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孕养儿(包子)上——锦重

文案:

单身爸爸带孩子发家致富找渣攻的故事。

何叙十岁被何家收养,二十岁被四哥下药强上。他无心争夺家产,匆匆逃跑,过程中居然发现肚子大了。

很好,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他先把孩子生下来再说。

咦,肚子里为什么不只有个孩子,还有个巴掌大的田。

等他终于把渣攻收拾掉的时候,却发现找错对象了。

原来一直跟在身边的忠犬才是腹黑的孩他爸。

强强,空间种田,轻松搞笑,HE,1VS1,生包子~

内容标签:强强 生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何叙,何谭 ┃ 配角:涂涂,狐狐 ┃ 其它:种田致富养娃复仇

第1章:肚子里多了个圆球

何叙十岁那年被何家收养。

相传何家家主何中年轻时曾经深爱过一个女人,但那女人没有福气,还没等嫁入何家呢,就得重病一命呜呼了。从此何中再没娶妻,一个人撑着偌大的公司熬日子。

刚进入何家那会,就有人告诉何叙,何中从四十多岁开始,每年收养一个孤儿回家,何叙是第五个。何中之所以要收养这么多孤儿,就是为了从中挑选出优秀的继承人。

他是最小的一个,上面还有四个哥哥,分别差一岁。除了老四,每个哥哥都比他强太多。他压根就没抱着能继承公司的念头,只想着在何家混吃混喝,有个安稳的日子过就成。在何家生活,不需要干活,每天吃饱穿暖,对于在孤儿院住了十年的何叙来说,简直就是天堂,再加上年纪小,心思还没那么深。

何家人十五岁就该进家族公司成为何中的助理,家里只有两个人到了年纪没进公司,一个是不务正业的何家老大何谭,一个就是吃喝等死的何家老幺何叙。

何叙功课也不好,每次都是及格,勉勉强强上了个三流大学。而其他人,都是国内外名牌大学的高材生。最后不管是谁继承公司,反正不会有他的事。

但是就算这样,还是有人觉得他碍眼。

二十岁生日那天,家里为他举办了个小型晚会。在国外读书的何谭何润都连夜赶飞机回来给他庆生。本来是一件挺好的事,结果他多嘴吃了四哥何风递过来的一杯酒,脑袋就晕沉的厉害。

他有些害怕,看见何谭在旁边跟何润聊天,就急忙往大哥二哥那边靠。还没走过去,何风就拖着他往二楼走,说是要送他回房。

他当然不愿意,何风这人可没安什么好心。

平时他对何风戒备的很,也就是今天热闹,仗着人多,才破例喝了何风的酒。何风一向爱对他献殷勤,而且以前还喜欢大半夜抱着被子跑到他的房间来睡,每次都爱动手动脚的。刚上初中那会,何叙还不知道被何风想要摸摸的深意所在,只觉得难受,到了晚上都不愿意过早睡,赖在客厅看电视,三四点都不敢回房睡觉。

好在很快,大哥何谭以给他补习为名义,强行住进了他的房间,自此,何风就再没大半夜站在门口偷看了。

他也不大喜欢何谭,这人冷冰冰的,不爱说话也不爱笑,而且大半时间都在国外,平时一年到头都跟他说不了几句话。那次也不知道为什么,就非得要帮他补课,而且还为此从国外的学校转到了国内。

也因为何谭勤快,每天都要过问他的功课,导致他的学习成绩飞速下降,连高中招生的及格线都没到,最后还是花钱上了私立高中。

“大哥,我看小叙有点喝多了,我跟小风一起扶他回房休息吧。”何家老二何润主动站出来扶住何叙。

有何润跟着,何叙就放心往楼上走。客厅人不少,可基本上没有他可以求助的人。如果到了楼上实在难受,就跟何润说说,求何润护着自己。何润虽是老二,可俨然有家里老大的派头,何叙估计最后何润肯定会是公司的继承人。

谁知道,刚上二楼,何润手机响了。他都没跟何叙解释一声,就把何叙往何风怀里一塞,匆匆下楼接手机了。

“宝贝,你终于落到我手里了。”何风搂着何叙低头就要亲。何叙大惊,他没想到何风竟然这么大胆,这可是在家里,而且还没进屋。只要有人上楼梯,就肯定能看见他们俩。

可惜没人往楼上走,佣人们也都在客厅忙活。何叙张嘴要喊人,何风早防着他喊呢,他一张嘴,就被何风塞了个黑色的球进嘴里,还有个系扣绑在脑后。何风满意的亲亲何叙的脸颊,拖着人往屋里走。

