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士的情书 上——徐徐图之

文案:

万圣节这一天,做惯1号的方主编被一个戴着南瓜面具的变态QJ了。

自认倒霉吧,可为啥这南瓜变态还赖上他了?

腹黑忠犬攻VS自恋作死精受,姐夫X小舅子

猎奇向,纯扯淡,傻甜白,年上,又爽又雷就是此作者。

内容标签:欢喜冤家 甜文

主角:王齐,方士清 ┃ 配角:郑秋阳,袁瑞,方明妤,王超 ┃ 其它:年上,攻转受

编辑评价:

方士清在万圣节舞会上邂逅了一位戴着南瓜面具、主动向他示好的型男,他猜对了开头却错估了结局,一时大意被推倒。本以为就是一场画风有误的艳遇,谁知面具后的那个人,竟是他暗恋多年却从不敢靠近的人……方士清在爱情与道德夹缝中挣扎彷徨,却渐渐发现了那个人不为人知的秘密……

随着剧情抽丝剥茧逐渐展开,读者也越老越期待后续发展,这对有情人如何冲破万难修成正果?本文延续作者一贯生活化的文风,行文流畅,不时点缀些令人捧腹的幽默对话,人物设定也颇具亮点,霸道又深情的前姐夫,傲娇又软萌的小舅子,配角也都有引人注目的不同萌点。

第一章

星期五下午三点,二环某高架桥。

一辆出故障的白色揽胜极光停在路旁,引擎盖被掀开,车主正弯着腰在检查是哪里出了问题。

来往的男车主们驾车经过都忍不住朝这边张望几眼,常言道香车配美人,深秋的阳光不耀眼,却十分明媚,洒在那位车主的栗色齐肩卷发和白净侧脸上,恍惚间秋日仿佛自带美图调色,荡漾出一圈圈梦幻效果。

黑色长款衬衣包裹着窄腰翘臀,仔裤下的双腿笔直修长,马丁短靴银色小搭扣上的C品牌LOGO和美人耳边的钻石耳钉一起闪耀着点点光芒。

可惜的是,美人弯着腰,看不到脸。

“美女,”不一会儿便有辆雷克萨斯SUV停下来,驾驶位的男车主放下车窗热情的搭讪,“需要不需要帮忙?”

美人直起身来,转头看向对方。

SUV车主顿时心花怒放小鹿乱撞,美人的脸也很漂亮,大眼睛,高鼻梁,淡色薄唇,胸也……平的有点不正常。

平胸美人皱着眉,一脸不爽的嘟囔了一句:“什么眼神儿?我哪儿像女的?”

SUV男:“……”除了没胸,哪儿都像。

美人的笑容有些生硬,说:“那,麻烦你帮我看看,我是真搞不定,还有事儿得赶时间……谢谢你啊。”

SUV男凌乱的开门下车,却还是不敢相信的看了人家好几遍,才失望的确定这真的是个同性。

看他虽然一脸古怪,可还是钻到引擎盖底下去捣鼓了,方士清才稍稍松了口气。

这车前几天打火的时候就有点不太利索,他一直没时间去修,拖到了今天,中午有个饭局,结束的太晚,下午四点还有个重要的会要开,离开饭店他就火烧火燎的往回赶,好死不死这破车在这时候掉链子。

过了几分钟,“热心”路人直起腰来,遗憾的说:“不行,得换配件,你还是给4S店打电话吧。”

方士清看对方也弄了一手油污,虽然失望可也没办法,从车里拿了湿巾递过去,道:“也只好这样了……谢了啊哥们儿。”

SUV男反倒有点不好意思:“别谢了,都没帮上什么忙。”

两人客气的道别,方士清打电话给4S店,路人擦干净手便驱车缓缓离开。

打完电话以后,方士清看了眼时间,马上就三点二十了,这下非得误了正事儿不可。

居然把一个比自己长得都高的男人认错成女人,郑秋阳是真觉得自己瞎了眼。

不过这人作为一个男的,长得是过于漂亮了,言谈举止虽然不女气,可打扮的实在不像个糙老爷们,不看胸部不听声音,活脱脱就是个高个子的漂亮小姑娘。

他这么想着,没忍住又从后视镜向后看了看,那人还站在车头前边,左顾右盼的样子像是有点着急。

方士清正在想怎么对领导解释迟到的说辞,刚才那辆开走的SUV居然又倒了回来。

他满脑门问号的看着驾驶位里的人。

那人把驾驶位的车窗放下来,问他:“你是不是有急事儿?”

