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钥 第四部 皇者陵墓(出书版)聿日

  文案:    
  为了得到传说中「增幅器」,五百多年前,许多钥石能力者闯入皇者陵墓,却从来未曾有人回来过。    
  如今,菲嘉首都又聚集了一批新生代的能力者,为了相同的目的而明争暗斗。
 
  然而,一向心机最重的朔华,却怀疑这可能是一宗阴谋,於是他们决定不贸然闯入陵墓,转而先对皇室......呃?先混到城堡里去当小偷!?这怎麽回事啊!?
  ......
 
  第一章 贝霍华的名单
 
  公爵府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朔华他们自然还不知道。
 
  若是朔华、树海、冷暮任一人在场,马上就可以认出这个女子的身分。
 
  可惜,别说天籁光是探查这一区就忙不过来了,就算她记得往另一头的方向多探看一次,她也不认识这个红衣女子。
 
  天籁只知道,他们的队伍有个仇家叫做妲塔,却不晓得妲塔究竟长得什么模样啊!
 
  于是,在确定了蓝龙没被烧死之后,天籁只喊了一声「卫兵」,所有人立刻意会,当场解散,各自回到留宿的地方。
 
 
  凭他们的能力,要躲过前来探看的卫兵,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他们才懒得管那些士兵或巡逻人员到了现场会有什么反应,反正只要不知道是他们干的就好。
 
 
  刚刚打斗的位置,离朔华他们所在的府邸距离最近,因此他跟冷暮两人最先到达居处,没想到的是,有个人比他们还快,而且还不晓得用了什么方法,进了府邸的大门,正老神在在地坐在府邸里的会客厅里喝茶。
 
  「不愧是一等一的情报分子,逃得真快。」朔华在门口就已经接到管家的通报,因此看到会客室里的人,他并不惊讶。
 
  「哪里,夫人别怪我将您弃之不顾就好了。」
 
  贝霍华一双眼睛瞄到跟在朔华后面进来的冷暮后,眉头微抬,接着一下就将朔华的地位,从小姐变成了夫人。
 
  「哼!」
 
  朔华冷笑,贝霍华现在说这话也不嫌太晚,要不是他们实力坚强,还有机会在这里听贝霍华说这种话吗?
 
  「那现在你坐在这里的原因,不会是因为我要求你做的事情,你都办好了吧?」
 
  「那当然,我们最注重的就是效率。」说着,贝霍华从怀里取出了几张纸,摊在桌面上。
 
 
  朔华坐了下来,冷暮则是坐到他身边,接着取出一个杯子,在里面丢下一颗颇像是冰块的东西,手里握着杯子,用力往桌面一敲,刚刚还是块状的「冰块」,立刻成为水蓝色的液体。
 
  这东西朔华也喝过,但实在是不敢领教。
 
 
  它喝起来的味道跟酒非常相像,但是浓度起码比百分之四十的威士忌还要高上一倍多,饮进喉咙里,有一种好像在喝岩浆一样的灼热感,最诡异的是,下一瞬间整个人会觉得清凉无比,很像置身在冷冻库的感觉。
 
  所以,朔华喝了一次后,就没再试过,尽管味道其实不赖,但这东西很明显只适合冷暮那个星球上的人......
 
  那时候,朔华有分了一半给万分好奇的扎克喝,结果连向来喝惯了烈酒的他,都不敢再尝试了。
 
  不过,它饮用方式的神奇,还有转换成液体时乍放的浓烈酒香,仍旧会令一些好酒人士垂涎三尺。
 
  果然,面前马上就出现一位好酒人士,尽管不能说是眼里放光,但是注意力始终不曾自冷暮手中的杯子移开就是了。
 
 
  「造酒乃我们家族本业,但先祖有言,不得以之为利,因此我们所造的酒多为自用,所以我想贝先生,应该不会知道这些酒的存在。」
 
 
  朔华笑笑地说,一眼就看出贝霍华眼中的疑惑,毕竟他跟冷暮空间里所藏的东西,随便一样都可以令人瞠目结舌,为了方便不需要常去解释,他脸不红气不喘地,就帮自己的身分添加一样可以用来交易的「家族本业」。
 
 
  「这......就难怪了,我这么多年来四处收集美酒,就连最近刚出现的啤酒都喝过,偏偏就是没看过妳今晚拿来跟我交易的美酒,更没试过候爵大人手中的佳酿。」
 
 
  贝霍华在那里说,冷暮只是喝着他的酒,完全没有下评论或是邀请的打算,不过那姿态,还真像是一个拥有无上权力的贵族,尤其是冷冷一瞥之间的气势,竟然让贝霍华完全起不了半点对他的疑心。
 