从楼上到楼下,何叙不但脑子昏沉,力气也已经全部消失,怎么也摆脱不了何风。被带进屋里扔到床上,何风从床底下拉出个盒子,端到床上,摆在何叙面前,笑容邪恶:“都是为你准备的,好好看看,待会可要用这些东西招待你。”

盒子里的东西何叙大都不认识,有个鞭子他倒是认得。他在床上挣扎想要坐起着逃走,被何风压住,膝盖顶的他生疼。何风悠悠闲从盒子里拿了个眼罩出来,笑眯眯道:“很早就想跟你玩这种游戏了,可惜你是我弟弟,动不了手。没想到我还有美梦成真的一天。”

“等着,我去把门锁上。”何风把眼罩给何叙带上,也不怕何叙爬起来,大大咧咧去锁门。

被下了药的何叙确实爬不起来,实际上他连抬头给自己摘下眼罩的力气都没有。除了没力气,身体也开始变得燥热,尤其是下体,像聚了团火般,让他特别想去摸摸。他在床上躺着动不了,被恐惧一点点吞噬。

可能是过于害怕时间会变慢,他觉得何风走了好久才回来。何风上床之后再没有说话,用手指从他的脸颊慢慢往下摸,那手指冰冰凉凉的,摸在身上很舒服。药效发挥到最大,何叙当时已经被情欲折磨的神智不清,不但不抗拒,反而希望那手指能继续往下,帮他摸一摸小何叙。

手指到了小腹,却停了下来。何叙正难耐间,却听见一声低笑,听得不甚清楚。倒是随之而来的锁链声听的清楚,他的手脚被冰凉的东西铐住,分别拉开,似乎是铐在了床的四角,让他呈大字形趴在床上。

何风将他上上下下亲了个遍,不但亲,还恶劣的拿牙齿咬。乍然一疼,何叙便能稍稍清醒会,但是很快他又会被情欲攻占。

在身上作完恶之后,何风这才将注意力集中到他的后面。那种被插入的疼痛,何叙永远都不能忘记,就好像是一把刀进到他最隐秘的地方,把他的身体从内部割开了。尖锐的疼痛让他有力气仰起头,呻吟声却喊不出来,堵在嗓子眼,那口气血堵得他再坚持不住,晕倒在床上。

******

何叙摇摇头,把不堪的记忆从脑子里赶出去,不想再回忆更多了,那一夜给他身心带来的痛苦,到现在他也很难接受。

从何家逃出来已经有将近四年的时间,那段记忆并没有随着时间而逐渐模糊。那天他醒过来在床上睡了一天,晚上就拿着他积攒了多年的生活费逃离了何家。

那个地方再像天堂,他也不愿意待了。什么爸爸哥哥,没一个是亲近的人。他只不过是挂着何家五少的名头在那里混吃混喝罢了。

他在何家,连学校的考试都不敢考好,就是怕成为别人眼中的绊脚石。结果,他再怎么忍让,别人还是会算计他。

那天晚上家里那么多人,可为什么偏偏没人往二楼走,佣人也不过去。他被折磨了一晚上,庆生晚会的主角一直不出现,就没人察觉出异常?家里绝对有何风的帮手,或许就是老二何润。何风是为了得到他,而何润却是为了除掉他。

真当他好欺负?他那时只不过是知足常乐罢了。何家的公司不过代表的就是钱与权,这些他并不是太在乎。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何叙捏了捏眉心,他不再是那个遇事往后躲的家伙。

因为他明白了,人想要活的安稳自在,一味忍让躲闪是不行的,只有强大到别人不敢惹才能得到真正的自由自在。

当然改变他的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不能白白放过何风和其同伙,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才解气。

不过因为那件事,他倒是因祸得福,得到了两样宝贝。当时他刚找到落脚的地儿,正准备找份工作养活自己,却发现自己有了小肚子。奇了怪,他贪吃了这么多年,从来都没胖过,怎么会突然就大了肚子。

而且让他难受的是,肚子还会痛。

肚子为什么会疼?在去医院的路上,何叙目不转睛地盯着肚子思考,难道是得了什么怪病?

