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尚,放开那个小僵尸完本[灵异耽美]—— BY:秋二方

河蚌公子完本[仙侠耽美]—:本书总字数为:93021个好书尽在 《河蚌公子》作者:决绝文案:河蚌公子:别人家有田螺姑娘,我家有河蚌公子苍树大仙:仓鼠精的逆袭路厨师与蛇:农夫捡到了蛇放进怀里,厨师捡到了蛇放进锅里?*
1 页, 好书尽在
《和尚,放开那个小僵尸》作者:秋二方
文案:
作为一只从不喝人血的僵尸,夏初没想到自己会被一和尚收进钵钵里,成了僵尸版白娘子。
对方不仅惨无人道的不让他喝动物血,反而每天让他吃素!
于是他怒从心中来,变着法儿的想吸和尚的血。
然后他发现,事情的走向好像有点不对劲。
*
和尚伸出手指至夏初跟前:“阿弥陀佛,上天有好生之德,你既如此想吸贫僧的血,贫僧只好牺牲一下了。”
夏初怒:“一根手指有个屁用。”
和尚沉吟片刻:“既然精血不能喂饱你,贫僧只好换一个方法了。”
夏初:“什么方法?”
一脸禁欲的和尚微微一笑:“贫僧本人。”
*
皮皮僵尸受X带发修行和尚攻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初,冬末(空空)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我的戒指!我戒指不见了!”
上灵寺宝华殿外,攒动的游客人群里,忽然响起一道刺耳的大吼声,一个穿着碎花裙、肩上披着披肩的大妈在原地挥舞着她的手,“导游!导游!我戒指被偷了!”
走在最前面领队的夏初返身折了过来:“刘大姐,咋回事?”
刘大姐甩着她胖乎乎的右手,五个指头上,除了中指,其余四个手指头都戴着宝石戒指。随着她的晃动,投在几颗宝石戒指的阳光反射,刺的夏初眼睛疼。
“刚刚有人撞了我,撞了之后戒指就没了!”刘大姐指着中指,急的唾沫横飞,“被偷的是我最喜欢的那枚红宝石戒指,我花三万买的!”
夏初黑线,下车的时候他就让刘大姐把戒指取下来,别戴那么多,财不外露。
偏偏对方说这是上灵寺,绝不会出小偷这样的渣滓,硬是不听劝阻,执意将十个指头戴满。
这会儿只没了一个算她运气好,夏初忍住想翻白眼的冲动,抬起刘大姐的右手嗅了下,鼻翼轻动,尔后唰的将目光投向斜方向,与一个正往这儿看的小胡子对上。
夏初拔腿朝小胡子跑。
小胡子愣了下,反应过来后转身撒丫子狂奔。
小胡子是惯偷,对地形非常熟悉,专往人群里钻,对方艺高人胆大,在被夏初追的同时,顺手又偷了只手机,用行动向夏初炫耀。
夏初气不打一处来,瞅了眼旁边的栏杆,直接从三米高的栏杆处翻下去,人在地上滚了一圈,卸下冲力,再站起来时,已经截到小胡子前面。
“拿来!”夏初伸出手。
小胡子一脸懵逼,看看夏初,再看看那三米高的栏杆,尼玛这货属弹簧的么!
“什么拿来,我不懂你说什么,你特么跟我跑了一路是闹哪样?”眼见跑不过眼前这个属弹簧的,小胡子倒也聪明,开始胡搅蛮缠。
夏初最熟悉这种套路,拖延时间等着同伙到来,他跟对方墨迹就是蠢,直接欺身上去,一个扫膛腿将小胡子扫了出去。
小胡子在地上滚了好几圈,爬起来时红了眼,从身上掏出折叠刀,张牙舞爪的朝夏初冲过来。
夏初冷哼一声,再次出腿,这一次他的力气稍大了些,小胡子直接撞在远处的许愿池边,将周围的游客吓了一跳。
“没事没事,抓小偷呢。”夏初朝被惊到的游客安抚,走过去,朝小胡子动了动手指。
在地上捂着胸.口挣扎的小胡子恨恨瞪了眼夏初,最终不情愿的从兜里取出红宝石戒指扔还给夏初。
夏初接过:“还有呢。”
小胡子又将手机拿出来。
夏初弯腰刚要拿,身后猛的袭来一股恶风,他条件反射的侧身躲,地上的小胡子抓紧时机忽然暴起,手持折叠刀朝夏初脖子捅去。
操!
