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训养你的人类(穿越 异世)下——素长天

第50章:史上最坑爹契约

什么?打起来了?一众学生目瞪口呆,一个不要命的疯子和一个不知道来干啥的疯龙打起来了?连瑟维都惊呆了,那个体型巨大的蓝龙少说有八百岁,龙族的年纪越大,力量反而越强,而对面那个年轻人再强,能打过的将近千岁的巨龙?

然后他们还真就打上了!

瑟维下意识地想要劝架,虽然他没明白为什么这两位打了起来,但是还是觉得那个年轻同学非常了不起,这样年纪居然能战胜绿龙菲洛,但是面对千岁龙族?万一一爪子拍成肉酱怎么办!

周围的学生都在看好戏,一脸的惊叹,无数拍照的闪光灯对准了这边,但是很快他们就笑不出来了,蓝龙和剑修都没有保留实力,祈阳尽管灵力严重匮乏,但是他的剑意仍在,尤其是面对这样的强者,长宁剑进入了一种亢奋之中,金色符箓一层层闪耀,在青色的剑光中化成道道流光,虽然威力远不如巅峰状态,但胜在攻击方式不属于这个世界,修特拉对他的作战方式还不甚了解,一时也不能占据上风。

强大的冰霜气流席卷,周围的建筑物都遭了秧,学生们惊呼着四处躲藏,但不少人一边跑还一边敬业地拍着照上传,转发量飙升,连维修部的校工都撤退了,他们决定让那两尊煞星先打,打过瘾了他们再重新修!

蓝龙无比暴躁,湛蓝的眼睛里看到了血丝,隐隐发出紫色,冰霜盘旋,巨大的冰棱乒乒乓乓砸向地面,祈阳灵巧地闪躲,衣摆翩然飞起划过优雅的弧线,长宁剑凌空挥舞,道道剑气四下流窜,肆意纵横,与蓝龙的冰霜碰撞,漫天飞舞着冰块和霜雪。

祈阳也有些打出了火气,修特拉就算再怎样生气,也不该见面二话不说就发火动手啊!祈阳挡住修特拉又一次狂风暴雨般的冰锥,剑修也不是什么脾气好的物种,之所以平日里和气,是因为心境平稳、道心清净,对于一些事情并不会真的在意,但这一回祈阳生气了,非常生气,所以他也不再纵容修特拉胡闹,空中这场突如其来的大战愈演愈烈,蓝龙族冰霜的天赋竟然让半个雷纳雅若校园笼罩在了阴云中,好好的夏季开始飘起了白雪,而云层掩映下,那青碧色的剑光就更加的璀璨耀眼了起来。

在房间休息的罗南感受到这庞大的力量波动,掏出通讯器看了一眼社交网,几乎当场欢呼起来,这真是君主都在帮忙!

祈阳和修特拉打得忘乎所以,几乎已经沉浸在了战斗中,祈阳握住长宁,剑上百年积聚的凶煞之力毫不掩饰地张扬着,剑乃百兵君子,但究其本质仍是凶器,所以持剑者在平日里可以温文尔雅,但当他踏上战场的时候,依旧是煞气盈野。

而这凶煞之气更刺激得龙族狂性大发,双方激烈的交战使得周围的地面残破不堪,建筑物摇摇欲坠,修特拉的长尾几次扫过教学楼的屋顶,打得钢筋水泥四处飞溅。

战况激烈,所以灵力的损耗也是异常凶猛,祈阳渐渐感觉到丹田的枯竭,这让他冷静了下来,他怎么能跟修特拉动真格呢!再生气,也不能真的这样打啊,他再一抬眼,修特拉晶莹的蓝色鳞片有不少焦黑的痕迹,有些残破脱落露出椭圆形的巨大血痕,祈阳有点后悔了。

“寒冰……别打了!”祈阳喊了一声,但是修特拉完全沉浸在了暴怒中。

巨爪迎面拍来,像撞上了一座大山,祈阳从半空坠落,但是修特拉似乎还不满足,追着下坠的人扑了过来,轰——

“唔……”祈阳轻哼一声,巨龙的重量随即压下,尖利的龙爪刺破了他的身体,飞扬起的碎石瓦砾倾泻而下遮挡了天光。

修特拉吼了一声,扬起爪子,忽然停在,眼中倒映出爪尖上鲜红的血迹——这不是龙族的血,蓝龙的血液颜色偏紫,这样瑰丽的红色——属于剑修。

蓝色的鳞片上一大片红色的血,顺着他的鳞片边缘滑落,光滑的龙鳞上没有留下血痕,但是那些血液的颜色灼伤了蓝龙的眼睛,他猛地清醒了过来。

光耀啊——我做了什么!

