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夫找上门了完本[仙侠耽美]—— BY:老马人和

狐狸精修炼手册完本[耽美]:本书总字数为:128740个《狐狸精修炼手册》作者:花枝枝好书尽在 文案安迟做为家族最好吃懒做的一只狐狸精,被无情的扫地出门胸无大志的他一挥手,把自己卖进了宠物店励志要在这里安心养老
1 页, 《仙夫找上门了》作者:老马人和
好书尽在
文案
薛家家主薛亦泊,道行高深,受人敬重,热衷镇邪除恶之事,单身多年未婚。不曾想中秋赏月,从天而降一美人,名曦月,自称已和薛奕泊拜堂成亲,连儿子都有了。
曦月:夫人,一别经年,你可曾念我?
薛亦泊:一派胡言!
曦月:夫人为何动怒,是怨为夫来迟了?
薛亦泊:住嘴!
曦月:你明明是欢喜的,怎对我如此冷淡?
薛亦泊:咳咳,有些话当不得外人面说!
徒弟:我的师父好像是个渣男?
薛亦泊:是不是想被逐出师门!
徒弟:今晚月色不错,中秋佳节,正是阖家团圆的好日子!
在众人讨伐声中,曦月和儿子曦岚正式入住薛家,至于身份,额……暂定。自此,夫夫携手捉鬼降妖,恋爱带娃,顺带灭掉终极boss。
真强悍假高冷实则宠夫狂魔天师受×傻白甜忽强忽弱半人半仙痴汉攻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薛亦泊,曦月 ┃ 配角:薛航,曦岚,何安,何全, ┃ 其它:无
☆、天降美人
中秋团圆夜,星罗棋布,月朗风清。
薛家大院内,众人围坐一起饮酒赏月,恬淡皎洁的月色下不时有欢声笑语传来,其乐融融的氛围,无疑是个美好的秋夜。
可放眼望去,唯独有人未展笑颜,肃穆沉冷的表情与周遭的热闹格格不入。
薛亦泊端坐于主位,一身白衬衣加黑西裤,剑眉星目,五官线条凌厉,眉头微蹙,隐隐透着威严之势。
“出什么事了?从徐京回来,你就心事重重的。”坐在右手边的师弟薛航,放下手机,侧头瞧了眼面色沉冷的薛亦泊,嘴角噙着笑调侃道:“师兄可是咱薛家的镇宅之宝,又是天师界的活招牌。这天底下,还有你对付不了的玩意儿?”
冰冷无温的眼神直扫向对方,薛亦泊重重放下茶杯,脸色凝重,“徐京最近有灵气失衡之象,若放任灵气耗散,阴邪之物势必倾巢而出,届时形势将难以控制。”
“恐怕到那时,薛家又有一场恶战要打!”刚严肃了几秒,薛航又立马吊儿郎当起来,在院子里张望了一圈,颇为惋惜地直叹气。“美酒美食都有了,可惜,就是缺了美人!”
话音刚落,一道耀眼的白色光芒从天而降,缓缓落于地面,光芒逐渐减弱,最后消散。众人的注意力瞬时被吸引过去,盯着光芒消失的方向。几秒后,便有人发出惊呼,围在那里像是在看什么稀世珍宝。
“什么人?”“何方妖孽敢在薛家造次?”“仙女……”
此时,被大家围在中间称作仙女的美人,一身白衣,如墨长发散于脑后,出尘高贵的气质展露无遗。此人眉目如画,皮肤白皙,俊美绝伦的容貌,却有摄人心魄的美感,难怪在场众人看得入神,情不自禁地称赞。
对周围环境很是陌生,只见他清澈无尘的眼眸里透出迷茫之色,四处环顾,像是在寻找什么。面对众人疑惑惊异的眼神,听着四周窃窃私语,仿佛受到惊扰般,他微微后退。
“此地……是何处?”
“大爹爹,他们是谁?”正当大家沉浸在美人温润悦耳的嗓音里时,忽地听到一声稚嫩的童音。直到此刻,众人视线才转移到他手里牵的小男孩身上。
同样的白衫长发,精致漂亮的小脸蛋灵气十足,水汪汪的大眼睛左顾右看的,充满好奇,倒丝毫不见胆怯。
正和长辈谈话的薛亦泊,注意到了院里落下的白色光芒,又看到众人围在那里议论,他不由拧眉,抬脚走过去,沉声问道:“发生何……事?”
等看到面前一大一小的人时,薛亦泊的声音陡然顿住,沉静无澜的脸上隐约可见一丝裂痕。视线落到白衣之人身上,漆黑的眼眸便如同那深不可测的江水,眼底的情绪尤为复杂。
“南星,我终寻到你了!”
白衣美人的一声呼喊,周围有刹那间的寂静,众人皆是一脸惊讶之色。
而自看到薛亦泊起,他的脸上便绽放出艳丽笑容,一时间仿佛天地都黯然失色,如冰川融化,如万物新生,夺人眼球。
“你为何不肯见我?”
