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地狱归来的丈夫完本[灵异耽美]—— BY:芝士抹茶

世界之主的日常完本[耽美爽:本书总字数为:95346个《世界之主的日常》作者:疾风不知好书尽在 ☆、戒指星际历五百二十七年,迪卡帝国历二十一年,四月的某一天,浩瀚的银河区内,拉布星一如平常地运转着 这颗星球位于银河区
1 页, 好书尽在
《从地狱归来的丈夫》作者:芝士抹茶
文案:
本文曾用名《我的恐怖丈夫》,丧尸异能末世文,双性生子。
阴郁丧尸BOSS攻X前高岭之花现温润人夫奶孩子双性受
司欢和老公从末世爆发的那一天开始就在一起生活了,自己是基地的一名医护人员,老公是佣兵团的得力骨干,他们孕有一个九个月大的女儿。
每天工作结束后,司欢回家后第一件事就是抱抱自己的女儿,看看她怎么样,然后洗手为爱人做羹汤。他很高兴,自己拥有这样平淡幸福的生活。
但是有一天他被告知,自己的老公外出与丧尸搏斗时不幸遇难,请节哀。
幸福平淡的生活结束,司欢坚强的打算一个人把孩子拉扯大。
但每天晚上总会有一些莫名诡异的电话打过来,来电显示属于同一个人——他死去的爱人蒋长鲸。
接了不说话,不接还拼命的打过来。
弄得他又恼又怕。
有一天,司欢找到了他的死鬼老公,而那个人已经变成了丧尸!还是丧尸头目!那他能怎么办,难道还跟出去做丧尸大哥背后的男人吗!
丧尸小弟们:大哥威武!居然找到一个人类做媳妇儿!大嫂也非池中物,有眼光!
PS:因为不可抗力,攻出场大概在十几章,但每一章都会提到攻请放心
内容标签: 生子 异能 末世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司欢 ┃ 配角:蒋长鲸 ┃ 其它:双性生子
第1章 司欢的生日
天空越来越灰暗,阴冷萧瑟的风吹落了枯木枝上最后一片叶子,落到被鲜血染红的地面上,和这片死亡的土地一起消融。
一个血肉模糊的人趴在地面上,钻心冷意从四肢传到他的心脏,伤口从剧烈的疼痛到没有直觉。
他要死了,望了望灰蒙蒙的天空。已经整整两年他没有见过太阳,以为能等到末世结束,阳光能重新照射这片大地。
眼前浮现出千里之外的一个身影,他还在家等着自己,蒋长鲸努力的睁开疲惫的双眼伸手要触碰那个身影。
“对不起,我食言了……”
没能等到和你一起看日出。
慢慢合上眼睛,死亡带走他最后的清明。
不甘心,却又无可奈何。
————
今天是司欢的生日。
本来今年他没想庆祝生日,但是在集市里兜兜转转,最后神差鬼使地买了做蛋糕的材料回家。
他没做过蛋糕,在厨房捧着电饭煲想了很久,按以前书上教的方法勉强动起手来。
打发蛋白,加入蛋黄细砂糖和牛奶继续搅匀,最后将两者混合在一起,倒入电饭锅胆里闷。
成品不是很好,皱巴地像一块抹布。他掏了一块放进嘴里甚至觉得它好像没有发起来,味道和末世前外面蛋糕店的差十万八千里。
他发愁地把瘪的蛋糕端上饭桌,感觉浪费了粮食。
方猗兰抱着小孙女走了过来,安慰道,“没关系,能做出来已经很厉害了。这是爸爸做的蛋糕噢,小枝想吃吗?”
“dada~”蒋枝望着散发着香气的蛋糕兴奋地摇了摇她肉乎乎的小手,还没说出话口水哈喇子已经留下来了。
司欢从妈妈手里把女儿抱了过来,用口水巾帮她擦下巴。
外表焦黄的部分是肯定不能给婴儿吃的,司欢取了软绵绵的蛋糕芯喂给蒋枝。
司欢觉得这个半成品不好吃,但小枝儿却吃的津津有味。三下两下咽下了蛋糕后,又张开嘴等爸爸投喂。
“baba——”还要吃。
司欢哭笑不得地有拿了一小块给她,“很好吃吗?”