看着看着,他突然隐隐看到有个巴掌大的小地方,上面有个像是被蚕丝裹起来的椭圆球,通身洁白,十分漂亮。他眨眨眼,以为自己长时间看一个地方眼睛花了,结果眨完眼那地方还在。

那巴掌大的地方隐隐发虚,就好像虚浮在肚子之上。何叙抬起头看看周围,一切正常,再看肚子,那地方也没消失。这是到底什么,如果真是幻象,那应该不能碰吧。

他颤着伸手过去碰了碰,感受到土地的坚实,他又去碰那个圆球,刚一挨上,肚子就疼的厉害。

再瞪大眼瞧那圆球,似乎在靠近一端的地方还有微弱的起伏。

难道这圆球里装得是个活物?

第2章:长得像是爸爸

现在再想起来最初发现空间土地存在的时候,居然异常的镇定。半路下了车,并没有去成医院,回到家对着肚子一通研究,也没得出个什么有价值的结论来。

又过了一个月,肚子大了不少,行动开始不方便起来,而且痛的频率增大,没办法之下,只好去了医院。但是医生也和其他人一样看不到他肚子上的土地,认定是他发胖的原因导致,甚至还劝他少喝点酒!

何叙当时留了个心眼,没跟任何人说这种异常现象,怕别人以为他是精神病,或者把他当做异常人类抓去做研究。

他对于那个非科学的存在,刚开始也挺怕,投医不行,还在路上去了道观,求了份驱鬼符烧成灰兑水喝下。现在想想,真是可笑。

后来有一次吃橘子吐橘子籽的时候没吐到垃圾盘里,直接往下掉,明明是朝着他隆起的肚子去的,却一眨眼掉进了那个空间里。

他当时看了一眼,突发奇想,想看看那个空间是不是能搁东西,就没往外拣。第二天他睁眼再看,就见里面长出了一颗半人高的小树,晚上再瞧,已经是两米多高了。再过一夜,树上竟然长满了黄灿灿的小橘子,哦,那个椭圆球也挂在树上呢,还一摇一摆的晃荡着。

自此他发现了那个空间存在的好处,一夜发芽,一夜结果,只要两天之间就能从一个种子变成无数的果实,有时候甚至不需要是合格的种子,一个树枝也行。

就是面积太小,上面倒是没限制,可下面的的土地也就巴掌大,只能种一棵树,要不然他只要有这个空间在,金钱还不大大的来。

有了这份好处,他就默许了空间的存在。没想到不久以后,空间又给了他一份大惊喜,那个椭圆球里居然钻出个娃娃来,也就是现在三岁大的儿子小涂涂。

想到儿子,何叙的眼神转柔,那个可爱的小家伙像是天使一般,不但给他带来了欢笑,还有各种意想不到的福气。

对了,儿子在楼上睡午觉的时间不短了,该叫起来撒欢了。明天就要去幼儿园报道,总得把作息调整过来。

他还没抬脚踩上楼梯呢,就听外面的屋子传来涂涂稚嫩的声音,顾不上穿鞋,赶紧跑出去查看,果然看见自己三岁大的儿子踩着小凳子,隔着柜台在跟客人讲价。

“一点都、都不贵,我们、葡萄,好吃。”小家伙开口说话晚,三岁了说长句子还是慢吞吞的,说快了就吭哧吭哧的成不了句子。话都说不清楚吧,小家伙还特喜欢卖东西,小腰一叉,小脸一板,别说,还真有几分架势。

“再好吃的葡萄也不能卖二十块一斤吧。现在葡萄才八块一斤,你敢要二十块。小屁孩,去把你的家长叫出来。”说着话呢,买主看见何叙出来了,笑道:“你这家长也太大胆了,外头可人来人往呢,就敢让孩子单独待在外面,最近人贩子可猖狂着呢。”

何叙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伸手把涂涂抱到玻璃柜上。他刚才想事情想得太认真,没听到午睡的涂涂什么时候醒了偷跑出来。可这里不比乡下太平,他陪着没问题,小家伙自己待在屋外就不安全了。

