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后听说徒弟们都暗恋我多年完本[耽美甜文]—— BY:一剑山河

植物观察日记[星际]完本[强:本书总字数为:606688个好书尽在 《植物观察日记[星际]》作者:言不殊文案:.《联邦日报》:震惊!联邦第一少将竟然拒绝了帝国公主的求婚!并且于当日领养回了一棵卡洛特星球的植物人!.众人:
1 页, 好书尽在
《重生之后听说徒弟们都暗恋我多年》作者:一剑山河
文案:
世人皆传天华派二弟子叶昱心狠手辣,为了成仙无所不为,终仙道难成,堕入魔道为祸一方。
只有他的徒弟们知道,传言皆虚,师父他其实是个好人。
可终究叶昱还是死在了自己的小徒弟手上,本以为这荒唐一生就此了结,没想眼睛一闭一睁,竟到了千年之后。
这里没人再传他谣言,也没人再说他不是,甚至无人知他叶昱是谁,只是——
“听说魔界至尊xxx有一个白月光,叫叶昱。”
叶昱:……这不是我大徒弟吗?
“听说仙道第一xxx也有个暗恋对象,叫叶昱。”
叶昱:……二徒弟。
“听说药王阁主每年都会去一个孤坟前面儿哭上一天,那……”
叶昱:不用说了,三徒弟、四徒弟……他的徒弟们这都怎么了?
崩溃之中,他扭头看向自己刚捡回来的新徒弟。
后者脸红扭头:我、我才不喜欢你呢!
——↑文案废,带扫雷↓——
1、天道攻x师尊受
2、修罗场
内容标签: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天色乌黑。
要响不响的雷声在云层中轰隆隆的震荡。像是要哭,又像是要诉,但闷闷的就是闯不出个大点儿的动静,憋的人心底也跟着闷的难受。
在魔界号称可吞噬万物的绝望深渊旁边。
白衣青年单手向前,掌中长剑递出,剑尖埋在他身前黑衣男子的心口位置。
但那黑衣人面色平静,反倒是白衣青年,那脸色就像是这天空一般,又慌又闷,抖的似乎随时都能尖叫出声。
鲜血顺着长剑一路淌下。
当第一滴血水滴落在地,随着“嗒”的一声微不可查的轻响传来,那白衣青年就像是触电了一般,右手一抖,直接松开了那把将人贯穿的长剑,一边“噗通”一声瘫坐在地,筛糠一般抖的说不出话了。
黑衣男子见状不语。
面上表情过了第一时间的慌张,就立刻恢复了和往日一般的那种“世间万物皆无所谓”的淡定。
视线一低,先看了眼那穿胸而过的长剑,又转去看了眼那仍在颤抖的青年。嘴角一颤,伴随着血丝渗出,他开口。
声音虽不算大,可语气却格外平静道:“没什么想说的吗?”
“我……”青年咬了咬唇,想摇头,又在开始时顿住。
欲言又止的顿了片刻,他颤抖着嗓音,带着哭腔低低唤道:“师父……”
“还唤我师父?”黑衣男子微微勾唇,嘴角渗出的血丝增加。他叹了口气,悠悠道:“你这一剑刺的甚稳,位置也不偏不移。我以为你当是有多恨我才会这般。没想我还未哭,你先泣不成声。你说我是该怒,还是该叹?”
他这几句话说的平平淡淡,语调儿也缓的一如往常。
可就是这只言片语,听在那白衣人耳中,却像是惊雷一般,震的他抖动更加剧烈的同时,那方才压抑的哭声也越发清晰了起来。
师父说的没错。
这一剑下去确实要命。
只是他说错一点——
这夺命的举动并不是因为恨。而是……
白衣人哭声渐渐加重。
黑衣男子叹了口气,又重新将视线放回了伤口之上。
“人间马上该春天了。”
他说:“我还应了你大师兄,今年花开陪他去凡世转转。看来此次,怕是要食言了。”
他说着,抬手一挥,那穿身而过的长剑便骤然离体。
寒光一闪,随着天边一道惊雷乍现,“当啷”一声巨响,狠狠砸在了一旁的石块之上。
那原本还在神游的白衣男子闻声一抖,随即就像是被点燃的炮火,想要努力的证明什么一般,提高嗓门道:“在你面前的明明是我,你为什么看到的还是他!好,你不看我也无妨,反正这就是一瞬间的事情,再后我有安排。你……”
“安排?你还有安排?”
不等白衣人说完,那黑衣男子就笑着打断道:“怎么?杀我不够,还要挫骨扬灰?”