  朔华不会要求冷暮付出他的东西,贝霍华死盯着他的杯子,没让他挖出那双眼珠,已是荣幸。
 
 
  况且,贝霍华早已拿了他的一瓶酒,在没有其它可以给他的任务时,他不需要多付出什么。给予一个情报商人太多的好处,有时候不但不会带来更多的利益,还会暴露自己太多讯息。
 
  朔华取过桌上的纸张,一张一张看过去,一下子就将里面的内容看得十分清楚。
 
 
  纸张里的人名大概有十七位,这个数量算是非常的少,因为光是在夜街这么一闹,就可以遇上蓝龙跟他的同伴,那么在首都的钥石能力者,没有成千也有上百。
 
  但贝霍华的数据,他相信绝对可靠,否则清督不会推荐给他,除非那胖子商人有玩火自焚的兴趣。
 
 
  换言之,没有在这份名单上的能力者,很明显地属于比较不张扬的人,这点他可以理解,要是能力者都是白痴的话,这个「游戏」不会延续了千千万万年。
 
 
  既然如此,手段越不张扬越是内敛,这样的人越不好对付,毕竟底细不明,容易吃亏,看来他必须期望天籁可以有更多的讯息,现在既然有十七个人的名单在手,哪些人需要先排除掉,他绝不会手软。
 
 
  从妲塔、无启、炼血、蓝龙这些人一个一个经历过来,很明显的,能力者之间,大多数人都认为不是伙伴就是敌人,再不然,就干脆视对方为增加自己能力的食物。
 
 
  像天籁这样随遇而安的人太少,这样的人,也不会到首都来竞争那个所谓的增幅器,既然每个人的心思都是如此,那他认为与其被动的被别人找到,还不如先除掉对方,事情会来得容易许多。
 
 
  「看完了?妳可以先将数据留下来没关系,我找时间再来跟妳取回就好。」贝霍华并不介意那一点小小的数据外泄,他觉得这一对侯爵夫妻,绝对有更值得他挖掘的东西在。
 
  「没必要。」这么一点数据,在朔华的脑袋里,连一个位置也占不到,「既然交易完成,那么时间已晚,贝先生是否......」
 
  真直接的说法,贝霍华觉得嘴角抽了一下。
 
  「好吧!我走了,有任何需要,欢迎再光临......当然,再光临的时候,请别又砸了我的店就是了。」
 
  朔华点点头,然后瞧见已经打开门,准备送客的管家时,忍不住一笑,连贝霍华眼睛也差点突出来。
 
  这管家会不会太强了点?
 
  到底是从哪里知道主人要送客离开了?
 
  急着回去睡觉也不是这样吧?
 
  忍住揉太阳穴的冲动,贝霍华叹息。
 
  「算了,我认了。」今天可算是他多灾多难的一天啊!
 
  ** ** **
 
  隔天早上,所有人还在为商店街惊人的损毁而惊讶时,从来都是说做就做的几个人,已经开始悄悄的行动。
 
 
  「臭小子,不长眼睛啊!」纷扰的大街上,一个年轻但是满脸痞子模样的男人,跳脚瞪着刚刚踩他一下的小鬼,不是他没风度,而是那个小鬼踩人的重量,跟他身体大小不成比例,痛得活像是一辆马车从他脚掌碾过去一样,他敢打赌绝对肿起来了。
 
 
  岂知,听了他的怒骂,小鬼不但没有道歉,还对他做了一个鬼脸,趁他还跳着脚没防备,小小的身体往前跑过去,小小的脚丫子又是用力一踹,痛得年轻男子嚎叫出声。
 
  一边的路人被他的声音给吓到,然后在看清他狼狈模样之后,哄堂大笑起来。
 
 
  「妈的!死小鬼,你死定了。」听着耳边的笑声,原本垂眼看着伤势的眼珠子闪过杀机,装着辛苦的模样,朝死小鬼逃离的方向追了过去。
 
 
  在一旁的路人看来,不过又是一场常见的笑闹追逐,所有人都觉得被抓到的小鬼顶多被打打屁股就没事了,没人想过有可能会发生什么样耸人听闻的惨事。
 
  死小鬼往后看,脸色凶狠的男人紧追在他身后。
 
  小鬼四处观看,发现一条小巷子之后,马上钻了进去,似乎希望可以在隐密的巷子里躲掉追逐者。
 
  然而,男人只是冷冷一笑,身体跟着小鬼一起转进巷子的同时,双手朝前一伸,锐利的爪子瞬间增长,一下子抵住小鬼的脖子。
 
  正准备划开那纤细的颈子时,男人突然感觉后心一阵剧烈的刺痛,那种痛楚,比刚刚被踩的痛,还要难忍千万倍。
 
  发生了什么事?
 
  他想转头看清楚,接着剧痛从前胸穿出,他终于可以清楚看见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
 
  他看见了一段树枝,一段像是藤蔓的树枝,自他背后穿出前胸,然后分枝缠绕在他胸口,顺着血管抽干他身体里的血液。
 
  为什么?
 
