岱舆完本[修仙耽美]—— BY:舒祭

永读者 完结+番外完本[网游:本书总字数为:340950个《永读者》作者:觋程更多精彩好书尽在 文案永读者作为一款新型全息网游,开服两年已经风靡整个世界,成为游戏界最顶尖的作品无数玩家相济涌入这个游戏,但是……这是个坑
1 页,
《岱舆》作者:舒祭
文案
修仙文,我掉进盘丝洞,投喂蜘蛛精的日常
渤海之东不知几亿万里,有大壑焉,实惟无底之谷,其下无底,名曰归墟。
八纮九野之水,天汉之流,莫不注之,而无增无减焉。
其中有五山焉:一曰岱舆,二曰员峤,三曰方壶,四曰瀛洲,五曰蓬莱。其山高下周旋三万里,其顶平处九千里。山之中间相去七万里,以为邻居焉。
杨乐池×星络 (修攻×蜘蛛受)
慢热,小虐大甜美食文
第1章
是夜。
静安道长背靠石头,守着篝火,正在耐心烤兔肉。
这是他下山历练的第十个年头,他还是孑然一人,没有完成自己的试炼,但比起刚刚下山时候,现在的他很会给自己找乐趣。
比如在这个叶明星稀的夜晚,独坐在野外,欣赏一轮明月,喝着打回来的烧酒,配上自己烤制的蜜汁兔肉。
月亮很大很圆,静静地悬挂在头上,月光如水,温柔均匀的洒满了小路上。那被月光染成银白的的叶片,总能让他想起在枝南峰修炼的岁月,他在枝南峰呆了九十八年,比很多人一辈子都要长,但是回想起峰上的日子,眼前只有那如同玉石一样莹润的花瓣,他洞府前那一片梅花林一直陪伴着他。
师傅总是很忙很忙,宗门杂事,斩妖除魔,闭关修炼,占据了师傅的大多时间,作为嫡传弟子,也很难看到岳宁道长的。静安也就和师兄弟们一起修炼,一起读书一起悟道,等到机缘来了,再陆陆续续下山接受尘世试炼。静安故意磨蹭了很久,直到修炼到了金丹,修为凝滞不前难有寸进,被师傅拎着耳朵提到了掌门哪,才终于领了师门任务下山。
山中无日月,修习岁月长。静安道长不愿下山的,他喜欢山上慢吞吞的时间,更喜欢山上的人,但到了时间,又不得不下山。很多师弟晚他入门,却早他很多年就步入尘世。
静安叹了一口气,给火堆加了根柴火,噼里啪啦的火星中,属于兔肉的鲜香混合着蜂蜜的微甜,慢慢烘烤出来。
他本名姓杨,父亲取名为乐池,绕池游唱逍遥乐,自折红莲一朵来。他本是第三子,上面有两个鼎立门户的哥哥,父亲对他抱有什么大期许,他也没能在年幼时候立下什么宏愿。都以为他的一辈子就是普普通通的王室宗亲那样,五陵衣马自轻肥,逍遥快活过完短短一生,却在十岁那年突生巨变。地震洪水干旱蝗灾轮番来袭,陈国政治更是一塌糊涂,内有流民匪患,外有列强环伺,陈国百姓民不聊生,尚且年幼的他也和父兄一起恭立在侧,等着仙师的到来。那是还不是师傅的岳宁仙师,叫他上来,摸摸了他的头,赞了一句好苗子,日后怕是有飞升希望,他就被带回了梵海派,正式成为梵海派岳宁长老的第四个嫡传弟子,成为远峰山脉上的一位清修道人。
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的是他。然而请来了仙人强行续命的陈国,也没有熬过最后那一场空前绝后的蝗灾,在奄奄一息折腾了五年,被邻国魏国吞并,国祚断绝。