修特拉蹲在原地,难以置信地看着面前一片狼藉,剑修小小的身体被砸进了地面,被碎裂的石块土堆盖住了,修特拉战栗了一下,沸腾的血急速冷却,混乱的思绪慢慢理顺,天哪……天哪!我这是在做什么啊!我怎么会这样,我怎么能这样对我的宝贝动手!

“祈阳——”修特拉立刻化作了人形,巨大的蓝龙消失,风雪也停了下来,修特拉猛扑上去,几下挖开了石块,抱出了浑身是血的祈阳。

“我、我……我都干了什么啊!”修特拉抱住祈阳,颤抖着伸手去摸他的脉搏——然而什么都没有,“不……不不不!不!祈阳,祈阳!不不!不要……不要这样!不要——”蓝龙颤抖着,仔细去摸他的心口、脖子,又去试探他的呼吸,用力抱紧了祈阳的身体,努力想要感应到他的心跳。

“祈阳……祈阳!不要这样对我,不要这样!我错了我错了!求你了不要,不要!”修特拉语无伦次地喊着,他最珍贵的财宝这样毫无意识地躺在废墟里,残破、流着鲜血,而且这可怕的一幕是他亲手造成的,“我怎么能这样……我怎么能这样!祈阳……不不、不要、不……”

这真是比世界末日还可怕的一天,修特拉闭着眼睛,但是眼泪居然从眼角不断滚落,冰霜系龙族的血温很低,但眼泪的温度一样炽热。

“不行,这不行!祈阳,不能这样!”修特拉忽然睁开眼,下定了决心,“我不能失去你,我不能!我接受不了!我不允许!”

然后他忽然又恢复了巨龙真身,将祈阳的身体小心地捧在自己的爪子里,他的爪子很大,祈阳躺在他的掌心就真的像一颗小小的珠宝。

他将自己的巨大龙头小心地凑了过去,用龙嘴去亲吻祈阳的额头——但这只能算轻轻触碰,因为他实在太大了,而祈阳则太小了。

“冰霜之子蓝龙寒冰湛清,在这里向光耀巨龙诚心地悔过,为我所做下的、不可原谅的可怕之事向您忏悔,并请求您倾听我的悔过,借您无上的力量,让我弥补我的过失——我,寒冰湛清,愿意以我自己永恒的生命为代价,与祈阳共享我今后的岁月,请您见证,从此我将我的生命分给祈阳,我愿意放弃永恒,在他生命的尽头与他同去。”

蓝色的辉光从修特拉身上亮起,慢慢汇成一线,从他的额头流出,顺着刚刚被亲吻过的地方流入祈阳的身体,他整个人都散发出这样灿烂的蓝光,像一个漂亮的蓝宝石。

“我不能失去我的珍宝。”修特拉捧着祈阳,小心地再次吻了他。

从藏身处出来的瑟维一睁眼就看到这样一幕,他身边变成人形的菲洛都彻底呆成了一个雕像。

“这……这是龙族禁咒啊!”菲洛惊愕地说,“生命共享……只能由龙族发动,可以将龙族的生命共享给人类……但是这样一来,双方的生命可不只是加起来除以二这么简单,人类会死,龙族只要没有意外,其实是永恒的,这就等于龙族放弃了永恒,选择了和人类一起死啊!”

“天哪……”瑟维对祈阳和修特拉肃然起敬,他居然见识到了这样一个魔法,这是多么了不起的情怀。

祈阳在魔法结束后慢慢睁开了眼睛,正好看到修特拉喜极而泣的脸。

“唔……你哭了?”祈阳慢慢抬起手,擦掉修特拉的眼泪,笑了笑,“以后还乱发脾气吗?”