他租下的这家店,有两层楼。楼下有一个大间是门店,里面有个小仓库,仓库有楼梯通往二楼,上面就是他住的地方。他没什么东西好往仓库放的,就搁了躺椅和书桌椅子,在没客人的时候就躲在里面教涂涂读书认字。

“您要买葡萄啊,我们这儿的葡萄可好吃了。就是因为好吃,才敢卖二十块一斤。您可以尝尝,要是不好吃就别买,要是认为值这个价钱,您再买不迟。”何叙拎起一串葡萄,让客人自己选着尝。

那客人看这葡萄也是动心的很,要不然听见价格早跑了。这葡萄红的发紫,颗颗晶莹剔透,像玛瑙一般,看着就喜人。而且个头不小,比平常的大葡萄还要大上一圈。而且不仅葡萄大,每一串结的葡萄也多。

“这别是打过什么药吧?”不是他多疑,如今吃东西,不讲究新鲜好吃,但求个安全。

刚搬到这儿来,何叙早就料到他这里的蔬菜水果会让人惊讶。当初他收获自己第一批果实的时候,也是惊奇了半天。

多说没用,何叙摘下一颗葡萄,细心的将皮剥开,葡萄的汁液顺着细长的手指往下流,晶莹的果肉让一看便知好吃,质疑的买主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来,涂涂,吃一颗。”何叙把葡萄递到涂涂嘴巴,小家伙张大嘴巴,一口将葡萄全吞到嘴里,鼓着白嫩嫩的腮帮子一咬,登时汁液顺着嘴角流出来。涂涂害怕把衣服弄脏了会被爸爸骂,赶紧把小脑袋凑到爸爸的胸前,在围裙上蹭了蹭嘴。蹭完之后抬起小脑袋,睁大桃花眼,对着爸爸咧开小嘴笑。

这是涂涂最爱干的事,常常把他的围裙弄得惨不忍睹。他怕围裙上有细菌,常常是一天三换,比他的衣服都要干净。

“我尝尝。”既然人家都敢喂自己的孩子吃,客人也就不怎么担心了,剥开皮往嘴里一扔,顿时一股酸甜滋味在嘴里蔓延开来,上下牙一磕,更多酸甜的汁液流出,因为没料到葡萄会有这么多汁液,竟然也跟着小孩子似的,让汁液顺着嘴角流了出来。

他也不急着擦嘴,咽下葡萄,吧嗒吧嗒嘴,把滋味全吃进嘴里了,这才慢悠悠掏出张面巾纸擦了擦嘴巴,不好意思地笑道:“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葡萄,见笑了。这一筐子都是葡萄吧,全给我包起来,我都要了。”

何叙把拿出一个木篮子,从里面拎出两串葡萄来,轻轻放到木篮子里,放到电子称上称重。

“这些我都要……”

“不好意思,我们店里的蔬菜水果都是限量卖的,每个人只能买一篮子。”何叙笑着解释。他的店刚刚开张,要想把名气打出去,越多的人尝到他们店里的蔬菜水果越好。当然限量的主要原因还是蔬菜水果少,供应不上。

只有出了名,何家才会自己找上门来。

现在管着何家私房菜的是何家老二何润,而老四何风也在饭店担任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职位。

那客人听了,也没多说什么,付过钱拎着篮子就走了。何叙把涂涂放到里屋念书,小家伙的口才该好好锻炼锻炼,要不然等去了幼儿园,被同学嘲笑了可不好。

他把袖子挽好,开始打扫店面。这几天刚租下,很多地方还没收拾好呢。东西两排长货架,放着几筐蔬菜,北面一排玻璃柜,是准备收钱称重的柜台,下面扔着一叠木篮子,还有一个小板凳,其余就什么都没有了。

何叙盘算着该给他这儿店好好装修一番,看起来要更高档些,才能吸引何家人的关注。

如今他手头上也有些积蓄了,装修店面的钱还是能拿的出来。那块巴掌大的土地,经过这几年,也渐渐变大了,如今约有半亩大小,收获的果实也勉强能够开一家水果蔬菜店了。

他低头看了看那块土地,早上摘了果实之后,有一半的树木都枯萎了,到了晚上它们会自己消失。晚上种些什么好呢,何叙挠挠头,想不出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