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士的情书 下——徐徐图之

第三十七章:捡便宜的小姑娘

袁瑞走后,方士清打给郑秋阳,张口就骂他:“你这货是不是闲着没事儿干啊?刚开始装我对象,我已经都揭穿你了,你倒好,又上赶着去撩人家玩儿,我告诉你啊,直装弯可比弯装直还可恶!”

郑秋阳反映了一会儿才知道他说什么,笑哈哈道:“是不袁瑞跟你说什么了?我就是跟他开玩笑呢,他太逗了,我都没见过比他更逗的人,哈哈哈。”

方士清道:“你没看出来他有点呆啊?别逗人家了行不行,他现在当真了,打算去泡你呢。”

郑秋阳顿时哈哈哈的更厉害。

方士清听他笑,有点无语,说道:“他人是真的挺好的,不然我才懒得管这事儿,你别笑了!严肃点儿!”

郑秋阳忍着笑说:“我知道了,等他来找我我就跟他说清楚,你放心吧,逗他一回两回就算了,哪还能一直逗,他又不是个萌妹子。”

方士清觉得这小插曲应该就到此为止了,也没再放心上,他这会儿心里满满当当都是即将到来的周四那道坎儿。

方妈此行主要是为了方明妤的事儿,到现在还是想见见王齐,可是在周四之前让她见着,方士清觉得接下来就没戏唱了。

他和王齐商量了一下,晚上回到家以后就对妈妈说:“我打听过了,王齐现在的公司派他出差去了,可能两三天就能回来。”

方妈道:“那有他的手机号吗?”

他硬着头皮把王齐的手机号码给了妈妈,然后坐在旁边看着她打电话。

“王齐,是我……你还能听出我的声音,我很高兴。”

“两天前我刚听到你们离婚的消息,有些吃惊,明妤说是性格不合,我想听听你怎么说。”

“她是脾气倔,你能忍她这几年也不容易……”

“毕竟在一起那么久了,有什么问题好好沟通,也不是非要闹到这种地步。”

“你是个好孩子,唉,也是她没福气。”

“……那就先这样吧,我知道你换了新工作,现在也很忙。”

“不用不用,你忙你的吧,我呆个一两天也就回去了。”

方士清看她挂了电话之后便一脸惆怅,忐忑的问道:“妈,他说什么了?”

方妈叹气道:“也没说什么,可我听他的意思,已经是铁了心不会回头了。”

方士清道:“那……您还急着见他吗?”

方妈无奈苦笑道:“他倒是说要跟我见个面,都这样了,见不见的还有什么意义?你姐跟我说他们离婚的时候,其实也早把话说死了,也是我瞎操心。”

方士清:“……”

方妈道:“而且我琢磨王齐那几句话,可能他也已经有新对象了,虽说他和你姐是原配,可这是离婚后又谈了恋爱,咱们再去纠缠拆散人家好好一对,也不道德。”

方士清低着头给她倒了杯水,端过去道:“您喝水。”

方妈接了过去,道:“他条件好,男人三十五六岁又是什么都有的年纪,肯定招女孩儿喜欢,现在的女孩儿和以前不一样,遇到喜欢的可都是生扑,我在学校见女生倒追男生、甚至倒追男老师的,见得多了,也不知道你姐这一错过,是便宜哪个小姑娘了。”

“捡了便宜的小姑娘”笑也不笑不出,呆呆听着,也没敢开口。

方妈反倒笑起来,说道:“算了,你姐条件也不差,又没孩子,追她的人肯定也大把,而且她吃了这回亏,估计也能长点记性,以后脾气就不那么硬了,也算因祸得福,要是王齐真忍她到四五十岁再离,那可真就没法收场了。”

这算是走对第一步了。

晚上等方妈睡了,方士清躲在卫生间里跟王齐讲电话:“你都说什么了呀?我妈居然就接受了!”

王齐道:“没说什么,说清楚立场就行了,其实咱妈那么睿智,听我说几句话就知道大概是什么意思。”

方士清盘着腿坐在马桶盖子上,说道:“你拍马屁倒是溜!你都不知道,她给你打电话那会儿,我紧张的头发都要竖起来了,你们轻轻飘飘说几句话,搞得我觉得跟过了半年一样。”

王齐道:“我打了两天没见你,觉得跟过了两年一样。”

方士清扁着嘴道:“我也……”

王齐道:“明天如果不忙的话,我们见个面吧。”

方士清放下腿来,道:“好啊!我去找你还是你来找我?”

王齐笑起来:“这么猴急?是不是我不搂着你睡,早就浑身发痒了?欠干。”

方士清呸他:“我现在正深情款款呢,你又耍什么流氓?”

王齐道:“视频给我看看你怎么深情款款。”

视频接通,王齐裸着上身靠在床头,看样子也是准备睡了。

王齐道:“我还以为你在睡袋里。”

方士清抱怨道:“太热了,我也怕真捂出痱子来。”

王齐笑着说:“是,你身上那么滑,捂出痱子来就可惜了。”

这还是第一次隔着手机屏幕调情,方士清有点脸红,道:“我想你了,明天中午我去找你。”

王齐道:“好,你直接去我办公室,午休时间没有公事烦我,我们有一个多钟头时间……想干什么都来得及。”

方士清被他刻意变得低沉的声音撩拨的有些发热,胡乱转移话题道:“王锦呢?你不跟他一起睡吗?”

