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之主的日常完本[耽美爽文]—— BY:疾风不知

谁叫本掌门天下第一完本[仙:本书总字数为:307387个《谁叫本掌门天下第一》作者:酥雪京好书尽在 文案商悦棠乃是天下第一美人,亦是天下第一剑圣所以,商掌门的门派也必须是天下第一宫有谁不服?出来挨打而美貌不过红颜
1 页, 《世界之主的日常》作者:疾风不知
好书尽在
☆、戒指
星际历五百二十七年,迪卡帝国历二十一年,四月的某一天,浩瀚的银河区内,拉布星一如平常地运转着。
这颗星球位于银河区边缘,缺乏矿产,经济落后,是无数小行星里不起眼的一颗。
但这里有一个好处——环境优美,生活闲适,竞争压力小。
悬浮车飞速驰过,拖着行李箱的年轻人站在车厢里朝窗外看去,一尘不染的玻璃上映出他俊秀的五官,没有怎么打理过的头发垂下几缕,透出几分懒散。
“哟,哥们,新来的?”旁边有瘦高的男生搭讪。
打从这个看起来和他差不多大的年轻人上车以来,吴皓就观察了他许久。
简单的T恤长裤,凌乱不怎么打理的头发,懒洋洋毫无防备的神情,明明应该是大街上最常见的那种男孩子,偏偏眼神里又透出点说不出的冷漠,令他仿佛蒙了一层薄雾,恍惚间还真看出点居高临下的上位者气质。
真是见了鬼了。
吴皓在心里说。
每逢一年一度的星际七大高等学府招生选拔,竞争难度较低的拉布星就会成为那些家族有势力但自身实力不够的贵族子弟们的首选。他们会通过一些“暗箱操作”,把自己的户籍转到本地,接着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和其他拉布星人一起参加选拔试炼了。
不公平,但无处可诉。
拉布星没几个强大的势力家族,本地参加军校选拔的都是极少数的平民尖子,即使愤慨不满,也找不到申诉的途径,往往只能咽下这口气。
但是……
吴皓敢用自己多年的异能修习发誓,眼前这个同龄人,根本就没有异能!
七大学府招生的最基本要求之一,就是异能。
这一根深蒂固的规定,哪怕是帝国皇室也不能改变。
所以,这样的人跑来这鬼地方,是做什么?
想起师父前几天告诉他的事情,吴皓站直了身体,热情爽朗的目光深处闪过一丝警惕。
而等到那个年轻人收回目光看向他,明明随意极了,但吴皓莫名就有了一种面对德高望重的长辈的慎重,甚至下意识站直了身体。
反应过来后,他不由暗骂一声,然后听见年轻人简单地应了一句:“你怎么知道?”
吴皓道:“这一片是居民区,几乎所有人我都认识,很久没有新面孔了。咳,哥们儿,你是来探亲戚还是找人?别的不说,这里我从小长到大,熟的不能更熟了!”
年轻人:“养老。”
吴皓:“……”
也许是他“哥们儿你逗我”的表情太过明显,年轻人顿了一下,改口道:“常住。”
吴皓哈哈地笑:“哥们儿你真幽默!”
他一下子就感觉亲近了不少,伸手道:“我叫吴皓,喏,看见没,那边就是我家。”吴皓指指窗外的建筑。
车厢缓缓停下,车门打开,延伸出特殊材质的楼梯,方便行人上下。
年轻人并没有和吴皓握手,而是顺势往车外走,一边走一边道:“我是沈瑕。”
吴皓愣了一下,追上去:“哥们儿,你也住这里?”