这些都是后来师傅告诉他的,隔了九十八年的春与秋,再回想起那在家中短短十年,他早已回忆不起自己父母兄弟的样子了。九十八年了,已经能让襁褓小儿变成躺在棺材里的一副枯骨,更何况,他家也没有熬过蝗灾,成了椁中土碑后堆。
他也一路修炼成金丹修士,经历了大大小小的心劫,对于血脉至亲的记忆更是模糊。
他一口酒一口肉的回想起自己一百二十一岁的人生,人独处就容易寂寞,人寂寞就容易回忆,刚刚回忆到自己第七十二岁那年刚入门的师妹,就感觉一股强烈的血腥气,扑鼻而来。
修道之人感官灵敏,这么重的血腥气,只怕距离这里不足一里地了,并且往这个方向迅速过来。
来不及离开了,静安挥袖灭了火堆,拿了法器紫萝衣躲藏了起来。
几乎是他在刚刚披上紫萝衣,空中就坠下一个人,浓重血腥气就是从他身上发出来的。眨眼的功夫后面又跟来了三个人,这三个人皆穿褐色短衫,手持长鞭呼呼作响,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这三人配合默契,静安谨慎探查了一下,两个灵寂一个金丹,身上也有些伤。前面那人却是穿着一声绯红长袍,暗红色的头发,虽是重伤,但似乎存了鱼死网破之心。
“衡虚老贼,你逃不掉的,念你是前辈,只要将密保交出!我们兄弟三人放你一条生路!”
“哼,刚刚下山就敢趁火打劫!这种三岁毛头都不信的话你也好来哄吾?不给又如何?就凭你们三个小儿要吾的命还早着呢!”
静安听了,只觉头痛,怎么这等杀人夺宝之事,偏偏落到了自己眼前。牵扯进教门密宝之事,最难脱身,只愿他们快快打完,走了了事。
两行人又嘴炮了一个来回,没多时就听到啪啪对撞声,你来我往,打得好生激烈。
外面飞沙走石,一时没有停止的意思,静安道长无奈,走又走不得,只得蒙了紫萝衣,隐藏住身形,专心解决兔肉。
热热的兔肉散发无穷鲜香,口感细嫩,肉汁蜜液甜甜的融合在嘴里,下回还要捉这等大小的兔子吃,肉质紧实,肥瘦匀称,个头也不算小,刚好够过一回嘴瘾,静安不由感慨,果然还是灵山附近,吸收了天气灵气的兔子烤起来好吃。静安津津有味的吃,本来到他这等修为的金丹修士,早就学会了辟谷,不用再吃食物维生,但是刚刚伤春悲秋回忆革命家史一番,心中有些戚戚然,正好将这阔别一百零八年的烤肉慰慰心肠,在山上千好万好,师傅不许他们吃这凡间食物,一来费时费力拖延修行,二来肠胃免不得工作一番清除污秽,最想的还是这等美味,油滋滋的烤肉,咬着肉才有点活人的感觉。
等到静安仔仔细细的骨架上每一丝肉都撕下来吃下去,每一根骨头都磨牙吸食过,“呃啊”两声之后,激烈的打斗声,这才停歇了下来。
“咳咳,没想到我衡虚,竟然要死在你等无名小儿!”那人声音带着嘶哑,现在已经无力抵抗。
“衡虚妖道,你杀我兄弟!这次我定要将你挫骨扬灰,一泄我心头之恨!”
没想到这垂死之人,还有一力击杀两个灵寂期,静安又把自己往里面藏了藏,将兔骨收进收纳袋中。衡虚这人修为显然在金丹之上,怕是已经到了元婴出窍,自己也抵不过他全盛时候的一击,不过已然重伤,想来是要毙于此地了。
咳嗽声稍停,突然一股疾风正朝静安藏身之处袭来,“道友,在此看了许久的戏,可看的好?”声音冷厉,直接一击而来。
无法脱身了!