王齐笑出了声,道:“他又不是你,晚上还踢被子。”

方士清也觉得刚才那句话有点蠢,讪讪道:“我有好长时间没有见过他了,他还在总后卫生部吗?”

王齐道:“对,他有严重制服控,在那又能见着医生又能见着大兵,每天都跟磕了药一样亢奋。”

方士清眨眨眼:“那你喜欢制服吗?”

王齐的眼睛一弯:“你想穿什么制服给我看?”

方士清嘿嘿笑着不说话。

王齐道:“等你生日那天晚上穿给我看啊,记得在屁股上剪个洞,不然撕坏了以后就不能穿了。”

方士清被他话里描绘的场景搞得热血沸腾,几乎快刹不住车,匆忙告别挂断了。

第二天中午,某传媒集团大厦十七层商务部,员工们都去吃午饭了,整层楼几乎空空荡荡。

办公区最北面的办公室,房门紧锁,窗帘全被放了下去。

前台值班的妹子打着盹,猛地一下没撑住下巴栽醒了,迷迷糊糊觉得刚才好像听到奇怪的声音,可是仔细一听又没了。妹子咂巴着嘴巴继续打瞌睡,心想是哪个员工大中午的不吃饭,居然在看毛片。

杂志社下午两点上班,一点五十五,方士清脚步匆匆的回来,脸颊红扑扑的,睫毛还有点湿,编辑部的同事们齐刷刷看着他,他一脸尴尬的回了办公室。

同事们互相望了一眼,纷纷觉得方主编真是天生丽质,连迟到跑了几步都能把自己跑出个性感的模样。

刚过完性生活的方主编心情明媚,浑身舒坦,就是屁股有点疼。

把手头工作处理完以后,他打开淘宝,打算买身情趣制服,结果搜了半天,女款居多,男款多半都是爱死爱慕风格,又low又丑,他觉得王齐也不是喜欢这种怪调调的人。

最后他还是买了件大码女款,同城店铺,最晚明天上午也能送到他手里。

今天周二,明天就是他二十七岁的农历生日。

之后一天多里风平浪静,方士清想了几个版本的出柜台词,都认认真真的写在记事本上,不时还删删改改,时刻准备着周四的到来。

其间方妈说了他一次:“你女朋友这么忙,几天都没时间跟你约会,看来也是你姐那种女强人型的,我觉得你可拿不住啊。”

方士清磕磕绊绊半天,说道:“他对我挺好的。”

方妈大概也看得出他对这“女朋友”是真喜欢,也感觉无奈,没再说什么。

这份平静一直持续到了周三晚上。

方士清提前跟朋友们说了他妈来了,当晚什么也没安排,等母亲走了以后再请大家一起玩儿。方妈每晚十点左右就要睡觉,所以他和王齐约了十点半见面,王齐在酒店订了套房,自己先过去等着他。

他下班回家之前,打回家里问需要买什么。

方妈道:“我正给你炖猪蹄,菜都买好了,什么都齐全,你直接回来吧。”

方士清道:“那我去买个小点的蛋糕吧?您喜欢巧克力的还是水果的?”

方妈笑说:“不用,你姐给你这小寿星都准备好了。”

方士清愣住:“……我姐?”

方妈道:“我打算过个一两天就回去了,走前怎么也得见见她呀,给你过生日,你姐能缺席吗?”

方士清顿时慌张起来,不知道该怎么办。方妈来的第一天就说不要让方明妤知道她过来了,他就一直想着妈妈大概这次就是打算悄悄来悄悄走,完全不打算惊动姐姐。况且这离春节也没多远,到时候方明妤再怎么也要回家,不是说这一走就又要打个几个月大半年的见不着面。

他没想到妈妈居然走前还和姐姐联系……就为了一起给他过生日。

他没敢跟王齐说,他怕王齐一听也要来凑热闹,那可真是要唱起大戏来了。

进门的时候,他浑身都是僵硬的。

方明妤系着围裙,正和方妈一起准备饭菜。

他换了鞋走过去,自己都角色声音发涩,说道:“妈,我回来了。姐……你来了。”

方明妤转过身来,冲他微微一笑:“清清,生日快乐。”

第三十八章:你觉得你没错

方明妤神色如常,对比之下方士清显得十分仓惶。

方妈看着他笑,道:“清清,你也不说实话,怎么就惹你姐生气了?”

方士清:“……”

方妈道:“好啦,快去洗手,马上就能开饭。”

方士清机械的去洗过手回来,妈妈已经落座,方明妤还在摆菜,母女俩张罗了一桌子。

方妈看他还是呆愣愣的样子,道:“上下嘴唇碰一碰,拌两句嘴那还不是常有的事儿,你姐都翻篇儿了,你还记仇啊?”