  刚刚的小鬼,不知在何时已经站在他身前,对他微微一笑,又做了一个鬼脸,彷佛要回答他心里的疑问。
 
  小鬼将小小的手掌递到男人面前,原本像人类一样的五根指头,快速蔓出嫩芽,往他的头部缠绕,穿入七孔。
 
 
  「可怜的孩子。」死小鬼收回自己的枝干,拖着干尸往巷子更深处走,刚刚手指从脑袋抽回的时候,手中多了一颗黑色的石头,代表着刚刚还满脸杀意的男子,已经完全失去生命的讯息。
 
  「好了?」
 
  巷子里一个俊美的少年看了干尸一眼,随手一挥,尸体开始焚烧,小鬼被吓了一大跳,手忙脚乱的跳离火堆。
 
  「该死!你不知道我不能碰到火吗?」
 
  他是树!是树!一棵树抓着一团火会发生什么事!
 
  「你有碰到吗?」
 
  「是没有,但......」
 
  「那不就得了。」
 
 
  少年从他手中取过黑色的钥石,皱眉,从刚刚那个男子所表现出来的能力,很明显他们暂时都用不到,也许这种像是野兽一样的能力,妲塔那个女人会很喜欢。
 
  一边藏在黑暗中的冷暮,轻轻转动手中才一早就已经得手的两个钥石。
 
  这两颗的其中一颗钥石,是他趁凌晨天色未明的时候,潜入到首都的某个旅店里,迅速折断一个钥石能力者的脖子所得到的。
 
 
  如果贝霍华所给的数据无误,被他在睡梦中折断脖子的人所拥有的能力,是浮空力,一种可以在自己能力范围中,让物体完全不受引力跟摩擦力影响的能力。
 
 
  因为拥有者本身能力还很浅,因此被冷暮认为是种垃圾,会选上他当今天的第一目标,很单纯只是因为这家伙用自己能力窃取他人财宝,并偷拐人口做买卖。
 
  明明拥有一颗可以做出非凡事业的石头,却用来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如果这还不算愚蠢的话,也不晓得该用什么词去形容了。
 
  为了避免这种小人趁乱将增幅器偷到手,还是先杀了比较快,等于帮这个世界少了一个害虫。
 
 
  至于第二颗钥石,能力其实不是非常明白,贝霍华的数据上会把这个能力者列出来,纯粹是因为这颗钥石的纹痕非常明显,就在能力者的脸颊上。
 
  而且,杀他的人还是树海,算是一个意外。
 
  本来,他们是没打算对这家伙下手,毕竟对他的能力不清楚,这人似乎也没干过什么坏事,至少数据上没有。
 
 
  但是没想到,天籁在跟树海说明动手目标的位置时,这个家伙竟然就从两人旁边经过,在发现天籁跟树海两人都是钥石能力者后,他还动了杀机。
 
 
  于是,当他想解决眼前两个看来毫无威胁的儿童跟女人时,一根从地上冒出的树枝,瞬间把他串成人串,感觉上,就像是树海在弥补昨晚因没有串到蓝龙而受到伤害的小心灵。
 
 
  算这家伙倒霉,因为他一直都在天籁的锁定范围内,因此他一靠近两人时,天籁就已经发现,原本没有动手的欲望,却因为这家伙的不自量力,使树海手中多了一条亡魂。
 
 
  目前,在不晓得对方能力是什么的状况下,他们很难去吸收这颗不明的钥石,朔华猜想,必然有什么方式,可以解开钥石本质的秘密,不过很显然,他们现在还找不到方法。
 
  如今,且先解决掉所有的对手,再说吧。
 
  「那三个是下一个目标?」
 
 
  树海坐在窗口,晃动自己一双脚丫子,因为身上披了一件斗篷的关系,所以路上偶然经过的士兵,无法立刻发现他「被通缉」的身分,再加上坐在一边看起来非常像是贵族夫妻的朔华跟冷暮,他华丽的斗篷,就被当成是夫妻俩的孩子,或是亲戚一类的人物。
 
 
  之所以现在几人会待在这一栋,听说是贵族们最喜欢来饮用下午茶的店面里,为的就是这家店对面,服饰店里的一个老板,跟两个服务生。
 
 
  非常懂得隐藏自己身分的三个能力者,要不是这服饰店在首都崛起的太过突然,再加上被发现其中一个服务生手腕上有纹痕的话,他们也不会被列为目标之一。
 
  事实上,贝霍华的名单里,只有那个被发现手腕上有纹痕的服务生,另外两个,是天籁后来发现的同伙。
 
 
  天籁的能力,简直就是以光速在进步,也许是因为她天生失去某一项器官正常能力的关系,在感知上比任何人都还要强烈,尤其她的能力就重在这个方向,因此进步的速度,竟比他们三个比她先开始掠夺钥石跟矿精的人,还要快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