静安心下惊叹,自己被发现了,大师姐说紫萝衣挡不过元婴期以上人的探查,果然如此。将背上披风一收,静安一跃而出,堪堪躲过了袭击,藏身之处的巨石已经被打成碎末。
“道友在此斗法,本不应打搅……”话还未说完,那追击的金丹修士,抢先出手。
第2章
静安只得使出元丹剑,予以相抗。他修为虽弱于追杀之人,但他身上法宝俱在,还有下山多年网罗的至宝紫萝衣,以逸待劳,未必不能获胜这追击之人。
挥剑一挡,身心侧翻,堪堪闪过这一击,静安稍缓了一口气,听到后面传来呕血声,也不敢大意,收敛心神,全心迎敌。
两人修为有所差异,所幸那褐衣人身上还暗藏些内伤,一时之间静安竟占到上风。越是被压制褐衣就越是暴躁,凌厉逼人,招招欲取人性命。静安掏出如意囊里的钉骨针,正要稍阻敌人攻势,却见褐衣人迅速后撤,暗叫不好,只来得及披上紫萝衣,身形便被后方传来的巨大爆炸吞噬掉。
等到静安再醒来已不知是第几个日夜,只觉得浑身剧痛,气血翻涌,身上的紫萝衣现在已碎成条条破布挂在身上。静安不敢胡乱动弹,咽下口中鲜血,掏出灵药吃了,又缓了会才翻身下树。也不知道被炸到哪里去了,探查下四周,深深树影重重叠叠,除了自己倒没见到另外一个生灵。静安捋下破布条,打坐平了会气血,才有精神确认一下自己的落地点。
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距离大陆又有多少距离,但既来之则安之,去哪修行又不是修行呢?静安安慰下自己,开始搜寻身上还有什么法器丹药。
紫萝衣毁了,元丹剑丢了,钉骨针握在手中的,二十一根现在只落下九根,如意囊还在,囊底却开了一个大豁口,满满一囊的仙草灵药落得只剩下寥寥三瓶,其中一瓶还都是毒药,吃光了一瓶,剩下的一瓶也只是治疗外伤的。真真是一穷二白。
静安不死心,继续仔细搜寻,结果真的让他在囊口处摸到一个圆圆润润的罐子,大喜过望,掏出来一看却是一罐醉仙。醉仙是神州有名的美酒,配上烧鹅卤鸭,在清风晓月下饮用,哪怕仙人也要醉倒在曼妙馥郁的酒香中,但是现在的静安毫无用途,又被他扔进囊里。
一边包扎伤口,一边逡巡着,真让静安看出了点什么,只见四周树木林立,树枝分叉极少,笔直向上,叶片长在主杆,盘旋而上,就像树干上披上层层叠叠的叶衣,微风拂来,叶片闪烁着美玉莹润光泽。静安伸手摸摸叶片,叶脉像是玉石里天生的细纹,触手光滑平坦,折下一片来,断口处也不见丝毫树液涌出。
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心下本是七成把握也化作了十分,他曾在藏经阁里面读到过这种植物,据说它生长在极东的仙岛上,名叫珠玕,全树晶莹剔透,有着玉石般的光泽,主杆历经万年依旧不腐,将其凿空,存入食物活水,千年后依旧能够食用,他的树芯更是天然的炼器宝材,可增加法器的韧性,大大延长其使用寿命。但是这些都不是静安现在最需要的,最重要的是将珠玕树的叶子捣碎后,与红珠吞服便是天然的治疗内伤灵药,去瘀血通经络,这红珠便是珠玕树下的华实草的草果。
静安吃了一些树叶,又撸了一串红珠便迫不及待的打坐起来,这一打坐便是七天七夜,待睁开眼,静安不仅内伤好的七七八八,修为经此一役更是跃升了一个台阶,可以探查到丹田凝出一颗圆溜溜的金珠,这边是到了金丹。
来不及巩固修为,静安便揣着丹田新鲜出炉的金丹走进了树林。
林叶片片摇动,看得静安一阵眼馋,一路走一路摘,直到破损的如意囊再也塞不进了珠玕枝条了才罢休。
穿过珠玕林,便见到稀疏的一片灌木,地上长着毛茸茸的绿草,偶尔可见花花绿绿的蝴蝶穿梭其间。再往远望,还可以看见低低的草坡,交错的山脉,盯着山顶上那一撮显眼的白,静安的脸一下子难看起来。
按照他受伤的位置,再往东走,应该是一片近海平原,不可能有雪山,自己这是到了哪里?