“当然不是!我、我是……”
我是想让你换一种方式,永远留在我身边。
也只留在我一人身边。
那白衣人说着,面上神色变来变去,终于停在了“狰狞”之上。
他深吸一口气,从怀里摸了个小铃铛出来。
黑衣人见状眉头一紧。
白衣男子也开口笑道:“师父你放心,这东西名唤锁魂。等你没了气息,你的魂魄就会进入这里,然后……”
没等说完,天边忽的一阵炸雷响起。
不同于之前那种憋着气的闷声,这次就像是终于通了气儿般,那雷声轰隆隆的震起之时,一道闪电也裹着仿佛要摧毁万物一般的气势,狠狠朝两人这边儿砸了过来。
白衣人下意识后撤一步,躲过了一片电光。
而黑衣男子则是平静的站在原地,微微闭上双眼,静待着电光直直砸在他身上。
轰声响起。
巨大的能量所带来的痛意快速蔓延全身。
叶昱就这么微微瞌着双眸,等着这份痛意变成麻木,又待着麻木渐渐模糊他的思维。
直到最后一丝意识消失,他也实在是没想清楚,自己究竟做了什么,会让小徒弟对他下此狠手。
不过……
叶昱嘴角扯起。
现在原因为何,似乎也不重要了。
眼前漆黑的同时,思维也随着痛意一起彻底消失。
在这种甚至感受不到自身存在的情况下,时间的概念也变得模糊了起来。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
或许是转眼,又可能是百年。
就在这一片混沌之中,叶昱感到了一阵微弱的光亮。
这光太弱,又太过虚无。
叶昱盯着那光,直到模糊的意识渐渐变得清醒,失去太久的思维也重新回归,才终于深提了一口气,将双眼慢慢睁了开来。
许久没有感受光明,让他在睁眼的瞬间瞳孔有些刺痛。
叶昱下意识抬手,去眼前挡了下光芒。
下一刻,他动作一僵。瞳孔紧缩,脑海中的思绪也渐渐恢复了清明——
他清楚的记得,自己应当是被那小徒弟一剑刺中要害,又被天雷劈了个实在。
可眼下这情况,别说手上有什么残留的雷击伤痕,他深呼吸了两下,甚至完全感受不到一丝该有的痛意。
这难道是……
到阴界了?
叶昱有点儿懵。
趁着被太阳刺的有些发晕的眼睛缓解下来,他又下意识仰了仰头,朝那层叠树叶的缝隙中看了过去。
天空是记忆中都难寻几次的湛蓝,浮云尚显轻薄,随着阵阵清风在空中慢慢飘荡。
刚刚刺疼他眼睛的太阳眼下正在头顶,金黄色的光芒透着树叶和指缝,不会再像第一次那般突兀。静下心来感受一下,似乎还有些暖洋洋的滋味儿。
深吸一口气,在清淡的青草腥甜中,甚至还有一股淡淡的花香。
如果这是阴界的话……
未免也有些太美好了吧?
叶昱一时间更纳闷儿了。
只是纳闷儿归纳闷儿,一直躺靠在原地,也绝对不是个事儿。
先摁下心底的纠结不提。
叶昱又仔细观察了一遍自己的身体。
确定身上没有任何外伤内伤后,又掀了右手的袖子,看了看下面儿略显苍白又细瘦的手腕儿。
也不知该说出乎预料还是想象之中,在靠近外侧的位置,确实和以前一般,存着一粒小小的红痣。
再提气运气,用熟悉的功法让体内真气流转一圈后,叶昱更为惊讶的发现,他这身子,似乎也确实还是之前那个。
那就可以排除灵魂夺舍的可能性了。
可是话虽如此,他身在何处为何如此,却仍然是个未解之谜。
叶昱叹了口气。
用灵识链接了一下,不出所料果然是联络不到他的那几个徒弟。
眼睛轻轻闭上,又缓缓睁开。在起身的同时,也放出灵识向周围观察了起来。
其实就和目之所及的没什么区别,他现在所处的地方是一座不知名的山体的半山腰上。
周围绿树成荫花草繁绕,就这么看来,当下应该也是个仲春时节。
抬手在因为烦躁而下意识有些不舒服的额角上摁两下,叶昱撇撇嘴,选了下山的方向慢慢走了出去。
虽说这里环境很好,风水灵气也相当不错。但是在享受之前,叶昱还是觉得,先搞清楚这是什么地方,似乎更重要点儿。
脑子里仍然是一团乱麻,身体的情况却是意外轻松。
叶昱一路向下,不过是十来分钟的时间,就已然是要走到山脚下了。
只是在将要踏上平地的时候,他脚下一顿,又生生停了下来。
周围有人类的气息。
或者说具体点儿,是修真者那毫不掩盖的灵力波动。
这下好办了。
叶昱眉头微松。
可也不过是一瞬间的功夫,下一秒,他就再度将眉毛拧的比方才更深了起来。