沈瑕懒洋洋道:“地址是在这里下……唔,”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小纸条,“玉兰街十九号。”
“买下那栋房子的是你?”吴皓的眼神更加复杂了。前些日子听说郑老抠一家卖房开的价跟市区差不多,居然还真卖出去了,他还说不知道是哪个人傻钱多的富二代做的呢。
现在被鄙视的对象近在眼前,他顿时有点不好意思,给沈瑕带路后就匆匆告别了。
沈瑕随意地挥挥手,并没有在意他古怪的模样和风一样的速度。
眼前的小别墅被金灿灿的阳光镀上了一层金,翠绿的树枝从墙内向外冒出头来,在风里招摇。
不远处,不时有稚嫩的欢笑声响起,银铃儿一般。
这样的景致与安详,在寸土寸金、竞争激烈的银河区主星安陀上是很难见到的。
沈瑕露出一丝懒洋洋的微笑,他打开门,站在门口驻足了一会儿,才慢悠悠地走了进去。
看得出来,前任屋主离开前曾特意收拾过,不知是不是看在他多出的那一笔钱的份上。
如果没有意外,朝看初阳,暮赏落日,平时打打游戏,种种花儿,就是以后很长一段他将度过的生活。
——结合他的经历来看,之前随口说出的“养老”,其实十分恰当。
*
白色的窗帘被风鼓起起伏的海浪,在前任屋主精心收拾过,又开启了清洁设备进行打扫后,卧室干净得一尘不染。
经过商议,卧室里的物件被前任屋主通通卖掉了,现在摆放的是沈瑕提前一星期陆陆续续寄过来的家具。
沈瑕不紧不慢地把一切安置妥当,换上家居服,打开行李箱里那块据说价值不菲的茶饼。
在他近乎暴殄天物的动作下,滚烫的热水与茶叶交融,氤氲出清幽的香气。
水雾沾湿了眼睫,沈瑕老干部似的捧着杯子,突然一顿。
——仿佛有什么与他紧密相连的东西不见了,心里总有一种说不出的古怪感。
沈瑕低头,手伸向了自己的脖颈。
在那里,一条细链静静地挂着,除此之外,空无一物。
——原本挂在上面的戒指,不见了。
“……”
那枚戒指陪伴了沈瑕二十二年。据福利院的院长夫人说,在他还是个小婴儿、被裹在襁褓里放在福利院门口时,它就挂在他的脖子上。
福利院位于银河区主星安陀,一直以来受到财团资助,不说财大气粗,却也资金充足,不像有些偏远星球的福利院会直接把孩子身上的值钱物件卖掉,院里对这枚普通的戒指并不在意。
——只有沈瑕知道,它并不普通。
如果细细抚摸,你会惊讶于戒身材质的细腻;认真探索,你会发现,不同于光滑的表面,内环上刻着极其繁复的花纹。
皇冠、星星与月亮。
这是沈瑕无数次摩挲后分辨出的纹样。
而更特殊的地方在于……
这枚戒指,还是一个游戏端口。
八岁那年,沈瑕无意中发现了这点。
通过戒指,沈瑕可以进入到一个全息的游戏世界。在那里,沈瑕就是至高无上的神祗,可以随心所欲地创造一切。
游戏里的一切都无比真实。
真实到几乎让他怀疑,这就是一个切实存在的世界。
——后来他才知道,现在市面上的全息游戏之所以让人觉得虚假,即时不时会“出戏”,并不是因为技术做不到,而是因为为了防止公民沉迷,帝国有过规定,禁止游戏厂商将游戏真实度设置在90%以上。
所以,这很可能是由某些势力非法制造出来,暗地里流传于黑市的游戏。
一开始,并没有想过这点的沈瑕仅仅是觉得很有趣,福利院里枯燥无味的生活让他在这上面投入了很多时间,装饰世界,创造造物,看着它从一片空白变得欣欣向荣,满是勃勃生机。
即使是在现实生活中,沈瑕也受益颇多。
虽然在“那个”完成之后,短期内他并没有登录游戏的打算,但戒指就这样丢了……
沈瑕陷入了思索。
是什么时候的事?人来人往的登舱口、热闹繁华的商业区……一幕幕景象划过脑海,清晰像是上一秒就在发生。
他本就不是热情的人,甚至还有一点微小的洁癖,并不喜欢和人靠得太近。
嫌疑人很快从记忆里浮现。
是他……?
*
夜晚的灯光璀璨明亮,几如白昼。
拉布星主区的航空港前,一艘刻着紫荆花纹的私人星舰缓缓停靠。从上面走下来的,除了大队护卫,就是一对被簇拥着的少年少女。
这对男女容貌出众,五官上有几分相似,都是一身锦衣华服,但少年身上有几分说不出的轻佻浮躁,而他旁边的少女就显得优雅沉静许多。
面对前来迎接、躬身行礼的人群,少女礼貌地颔首,她身边的少年却高抬着头颅,极力维系着自己的做派,傲慢得像只即将开屏的孔雀。
少女捕捉到了自己弟弟眼里一闪而过的自得,不露痕迹地蹙了蹙眉。
私生子就是私生子。
手里的团扇遮住了眼里的冷意,少女抿了抿唇。
等到坐进来接他们的车里,少年从突然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枚戒指,借着灯光仔细地把玩着。
“怎么样,爱丽丝?”毫不客气地唤着自己姐姐的名字,少年把戒指在她眼前晃了晃。
那枚戒指乍一看十分普通,可仔细看去,内环上却有极其繁复的花纹,其中一部分花纹隐约像是一顶镶嵌着明珠的皇冠。
暗光流转间,精致又内敛。
——并不是自己这个花孔雀似的弟弟会喜欢的风格。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啦,尽量日更,有事会提前在文案上请假=w=
前三章随机掉落小红包ing
最后谢谢肆意和春风不度的地雷~
☆、姐弟
“斯托勒·奥兰托!”
压抑住心里的低呼,一个画面倏忽闪过。
爱丽丝想起,上午经过安陀星的航空通道时,她曾经和一个黑发的年轻人隔着特殊玻璃擦肩而过。他们对视了一眼,那个年轻人眼里的淡漠与无视令她印象深刻。
而那个年轻人的脖子上……似乎就挂着这样一个类似的戒指!这样一来,斯托勒突然不带护卫地去上厕所就有了很好的解释——他的目的根本不在于上厕所,而在于把那个戒指偷到手!