“不会了,我再也不会了。”修特拉抱住了祈阳,埋首在他发间,坚定地回答,“请原谅我好吗,不要和我生气……”

祈阳回抱了修特拉,笑着说:“我怎么会真的和你生气,别哭,我没事。”

他当然没事!这样温馨感动的场面……修特拉没有告诉祈阳禁咒的事,所以祈阳也就没说……或者说祈阳根本没意识到修特拉为什么哭,因为修特拉以为他死了!

实际上呢?剑修的身体,是物理伤害能杀死的吗?天劫他都不怕,他怕石头砸和龙爪子拍?笑话!至于没有心跳和呼吸,那东西对修真者来说是必须的吗?别说没心跳,就是心没了,也死不了!元神不灭,剑修不死!而元神在哪?命魂仍在丹田深处,元神之光依附于剑上,所以才是剑修!祈阳刚刚却是被拍得内脏错位,心脏破裂,所以暂时的神识内锁,只是身体下意识保护元神的反应,而没有事了,自然就醒了,至于心脏破裂什么的,那是小伤、小伤!

所以祈阳压根不知道,他和修特拉的生命现在连接在了一起。

……而修特拉亦不知道,剑修这种物种,除非天人五衰、或者死于天劫……否则他们能活得比龙族还要久!

总之,这又是一个美丽而伤感的误会。

第51章:所谓神圣的事业

修特拉小心地将祈阳搂进了怀里,头搁在祈阳的肩膀上,脸颊相贴,蓝龙的呼吸急促、不稳,喷在祈阳颈窝处,温热的气流让祈阳感觉有些痒,下意识动了一下,却被修特拉按住,两个人还坐在废墟中间,修特拉几乎是手脚并用地抱住了祈阳,长腿屈起夹在祈阳两侧,所以祈阳不由得又觉得自己是一个人形手把件、龙族专用的。

“寒冰……”祈阳轻声喊道,他感觉到修特拉的身体在颤抖,滚烫的手掌摩挲在自己背上,似乎无比急切地想要确认自己的存在、确认自己不会离开。

“不准跟别的龙族说话!”修特拉的声音闷闷的,还带着一点点哽咽。

祈阳无奈地回答:“好,不说……好了,别闹了。”

真是和闹脾气的猫咪差不多,但唯一的麻烦就是这家伙的体型太可怕了,而且脾气还有越来越暴躁无常的趋势——大概可以算是闹脾气的狮子?

“寒冰?”祈阳忽然挣扎着抽出手来,摸了摸修特拉的额头,“你是不是在发烧?你的体温很高,都快比我高了!”冰霜系巨龙即使化成人形,体温依然偏低,但是现在祈阳忽然感觉到抱住他的修特拉整个就是个大火炉,难道修特拉这还是可调节温度的?

修特拉皱眉,他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有力、但不再沉稳,变得有些急促,在胸膛里咚咚作响,让他自然而然有种烦躁的感觉……他想要干点什么事,不只是这样而已……

“这位同学!你怎么样?”瑟维急匆匆地冲了过来,其他的学生都躲得远远地,绿龙菲洛好歹是成年龙族,自然认出了蓝龙族的语者,上位龙族的威压让她自然而然地感到敬畏,并且主动开始驱赶周围试图看热闹的学生,让他们离龙族语者远一点。

看到人来,修特拉下意识地直起身,将祈阳拦到身后,警惕地看着瑟维,并下意识地做出了龙族才有的威胁姿势,呲着牙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低吼。

“呃,尊敬的蓝龙阁下!”瑟维立刻停住脚步,面露严峻神色,对祈阳说,“这位是你的契约龙吗?”

祈阳顿了一下,点点头:“算是吧。”

瑟维立刻露出惊愕的表情,但随即,骑士的脸色露出一种强烈的谴责:“你怎么对自己的龙毫不关心!你是怎么当上龙骑士的,连基本常识都不懂吗?”