方士清茫然的眨眨眼:“……啊?”

对方道:“你要是有急事儿的话就先走,我帮你等4S店的人来。”

方士清:“……”

萍水相逢的路人把手从车窗伸出来,反手拍了拍车门:“呐,你先开我的车走,我帮你守着你的车。”

方士清:“……”

路人道:“哎,你那什么表情?我可是好人!喏,你看,这是行车本,照片是我,对吧?还有驾照、身份证,你看,没错吧?”

“没错……”方士清把证件还给他,道,“郑秋阳?”

郑秋阳点了点头,笑嘻嘻道:“确定了就行,把你的行车本和驾照,还有身份证也给我看看。”

方士清站在那没动,他还没太搞清楚状况。

郑秋阳把胳膊搭在车窗沿上,催促道:“你不着急啦?刚才不还急的跟什么似的吗?”

方士清这才回过神儿来:“可是,我又不认识你……”

“我也不认识你啊,”郑秋阳一脸的理所当然,道,“这不赶巧碰上了吗?你有急事儿赶时间,我没事儿可我有时间啊,你开我的车去办你的事儿,我在这儿等4S店的人来修你的车,等你忙完了咱们再把车换回来不就行了?”

方士清完全跟不上他的逻辑,隐约觉得今天上高架桥的方式可能不对。

傍晚六点半,方士清开完会以后,立刻拨了手机电话簿里还热腾腾的崭新号码,和郑秋阳约了地方换回车。

郑秋阳的车比他那辆揽胜极光要贵得多,今天这事儿等于是他领了人家一个天大的人情,虽然怎么想都觉得郑秋阳以及这整件事都奇葩的不得了。

挂了电话后,他穿好外套离开办公室,没想到在停车场遇到了袁瑞。

袁瑞是个十八线男模,长得不差,身高足够,整体质素也可以,可在模特界好几年也没混出个名堂,年纪渐大眼看就要过了模特的黄金年龄,去年开始有计划转型进军影视圈,刚开始还能在两三部肥皂剧里打打酱油,今年以来档期表一连几个月都是空着,赋闲期囊中羞涩,不得不捡回老本行,零零碎碎帮杂志拍些照片。

就是在他给时尚杂志《JOY印象》拍片的时候,方士清才认识他的。

方士清是这本杂志时装版的主编,平常也很少去棚里看拍片,偏偏那天就去了,然后两个人就天雷勾地火狼狈成奸……并没有。

他剃头挑子一头热的看上了袁瑞,袁瑞没看上他。

他撒丫子追了人家两个月,电话短信微信微博企鹅全方位轰炸,送花送钻石送奢侈品最后还打算送辆车……就到这儿打住了,车还没送出去,他就先收到了袁瑞发给他的好人卡。

方士清这个人吧,算是出身书香门第,父母亲都在大学里教书,还有个比他大八岁的女强人姐姐,他自己长得又挺好看,在这个拼爹又看脸的年代,他这一路就跟开了挂一样,别说摔跟头,就连硌脚的石子都没见过。从前两次谈恋爱都是他刚表露出那个意思,对方就羞答答的把小手伸过来了。

这回在袁瑞这儿遭遇了滑铁卢,他自然不可能利利索索就死心,总要问个为什么。

袁瑞扭捏了半天才说:“方主编,跟你直说吧,我有男朋友。不是床伴,是固定的那种。”

方士清一脸不信,他之前明明就打听过,确定袁瑞是单身才开始追求他的。

袁瑞道:“我没故意装单身,我和他刚在一起,也就这几天的事儿。

方士清有点郁闷,问道:“那人比我好在哪儿?”

