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月枫(第一、二卷) 下 ——风觞

第47章
  [总之……小靡靡,哦呵呵呵,配解药的事就拜托你了哦……]
  [噢。]乖乖的点了点头,荼靡看了看潘多拉,又看了看一旁不知道在跟莫文交代什么的水炎,不再作声。
  [……喂,“小靡靡”……]和荼靡同样转向水炎方向的潘多拉突然开口,小靡靡的消瘦、闵的疲惫……潘多拉觉得自己有义务要说些什么。
  [嗯?]下意识的回答,荼靡并没有回头。
  [闵……梵天他……]
  [……嗯?]敏感的字句,停顿的言语,荼靡沉默了,微微的低下了头。
  [……]
  [*.*?]
  [他其实本没有自己表现的那么强悍,他……他其实也只是个笨蛋!]蹩脚的说着不擅长的言语,说完后潘多拉自己都开始滴冷汗。
  [……]荼靡奇怪的看了看一脸无奈的潘多拉,有些不太懂他到底想要说什么。
  [哦呵呵呵……]恼怒的揉揉荼靡的头发,潘多拉怪笑着,顺便掩饰着心里的尴尬……
  哼,怪不得闵这小子什么都憋在心里呢,敢情这煽情的话还真不是那么好说出口的呢……微微一挑眉,看看荼靡那双困惑的大眼,潘多拉顿时充满了无力感……
  本来想告诉这迷糊的笨小子,闵的心里其实……
  哎,果然——“两个人的问题还是两个人自己解决的好”……
  不负责任的耸耸肩,潘多拉决定放弃自己一时兴起的劝说。
  闵对月枫的情感——还是让他自己说好了……玩笑的继续蹂躏荼靡头发的潘多拉,邪气的一笑,只是此时的他并不知道:自己的临时改变主意,竟然会在不久的将来成为了心中最大的遗憾……
  [喂,你的手在做什么?]没好气地声音,那是刚刚从一旁走回来的水炎,用力的打下潘多拉搭在荼靡脑袋上的手,水炎保护性的叫嚣道:[怎么?不知道“男男授受不亲”么?]
  [……哦呵呵呵……我还真的是不太清楚呢……]玩味的挑了挑眉,潘多拉好玩的看着眼前的红衣女子,这个水炎丫头……很有意思啊。
  [哦呵呵呵(一样变态的笑声)……不知道就没有必要知道了。尤其……]水炎坏坏的看了看长相“花哨”(汗,其实是邪媚)的潘多拉,再看看一脸无辜的荼靡……啧啧,怎么看怎么像“大灰狼和小红帽”,下意识的把荼靡藏在身后,水炎一脸防备的说道:[虽然你还不错,勉强算个“女王受”,只是实在是和我们家靡靡不搭……还是保持距离的好。]
  一旁的荼靡听的狂汗,他这“耽美狼”的好友,又开始她那特殊的“侦测”了么……
  哦呵呵呵……潘多拉笑得好不张扬,心里却在暗暗思量:保持距离他听得懂,只是这个“女王受”是什么?
  奇尔星虽然并没有对同性相恋做出什么禁止,可是几个大的家族的人们仍然奉行着“男女搭配”、“传宗接代”的常理,而潘多拉本人也是个十足的异性恋……
  微笑的潘多拉没有回答,只是若有所思的考虑这“难解”的问题,一脸的高深莫测。
  [哦呵呵呵……]
  [哦呵呵呵……]
  [哦呵呵呵……]
  [呵呵呵呵……]
  变态的笑声,势均力敌的对视,让经过的人忍不住一身的冷汗。
  看着笑得相当灿烂的潘多拉,水炎心里一阵恶寒:不是吧,这家伙真的想染指枫!?虽然她看那个殷闵很不爽,可是枫既然都认定了,她又能怎么样?当然……有机会的话整整那个自大的家伙还是很必要的。只是这个潘多拉……
  戒备的眼神继续看向那张笑得邪媚的俊脸,水炎已经对这个男人做起了百分百的心里防备。
  而这时的潘多拉,看着水炎好玩的反应,心里实在忍不住地郁闷道:这小妮子……她到底在说什么呢?