突然,静安感觉脚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低头看过去才发现那是一只胖胖的松鼠,黄褐色的皮毛,在绿地上格外鲜艳,它直接往他脚背碾了过去,一瞬间的功夫就窜进珠玕林,只看得到蓬松的大尾巴还在身后摇摆。这的动物压根不怕人,静安怀疑自己是误入某个大能留下的密境,心下更加谨慎,密境总是不缺珍宝以及陷阱的。
等翻过了山坡,就看到娇艳花海铺陈开来,姹紫嫣红的鲜花一路铺到山脚下的林子里,红的黄的紫的白的夹杂其间,山花烂漫,花香馥郁。阳光均匀地洒落在每一朵盛放的花朵上,热烈又奔放的花海映衬山脚下的树林阴郁又灰暗,仿佛阳光只是花的。静安心里感觉十分怪异。
花香蒸腾,浓烈到刺痛眼睛,熏得大脑昏昏然,静安不敢大意,屏住呼吸小心翼翼从花海上方飞过,等到了花海过半,他才明白心中怪异从何而来,这花害里的花都没有花蕊。
所有花都是有花蕊的,没有花蕊,花朵无法授粉,就无法结果,无法繁衍种群。那空洞洞的花心仿佛一张在嘲笑的嘴,桀桀桀桀在他耳边回响。
不好!幻音草!
直到这时,静安才认出这是只存在于传说的幻音草。书上对它记载极少,静安也只是在藏经阁里偶然翻到一本旧书才认识的,那书破破烂烂,封面都已经丢失,里面的书页更是像狗啃过一样,经常读着读着就没有下文,幻音草是里面难得字迹清楚地一页。传说中十大恶草之一,只生长在魔兽周边,吸收魔兽灵力以供生长,其状如花,叶色多变,观之有桀桀笑声传出,食之致o,后面就缺了一半。
长成这般模样花海,不知得经过万年,能够供养如此数量的幻音草,不知是如何强大的魔兽,静安踉踉跄跄的飞过花海,一头撞进对面树林。
头痛欲裂,背后是成片花海桀桀怪笑,前面是幽静森林静默古怪,静安不敢托大,运起修为,飞到树林上面去探一探路。
结果向上一飞,不知撞到什么结界,被猛地弹开,摔倒地上,一片林叶枝条扫过,身子一滑便掉进一个洞窟。
洞窟深深,竟触不到底,静安头痛腰痛脚也痛的滚了一路,明明是金丹修为,却比记事后的任何时候更加狼狈,“啪”一声巨响,溅起一圈尘土,滚地葫芦静安这才砸到一块石头上停下来。
第3章
“咳咳”喘了两口气,静安眼冒金星的摊在地上,只觉得自己运气从捉住那个兔子开始就十分坏,莫不是自己吃了广寒宫月兔,惹尽了因果。模模糊糊能看清楚眼前的洞壁,静安掉下来的这个洞穴面积不大,十分幽长,四周都是土渣石块,只在头顶处有一个光圈,那便是自己掉落下来的洞口。静安运了运气想要跳出洞口,这才发现自己竟使不出半点修为,一身狼狈,和个凡人没有半点区别,不到十丈高的洞口,竟如同天堑一般,将自己牢牢箍在穴底。
唇齿间的你 完结+番外完本:本书总字数为:250617个《唇齿间的你》作者:sololess更多精彩好书尽在 文案“能不能让一个唯物主义者好好享受自己的少年时期啊!”苏辞看着面前的丧尸,无语凝噎看着面前一手解决一个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