袁瑞道:“说实话,其实我也在你和他之间犹豫过……”

方士清回过味儿来,前阵子袁瑞没有明确拒绝他,原来是犯了选择困难症。

大约是考虑到都是混时尚圈的,以后总还是要见面,袁瑞并不想和他把关系弄僵,最后还是友好的说:“方主编,你其实人不错……不过我更喜欢比我个子高的。”

方士清:“……”

他光脚一米八七,袁瑞穿鞋一米八九点五。这种拒绝的理由,简直就是……呵呵哒。

这事儿已经过去多半个月了,二十天里他一直没再见过袁瑞。到底是喜欢过人家,这么短时间也不可能忘怀,现在又遇到,他猛地心头一跳,还是有点控制不住的悸动。

袁瑞刚从车上下来,正低着头打电话,还没看见他。

方士清犹豫了片刻,决定还是坦荡一点打个招呼,朝前走近了点,他正想开口,本来低声讲着电话的袁瑞忽然拔高了音量:“你不肯离婚我也认了!现在这样说算什么!存心耍我?”

不知电话另一头那人又说了什么,袁瑞的声音又低了下去,声调也变得像是在讨好。

搞半天PK掉他的是个已婚男?方士清皱了皱眉,心里隐约有些不屑。骗婚这事儿,不仅危害女性同胞,也会让同志这个群体本来就糟糕的社会接受度变得更加雪上加霜,损人又不利己。

袁瑞软声软气的讲着电话,猛一抬头看见方士清,脸色立刻便尴尬起来。

方士清皮笑肉不笑的主动打招呼道:“这都下班了,你怎么又过来了?”

袁瑞匆忙挂掉了电话,神情极不自然,强作镇定道:“前几天的片子不合适,摄影师让过来补拍一组。”

“哦,这样啊。”方士清装作不在意的样子,一边按下遥控钥匙,一边道,“那你上去吧,再见。”

袁瑞点点头,看到那辆被解锁的雷克萨斯,问道:“换车了?”

方士清也没想跟他解释那么多,轻描淡写道:“没,朋友的。”

袁瑞看他一眼,语气有些微妙:“男朋友?”

方士清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回答是或者不是,都不算是高明的答案。于是他没有回答,高深莫测的笑了笑。

第二章

和郑秋阳见面换回了车,方士清为表示谢意,做东请客一起吃了顿饭,过了几天郑秋阳又做东请他喝了一次酒。

一来二去,俩人就这么混熟了,方士清是时装设计海归,郑秋阳在国外读了两年珠宝设计,两个没做成设计师的设计专业半吊子还挺能玩到一起去。

俩人都是利物浦的球迷,都常玩wargame,都喜欢听阿当,都爱看邵氏老电影。从兴趣爱好上来说,俩人最大的不同,就是方士清喜欢带把儿的,郑秋阳就爱胸大的。

不过玩得好归玩得好,他俩也还没熟到方士清可以且需要对郑秋阳出柜的程度。

过了几天,郑秋阳交了个大胸新女友,兴高采烈的办了个泳池烧烤派对,叫了一帮朋友过去玩。

说好是下午六点开始,不到五点半就有人陆续来了,郑秋阳一边招呼人一边给没来的打电话催。

这天偏巧是《JOY印象》杂志出刊的头一天,方士清忙了一整天累得不得了,他和郑秋阳的朋友也没打过照面,本来是不打算过去了,郑秋阳三催四请打了好几通电话问他到了哪儿几点能到,弄得他觉得不好意思,毕竟是新认识不久的朋友,这么却人家的面子不太好,想了想拐回家拿了瓶红酒才往那边赶。

郑秋阳这新对象是个艺校的学生,颜正条顺也会说话,挺挣面儿的。这会儿那女学生和另几个女孩儿在外面泳池边上一起烤东西,男人们反倒都大喇喇的干坐着聊起了天。

一个反戴着鸭舌帽、画着眼线的年轻男人抖着腿笑道:“行啊,这童颜巨乳的妹子,成年了没啊?老郑搁哪儿拐回来的?”