  [枫,记住我的话,好好照顾自己。]寒水阁门口,刚刚和妮妮见面的荼靡又一次要面对分离,心里充满了不舍。
  [妮妮?你到底要做什么?我和你一起不好么?]妮妮的存在,对荼靡的意义不仅仅是一点点。有妮妮在的话,荼靡才可以更加有勇气……才可以继续笑着面对梵天,笑着面对爱丽丝,笑着面对那个不再属于他的幸福……
  [枫,我知道我现在的离开可能会让你很辛苦,可是,我真的有不得不走的原因,你信我的,嗯?]看出荼靡的不舍,看出那双眼里的留恋,可是水炎没有办法不走。
  她需要的东西还没有找齐,而她需要找到的人也还没有找见……
  而现在的枫,应该是停留在那些他真正想要停留的,他的身体,他的心都不适合跟她一起离开……
  枫,我一定会从老天手里抢回这个奇迹,你一定要乖乖的等我回来!!!
  [……嗯。]不是不懂妮妮眼中的期盼,不是不懂妮妮眼中的嘱咐,正是因为清楚地明白着,才会更加的不舍,更加的依赖……深深的看着满脸担忧的妮妮,荼靡微微一闭眼,下一刻,再次睁开的双眼已经没有了软弱的情愁……
  妮妮,很抱歉到现在都不能回答你什么,你说的怀抱希望、努力活下去,那真的不是随随便便答应就可以的,没有办法说服自己的他,根本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言语来像这样认真的你做出承诺。
  [我会“乖乖”等你回来。]荼靡微微的一笑,默契的说出了妮妮最想要的承诺。
  妮妮,现在的我,也只能答应你这么多……
  [哦呵呵呵……小靡靡和小炎炎的感情真好呢……]一旁变态的笑声让水炎忍不住皱眉,没好气地看看多事的潘多拉,再看看同样出来送“他们”的梵天、爱丽丝、泼猴、娃娃鱼……
  自知自己的身份已经遭到梵天他们的怀疑,水炎没有抗拒的这次带着潘多拉一起上路。潘多拉的战斗力正是她这次出去所需要的,莫问被派去做别的事情,现在的她也确实需要一个帮手……再加上,不久前潘多拉对荼靡的“意图不轨”也确实让水炎担忧……
  看着潘多拉笑得异常变态的脸……
  呵呵呵……至少着路上,她是不会“无聊”了。自信的一笑,水炎可有可无的继续和荼靡话别……背后针扎办的目光让她彻底“华丽丽”的无视掉,下意识的更贴近荼靡一些,背后更加灼热的目光让水炎忍不住微微一笑。
  梵天看了话别的水炎和荼靡很久,脑海中还停留着之前潘多拉的怀疑:
  之前决定着手调查的一年前的那件事,居然神奇的让人完全遮掩了起来,居然结合殷、公孙两家的势力都探测不出来,而现在,同样让人无法知晓来历的水炎,和“荼靡”关系密切的水炎……
  潘多拉的一同前行是梵天的私心,因为他总觉得这当中有什么秘密,一个让他心惊胆战的秘密,一个……他必须要知道的秘密。
  荼靡和水炎的亲密,他看在眼里,却不能说什么。
  眼前和荼靡不到五步远的距离,此刻竟看起来那么的遥远,从小到大的亲密无间,之前游戏中的一路同行,现在居然都变得那么遥远……
  是哪里出的错呢?
  是什么时候一切都改变了呢……
  梵天的眼睛,在看到水炎最后的“离别吻”后,真正迷成了一线。身边不断的探索视线让梵天习惯性的没有表露任何情绪,只是——
  心里空荡荡的……好像有什么东西,塌陷了。
  第48章
  [枫,小心那个叫做“爱丽丝”的女人!]
  妮妮走了,留下了这样的一句话,望着妮妮离去的背影,荼靡努力压制住内心的感伤,呵……是不是越是即将失去,就越是受不了所有可能的别离?