千钧一发之际,夏初往后下腰,堪堪躲过刀锋,与此同时,伴随一声‘阿弥佗佛’,小胡子痛叫出声,折叠刀落了地。
夏初再起腰时,便看到小胡子抱着手嗷嗷叫,偷袭他的长毛亦倒在地上哎哟叫唤。
一队僧人走过来,为首的朝夏初行了一礼:“佛门重地,让施主受惊了。”
队列里出来四个僧人,将小胡子和长毛拉走,夏初回去将红宝石戒指交给刘大姐。刘大姐立刻笑得像朵太阳花,紧接着吧唧一下,在夏初脸颊印上一个大红唇印,速度之快,夏初压根没反应过来。
……
结束今天的工作,挟着夜风,夏初回到自己租的小屋内,数了数今天赚到的四张红票子,颇为满意。
摸了摸肚子,他走进厨房,厨房的角落里拴着一只母鸡,本还安静待着的母鸡一见到他就跟耗子见了猫似的,立刻炸毛。
“诶诶诶,我还没动你呢,你跳啥跳。”夏初抽出刀架上的刀,见状,母鸡跳的更凶了。
夏初:“好歹也养了你一周,把你养的肥肥胖胖,我现在很饿很饿,是时候报答我了是不是?”
母鸡仿佛听懂般疯狂摇头。
夏初:“……”
一人一鸡四目相对,夏初败下阵来,他将刀放回刀架上,去房间里取了个针筒,再返回厨房。
母鸡见到针筒后安静下来,还特别懂事的把脖子露出来。
夏初:“……”这特么成精了是吧!
抽了三管子血到玻璃杯,夏初取出一个盆,在里面放满冰块,尔后将杯子放进去冰镇。
接着又去冰箱里拿出一块血淋淋的牛排,点火放锅,待锅中油热了之后,把牛排放进去,立刻发出嗞嗞声。
煎至三成熟后,夏初将牛排放进盘子,美滋滋的端进客厅,再将冰镇的杯子拿出来,打开电视,切到他喜欢看的肥皂剧,一边切着牛排塞入口中,一边小酌杯中冰镇过后的鸡血。
夏初眯了眯眼睛,发出一声舒爽的慰叹。
只可惜——他遗憾的看了眼杯子,才喝几口就没了。
片刻后,夏初有点不甘心的将目光投向厨房,内心蠢蠢欲动,可念及母鸡刚才抽血时的乖顺,他又动摇了。
“再养养吧。”
饭后,夏初清洗完碟杯,在屋内做了几个伸展运动消食,觉着差不多了,他拿着睡衣去浴室洗澡。
脱衣服的时候,夏初习惯性的摸脖子,不料摸了个空。
夏初脸色立刻变了,他脖子上戴了枚铜钱,那是他养父特意给他炼化遮掩尸气的。
虽然现在他混迹人群,身上沾满人气,除非是非常牛逼的大人物,否则不会有人看破他身份。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他必须把铜钱找回来。
夏初仔细回想今天去过的地方,最终锁定上灵寺的许愿池。
他只在那里动过手,想来想去,应该是那小胡子用折叠刀割破了脖子上的绳子。那铜钱就是普普通通一块用黑绳串起来的小铜钱,一看就不值钱,应该不会有人捡。
不管怎样,他得去找找,夏初拿起钥匙往外走。
一个小时后,夏初到达上灵寺,但现在上灵寺已经闭寺了。
要么他等明天早上开门进去,要么现在偷偷潜进去,思考两秒后,夏初果断选择后者,早点找到铜钱,早点安心。
瞅了瞅足有五米高的围墙,夏初选择了一处较隐蔽的围墙外,原地助跑两步,脚尖在墙面上连点三下,整个人犹如壁虎一样游上墙头,再轻悄悄跳了下去。
整个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上灵寺里的僧人晚间会做晚课,是以寺内各处均传来朗诵佛经的声音,嘤嘤嗡嗡,听的夏初头晕脑胀。
——所以他相当不喜欢寺庙,要不是导游这个工作挺挣钱,他才不会带队来上灵寺。
左拐右拐,夏初凭着记忆几下便到达白天与小胡子争执的地方。围着许愿池和周围都找了圈,没发现铜钱的任何影子。
难道是被人捡走了?
夏初原地来回走了两步,想了想,他在原地重现白天和小胡子争斗时的动作,重复完后,他将目光投向许愿池。
当时他就在许愿池边,小胡子刀挥过来时,他下腰躲避,如果那个时候铜钱的绳子已经断了,随着他下腰的动作,铜钱极有可能被甩进许愿池。
夏初凑到许愿池边,许愿池中间是一尊佛像,池子里的水很浅,透过水面,可以清楚的看到池底全是硬币,堆了厚厚一层。
夏初对着佛像说了声抱歉,挽好裤腿下了水,开始慢慢摸索。在一堆硬币中找铜钱,这真是一个考验他耐心的工作。
找了足足十多分钟,远远的,夏初听到有脚步声往这边走——是功课结束回去休息的僧人,他赶紧趴在池壁,待僧人离开后,继续探。
又过了十多分钟,仍然没有铜钱的下落,夏初有些急了,动作弧度忍不住大了点:“奶奶个熊,你他娘的在哪!”
话落,夏初听到身后响起一个冷冰冰的声音:“阿弥佗佛,佛门之地,岂能容你一介僵尸肆意撒野?”
夏初:???
还不待他有所反应,眼前金光大闪,身后传来一股强烈吸力,一阵天旋地转后,砰一声落到实地上,疼的他呲牙咧嘴。
揉着腰从地上爬起来,夏初看着四周黑乎乎的墙壁,再看头顶一片光明,显然是被扔进一个深坑一样的地方,他忍不住怒吼:“我操.你大爷,这特么是哪!”