倏地背过身,没有说一句话,薛亦泊一步步远离对方,听着身后哀怨的声音,他的脸上便慢慢浮现出一种难以形容的表情,很沉很重,眉头紧蹙,眼角眉梢都透着股压抑。
“今晚活动到此为止,何安、何全,送客!”脸沉了下来,压迫的目光一一扫视在场的人,薛亦泊冷冷抛下这句,径直往前。
“哎呀,不好了,小美人晕过去了!”
身后响起惊呼,薛亦泊蓦地停住,垂在身侧的手握了又松。沉默着,眉眼间慢慢浮现纠结之色,似有犹疑,他微微偏过头,终于开口。
“把人送到客房,薛航,你去看看!”说完,薛亦泊匆匆离开了大院,脚步有瞬间的仓皇,那背影看上去竟有说不出的僵硬,像是在急于躲避什么。
“有意思!这薛家,以后可就热闹了!”
盯着薛亦泊离去的方向,薛航笑得一脸狡黠,转身指挥着何安、何全,语不惊人死不休地幽幽说道:“还不把你们的师娘扶回去!”
何全正弯腰准备扶起地上昏迷不醒的人,猛地听到薛航嘴里师娘两个字,踉跄了一下,差点跌倒在地。颤巍巍地指着地上的人,何全瞪大眼睛,表情格外惊悚。
“师……师娘,我没听错吧?师父什么时候结的婚,我们怎么不知道?”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你们俩小心点,别把小美人摔了!”懒理身后闹哄哄的人群,薛航晃悠悠地进了屋。
因为薛亦泊发了话,今晚的中秋活动提前结束,留下满肚子的疑问,众人依依不舍地离开了薛家大宅。人群散去,夜风拂过庭院,石子路两旁的落叶乔木簌簌作响,光影重重间更添幽静雅致。
而此时,薛家客房内,却是一派热闹的景象。
“我看今天这个事儿不简单!你们刚才有没有发现师父不对劲?”何全站在床边来回打量,托起下巴做思考状,嘴里嘀咕不停,“小师叔,这人你到底认不认识,他……他真是我们师娘?”
“小师叔,师父为什么要隐婚?”顺着弟弟何全的话,何安呆呆望着薛航,一脸的迷茫。
“你们师父在外面惹了风流债,这不,一大一小找上门来了!他这回是赚到了,美人有了,儿子也不愁了!”
给床上昏睡的人作了检查,薛航斜眼瞟过去,慢悠悠地解释着,笑得幸灾乐祸,“就你们师父那冷冰冰的性格,我还以为要打一辈子光棍!”
“二爹爹在哪?我要去找二爹爹!”
一直被众人忽视的小男孩从椅子上蹦下来,跑到薛航跟前,圆滚滚的眼睛充满好奇地望着对方,仰着脑袋问:“你是大夫吗?大爹爹怎么了,他为什么还不醒来?”
“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你们从哪来啊?”
堆着亲切和蔼的笑,何全仔细打量着面前的男孩。推了推薛航,何全小声嘀咕着:“我发现这孩子,长得挺像师父的。他喊师父‘二爹爹’,难不成真是师父的儿子?”
见薛航一脸高深莫测,半个字都不说,何全不客气地翻了个白眼,蹲下来轻声细语地哄起小男孩:“你的二……二爹爹现在有正事要办,我们暂时不要去吵他。要是无聊,安叔叔可以陪你玩游戏看动画片。”
“我叫曦岚,大爹爹叫曦月,月亮的月。不能去找二爹爹的话,那你跟我一起打坐练功。要每天练,才能进步……”
“停停,咱还是换个吧,一提练功,我脑壳疼!”像是听到了紧箍咒,何全赶紧打断曦岚的话,垂头丧气地望着薛航,像是得到确认般连连点头。
“啥也别问了,一听这语气,那肯定是师父亲生的!”
书房里,薛亦泊静伫窗前,眼眸幽深,神色晦暗不明。
“你跟那个小美人怎么回事,该不会真有段露水情缘吧?人家都找上门了,你打算怎么办?”薛航大大咧咧地往书桌前一坐,直接就问出了口。
不知是不是错觉,薛航说完小美人这几个字,莫名觉得屋里温度骤然下降,从薛亦泊身上散发出阵阵的寒气。
见薛亦泊迟迟不表态,薛航也不急着追问,悠哉悠哉地说:“你要没意见,我就叫何全把人送走。不过这要是碰上个见色起意的歹徒,小美人可就危险了。”
“一般人伤不到他!”薛亦泊缓缓转过身,面沉如水,眼底闪过一丝不愉快的神色,看来是对薛航的话颇为不悦。
“哟,知道得挺清楚嘛!”薛航慢悠悠坐回椅子上,抬头睥了薛亦泊一眼,勾着嘴角笑得意味深长。“小美人灵气强盛,要是被什么人盯上,难保不会被辣手摧花……”
薛航漫不经心的调侃,无疑戳中了薛亦泊的痛脚,只见他眉头紧皱,整张脸都绷在一块儿了,幽深的眼眸里有说不清的东西浮动,带着点隐痛,又透着些许隐忧。
看到他的师兄露出这种矛盾纠结的神情,薛航有些怔愣,反而更加好奇。一向狠绝果断的薛亦泊,也有苦恼的时候!看来,这里面还真有点故事!