  转过身,小心的避过梵天探索的眼神,荼靡若有所思的看了看笑容温和的爱丽丝,妮妮的话,是绝对不会无缘无故针对一个人的,可是……看着和一旁的啦啦啦等人有说有笑的爱丽丝,荼靡确实看不出来这个健谈的爱丽丝有什么问题啊……
  [呵呵,荼靡和水炎关系真好呢。]似乎是察觉到荼靡的视线,爱丽丝微微转头,一笑,开口说道:[真让人羡慕呢……水炎是荼靡的女朋友么?两个人那样的不舍……]
  梵天的视线因为这样的问句个变得严厉,那当中的介意竟然让荼靡有些意外的惊喜。
  呵呵……现在的他只要这样偶尔的在意就能满足了么……
  遥了摇头,荼靡并没有回答。
  明亮的大眼,转而看相一旁仍然嬉戏打闹的泼猴和娃娃鱼,泼猴似乎又在惹娃娃鱼生气了,可是娃娃鱼的表情仍然是那么的闪亮,那种闪亮,就是所谓幸福的光辉么……
  看着“幸福”的场景,享受着梵天灼热的视线,荼靡微微的笑了。
  啊……清新的空气,放松一下的感觉,原来活着的感觉仍然可以很美好……
  妮妮,我会乖乖的,我会努力的去尝试继续活下去,我会努力感受生命的美好……我答应了你,我会在这里,乖乖的等你回来……
  荼靡离开了,回去了梵天特别为他准备的炼丹室;
  梵天也带着一行手下离开,似乎还有什么别的事;
  泼猴和娃娃鱼也不知道打闹到了哪里去……
  留下来的爱丽丝若有所思地看着荼靡离开的方向,不知道在想什么……
  [荼靡,到底是谁呢?]不知道是不是爱丽丝的错觉,总觉得梵天和荼靡之间似乎……
  [嘿嘿,当然是寒水阁的“专属药师”喽!妮妮不知道吧,小家伙可是“酒醉药王”的传人呢!]一旁的啦啦啦没心少肺的开口,虽然梵天又交待过不要暴露荼靡的身份,可是爱丽丝可不一样,未来的主母,为人又那么爽朗直快……
  [……专属药师?]轻轻的眨了眨眼,爱丽丝莫名的笑了……
  一旁的啦啦啦奇怪的看着笑的灿烂的爱丽丝,一脸的茫然。
  果然,自泼猴之后,几个核心成员开始一个个的“出状况”,幸亏荼靡解药炼制的及时,并没有出现什么严重的损伤……只是这样下去,会严重影响到士气……
  [其他各分号怎么样了?]
  梵天的住房内,十铁卫面无表情的站在那儿,潘多拉的离开,让梵天顿时少了个可以讨论的对象,而其他人……不是他不相信那些自己一起走来的兄弟,可是现在事实证明:问题确实出现在“核心成员”内部……
  [也是小动作频频,雷霆暂时还能应付的来。]
  前不久建国令的获得(潘多拉通知梵天回来的那次),让寒水阁的进展又一步的前行,只是现在还不宜建国:一方面,下层战士的战斗力还很低下;而另一方面,寒水阁各分号的帐户最近也总在出差错……
  既然是商人,就要学会怎么样把利益最大化,得不偿失这种事实绝对不能做的。
  所以现在……
  无声的甩出一份名单,梵天脑海中突然闪现一些画面——迷幻森林的同生共死,平日里的嬉笑怒骂……梵天微微默然,下一秒,面无表情的下达了命令:
  [这份名单给你们,给我彻底调查他们的来历。]
  [是。]
  [……还有什么其他的事么?]微微的向后一靠,梵天不着痕迹的闭起了眼睛,言语中的疲惫让十铁卫下意识的对视。
  [……有。]
  [嗯。]示意对方开口,梵天的眼睛仍然没有睁开。
  [是关于荼靡的事。]冷静的开口,十铁卫被命令任何时候都要注意一切有关荼靡的事项,并且及时的向他汇报。
  微微一怔,梵天却没有在开口,只是静静的等待着。
  [不知道是从哪里传出的消息,现在各大势力已经都知道我们寒水阁得到了“药王传人”的支持,并且有传言说,现在阁里所有的丹药都是由他负责……]
  [砰——]用力的一拍桌子,终于睁眼的梵天却身散发着迫人的戾气,居然让铁卫们都忍不住心中一惊。
  [……继续说。]
  [……甚至就连前不久出现在寒水阁的“神丹”,也被猜测是和这位“药王传人”有关。阁里的大家听到这个消息自然是兴奋异常,而对外的几大势力态度还在观望中。]
  [……]
  汇报完了,屋子里面一片的寂静。
  十双眼睛紧盯着中间那个总是能冷静面对一切的男人,此刻的他,低沉着眼睛,让人看不出心思,微微勾起的嘴角甚至泛起了嗜血的光辉……
  [给我查出来消息是从哪儿漏出来的。]轻轻的低喃,却让铁卫们寒到了心里。
  [是。]
  [……让荼靡搬到寒水阁的秘密研究室里,对外封锁一切关于他的消息,还有……不要让他察觉到任何不对……]
  [……是。]
  看着离去的十铁卫,梵天微微一叹。
  还是把他扯进来了么?