极力控制着,爱丽丝才没有让自己心中的厌恶与愤怒流露于表面。天知道,这个父亲不知从哪个贫民窟里找回来的私生子弟弟,居然还有偷窃的习惯!
光是爱丽丝自己或珍藏或随手买回来的东西就“不翼而飞”了许多。若非奥兰托主宅内有监控,而斯托勒刚被带回来时并不知道,于是被监控拍了下来,她还不知道自己丢失的东西都去了哪里!
而精明的祖父和父亲不仅对此视而不见,还以清理的名义把那些监控视频全部处理掉了。
爱丽丝咬唇,握紧了手里的团扇。
如果不是……
“不错,”爱丽丝微微笑着,目光从戒指上自然地移开,口中转移了话题,“斯托勒,后天就要去见校长了,你准备好了么?”
这次他们从繁华的银河区主星安陀远赴拉布星,最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爱丽丝这个前两年刚被找回来的弟弟斯托勒·奥兰托。
继承了奥兰托家族强大的精神异能,斯托勒深为家族所重视,甚至隐约有越过长姐爱丽丝、成为家族继承人的趋势。但是,他虽然异能强大,但到底只受过两年的贵族训练,根基浅薄,无法竞争得过主星上的贵族子弟们——要是奥兰托家族的继承人没有考上七大学府之一,那可就太丢人了。
为此,爱丽丝被父亲指派,照顾弟弟来到偏远的拉布星,通过一些“小手段”来参加这里的招生选拔。
偏僻的拉布星,因为某些“历史原因”,可是有着和安陀主星一样的录取名额。
在奥兰托家族的“招呼”下,后天,他们就可以去见拉布星第一中级学院的校长,安排好入学事宜,然后以第一中级学院学生的身份参加这里的选拔。
其中,见校长乃至参加一场“小小”的考试都是必不可少的。奥兰托家族虽然强盛,但势力并不足以横跨星球,让握有绝对实权的校长毫无条件地答应他们入学这座拉布第一学院。
但对于这样重要的事情,斯托勒只是漫不经心地道:“家里不是打好招呼了吗?我只是去走个过场而已,”他同情地看了自家姐姐一眼,“倒是你,据说考试十分凶险,还要考实战,这种乡下地方的人都野蛮的很,要我说,你还是待在家里绣绣花就是了,何必那么辛苦?以后我不会少了你的嫁妆的。”
顿了顿,他又补充道:“当然,你要听我的话才行。”
爱丽丝:“……”
车子无声地停落,佣人为他们打开车门。
远处的建筑群笼罩在月色和灯光之下,美轮美奂。
爱丽丝手上的团扇扇柄无声地折成两截,被捏在那只纤细的手里。她深深地看了一眼斯托勒,头也不回地下了车,“亲爱的弟弟,我还有事要处理,就不陪你了。”
她觉得自己再跟这个蠢货待在一起,会有弑亲的冲动。
若非奥兰托家族这一脉人丁凋落,自己的异能又弱小不堪,无法通过爵位的承继仪式,自己和母亲又怎么会容许这样的蠢货在眼前耀武扬威?
……明明同是奥兰托家族的子嗣,自己还同时拥有着尊贵古老的封氏血脉,却偏偏在异能上输给了那个私生子。
真是让人不甘。
爱丽丝在一队护卫的簇拥下走入奥兰托宅邸。
明明穿着繁复的小礼裙,但她挺直的脊背,让人想起一种古老的兵器——剑。
起码斯托勒觉得,如果可以用杀气杀人,那么她的杀伤力并不会比那种兵器低多少。
随手把戒指揣回兜里,之前还爱不释手的他已经很快失去了兴趣。
在更多人的簇拥下,满脸傲慢的少年毫不犹豫地迈入了这座豪宅。
——这座两年前,他连想都不敢想的豪华宅邸。
……
斯托勒·奥兰托的卧室奢华更胜大厅,一整块可以帮助精神力提升、蕴含着丰富能量的洛云玉被毫不吝惜地雕琢成桌几,上面摆满了拉布星各个阶层送来的礼物。
斯托勒拆了几件礼物把玩了一会儿,很快感到疲倦。随意往躺椅上一靠,他拿出自己动用能力偷来的戒指左看看右看看,白天那种遇到宝物的兴奋感已经无影无踪。
从地狱归来的丈夫完本[灵异:本书总字数为:551992个好书尽在 《从地狱归来的丈夫》作者:芝士抹茶文案:本文曾用名《我的恐怖丈夫》,丧尸异能末世文,双性生子阴郁丧尸BOSS攻X前高岭之花现温润人夫奶孩子双性受司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