“我明天带着何安、何全去趟徐京,这里的事交给你。”没等薛航继续发问,薛亦泊突然出声说道,脸上表情恢复沉冷,公事公办的语气,强压着所有情绪。
“这是在躲谁啊?”轻哼了声,薛航玩味地盯着薛亦泊直看,半是调侃半是试探。“以什么身份住下来,要住多久,你倒给个准话。要是怠慢了人家,你可别心疼,到时候找我发火!”
不论薛航如何从旁侧击地追问,薛亦泊还是一个字都不肯透露,表情沉黯。“行,不问就不问。我怎么听着小美人好像叫你南星?这年头,出去惹风流债还兴用假名的啊?”
“好好看着,别让他乱跑!”
没有理会薛航,薛亦泊板着脸,不咸不淡地吩咐道,又恢复面无表情的模样。坐在办公桌前,头也不抬地出声,薛亦泊轻斥道:“出去把嘴洗干净,满嘴污言秽语,成何体统!”
“这还没进门,就开始护着了!”
薛航离开后,偌大的书房只剩薛亦泊一个人,安静无声。他缓缓抬头,注视着前方,似在沉思,又像是陷入了回忆中。
“我以后叫你南星,好不好?你点头,是不是同意了?那你就叫南星……”
☆、惊不惊喜
夜里2点多,何安靠在椅子上打瞌睡,迷迷糊糊地听到房里传来轻微声响。他一睁眼,就看到师父薛亦泊站在床边,正弯腰给床上昏迷不醒的曦月掖被子,那动作看着极轻极温柔,嘴里还发出一声叹息。
“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这是何苦!”
瞧见眼前这副诡异的画面,何安以为自己在做梦,使劲揉了揉眼睛。发现看到的师父确实是真的,他忙从椅子上起来,愣愣地问:“师父,你怎么在这儿?”
“我来看看……你。”
听到身后何安的声音,薛亦泊动作一顿,迅速收回手,直起身干净利落地离开了床边。走到何安面前,薛亦泊的表情肃然沉静,缓缓道:“明天一早,你们俩跟我去趟徐京,把东西带齐,可能会待上几天。”
“又有有案子了?”听到师父的话,何安狠狠拍着脑袋,试图让自己清醒过来,半眯着眼看着薛亦泊,“师父,我们什么时候出发?这次要对付的是什么?”
“9点出发去机场,具体情况到徐京再说。”拍了拍何安肩膀,薛亦泊的神情透着凝重,临走前回头看了眼床上躺着的曦月,眼神一凝,微抿的薄唇衬得侧脸更显晦暗。
不再停留,薛亦泊抬脚离开了客房,随手轻声关上了房门,消失在何安的视线中。
想着刚才看到的场景,何安抓耳挠腮地坐在那,一动不动望着床上的人,突然就纳闷起来,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师父真是来看他的?怎么感觉不像啊!
第二天早上七点多,薛亦泊和薛航吃着早饭,何安忙着收拾东西。饭桌上,薛航幽幽瞟了眼薛亦泊,却冲着何安喊道:“昨天晚上,小美人情况怎么样,醒来没有?”
“没醒来。小师叔,他有名字的,叫曦月。对了,昨天夜里师父也去看了……”
“何全呢,都什么时候了还不起来?像什么样子!”薛亦泊一声刚劲有力的呵斥,瞬时打断了何安要说的话。
只见薛亦泊将碗筷重重掷在餐桌上,黑沉着脸,喝道:“去把何全叫起来!”
被薛亦泊这么一吼,何安半个字都不敢再说,赶忙放下手里的行李,急匆匆地跑出客厅,估计是叫何全起床了。
等何安一走,身旁埋头憋着笑的薛航,终于笑出了声,迎上薛亦泊怒气四溅的眼神,慢悠悠地解释:“你这回真错怪何全了!他一晚上没睡,陪着那个小不点玩,好不容易天亮才眯了会儿。”
“小不点叫曦岚是吧,长得水灵又可爱,也不知道像谁?有这么好看的娃,做父母的肯定得偷笑!还别说,我看他跟那个小美人还挺像的!”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吃饭的时候,薛航聊天的兴致很高,一个人在那自说自话,三句不离曦月和曦岚,脸上的笑藏都藏不住。
不过,他身旁坐着的某人,脸色则形成强烈对比。
薛航越是说得起劲,薛亦泊脸上的厉色越重,阴云密布的,好像随时都会来场狂风暴雨。尤其听到薛航一口一个小美人叫得正欢,薛亦泊阴沉着脸,眼眸黑得吓人,紧咬着后槽牙,显然是在竭力忍着火气。
“二爹爹,二爹爹……”一声清脆的童声恰好止住了薛航恶趣味的调侃。
河蚌公子完本[仙侠耽美]—:本书总字数为:93021个好书尽在 《河蚌公子》作者:决绝文案:河蚌公子:别人家有田螺姑娘,我家有河蚌公子苍树大仙:仓鼠精的逆袭路厨师与蛇:农夫捡到了蛇放进怀里,厨师捡到了蛇放进锅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