方猗兰也尝了一口儿子亲手做的蛋糕,“你以前吃了不少才会说不好吃,小枝是第一次吃。”
只要是甜食,小孩子都会喜欢。
“是这样吗?”司欢低头轻轻摸了摸女儿的脸,得到了蒋枝灿烂的笑容。
司欢眼眶发酸,今天是他22岁生日,连一向忙于工作的妈妈都回来陪他过生日。
这个本应该高兴的日子,司欢却挤不出一丝笑容。
他的爱人蒋长鲸在前几天出任务时不幸身亡。
“那个丧尸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咬了小蒋的脖子当场就咽气了…对不起。”
爱人的队友在他面前泣不成声的道歉,听到噩耗的那一刻司欢觉得整个世界都失去了颜色。
不敢给小枝儿吃太多,两个大人快速吃完了这个蛋糕。司欢收拾干净厨房,熬了一点小米粥和冲了奶粉给她吃。
小孩子吃饱喝足,玩了一会就发困打哈欠。司欢抱着她在客厅里走了几个来回,蒋枝就靠在爸爸怀里睡着了。
女儿果然是贴心的小棉袄,司欢靠在小床边上望着小枝儿酣睡的模样,仔细地帮她盖好小被子才回到客厅里。
“睡着了?”方猗兰带着眼镜在看书。
司欢累极了,嗯了一声趴到沙发上。
母子俩安静了一会,然后方猗兰主动说:“明天我要回去工作了,明天你怎么样,要不要叫袁姨过来一起过来照顾小枝。”
头埋进沙发里,司欢发出的声音也是闷闷的,“我和袁姨说了让她明天过来,我没假了要上班。”
“我知道你心情一下子很难平静下来,但是别带这些负面情绪上班知道吗?”方猗兰劝道。
司欢像咸鱼一样翻了个身,看着天花板发呆,“嗯,我知道。”
方猗兰回去睡觉后,司欢在沙发瘫了一会也回了卧室。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司欢开始害怕晚上自己一个人躺在这张熟悉的双人床上。
而且自从蒋长鲸去世以后,他每天晚上都会做噩梦。晚上睡觉的时间长,他惊醒好几次又昏昏沉沉地睡回去。
第二天想记起昨晚自己梦了什么,脑子却一片空白。
好几天都是这样,司欢渐渐抗拒晚上睡觉。小枝的婴儿床就在他们床边,他看了一会困意袭来,还是忍不住回床上睡觉。
*
司欢走在一片空地上,周围都是断壁残垣,腿不听使唤的往前走。他前面出现了一个人背对着他,那个人的衣服很像蒋长鲸出门前穿的浅灰色恤衫。
“大鲸?”
他们离的很近,司欢按耐着心中的激动跑向了他,一定…一定要是你!
四周忽然蒙上了一层薄雾,司欢跑过去的步伐被迫慢了下来,他看到前面那个人的衣服上染上了一大片的血迹。
“大…大鲸。”
面前的人动作缓慢僵硬地转过脖子,从侧脸一直腐烂撕裂到嘴边,司欢嘴角的笑顿住了,不是蒋长鲸。
是丧尸——
司欢脑子还没反应过来,那只原本静止的丧尸突然动了,以一种诡异的姿态向司欢奔过来。
他刚退后一步,准备转身跑的时候,恶心的丧尸已经贴近他的脸。司欢的瞳仁放大,他从来没想过丧尸可以跑的这么快,连眼球都捕捉不到它的动作。
“啊啊啊啊!”
司欢惊醒,发根被冷汗打湿,心脏咚咚咚的剧烈跳动,有种溺水喘不过气的感觉,他已经很久没有接触过丧尸了。
还好,这只是一个梦。
司欢抹掉头上的虚汗,抬头看了一眼床头的闹钟,两点整,他睡了三个小时。
这是第一次他的梦这么清晰,司欢脑子里还记得丧尸那张腐烂的脸,还穿着和蒋长鲸很相似的衣服。
小枝儿还在沉睡中,幸好刚才自己乱叫一通没有吵醒她。
抹掉额头上的虚汗,司欢走到浴室洗了一把脸,镜子里头年轻人的脸有些苍白,眼下挂着淡青青色的黑眼圈。
忽然从外面传来了一阵熟悉的音乐,司欢愣了一下关了水龙头疾步走出去,他手机响了。
末世爆发前手机是人人必备的通讯工具,但在末世后几乎没什么人会再使用它,除了一些政治人物和领导人贵人事忙仍带着手机。
是蒋长鲸不知道从哪里弄回来了两部旧款按键手机,能供通话和短信,上网是不行的。
蒋长鲸出去做任务时会打电话回来报平安,其他的就没有了,也没外人知道他有手机。
谁会在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呢……
司欢怕吵醒小枝,捂着手机跑到了阳台,想看看来电显示,结果这一看,刚才好不容易止住的冷汗刷的一下又流了下来。
第2章 死亡来电(捉虫)
明明是十月秋高气爽的季节,司欢握着手机的手却不自觉的冒出了薄汗。
“不可能…”司欢看着手机光屏幕上的两个字只觉得如坠深窟。
来电者是司欢最熟悉的人,也是这个时候最不可能会出现在屏幕上的名字——大鲸。
司欢看到这个名字时,差点就要控制不住把手里的东西扔出去了。
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但手机真实的震动感已然告诉了他这是真的,他的爱人真的打电话回来了…
这算什么?死亡来电?
蒋长鲸那个混蛋已经死了,凉透了。司欢在心里默念着告诉自己,别再作无谓的幻想了,不可能了。
蒋长鲸的手机出任务时都是随身带的,既然他死了,那可能手机被别的人给捡到了。
这个电话是恶作剧,他不会接。
司欢把手机放到洗漱台上,盯着它,直到震动停止来电结束。
对,就是这样不要接。
有耐心你就继续打!