“小点儿声,别把我们优优吓跑了。”郑秋阳故意学他的口音呸他道,“王超,你瞅瞅你那一口老坛酸菜味儿的东北话,知道的你是当红偶像组合队长,不知道的还当你是刘老根大舞台的台柱子呢。”

众人哈哈大笑,眼线男王超跟没骨头似的软摊在沙发背上,自己也跟着笑:“笑屁啊你们几个,跑完通告我连妆都没顾上卸就跑来跟你们鬼混,感动中国可不就说的是我嘛?回头每人买一百张我们组合新出的专辑,谁不买就把谁剁吧包成酸菜饺子!”

郑秋阳这别墅的花园和后门是连着的,方士清没来过这边,进了别墅区以后迷了方向,不知道怎么就绕到了后门,隔着围栏看到里面几个年轻女孩在泳池边烤肉,知道来对了地方。

他本身就不是特别喜欢混人多热闹的场合,如果不是怕却了郑秋阳的盛情压根就不想来。来了他也没准备在这儿长待,就打算露个面,等派对热闹起来大家都玩嗨了以后,他就找个机会抽身。这下干脆就停好车打算从后门进去,一会儿走的时候也方便。

正烤肉的其中一个女孩过来给他开门,不着痕迹的瞟了瞟他停在外面的车和他衬衣袖口露出的腕表,笑嘻嘻的说道:“快进来吧,人都到得差不多了……你是秋阳哥的朋友?我是小丝,怎么称呼?”

方士清随口道:“我姓方。”

他往里面走,这个小丝跟在他身后,还在锲而不舍的搭话:“你怎么一个人过来啊?他们都带了伴儿的。”

方士清皱了皱眉,他本来就不喜欢凑派对的热闹,更烦这种都带个伴儿的趴,这群女的包括这个小丝一看就是野模路子,想想也知道这群伴儿等会儿是用来干嘛的。

这边厢郑秋阳和他的一票狐朋狗友还在东拉西扯。

有人问起:“哎王超,前几天听他们说,你大哥又升了?”

王超不甚在意道:“升,反正每年都升,就是没见他跟我大嫂生孩子。我爸妈想孙子都快想疯了,我二哥是个不婚族这辈子别说孩子,估计老婆都不娶,我大哥倒好,结婚都好几年了也不要孩子。”

“不是有什么病吧?讲真,我妈认识个妙手回春的大夫,专治这个的。”

“滚犊子!我大哥像有问题吗?他跟我大嫂都是事业型强人,对他们这种人来说……跟你们说了也白说,你们懂个屁啊。再说了,他俩估计也是养孩子养烦了,估计是想缓两年再说。”

“怎么说?”

“我大嫂是外地人,在帝都站稳脚跟就把他弟接来了,来的时候还念初中呢,然后她就嫁给我大哥了,要说我大哥对我大嫂那可是真爱,对她这弟弟跟对亲儿子都差不多,这可真不是我吹呢,我大哥对我都没对他那小舅子亲。也是老天不长眼,他俩养了这么些年,愣是把那小子养成个二椅子……哎哟卧槽!”(注:二椅子是北方方言俚语,指某人不男不女,贬义词)

王超一声鬼叫从沙发上弹了起来,冲着门口的人惊悚道:“你有顺风耳啊?不对,还是有飞毛腿?”

众人莫名其妙的齐刷刷把头转过去,门口站着个身材高挑的陌生男人,这人眉目如画,齐肩卷发的一侧压在耳后,露出的耳垂上戴着一颗宝石耳钉。

派对主人郑秋阳忙起身介绍道:“这是方士清,我一新朋友,搞时尚杂志的。”

他又热情的把身边几个人介绍给方士清,介绍到王超的时候,方士清道:“不用介绍,我们认识。”

王超古怪的假笑两声:“何止认识,还是亲戚呢。”

郑秋阳看看王超,又看看方士清,没明白。

方士清把带来的那瓶红酒交给郑秋阳,才说道:“他管我亲姐姐叫大嫂。”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