那些气息离的尚远,但也不至于无法辨识。
因而在认真辨识过后,他发现那边儿的情况似乎像是一群人在追杀一个。而被追杀的那个……
好像还是个孩子。
叶昱自己是单身千年,别说孩子,连个道侣也没结上一个。
可话虽如此,作为一个成年人,还是一个接连养大六个徒弟的成年人。叶昱对小孩子,还是总有那么点儿下意识去保护的心思的。
眉间皱痕淡去,身形也跟着思绪快速一动。
眼前光景一闪而过,等再度稳定下来的时候,他抬眼已经能看到前方不远处那个浑身是血、强拖着步子向这边儿走来的孩子了。
那小孩儿就外表来看,约摸是个十岁上下的年纪。
刚过肩膀的黑发乱糟糟的说系不系,下面儿那张干瘦的小脸儿上也是灰不溜秋脏的不行。再往下看身上那件麻衣,此时已经□□涸的血印和满布的灰尘染的看不出个颜色了。
叶昱盯着那孩子。
他浑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处不在透露着至深的绝望,却只有那双因为瘦而显得过分突出的眼睛,在闪烁着一种莫名的,不甘放弃的亮光。
叶昱很喜欢这种眼神儿。
亦或者说,在脑海深处曾几何时,也看过相似的目光。
来不及去想那次的目光由谁而出,叶昱快速上前几步,拦在了那孩子身前。
弯身下去将人抱起,脚下一动,只几个纵身,便带着人一起消失在了原地。
第2章
虽说这一觉不知睡了多久,但好在修为功法没有任何的退步和改变。
因而以叶昱的水平,想甩开那群追着这孩子的修者,也确实算不得是个多难的事情。
至于他怀里那孩子,从刚被人抱起来时的一刹那的震惊,再到往后的挣扎。最后才刚刚放弃似得灭了眼中的光亮,眼前光景就再次一转,双脚也重新落回到了地上。
小孩儿张了张嘴,双眼再次瞪大,面上一副断了片的样子,再次呆愣了下来。
叶昱也不着急。
等那孩子眼中呆滞稍退,才抬手在人眼前挥了两下。
似是怕人吓着,他先是轻轻咳了一声做了个开场,才启唇道:“清醒了吗?我已经把追你的那群人甩开了,你能回答我几个问题吗?”
小孩儿还是有点儿缓不过劲儿。
一双溜圆的大眼睛盯着叶昱过了许久,他才终于找回了些许神智。明显还是恐惧偏多,他颤着身子,下意识问出了眼下最重要的一个问题:“你、你是……”
“我名唤叶昱,表字子明。”
叶昱见他这样便没再追问,倒是顺着话耐心解释:“我不知道你听没听说过我的名字,不过世人对我还有一个称呼叫魔尊,你既是修真者,应当也有所耳闻吧?”
介绍一气吐完。
语调虽说没什么太过明显的变化,但提及“魔尊”二字的时候,叶昱眼中还是禁不住多了些厌恶。
只是不曾想,那原本还呆滞的小孩儿听到这话,非但半点没有想象中的恐惧,反而还在震愣过后像是听着什么笑话一般,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前辈您别说笑了,我虽说年纪不大,但从小听父母兄长所说,这修真各界的分化多少也还是知道些的。 ”
听这话的意思,这孩子知道的“魔尊”,似乎并不是他?
叶昱微微皱眉。
当年被迫登顶之后,他确实是行事颇为低调。可是再怎么低调,也不会连名字都让人给传岔了吧?
没给他追问的机会。
小孩儿稍作停顿,就很有眼色的继续道:“前辈,魔尊大人他名叫白瑜,都坐着这位置几百年了。而且他为人行事高调,就连我也曾远远看见过他,绝对不是您这副长相的。”
说着,小孩儿还又凑了脑袋左右看了叶昱一会儿,然后坚定的表态:“还有前辈,谢谢您的救命之恩,但您要是想夺魔尊之位的话,我可能帮不了你的。”
夺个屁。
叶昱在心里低啐了一声。
又转眼对上那双溜圆的大黑眼睛,他那张淡定惯的脸终于彻底崩塌。眉头紧皱思绪纷扰,沉默了半晌,还是从众多疑点里择了个他最关心的问题先抛出去道:“你说的那个魔尊白瑜,可是名唤白莫晨?”
“是他没错。”
小孩儿点头,看向叶昱的目光却越发古怪了起来。那样子就像是在看什么奇怪的东西一般,有些探寻,但更多的则是惊奇。
只可惜叶昱明显没工夫管他是个什么心情。
原本从睁眼开始就不怎么清醒的大脑一时间更是乱七八糟,抬手在发间胡乱抓了两下,也没能将心头那越来越乱的想法拨清分毫。

发表评论