里不是他生活了几百年的世界。

芥子须弥,三千世界,乾坤之大,各有洞天日月。

“在下剑修祈阳,敢问此处可是仙界?”祈阳问了一句,只是出于礼貌和一点点侥幸,因为他看出对方听不懂自己的话。而虽然仙凡有别,但也不可能听不懂彼此讲话吧?

那个男人一脸温和笑意,长得有种微妙的感觉,和自己世界的人好像有点不同,但看上去却让人很难保持警戒,周围也没有让他紧张的东西,所以祈阳一直憋着的那口气忽然就松了,眼前一黑,几百年里头一次重伤昏迷。

……和掉进一个奇怪的世界比起来,这好像已经不值得大惊小怪了呢……祈阳最后的一点意识自嘲了一下,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唯一坚信一点,天道无常但有序,没有无原因的结果,所以祈阳并未感到担心,他深知这不会只是一次毫无道理的意外,而且自己连天劫都不畏惧,还有什么能够吓到自己呢。

仙长,你似乎太乐观了一些,嗯?

第2章:异世界语言有点难

有阳光的感觉……祈阳懒懒地动了动,闭着眼睛,感觉到脸上的温暖,太舒服以至于有点不太想睁眼。

身上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躺在棉花絮里,飘飘忽忽一会上一会下,又好像在随风飘动,而且完全用不上力气。

这状态不太对……等等……天劫,天劫?我成仙了吗?祈阳念头一过,立刻睁开了眼睛,视野慢慢聚焦,赫然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完全陌生,不只是地点陌生,是那种一睁眼被一堆叫不出名字的奇怪物体包围的陌生。

有点晕晕的,祈阳慢慢坐起来,身上盖着一个薄薄的毯子,洗的有点旧,但散发着一种干净的清香味——虽然祈阳犹豫了一下,既然长得和他所知道的毯子没区别,那应该也是毯子……吧。衣服还穿得好好的,只是脚上的鞋子被脱掉了,祈阳想要下床,忽然惊讶地发现身下铺着一层褥子的东西根本不是他所熟悉的床!

这东西在摇晃,这东西当然在摇晃!透明的一层膜,里面裹着的居然是水!冰凉舒适的水温让祈阳觉得很惊奇。他睡在一坨水上?

“水”边没有自己的鞋子,而是一双……更加奇怪的东西!祈阳犹豫地想了想,尝试着把脚塞了进去,毛茸茸很柔软的触感,只是看上去……非常像两只奇怪的生物咬住了自己的脚。

奇妙的地方!

祈阳扶额,更加百分百肯定这里不是仙界,这里怎么可能是仙界!他坐在床边,感觉到四肢乏力,体内灵力几乎耗尽,经脉和识海还带着天劫留下的伤痕,所以这也让祈阳肯定,渡天劫并不是他的臆想。

屏息凝神,片刻后祈阳震惊得一下子跳了起来,差点崴了脚——

这里感受不到一丝一毫的灵气!

天啊,没、有、灵、气?!?

祈阳整个人……不,整个仙都不好了!天劫渡过,按说他就是剑仙,但毕竟没有飞升,所以姑且算半个仙,可就算是一个完整的仙,掉进了完全没有灵气的世界……天道你是闲得发慌在开玩笑吗?

大约目眩了一个时辰,才勉强定下心神,神识内视,依旧看得见沉寂在丹田中的剑,这让祈阳稍微安定了一些。

——这世上必不会有彻底的死局,一定能够从这里找到生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