第一通未接来电不过半分钟,那个人又打电话过来了。
三个未接来电,司欢一直没听,对方就一直打过来。
对方的耐心比司欢想象的要好的多,终于在第四次来电时,司欢忍无可忍按下了接听键。他不这样做,对方有可能真的会打一晚上。
“喂,是谁。”司欢强忍着怒气开口,如果对方开口说抱歉,看手机能不能用拨通之类的垃圾话,他绝对会把这里憋的所有气发泄到对方身上。
没人说话。
电话那头安静的可怕,没有任何声音,就好像是连接了另外一个虚无的世界。
“我问你是谁!为什么会——”司欢还没说完,对方就咔的一声挂了电话。
他的无名火烧的更旺了,搞什么飞机,打了好几通电话,等他接听了什么话也不说直接挂电话?!
这回,他是真的想扔掉手机。
憋着一股气,司欢冲了一次凉水澡,坐到婴儿床边。刚才小枝儿好像梦呓叫了两声baba,吓得他以为小枝儿又要哭了。
等了一会,蒋枝翻了个身,把手指塞到嘴里又睡着了。
司欢把她的手拿出来平整地放回身体两侧,又给宝宝盖好被子,撑在床头看着小枝儿。
刚出生时才小小一点,又丑又红得跟猴子一样,现在脸都长开了,白白嫩嫩的像棉花团子,小脸轻轻捏一下都会出现一个红印子。
他最高兴的就是女儿像自己多一点,除了鼻子有点像她的蒋爸爸。
司欢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想到了蒋长鲸,鼻头一酸,狠狠地骂了一句:“混蛋蒋长鲸,抛下我们自己走了。”
骂了某人一句后,司欢觉得自己好受一点了,同时又愧疚自己不应该这样骂他,爱人也是为了他们一家人生活过的好些,才会拿命出去搏。
“对不起。”司欢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低声道。
他这几天晚上都会因为想蒋长鲸想的睡不着,怕吵醒女儿只能躲在浴室里偷偷哭。说好今天晚上好好睡觉,不想乱七八糟的事情,自己又食言了。
司欢吸了吸鼻子,迷迷糊糊睡着了,第二天按着生物钟醒了。摸摸眼下没有前几天那么浮肿,他放心地下床给洗漱,待会他还要给全家人做早餐。
照例熬点小米粥加皮蛋和瘦肉,再剪两个太阳蛋,想到母亲上班也挺辛苦的,司欢冲了一杯豆浆给她。
司欢帮小枝儿换尿布的时候动作幅度可能有点大,等自己换好尿布一抬头就对上了宝宝圆滚滚的大眼睛。
蒋枝醒了,刚好这个时候醒了可以喂一顿再出门上班。
“枝枝要喝奶奶吗?”
司欢用背带把孩子背到身前,走去厨房冲了半瓶奶给她抱着喝。
奶粉是司欢去集市里用粮食换的,集市吃的用的什么都有,和末世前一样,只不过钱币已经不是流通的货币。
以物换物,更多的是用粮食来换,什么吃的都可以不局限于大米,只要能填饱肚子就可以了。
看着女儿咬奶嘴开心的样子,司欢叹了一口气,末世爆发之后奶粉厂就停了,集市里有奶粉的人家很少,之前他出去把集市翻了过来,才收了这几罐奶粉。
喝完剩下的这些,小枝儿就没有奶喝了。虽然司欢觉得很可惜,但是来照顾蒋枝的袁姨已经觉得司欢的做法够奢侈了。
末世爆发前喝奶粉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但末世爆发后母乳断了就是断了,哪还会给小孩子找奶粉。
拌点米水,米浆这样喂下去,谁家的小孩子不是这样过来的,就司欢他们家的,过得忒奢侈。
蒋枝咕噜咕噜的就把奶给喝完了,摇晃空奶瓶啊啊啊地叫唤着,她还没吃饱。
司欢拿了一小碗粥喂她,肉已经煮到糜烂,小枝儿长了几颗牙齿,可以咀嚼一些软烂的食物。
这样混着吃大概持续了几个星期,蒋枝慢慢接受除了奶以外的辅食,还有水果泥。
幸好小枝儿不挑食,什么食物凑到嘴边都会吃下去。
方猗兰吃过早餐后,接受小孙女的喂食任务,慢慢地把碗里的粥全部喂完了。
抱在膝盖上,细细地擦嘴。
司欢请了几天事假,今天要回医院上班,方猗兰担心儿子的情绪也断断续续请了假,研究院事多繁忙,方猗兰大概把大半年的事假都用完了。
袁姨没过一会就提着菜篮子上门了,一家人都要工作,家里的宝宝没人照顾。方猗兰向同事们打听有没有50多岁懂照顾小孩子的人选,还真找到了一个末世前就退休了的袁姨。
我有特殊捉鬼技巧 完结+番:本书总字数为:568662个好书尽在 《我有特殊捉鬼技巧》作者:凤飞独舞文案:孤阴不生,独阳不长林阳天生就是个异类,18岁觉醒极阴之体,人生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境地,竟然要靠吸收阴气才能存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