片刻后,头顶出现一张清俊绝伦的大脸,眸中神色毫无波动,薄唇轻启:“阿弥佗佛,你现在所待之地乃贫僧的乾坤钵。”
夏初一脸‘你特么在逗我’的表情。
两人对视,五秒后,夏初明白这和尚没说错——要不然以他的视角怎么可能会看到那么大张脸,简直放大了几十倍。
所以说,不是放大,而是他缩小了。
不对,这场景怎么这么熟悉,夏初皱眉思索,一秒后,脸彻底黑了下去——尼玛当年千年白蛇妖不就是被法海手中的钵给收了吗?!
不不不,现在最重要的是,这和尚竟然能看破他真身!!
完了,这下玩大发了。
作者有话要说:
悄咪咪的开新文啦,希望新的故事能得大家的喜欢,顺便求个收藏,么么哒*^o^*
ps:冬末是带发修行的和尚,不是光头,脑袋上有头发哒,是个美和尚滴!
第2章
“师叔祖,您这是……?”了明走过来,目光在道号空空俗名冬末手中的乾坤钵溜了圈。
冬末淡淡道:“抓了只小僵尸。”
“僵尸?”了明惊讶,“这年头竟然还有僵尸?还这么傻的跑咱们寺里来!”
于是看向乾坤钵的目光愈发好奇了,他想看看僵尸长什么样。
冬末将乾坤钵递给他:“带去我僧房,我去见住持。”
了明接过,目送冬末离开后,这才小心翼翼的将头凑向钵口,咦,这不是白天勇斗小偷的那位施主吗?
夏初看着了明,他也想起来了,白日里出手不知用什么法子将小胡子和长毛制服的僧人,就是眼前这个。
“阿弥佗佛。”了明一脸严肃,实则心里苦唧唧,白日里他完全没发现这是只僵尸,“施主,可还好?”
“不好。”夏初气咻咻的,他焉焉道,“你们要把我怎样,杀了我吗?”
了明不说话,事实上他也不知道他师叔祖会如何处置这只僵尸。
见状,夏初一颗心沉到脚板底。
到达冬末的僧房,了明恭恭敬敬的将乾坤钵放在桌上,尔后退了出去。
感觉到那和尚离开了,夏初抬头看钵口,他得趁这个时间逃出去。
夏初伸出双手甩了甩,肉眼可见,十个指头上修剪整齐的指甲迅速长长,直接长到十厘米左右才停止。
动了动手指,尖锐的指甲碰在一起,发出铁器一般的铮铮声。对于自己的指甲,夏初挺满意,十年才长一厘米,所以他的指甲很精贵,一般情况下他都舍不得用。
他走到钵壁边,伸出指甲朝钵壁刺去,夏初想的很简单,这乾坤钵就是个法器,把他变小纳进里面,只要他爬出去就好了。
然而,夏初的指甲刚碰到钵壁,刺目的金光闪现,他咻一下被弹了出去。当他被弹到另一边钵壁时,又是一道金光,就这样,夏初被当作皮球一样在钵内弹来弹去。
足足弹了一分钟,夏初才砰一声落到钵底,此时的他已经感觉不到疼了。一双乌溜大眼成了斗鸡眼,舌头掉在外面,细看之下,舌尖上一排牙印——那是被他自己咬的。
活了这么多年,夏初切切实实的感受到什么叫眼冒金星。
*
上灵寺的住持是个八十八岁的老头儿,胡子老长老长,但看其面容,说只有六十也不为过。
此刻,这位在外人面前仙风道骨、一身佛气的住持正倒在自己僧房里,拿着智能手机,跟人家开黑开的嗨皮,嘴里还时不时冒出几个稀有名词。
直到房门外响起一道清冷的声音:“师兄。”
空悟住持吓的手一抖,手机砸到脸上,疼的脸一阵扭曲。手忙脚乱捡起手机,尔后死死按在手机开机键上,强制关机,至于正在开黑的队友会有怎样的反应——那已经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他将手机塞进枕头下,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再抚了抚胡子,走到门边,拉开门,笑的一片和蔼:“师弟回来了,快进。”
冬末随着他走进僧房,在旁边的凳子上坐下,从口袋里取出一张支票:“这是今年的赞助费。”
空悟住持接过支票,看到上面的几个零后,眼睛顿时眯成一条线:“还是师弟你有办法,这赞助费再不来,元清殿可就真的要倒了。”
注意到冬末空空如也的左腕时,空悟住持惊讶:“你的乾坤钵收了东西?”
乾坤钵是师父临终时传递给冬末的,一旦收了东西,立刻恢复原型大小,只能拿着,不便戴在手腕。
谁叫本掌门天下第一完本[仙:本书总字数为:307387个《谁叫本掌门天下第一》作者:酥雪京好书尽在 文案商悦棠乃是天下第一美人,亦是天下第一剑圣所以,商掌门的门派也必须是天下第一宫有谁不服?出来挨打而美貌不过红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