拌嘴?方士清诧异的悄悄看他姐姐。

方明妤微微笑着说:“清清,就为我说你几句,连咱妈来了这么大的事儿都不跟我说?”

方士清在妈妈旁边的位子上坐下,和方明妤错对面,嗫嚅道:“是妈不让说的……”

方明妤倒了杯果汁,推到方士清面前,道:“呐,就当姐姐给你赔罪,不该对你说难听话,你知道我脾气不好,就多担待着些,行不行,方大主编?”

方妈也笑道:“姐弟俩哪有隔夜仇,说开就好了,要不是你姐姐说,我都不知道你们俩闹别扭,鸡毛蒜皮的事儿,不值当。”

方士清看着方明妤,方明妤笑容可掬的回望他,仿佛姐弟俩之前的那些硝烟真的已经完全散尽。

他端起那杯果汁,喝了一大口。

出现了小意外的生日晚餐居然也在其乐融融的气氛中进行了下去。

方明妤像得了失忆症,整个人的状态一下子回到了三个月前,对方士清关爱有加,时不时给他夹菜。

她一句也没提到过前夫,方妈也刻意的避开了和王齐有关的一切话题,方士清几乎没说过话,脸上挂着僵硬的微笑,在一旁安静的听姐姐和妈妈聊天。

不过这样的情形以前也经常发生,她们母女间的话题,他插不上话也属正常。

方明妤忽然道:“哎呀,差点忘了蛋糕,一会儿吃饱可就吃不下它了。”

她起身去把蛋糕盒子提了过来,解了绸带打开盖子,里面是个哆啦a梦造型的翻糖蛋糕,蓝胖子笑哈哈的表情,两只手揣在肚皮的小兜里,憨态可掬,十分可爱。

她一边把“2”和“7”的数字蜡烛插上去,一边道:“妈,您还记得吗?清清还上幼儿园的时候,每天放学回了家就在楼下玩不肯回家,那时候咱们还在旧家属楼住着,住二楼,只要我打开窗户冲楼下喊一声‘机器猫要开始了’,他回家回得比谁都快。”

方妈也笑起来,说道:“记得呢,搬个小板凳坐在电视机前面,谁跟他说话都不理,特别乖。”

方明妤道:“您看,感觉还是昨天的事儿,都没觉得怎么着,他就已经二十七了。”

母女二人都看着方士清,脸上挂着相似的表情,欣慰又感伤。

其实方士清不大记得她们说的这段往事,他那时候太小了。

可他只觉得没来由的心头便是一酸。

方明妤点了蜡烛,催着方士清许愿,然后母子三人一起吹蜡烛、切蛋糕。

此时的方士清像个提线木偶一样,姐姐说什么他就做什么。

他很讨厌这种感觉,却又完全没办法不这样做。

方明妤笑着说:“你刚出生那年,我都上一年级了,放学回家一看,床上躺着个小宝宝,又白又胖又可爱,心里喜欢得不得了,可又不敢抱,光怕摔着你。”

方妈也道:“你姐那会儿可喜欢你了,每天放学回来第一件事儿就是先去亲亲你,我生了你以后身体没恢复好,也顾不上看你,你大半夜的哇哇哭,都是你姐去哄你。”

方明妤接话道:“可不是么,别看你现在这么瘦,出生的时候你可是十斤三两的大胖小子,妈妈生你可费了大力气。”

她说着便端起杯子,道:“所以虽然是庆祝你生日,可别忘了是咱妈的受难日,我们得一起敬妈妈,太伟大了。”

方妈笑着说:“什么伟大,当妈可不都是那样……哎哟,你看你,都把清清说哭了。傻儿子,好好的过生日呢,哭什么啊?快擦擦……你看你……”

母子两个并排坐着,相顾泪千行。

方明妤把纸抽递过去,道:“好了好了,都是我的错,不说这个了,说点高兴的啊。清清,听妈说你打算带你女朋友给她瞧瞧了?今天正好过生日,怎么不今天就带回来啊?”

方士清:“……”

妈妈用纸巾擦过眼泪,开玩笑道:“还不是他从小崇拜你这个姐姐,总想像你一样出色,最后还找了个像你一样的女强人,忙的脚不沾地,连约会的时间都没有。”

方明妤慢慢道:“原来是因为崇拜我,所以什么都想像我么,方主编?”

她的语气明明还是和之前差不太多,方士清却听的头皮发麻。

吃完过饭,方明妤和方妈一起收拾碗筷,方士清呆滞的坐在饭桌边。

收拾完,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方妈道:“明妤晚上就在这儿跟我一起睡吧,清清这两天睡客厅,他那床也大,你跟我睡得下。”

方明妤侧目看了看弟弟,道:“我可睡不了他的床……”

方士清整个人都僵住了。

“而且明天还有个重要的庭审,我还得回去再整理整理材料,必须得回去。”他姐姐接着说,“妈,要不您跟我一起去我那?我们晚上好好说说话。”

方妈说:“你还有工作,能跟我说什么话?我这一两天就打算回去了,就别挪来挪去的麻烦了。”

方明妤道:“也是,明天我得空再过来吧,那我这就回去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