“吼~谁给你的胆子用这种口气跟他说话!”修特拉立刻大吼一声,如果不是祈阳眼疾手快拉了一下,他就已经扑上去痛扁瑟维了。

“寒冰,你冷静!”祈阳几乎已经彻底没有了办法,他意识到了修特拉的状况非常诡异,比前几天更加不对劲,所以他怀着歉意诚恳地对瑟维说,“对不起,是我做得不够好,您能指点一下,告诉我我的龙族发生了什么事吗?”

瑟维点点头,认真地说:“体温升高,心率加速,魔法能力增强,并且暴躁易怒、无法控制情绪,这说明你的龙族进入了发情期。”

哦……啊?进入了什么?祈阳一愣,下意识地说,“什么?”

“发情期!”瑟维字正腔圆地强调,“他需要交酉已了!”

祈阳一瞬间涨红了脸,什么……这……这样太羞耻了吧!这种事怎么能这样正大光明地说出来!修特拉听了之后僵住了,不知道在想什么,不过作为解说者,瑟维可是完完全全的坦荡,一点难为情都没有。

祈阳作为一个剑修,就算已经在新世界生活并且基本适应了,但是面对某些特殊问题的时候还是会面红耳赤——身为保守的古人,床弟之事……咳咳,好吧这里说的龙族的交酉已问题,可这本质上都是一样的,是原始的生物本能,而祈阳过去八百年所在的世界,从来都没有这么正大光明地交流这种问题的场合,而且作为修真者,大概祈阳八百年从未了解过什么是欲念。

“呃……”祈阳尴尬得浑身都僵硬住了,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结结巴巴地问,“那、那我是需要帮他找一头母龙?”

瑟维皱着眉,摇摇头说:“当然不了!龙族的发情期只有在他们有了固定伴侣的时候才会出现啊,蓝龙族和银龙族是最专一的龙,他们是坚决不允许出轨行为的!这时候当然是让他去找自己的伴侣啊!”

什么?修特拉有了伴侣?祈阳惊呆了,原来修特拉早都有老婆了?

“而且龙族如果在发情期不能满足交酉已欲望的话,会得狂躁症的,那对龙族来说很糟糕,得了狂躁症的龙族会控制不住力量,对自己还是对他人都是严重威胁!最后不是自己血管爆裂死掉,就是因为杀了很多人,被龙族议廷下令安乐死。”瑟维脸色严峻地说,“看这个状态,你的龙马上要得狂躁症了!你居然还一无所知!这是龙族生理基本常识!你是怎么当的龙骑士!太过分了!”

祈阳半天之后才从木然的状态回过神,慢慢转了个身,声音有点飘忽地问:“寒冰,你的伴侣是谁,怎么不去……找她?”

修特拉低着头,沉默不语。

“龙族的伴侣是龙族以灵魂对光耀巨龙起誓认定的……最怕的就是单方面起誓没得到回应,这样的龙族也算遇到了自己认定的‘伴侣’,但是……”瑟维皱眉的深度都可以夹死一只苍蝇了,“如果龙族力量够强,多半会犯下‘强女干罪’,不强的话,多半就被暴打。”

这种下流的话题怎么还说得一本正经!祈阳已经尴尬得浑身都不对了,可是这事情又很严重,如果不交酉已,修特拉会得狂躁症的!到时候该怎么办?让他被龙族议廷杀掉,还是放任他出去杀人?都是很糟糕的选项啊!

……但是他怎么会有伴侣呢!祈阳心里满满的失落,他怎么会背着自己,已经有了家人,不是说好了的,什么都不隐瞒吗?

他有伴侣了……也许明年就会生出一窝小蓝龙来,祈阳脑补了一个温馨的画面,修特拉怀抱着一位看不清面目的温柔女子,两人一起注视着怀里的婴儿……

强烈的悲伤席卷而来。

呃,打住,仙长,你脑补的那是你原本世界里的恩爱夫妻,这世界的龙族可不是这么个家庭模式,别说他们的蛋要集体孵化,就算是孵出来领回家,也绝对不可能出现两个巨龙举案齐眉相敬如宾的画面!巨龙啊,这物种可能这么温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