  脑海中想起白天是荼靡看着娃娃鱼和泼猴时的笑容,荼靡的笑容很平静,更有着让人心惊的纯粹,那是让梵天永远看不腻的纯粹……
  枫,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第49、50章
  第49章
  单独的阁楼外面,小小的走廊的尽头,荼靡坐在凳子上无奈的和石桌上的小风对视,小风眨眨眼,荼靡也跟着眨眨眼,两人说不上是谁更大一点的眼睛里竟是说不出的无趣。
  悄悄地拿出“风”佣兵团的徽章,放在石桌上。荼靡好笑的看着突然兴奋起来的小风:看着和自己长得一样牌子,小风先是小心翼翼的拿脚踩一踩,然后又放开,趴在桌子上乖乖的看着这个印着自己猫脸的牌子,小尾巴一甩一甩的,完全不见了刚刚的蔫样。
  呵呵一笑,荼靡也学小风用下颚抵着桌子,看着桌上的徽章。
  小风在想什么呢?是和他一样想起了以前当佣兵的日子么……
  微微勾起嘴角,只是看到这个简单的牌子,就好像回到了从前的日子,从前的快乐中……
  [咦?怎么这里还有个两层的阁楼啊?]一声好奇的惊呼,然后是一个亮丽的身影,荼靡微微一转头,刚刚一瞬间幸福的回忆顿时荡然无存……
  爱丽丝好奇的身影在不远处的院门口打转,在看到荼靡的那一刻,开心地笑了。
  [这里是我住的地方。]冷淡的口气,说出的话却让荼靡忍不住懊恼:呵,一向可以谁都不理的他,为什么要下意识的回答呢。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这里是你的地方……我没有打扰到你吧!?]爱丽丝对自己做了个鬼脸,一脸的亲切让荼靡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不想理她,可是又不想让自己看起来很介意……
  [没有。]
  懊恼!懊恼!懊恼!看着因为自己的“没事”而终于走进来的爱丽丝,荼靡除了满心的懊恼之外,根本不知道还要做什么。
  [哇——好可爱的小家伙……]走进了的爱丽丝看到了桌上懒洋洋的小风,喜爱的一把抱起,将小风在脸上蹭来蹭去。
  微微一皱眉,细心的荼靡注意到爱丽丝那细长的指甲已经造成了小风的不适,可是自己却不能开口说什么……
  继续懊恼。
  [呵呵……好可爱。哇……我最喜欢这种小动物了。]小风在爱丽丝的怀里张牙舞爪,一副辛苦的样子。
  [呵呵……]
  [……]
  [哈……太可爱了……]
  [……]
  [哇,它好有灵性噢。]
  冷冷的目光看着爱丽丝强迫小风做出各种可笑的姿势,荼靡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被可笑的玩弄的那个人是自己……
  [对不起,我们要回去炼药了。]还是开口了,不管爱丽丝到底是谁的未婚妻,不管那让人窒息的心情到底是怎么样,荼靡仍然只能是荼靡,反正……他就是没有爱丽丝那样大方得体,反正……他就是别扭任性……
  此时此刻,荼靡再也不能否认,爱丽丝的落落大方,爱丽丝快速上升的好人缘,爱丽丝的优秀……最重要的,是爱丽丝那个可以光明正大站在梵天身边的“身份”……真的让他好嫉妒。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